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悬于天地间 独秀一枝花 清雅绝尘的壁瓶
2020-07-01 16:51来源:西安新闻网-西安晚报 西安报业全媒体编辑:张莹

  古代雅士崇尚室内插花,以此悦心养性。但瓷瓶置放在桌几或地上易有倾覆破损之患,于是出现了一种悬挂于墙上的瓷质插花器皿,被称为“壁瓶”。壁瓶起初仅为装饰之用,后来逐渐受到宫廷重视,从而发展成一个独特门类。壁瓶工艺之繁复不亚于陈列赏器,且纹饰典雅脱俗,在明清瓷器中独树一帜。

  清乾隆御制霁蓝地描金御题诗洋彩堆塑荷莲配仿黑漆描金座大壁瓶

  悬于壁上、专供插花的特殊器物

  壁瓶通常为瓷质,不知创烧于何时,据现有资料显示,其很可能是明万历年间的创新器形。壁瓶起初素面无纹,背面扁平,上有绳孔,可以用绳系挂在墙上,其中盛水插花,以供清赏。除了陈于厅堂、置之斋室,壁瓶还可以装饰车轿、舟船内部,以供观赏解乏。壁瓶自诞生起便深受文人雅士喜爱,明代剧作家高濂在《遵生八笺》中言道:“(壁瓶)四时插花,人作花伴,清芬满床,卧之神爽意快,冬夏两可”。明清两代诗人亦对壁瓶赞许有加,诸如“蘅皋掇青藻,毡室伴清嘉”“宿再朝烟与润,山花野卉常新”“动洁路搴秀,静悬屋盎春”,这些诗文都是在描写壁瓶。

  壁瓶虽被称为“瓶”,但其造型有别于花瓶,反倒更像尊、瓠、觚等酒器。至于为何器形独特,学界有一种说法认为:酒器多为下腹宽圆,口部外敞,入内则收小,便于注水入瓶,且悬挂于墙上不令斜倒。此外还有一种说法:古人认为宇宙呈葫芦状,所以壁瓶也多做成瓠状;而壁瓶居于墙壁,位于天地之间,以瓠尊插花,可以模仿宇宙的形态,以此“延长花枝的寿命”。

  时至清雍正年间,宫廷仿效明式装潢,对壁瓶需求旺盛,壁瓶烧造由此发展成为一门独特的工艺类别。清乾隆皇帝对壁瓶尤其钟爱,当时内务府还令官窑按照乾隆帝的要求烧造了许多御制壁瓶,品种囊括青花、粉彩、斗彩、珐琅彩、各单色釉,图案主体多为花卉纹,同时饰有福寿纹、云纹、夔纹,以及传统的花鸟、诗词。清乾隆年间的壁瓶不论画面写实、写意皆构图严谨,清新明快,立体感极强,瓶身纹饰布局疏密有致,使主题突出、层次分明,给人以清新活泼之感,传递出一种清雅绝尘的生活气象。

  明万历五彩云凤纹葫芦式壁瓶

  存世最早与最大的壁瓶

  传世壁瓶中年代最早的是“明万历五彩云凤纹葫芦式壁瓶”,此瓶高约31厘米,口横3.7厘米,足横11.7厘米,现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该瓶呈半个葫芦形,半圈足,外壁青花五彩装饰,上腹部绘云凤纹,束腰处绘多道云头纹,下腹部绘花鸟凤凰纹。背部署青花楷体“大明万历年制”双行款,外围青花双方栏,上覆荷叶,下托折枝莲花。此瓶所施色彩浓重鲜艳,虽纹饰满密,但主题鲜明,上半部飞于空中的双凤与下半部立于地面的凤凰构成了整体画面动与静的强烈对比。

  明万历年间,商品经济迅速发展,社会空前繁荣,此时的彩瓷装饰华丽,正是反映了上层至民间的喜好。万历十二年工科都给事中王敬民等在奏折中写道:“龙凤花草各肖形容,五彩玲珑务极华丽”,此件壁瓶正是万历五彩瓷器“务极华丽”的最好体现。明代壁瓶存世寥寥,同风格的万历五彩壁瓶仅见于天津艺术博物馆。

  目前传世壁瓶中最大的一尊为“清乾隆御制霁蓝地描金御题诗洋彩堆塑荷莲配仿黑漆描金座大壁瓶”,此瓶高51.2厘米,系乾隆帝授意烧造。据《清文件》记载,乾隆十一年曾颁旨:“六月十四日,四库白世秀来说太监胡世杰交轿瓶一件……照此轿瓶款样,不要太大,做挂瓶六件。菱荷香箭柱上挂四件、屋内檐柱上挂两件,要锦上添莲花,留空堂写诗……俱先画样呈览,准时交江西烧造。钦此。”清乾隆时将“壁瓶”按功能细分为“挂瓶”及“轿瓶”,该品器型高大,制为连座梅瓶式样,当为“挂瓶”无疑。

  该器背及底施松石绿釉,留支钉痕迹。背部原配活环铜挂架,底部青花篆书“大清乾隆年制”横行款。正面通体饰霁蓝釉,描金彩绘自口沿而下分绘回纹、番莲纹、莲瓣纹与如意纹,瓶身于漫天金彩如意云纹间楷书金色御制诗文:“托根离尘壒,写影依澄泚。风流夷惠间,秀逸云霞里。凭栏细雨蒙,一览清都美。几曾负芳华,坐可忘优喜。识得濂溪意,在彼不在此。乾隆御制。”后落“乾隆宸翰”和“惟精惟一”玺印纹,该诗文录于《清高宗御制诗初集·卷二十一·莲》。器身下部配有仿紫檀木釉描金彩底座,壶门式牙板彭起,鼓腿外翻如意足,下承托泥,描金莲花纹装饰,惟妙惟肖。瓶座与瓶身间,粉彩堆塑立体莲花、莲叶,所雕荷叶宽硕翻卷,荷花盛开,风姿绰约。全器将堆塑、镂空、雕刻、贴花等工艺融于一体,色彩明艳夺目,装饰富丽华贵,工艺繁复至极,加之器形硕大,可视为清乾隆壁瓶之代表作。

  这尊“清乾隆御制霁蓝地描金御题诗洋彩堆塑荷莲配仿黑漆描金座大壁瓶”曾多次上拍,最近的一次是2016年6月,当时以805万元成交。

  清乾隆瓷质仿黑鲨鱼皮嵌钟表葫芦式壁瓶

  巧妙融合西洋工艺

  西洋工艺也是清代壁瓶一大特色,清中期有一些自欧洲进口的钟表还特意制成了壁瓶样式。铜镀金珐琅壁瓶表为18世纪英国制造,高43厘米,宽19厘米,表径5.4厘米,现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此瓶为“轿瓶”,铜胎画珐琅,外形呈尊式,内插料石花和瓷花。瓶身上半部绘花鸟,下有西洋钟表,腹部饰两位头布上插羽毛的男子,表的后板上镌刻“Deniel Quare”,或为商标。

  清代能工巧匠极善仿制,皇帝将一些西洋工艺壁瓶交由造办处制作,成品几与进口无异。北京故宫博物院藏有一只“清乾隆瓷质仿黑鲨鱼皮嵌钟表葫芦式壁瓶”,高23厘米,口径7×3.5厘米,足径7.4×3.6厘米。该壁瓶上部开钱形洞孔,用于悬挂;上腹部与瓶颈间对称置如意耳,圆形开光内绘鱼藻图;下腹部两侧置夔龙形耳,中间镶嵌西洋钟表。壁瓶通体以黑色珍珠地装饰,这种釉面系模仿鲨鱼皮的效果,在陶瓷中极为罕见。瓶身另饰金彩缠枝牡丹纹,瓶内壁及背面施松石绿釉,足底前壁自右向左署青花篆书“大清乾隆年制”横款,内镶嵌四铜质螺丝,由此方知是清宫仿制。

  壁瓶是中华瓷器百花园中一朵瑰丽的奇葩,其烧造多依赖于皇帝的重视和工匠的巧思。自清中期以后,国力日衰,壁瓶质量明显滑坡,一些工艺逐渐失传,终成历史绝响。(陶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