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出息
2020-12-05 14:03来源:西安晚报 西安报业全媒体编辑:雷莹

  ◎祁和山

  李海放在外套里的一百块钱不见了。

  单位不提供工作餐,李海每天要赶回家去烧中饭。即使提供,他也不在那里吃,否则老婆跟婷婷要饿肚子。李海身上的零钱都买了水果,想再拿些钱时,发现竟然少了一百块。他取下挂在衣架上的外套,里外翻了一遍,又在地上找了找,还是没有。

  之前拿钱的时候,老婆已经离开家去上班。婷婷上学的时间,比李海上班的时间晚一些,出门前,李海习惯地叮嘱她把门关好。李海回家时,门也关得严严实实,钱却不见了。这个时间段,老婆肯定不会回来,所以只有一种可能。钱,被婷婷拿了。

  李海生怕冤枉了婷婷,没有立刻问她,又仔细回忆了一下。婷婷中午的一些表现,处处可疑。李海十分气恼,若在以前,他会先狠狠地训一顿再说。这次,李海没有立刻发火,随口问婷婷有没有拿钱。婷婷不敢看李海,说:“什么钱啊?我没拿,我不晓得哪里有钱。”

  婷婷慌乱的眼神和不自然的表情,让李海断定,百分之一千就是她拿了。

  放学铃声响的时候,朝阳小学二年级3班的婷婷已经把书包收拾好了。老师一宣布放学,同学们就迫不及待地站起来,像一群被人驱赶的小鸭子,争先恐后地往外走。教室里响起桌椅移动声和叽里呱啦的说话声,婷婷的好朋友张丽丽坐在前面,先出了教室,婷婷一边喊着一边用劲往前挤,下台阶时终于看到了张丽丽。婷婷连忙跑上前,两个人手拉手说着话到了外面。

  学校大门外,家长们有的低头玩手机,有的发呆,更多的是三三两两地谈着什么。看见学生排着队出来,他们立马停止种种消磨时间的举动,目不转睛地看着。当看到自家的孩子后纷纷招手喊起来,小名大名昵称全有,喊叫声此起彼伏,性急的家长干脆直接走过去。学生们看到熟悉的人,笑着应着,小鸟似的张着胳膊扑上去,大人们迎上前,先把他们背着的书包拿下来,再牵着他们的手走到各种车子面前。

  村小学早就没了,小孩读书都要到镇上就读。李海本来就在镇上打工,婷婷开学后,老婆也跟了上来,三口子租住在一间平房里。张丽丽家的情况和婷婷家差不多,因为两家住得比较近,她们经常一块来一块去。

  李海和老婆要上班,婷婷刚上一年级的时候,他们接送过几次,后来配了一把钥匙挂在她的脖子上。好在出租屋离学校不算远,走走玩玩最多10分钟。学校附近像婷婷这样的学生很多,结伴而行,一路打打闹闹倒也不冷清。

  中午,婷婷到家时,李海两口子大都没有回来。婷婷就把早上淘洗好的米倒进电饭煲里,再把茶瓶里的热水倒进去,摁下开关。当李海两口子回来,饭已经熟了,李海和老婆再简单地烧两个菜一个汤就可以吃了。

  傍晚,婷婷到家后,见家里没人就把剩菜剩饭热一下,吃完了开始写作业,作业写完了就看动画片。如果是星期五,她一到家就放下书包看电视,李海见了也不会说。

  婷婷和张丽丽根本不指望自己的爸妈会出现在眼前的人群里,所以很少去打量身边的人。她们走到一个卖零食的小摊前,婷婷看着张丽丽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三块钱,攥在手里,然后低头挑选着喜欢吃的东西。

  张丽丽的爸爸在外地打工,工资比较高,爷爷在乡下养猪,条件相对而言要比婷婷家好些,她妈妈有班就上,没班就不上,关键是照顾好张丽丽。张丽丽的妈妈爱打麻将,只要有时间就坐下来打几圈,赢了就给张丽丽五块钱。张丽丽的爸爸回来也给她零花钱,给得比她妈妈还多。李海和老婆有些看不惯,常说小孩子会养成乱花钱的毛病,不好。他们一个星期只给婷婷三块钱,再怎么省着用,两天也没了。婷婷很羡慕张丽丽有大方的爸爸妈妈,要买什么就买什么,她希望有一天,自己的爸爸妈妈也这么大方。

  张丽丽终于有了目标,她嫌背着的书包碍手碍脚,肩膀一歪,把书包退了下来,说:“哎,给我拿着。”

  婷婷一听,连忙把书包接了过来,拎着。书包重,拽得她半个身子歪着。张丽丽买了一袋膨化食品,撕开后,她掏出一个虾条放进嘴里,嚼得嘎吱嘎吱响。婷婷在旁边瞅着,问:“好吃吗?”问了两声,张丽丽才想起身边的婷婷,又掏出一个,送到婷婷面前,婷婷张开嘴,一口咬住,也嘎吱嘎吱吃起来,开心地说:“嗯,好吃呢。真好吃。等我一有了钱就买东西给你吃。”

  张丽丽吃几个虾条,再捏住一个伸到婷婷面前,婷婷张嘴咬住。走到张丽丽家时,婷婷一共吃了5个虾条。见婷婷没有跟自己回家,张丽丽有点奇怪,婷婷歪着头,显摆地说:“我爸爸说要是今天老板发工资,就会给我五块钱,明天买东西也和你一块吃。”

  李海在一家机械厂打工,老婆在皮鞋厂上班,两个人三天两头地加班,尤其老婆几乎天天要加。所以,婷婷欢喜跟张丽丽回家做作业,两个人写写作业说说话。有时候,婷婷还会留下来蹭顿晚饭。李海下班后看不到婷婷,就去张丽丽家找,百分百在那里。他对张丽丽的妈说,谢谢,然后把婷婷带回来。

  李海现在最大的梦想就是在城里买房子。因为参加琴棋书画培训需要不少钱,还需要接送,李海一直没舍得让婷婷上任何特长班。李海认为只要把学习学好了比什么都强,其余都是虚的,将来又不靠它们吃饭,学什么学。为了钱,两口子隔三差五地斗嘴,也不管婷婷在不在旁边。婷婷也习惯了,该干吗干吗,只有在李海他们要打架的时候,她才感到害怕,吓得躲在角落里淌眼泪。

  婷婷班上有个同学,他的爸爸妈妈因为经常打架,最后离婚了,他跟爸爸生活,身上天天脏兮兮的,像个野孩子,大家老是笑话他。婷婷特别害怕爸爸妈妈打架,那样他们也会离婚,她不知道到底跟着谁生活。不过,爸爸妈妈吵归吵,吵得再厉害也没有打过架,让她渐渐少了这份担心。

  李海回来时,婷婷的作业已经写好了,李海看了看,突然眉头皱起来,问:“这道题怎么又错了?昨天我才给你讲过的,这么简单都不会!”

  李海耐着性子又讲了一遍,问婷婷会不会做。看到她点头,李海的脸色好看许多,然后出了一道意思差不多的题目,婷婷却做错了。

  李海大声说:“对啊?”

  婷婷看看李海,赶紧用橡皮把答案擦掉,重新写了一个数字。

  李海仍然问道:“对啊?!”

  婷婷又看看李海,慌忙擦掉,犹豫着写上另一个数字。李海终于按捺不住,肚里的火苗腾地蹿了上来,冲着婷婷吼起来,越说越激动,最后右手一挥,一巴掌扇过去。婷婷一动不敢动,眼睁睁地看着巴掌落自己的嘴巴上,她晓得哭得凶李海会打得凶,只好无声地淌着眼泪

  这时,老婆回来了,她本来心情不错,看到男人一脸愤怒,丫头哭哭啼啼,也皱起眉头:“你怎么老是打她?又是什么事?”李海把情况一说,老婆也有点生气,跟着说了几句,然后拿了条毛巾给她擦了擦满是眼泪的脸。

  他们在教育孩子上面,从来不唱红白脸,两口子一条心,卷袖子齐上阵,只是老婆动嘴不动手,很少打人。吃过晚饭,老婆冲李海一瞪眼,说,你去洗碗。李海早已冷静下来,乖乖地去洗碗,老婆给婷婷讲解刚才的题目。虽然婷婷还没有完完全全地懂,但同类型的题目至少可以做对一大半。

  作业做完了婷婷也不敢看电视,更不敢跟李海提钱的事,飞快地刷牙洗脸洗脚,一声不响地爬上床,关灯睡觉。李海走到床边,看着睡梦中的婷婷时不时地抽泣着,左边脸上红红的巴掌印还隐约可见,李海不禁一阵自责,突然抬手打了自己一个大嘴巴。李海每次动完手就后悔,发狠控制控制,可是到时候却无法克制住自己。

  老婆说:“以后尽量吓唬吓唬她,你的手整天跟铁打交道,晓得一巴掌下去多重啊,要是打残废了,一大家子都要后悔一辈子。”李海呆在那里,半天没有吱声。

  几天后,厂里停电,李海早下班,直接去了学校。当婷婷出现时,李海喊了一声,婷婷没想到会有人接自己,仍然和张丽丽说说笑笑地走着。李海大声喊起来,这次婷婷终于听见了,抬起头四处寻找着,当看到李海正冲自己招手,她愣了一下,兴奋地对张丽丽说,我爸爸来带我了!她开心地笑着,蹦蹦跳跳跑过去。

  李海把婷婷的书包从后背拿下来,放到电动车车篓里问:“你想吃什么呀?”

  婷婷说:“随便。”想了想又说:“我要吃鸡蛋饼。”

  李海笑眯眯地说:“好的,今天就吃鸡蛋饼。”说着话,李海牵着婷婷的手走到一个做鸡蛋饼的小摊前。婷婷看了看后面四处张望的张丽丽,小声说:“爸爸,还有张丽丽呢,能不能给张丽丽买一个?她老买东西给我吃。”

  李海爽快地说,你不说我也会买的,你快喊她过来。

  婷婷很开心,喊了两声后干脆跑到张丽丽面前,抓住张丽丽的手,高兴地说:“我爸爸要买鸡蛋饼给你吃呢。”

  张丽丽问:“真的呀?”

  婷婷用力点着头,说:“真的。我爸爸说的!”两个人手牵着手,说笑着跑到李海面前。看到李海付了钱,婷婷说:“爸爸,我和张丽丽一块走,你先回去吧。”

  李海犹豫了一下,说:“你们马上就回家啊,不要在路上玩,我先回去烧晚饭。”

  婷婷看到别的同学口袋里,几乎天天揣着或多或少的钱,想买什么就买什么。自己呢?口袋里经常是空的,眼巴巴地看人家吃这个吃那个,口水直咽。因为老是没钱,她们也不太爱跟自己玩了,有人还说她家穷死了。坐在后排的陈慧,爸爸是小老板,口袋里都是大钱,有次还掏出了一张红票子。婷婷她们吓了一跳,问她是不是爸妈给的,陈慧说,有的是给的,有的是拿的。婷婷害怕地说:“胆大呢,你爸爸妈妈晓得会被打死的。”

  陈慧的嘴一撇,说:“在中间抽一张,他们就不会晓得了。笨!”

  可是陈慧非常小气,爱吃独食,买东西很少分给别人。不像张丽丽,只要别人要,她多少会分给人家一些。对了,主要是答应了张丽丽,假如说话不算数,以后就吃不到她的东西了。婷婷趁李海烧中饭的机会,在屋里找了起来,但看到的都是一角两角的,半天才凑了一块多。婷婷试着翻了翻李海挂在衣架上的外套,里面没有小钱只有一张一百的。她又惊又喜,可惜只有一张,如果拿了就会被发现。婷婷犹豫半天,没敢拿。吃过中饭,李海老婆先去上班了,看到李海迟迟不出门,婷婷很着急,忍不住催了催:“爸爸,已经十二点半了,你怎么还不去上班啊?”她把桌上的电动车钥匙拿过来,递给李海。

  李海心想到底大一岁,懂事多了。李海说:“马上就走。你也要看着时间,不要迟到。走的时候把门锁好了。”

  婷婷说:“晓得呢,你快去上班吧,迟到了要被老板扣钱的。”

  李海终于走了。婷婷赶紧回屋,慌慌张张把外套里的一百块钱拿出来,塞到裤子口袋里。想想不放心,又往里面摁了摁。学校附近的商贩害怕有后遗症,学生拿着一百块来买东西,十有八九会拒绝。走到学校,婷婷想出一个好主意,笑了起来。

  张丽丽放学后被她妈妈接走了,去亲戚家吃晚饭。婷婷舍不得把钱拿出来,想明天再跟张丽丽一块买东西。她从来没有花过这么大的钱,而且还是自己拿的,提心吊胆,时时刻刻想着被发现了怎么办。

  李海问婷婷拿没拿钱时,她怕得要命。其实钱就放在书包里,但想到李海暴跳如雷的模样,想到打在身上很疼的巴掌,婷婷低着头,小声说:“我没拿,不是我拿的。我不晓得。”

  奇怪的是,这次李海没有发脾气,也没有动手,李海慢声细语地说:“你这是偷,小孩子从小不学好,长大了会坐牢的。只要你拿出来,保证以后不拿家里的钱,也不要拿人家的东西,爸爸肯定不打你。”

  李海从来没有这么和婷婷说过话,她反而觉得难过,没有开口,眼泪却流了下来。李海的心一软,难道冤枉她了?是自己记错了口袋里根本就没有钱?或者被自己弄丢了?想来想去,李海怀疑是自己不小心弄丢了,怕被抱怨,李海没有告诉老婆。第二天晚上,李海想想不服气,下意识地又去掏了掏那件褂子的口袋,里面竟然多了两张五十的。李海抓着钱愣在那里。李海很想知道其中的原因,比如一百块怎么变成了两张五十的,跟谁调换的等等。

  李海想到自己对婷婷的承诺,真的没有找她麻烦。婷婷没有说,李海也没有问,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连老婆都没有告诉。婷婷看到李海平静的脸,既奇怪又高兴,一连几天都是这样,提着的心才慢慢放下来。

  李海故意放在家里的钱,再也没有少过。

  李海发工资了,比上个月多二百块,他买了一只婷婷爱吃的鸡大腿。婷婷拿过去,一小口一小口地吃完,最后连最上面的骨头也嚼得津津有味,仰着头说:“香呢。好吃呢。”

  李海的鼻子不禁一酸,摸了摸婷婷的头说:“欢喜吃,爸爸以后就买给你吃。”

  李海已经一个星期不喝酒了,今天心情好,倒了小半茶杯的白酒放在桌上,小屋里顿时飘荡着一股若有若无的酒香。婷婷用力闻了闻,脸上没有一点嫌弃的表情。两口酒下肚,李海的话开始多起来,跟朋友谈心似的,眯眯带笑地问婷婷:“哎,爸爸问你呃,你为什么做错事总是嘴硬,死活不承认啊?知错就改才是好孩子对不对?”

  婷婷最欢喜李海喝酒了,李海喝了酒就变得没大没小,像个大哥哥,眉开眼笑地给自己讲他小时候的故事,讲他做过的那些得意的事情,甚至恶作剧。婷婷听得很入迷,眨巴着眼睛,一动不动地像坐在课堂上。她看了李海一眼,低着头小声说:“承认打,不承认也打。有时候不承认了反而不打,承认了反而打得更凶。”

  李海的心猛地一颤,端着酒杯的手停在半空中。李海低下头,过了好长时间才抬起来,声音低沉地说:“爸爸打你,是想让你记住教训,没想到会是这样子。爸爸问你,是不是除了学习上的事,我很少打你对不对?爸爸是为了你好,你看爸爸妈妈一天到晚这么辛苦,却苦不了多少钱,你要是念书有出息了,将来就会坐办公室就会旱涝保收就会享福,晓得啦……”

  婷婷似懂非懂,但还是用力点着头。

  李海保证似的说:“爸爸以后不乱打人了,你也要听话,不吃馒头争(蒸)口气,好不好啊?”

  婷婷觉得眼前的爸爸变得有点陌生,好像不是自己的爸爸。当她确认李海真是自己的爸爸,眼泪忍不住流下来。李海伸手帮她擦掉,笑着说:“爸爸又没有打你,哭什么呀?不哭了,都大姑娘了,被张丽丽看到了会笑话你的。”李海的话反而让婷婷哭得更厉害了,如果在爸爸和妈妈之间选择,她还是蛮欢喜爸爸的。妈妈虽然不打人,但是爱唠叨,一点小事都会追着你说半天,更烦人。

  最近厂里的活越来越少,李海常常去了又回来,他的脸一天到晚冷着,看什么都不顺眼。老婆一说到钱,李海就敏感,免不了又要吵架。婷婷生怕自己成为出气筒,不管做什么总是小心翼翼。

  还好,邻居王叔给李海找了一份打零工的机会。李海下班后,或者有时间就去他厂里突击一下,这下即使不上班也有收入。李海的心情好了许多,婷婷看在眼里,也跟着高兴,说话的声音也大了不少。

  那天中午,王叔见李海没上班,对他说:“正好我们厂里有一批货着急呢,你一点半钟要赶到那里。”李海一听,三口两口就把碗里的饭扒下肚,又把锅碗瓢盆洗干净,刚要出门,婷婷怯怯地说:“老师叫带家长呢。”李海一愣,严肃地问:“带家长?什么事啊?”婷婷的眼圈红起来,小声说:“考得不好。”

  李海一伸手说,“卷子呢?”婷婷慢腾腾地从口袋里掏出来,低着头递给过去。

  试卷上面有四五个鲜红的叉叉,李海仔细一看,其中有两道题都是过程正确,答案错了。李海不禁火冒三丈,想到自己挣钱这么不容易,她却不知好歹。说到激动处,李海又抬起了手臂,婷婷吓得一哆嗦,眼泪随之往下淌。

  想起老婆的话,再看看婷婷的模样,李海的心一软,胳膊慢慢软下来。

  老婆已经去上班,喊她回来不现实,自己到学校来回要个把小时。人家的活赶不出来,如果耽误发货不得了,以后就不会再喊自己。本来一切正常,没想到节骨眼上偏偏冒出这种事。李海虽然缩回了手,仍然很生气,咬牙切齿地说:“我就是有时间也不去,看你以后还认真不认真了……”

  婷婷见没有指望,只好抹着眼泪走了。李海骑着电动车出门,余气未消,一路的委屈一路的骂骂咧咧。赶到那里时,王叔不好意思地说:“保管员有事要等一会儿,你先歇歇,看看报纸。”李海的心像被尖东西猛地刺了一下,眼前不由得浮现出婷婷挂满泪珠的脸。一直等到两点半,车库的门才打开。李海开始干活,越想越懊恼,一不小心,右手拿着的小锤子砸在左手上,疼得直甩。再一看,大拇指又红又紫,肿了起来。

  婷婷提心吊胆地到了学校,可能要带的家长太多,老师忙疏忽了,以为学生家长都来过了,婷婷居然蒙混过关,她简直不敢相信。

  天黑了,李海才把所有的活干完,算了算,相当于挣了一天半的工资,手指头也不怎么疼了。回来的路上,李海买了三只香喷喷的鸡大腿,到家时还热乎乎的。婷婷十分开心,接过去小口小口撕咬着,李海摸了摸她的头,柔声说道:“不着急,用劲吃,多呢。”听说老师没有为难婷婷,李海心里好过多了。

  李海的左手不小心碰到了桌子,疼得“哎呀”了一声。婷婷听到了,马上放下鸡大腿,捧起那只手,不停地问怎么弄的?疼啦?李海轻描淡写地说:“刚才干活时砸的,不碍事呃。对了,不要让你妈妈晓得。”

  婷婷点点头,说:“肯定疼呢,那你以后肯定要小心,不然我就告诉妈妈。”

  李海眼眶一热,像个听话的孩子,说:“嗯哪嗯哪,小心小心。”

  张丽丽在操场上悄悄地对婷婷说:“我爸爸妈妈说国家准养小二子了,他们想养一个。”

  婷婷说:“我爸爸也想养个小弟弟,他早就想养了,老在我妈妈面前嘀嘀咕咕。昨天吃晚饭的时候,我爸爸说机会难得,这次不用罚款了,能省下几万块钱呢。可是我妈妈好像不高兴,怪我爸爸苦不到钱,没有出息,连住的地方都没有还想养儿子,是不负责任的行为,两个人又吵起来了。”

  张丽丽说:“我们有了小弟弟,爸爸妈妈是不是就对他好了?会不会好吃的好穿的,都给他呀?”

  婷婷摇着头说:“不晓得。”

  婷婷嘴上说不晓得,心里却突然有些慌慌的,泪水在眼眶里打着转,差点掉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