新闻中心
雅致秀美的 “十二花神杯”
2020-06-09 17:19来源:西安新闻网-西安晚报 西安报业全媒体编辑:张莹

  现代人聊天常询问对方是什么星座,以此增进了解。我国古代虽无十二星座之说,但人们常以十二种花卉象征自己出生的月份,传说这些花卉还有不同的神灵庇佑,被称为“十二花神”。清康熙年间,景德镇御窑厂曾奉皇帝之命烧造“十二花神杯”,这些小杯子上各色鲜花争奇斗艳,杯壁一侧还配有节取自唐诗的“十二花语”,充分展现了瑰丽的花神文化。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清康熙五彩“十二花神杯”

  绘十二个月时令花卉 “花语”“花神”相映成趣

  “十二花神杯”又名“十二月令花卉纹杯”,全具共12件,大小相同,杯高约5厘米,口径6.5厘米,每杯腹壁一侧以青花五彩绘一时令花卉,假以指代农历十二个月份,以及历史上十二位名人,即所谓“花神”;另一侧以青花题相应的诗句,皆出自《全唐诗》,是为“花语”,诗后均有一方形篆书“赏”字印,足底有青花“大清康熙年制”双圈款。

  “十二花神杯”中“正月杯”绘迎春花,题诗:“金英翠萼带春寒,黄色花中有几般”,出自白居易的《玩迎春花赠杨郎中》。正月花神一般被认为是北魏寿阳公主,她有一段“黄花落面,拂之不去”的传闻,所以后人戏称其为“黄花闺女”。

  “二月杯”绘杏花,题诗:“清香和宿雨,佳色出晴烟”,出自钱起的《酬长孙绎蓝溪寄杏》。二月花神为杨玉环,传说其死后葬于马嵬坡,多年后移葬,此地已为一林杏花,故后人以杨玉环为杏花花神。

  “三月杯”绘桃花,题诗:“风花(匠人笔误,应为“光”)新社燕,时节旧春农”,出自薛能的《桃花》诗。三月花神一般指元顺帝宠姬戈小娥,史载其人“酡颜如醉,而肤白似玉,著水仿佛桃花含露,愈增娇美,帝喻云:‘此夭桃女也’,唤为‘赛桃夫人’”,故后人誉戈小娥为桃花花神。

  “四月杯”绘牡丹,题诗:“晓艳远分金掌露,暮香深惹玉堂风”,出自韩琮的《牡丹》。四月花神一般指汉武帝的宠妃丽娟,传说她唱歌时,庭院的花叶都被激荡得缤纷落下,是谓“曲庭飞花”。牡丹最早培植于汉代,时人将此花比作丽娟,于是她便成了牡丹花神。

  “五月杯”绘石榴花,题诗:“露色珠帘映,香风粉壁遮”,出自孙逖的《同和咏楼前海石榴二首》。五月花神通常被认为是钟馗,有一说法认为,钟馗喜着红袍,与石榴花颜色相符,因而民间视其为石榴花神。

  “六月杯”绘莲花,题诗:“根是泥中玉,心承露下珠”,出自李群玉的《莲叶》。六月花神一般指西施,据说她常在夏日荷花盛开时于镜湖采莲,因而被视作莲花花神。

  “七月杯”绘兰花,题诗:“广殿清香发,高台远吹吟”,出自李峤的《兰》。七月花神为屈原,他亲手在家“滋兰九畹,树蕙百亩”,且时常身佩兰花,故后人视其为兰花花神。

  “八月杯”绘桂花,题诗:“枝生无限月,花满自然秋”,出自李峤的《桂》。八月花神一般被认为是西晋富豪石崇的宠妾绿珠,石崇获罪被杀前,绿珠先其一步坠楼殉情,世人以桂花的散落比喻绿珠一跃而下的凄美,于是她便成了桂花花神。

  “九月杯”绘菊花,题诗:“千载白衣酒,一生青女香(误,应为“霜”)”,出自罗隐的《菊》。九月花神一般被认为是陶渊明,因其以菊花为友,曾写下很多咏菊的诗句。

  “十月杯”绘木芙蓉,题诗:“不随千种尽,独放一年红”,诗名作者不详。十月花神一般被认为是北宋文学家石曼卿,民间盛传石曼卿死后成为“芙蓉城城主”,因而世人尊其为木芙蓉花神。

  “十一月”绘梅花,题诗:“素艳雪凝树,清香风满枝”,出自许浑的《闻薛先辈陪大夫看早梅因寄》。十一月花神一般被认为是北宋诗人林逋,他隐居西湖孤山,植梅为妻,畜鹤为子,且留有咏梅绝唱“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因而被世人尊为梅花花神。

  “十二月”绘水仙花,题诗:“春风弄玉来清画,夜月凌波上大堤”,诗名作者不详。十二月花神一般被认为是魏明帝曹叡的生母甄宓,曹植在《洛神赋》中将甄宓比作傍水而生的水仙花,称其“凌波微步,罗袜生尘”,故后人将甄宓视为水仙花花神。

  工艺精湛独特 为康熙时期官窑高峰

  在清官窑瓷器中,“十二花神杯”首开诗、书、画、印于一体的创作模式,它做工精巧绝伦、造型雅致秀美、胎釉莹润、花卉纹饰清新淡雅,堪称康熙时期官窑的工艺高峰。

  “十二花神杯”构图疏朗清新,留有大量白地,在主题花卉纹饰四周均未采取任何边饰、锦地等装饰,明显是受到了清初著名花鸟画家恽南田的影响。清代景德镇御窑厂隶属清宫造办处,其产品主要是供宫廷使用,所以其纹饰、造型等均由宫廷提供画样。据说康熙帝喜欢工艺美术,时而也会亲自监督完成创烧,这点也正反映出他对于文人绘画作品的喜爱。

  在绘画技法上,传统五彩采用的是平涂法,即使用色料平均拓涂,但“十二花神杯”中却以渲染之法进行明暗层次处理,花头上设色较深,然后由花头向花心逐渐变淡,这种色调处理法大概是受西洋油画技法启发。此外,工匠在枝干、花叶、山石的穿插上也明显借鉴了西方油画的透视方法。

  存世量较大 成套出现并不多见

  “十二花神杯”虽精巧绝伦,但因康熙年间大量烧造,且雍正、嘉庆、光绪及民国时期均有仿制,所以存世量很大。清末瓷器专著《陶雅》中曾专门提及“十二花神杯”,其言:“康熙十二月花卉酒杯,一杯一花,有青花有五彩,质地甚薄,铢两自轻。彩花以有黄色小兔者(指八月桂花杯)为最美,菊与荷鸳者为下。昔者十二杯不过数金,所在多有,今则黄兔者一只,已过十笏矣。若欲凑合十二月之花,试戛戛乎其难。青花价值且亦不甚相悬也”,由此可知至少在清代中期,“十二花神杯”的价格尚不是很贵而且数量很多,但想凑齐整套则不太容易。

  目前民间零散的“花神杯”数量无法统计,几乎每年拍卖会上都会上拍单只或成对的,但成套出现的依然极为少见。北京故宫博物院曾藏有多套“十二花神杯”,上世纪50至80年代,北京故宫博物院曾调拨一批给地方博物馆,如今诸如四川博物院、湖北省博物馆、天津博物馆、河南博物院、云南省博物馆和开封市博物馆等都有成套或部分的“十二花神杯”,此外南京博物院还有一套青花的“十二花神杯”,颇为罕见。(宗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