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游历的穆王
2020-12-26 11:01来源:西安晚报 西安报业全媒体编辑:雷莹

  ◎吕虎平

  关于周穆王的游历,历史上多有传颂,唐宋之时最盛。然而,没有人知道,穆王的游历实在迫不得已,他是借游历之名行讨伐异族之实,结果却成了旅游达人,这是他始料未及的。

  周穆王陵位于西安南城郊的乳驾庄和恭张村交界处,也是我的家乡所在地。我不止一次站在墓前,不为拜谒,只是好奇,好奇古代帝王为什么将自己压在山一般的土冢下。慢慢长大后,这种好奇渐渐消减,并为家乡能有如此之荣幸而骄傲。穆王墓为高大的夯土台,封土原呈覆斗形,由于长期取土,南、东、北三面破坏严重,已经变得很不规则。土台四周平畴沃野,庄稼喜人;台顶除一条人为踩出的小道外,丛生着酸枣、枸杞和蓑草。乾隆四十一年,陕西巡抚毕沅在陵前竖一石碑,上书“周穆王陵”四个隶书大字。字体苍凉遒劲,古拙中见雅致,儿时,我时常对着它,用树枝在地上摹写,却怎么也写不出它的韵味。

  周穆王,姓姬名满,是西周王朝的第五代君王。据传,穆王生在我的家乡,是否真实,已无据可考。不过,民间传说往往被许多史实所证明,因而,我宁信其有。何况,对家乡人来说,毕竟是一种荣耀,与人闲聊,也可作“炫富”的资本。随着城市的发展,城乡差距的缩小,这里已成为西安高新开发区的核心地带。村庄拆迁改建,周边高楼林立,公司、厂房、商铺比比皆是,最具实力的是比亚迪、法斯特,向南延伸为三星城,向东为长征集团,向西是诗经里,“秩秩斯干,幽幽南山”“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出自于此,西北为逐渐恢复并已完成一期工程的汉代人工湖——昆明池。在现代化大都市的氛围中,周穆王墓依然静静地耸立于此。虽然新修了护栏、围墙,但山包似的帝王墓,拙朴中仍见其肃穆、大气与庄严。

  据传,穆王生性放浪,喜好游玩,是因为他过惯了乡村生活。我感觉这种说法有些牵强,要知道,周人本来就喜好游荡,他们的先人最早居于甘肃天水,以后逐渐东迁,直至西出岐山,在沣河西岸建立了丰京,后又建立镐京,与丰京隔河相望。先人好游的天性已根植于周穆王血脉之中了。当然,他不仅仅是好游。

  站在穆王陵冢前,心情异常平静。我之所以喜好于深秋来穆王陵,是因为只有此时,才能真正体会到它的王气、大气,才能对一个三千年前的帝王进行细细地“咀嚼”。沿着陵冢周边的小道,缓缓行走,用脚步丈量出这一段记忆的长度和深度。

  关于穆王,鲜有文字记载,《史记》也是寥寥数语:“穆王即位,春秋已五十矣。”并说“穆王在位五十五年”。这些文字只能说明穆王是个高寿的君王,寿高105,其他则语焉不详。史海钩沉,鳞片难缀,我只好从传说中寻找答案。传说穆王心气颇高,野心极大,即位之时正当壮年,一心想征讨犬戎,扩张势力范围,却遭大臣们百般阻挠,最激烈的当属祭公谋父。祭公列举了文武二王之德,极言不能发兵的缘由。穆王仍一意孤行,发兵北伐,最终“得四白狼四白鹿以归”,实在太不值当。

  其实,乡野轶文也有不少,但如四处散落的珍珠,需要一条丝线串缀起来。比如说,穆王实在天真,征讨不成,又想出“出游”这个漂亮的幌子。比如说,在西安城西南,有村名祝村、羊庄、乳驾庄,有街名挂面油。这些名字听起来有些怪异,实际隐藏着周穆王的生存“密码”。据传,穆王生母因大出血而无奶水,官人在乡间遍寻产妇,寻得三妇为穆王供奶水,该村便名乳庄,穆王做了周天子,改名乳驾庄,沿用至今。穆王自幼体弱多病,官人令一村养羊,以供羊奶,该村便名羊村。祝村不用说,顾名思义是庆祝穆王出生而承办贺礼的来由。还有一条街,有人家开挂面坊。这家人将煮的挂面汤熬出油质,供穆王用。至今,当地人还保存着幼儿长至半岁喝面汤的习俗。自然界原本就是一个整体,亲身经历更令我认识到,在长安这片热土上,现实与历史从来就交织在一起。历史的狂野虽被钢筋和水泥驯服,古朴苍凉的格局已被现代文明所改变,但历史人文的积淀已深深印刻在现实之中。

  追溯历史,追问现实。这里在历史上具有重要的地位,仓颉造字台,留下古先贤的鸟书;三会道场,汉唐以来曾经商铺林立;细柳营,周亚夫治军于此;上林苑,皇家出游狩猎之地。随着历史衍生演变,加之战乱交替,昔日的繁华已不复存在,如今,新的繁华以更加现代的面孔呈现眼前。

  在打捞历史散珠的时候,我又听到这样的说法,或许是今人认知的观点。在“出游”的名义下讨伐异族,这一点,穆王与今人大不相同。今人以考察为名,行旅游之实,而穆王是为王国着想,却不得不打着“公费旅游”的幌子,这实在是穆王的悲哀。据传,周穆王的出游并不轻松,为了使百官支持自己,便借助迷信的力量。他说西王母向他托梦,邀他西行,去西方乐土修成正果。既是天意,大臣们也就无话可说。花甲之年穆王终于出行了,他以伯夭为向导,乘坐造父驾的八骏大车,从长安宗周出发,远达中亚细亚,同西汉时张骞之行几乎相当。《穆天子传》称穆王之八骏为赤骥、盗骊、白义、逾轮、山子、渠黄、骅骝、绿耳,皆因其毛色为名。《左传》把周穆王描述成风一般的任性男子,周游天下,到处留下车马的痕迹。据《竹书纪年》记载,周穆王乘八骏西游至昆仑山,遇西王母。西王母在瑶池盛宴款待,穆王以白圭玄璧和华美织锦相赠。西王母是《山海经》里的神话人物,《西游记》称为王母娘娘。唐代大诗人李商隐以其传说,作《瑶池》诗一首:“瑶池阿母绮窗开,黄竹歌声动地哀。八骏日行三万里,穆王何事不重来?”

  周穆王西巡表明,早在公元前近千年,西周已与西域各国和中亚细亚广大地区有了经济文化交流。周穆王行程35000里,是历史上具有开创意义的伟大壮举。不过,周穆王与张骞出西域的目的相左,所选路线也有所不同。张骞是为了建立邦交,而远布周王盛气,才是周穆王的目的。所以,他出行时身披盔甲,前呼后拥,很是风光。

  穆王以为天下只有周是老大,然而,游历的所见所闻,使他茅塞顿开,始知天外有天,国外有国。加之当时穆王年事已高,已深感力不从心,干脆改变了目的,改假游历为真西巡,改征讨为建交,直落得后人颂扬,实在是歪打正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