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八八”父亲节纪念册
2020-07-01 18:06来源:西安新闻网-西安晚报 西安报业全媒体编辑:张莹

  民国时期也曾设立过父亲节,不过不是6月的第三个星期日,而是8月8日。

  笔者近日在藏友处看到一本民国时期“父亲节”纪念册。该册32开,共计89页,封底注明定价“五十万元”(旧币),发行者为“父亲节推行委员会”,主编人“黄寄萍”,发行人代表“张一渠”,印刷者为“改造出版社”。该纪念册封面非常鲜亮醒目,深红的底色上,均匀排列着竖条纹。正中顶端用椭圆形白底色装饰,里面印有“父亲节纪念册”“潘公展”。下方是用白色花架搭成的一座拱门,门内有两人站在方白格地砖上,其中西装革履的青年正向一位身着长袍马褂、拄着拐杖的老人献上一束鲜花。纪念册底部落款时间为“中华民国卅七年(1948年)八月八日印行”。

  根据纪念册中“父亲节缘起”“定八月八日为父亲节”等内容可知:“八八”父亲节始于1945年8月,当时抗战接近尾声,为了鼓舞民众对抗战胜利的信心,同时纪念为国捐躯的将士,上海一些爱国人士倡议设立“八八父亲节”。之所以选择8月8日,是因为“八八”谐音“爸爸”,两个“八”字上下重叠在一起,变形后又是一个“父”字,简单响亮又好记。在发起“八八父亲节”一周之后,日本即宣布无条件投降,上海名流吴稚晖、潘公展、张一渠等人觉得定“父亲节”很有意义,便联名呈请国民政府准予规定每年8月8日为“父亲节”,通令全国遵行。

  据藏友介绍,这本纪念册是他祖父通过勤工俭学攒下的零用钱买来送给曾祖父的,后来就作为传家之物被保存了下来。藏友还告诉我,据他祖父回忆,当年过“八八父亲节”的都是些社会名流,所以比较隆重,除买花送给父亲外,还会举办庆祝会。会上,大家齐声高唱《父亲颂》:“劳苦劳苦父亲苦,我爱我父肺与腑。羊跪乳,乌反哺,爱我母,爱我父……”。

  经历70余年风雨,这本纪念册的边角早已泛黄,装订的线轴也已脱落,但内容依然清晰,具有一定史料价值。 (雨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