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勿幕之门
2021-01-09 11:16来源:西安晚报 西安报业全媒体编辑:雷莹

  ◎淇奥

  勿幕之门

  从发现它是

  城墙中最小的一座城门开始

  我在西安地图上

  把它从历史朗诵中,慢慢复制下来

  不仅仅是门洞穹顶充满回音

  这座单一的门洞圆拱,每天准时投下

  白昼与黑夜。光线交替出弧线

  这些弧线就是复制下来的朗诵声

  勿要掀开唐城墙幕布背后隐藏的伤

  狭窄的朗诵声可能引发空旷的颤抖

  那可能是被凿开了一角的环绕的圈

  可能是并不圆满的历史提醒城河水翻涌

  南北向的孔洞之外,东西流淌的城河水

  静静翻涌一些曾经流淌过的事物

  勿幕之门曾是城墙最弱小的孔洞

  勿幕之门就是城墙最古老的陈诉

 

  护城河

  四面被水环绕

  就充满了岛的气息

  于是,我在城墙上看到岛的轮廓

  西安完整的护城河上栖息着一些桥

  厚重城墙像贝壳一样安静

  过桥声音总是在进城的身后响起

  将西安城默许成西安岛

  所以,城墙之外的地方都叫做郊区

  七十年代在南郊出生时,护城河并不完整

  那时候,老城尚且是未漂浮开的半岛

  并不知自己现在生活的西郊会在岛之旁

  每个周末会去一座岛上寻找羊肉泡馍馆

  城墙和护城河并肩而行

  想象中间夹着一切叫做岸边的事物

 

  西安碑林

  石碑,透出墨点

  笔尖远逝的复制品

  从黑夜深处,分拣出来

  从纸面落入石面

  书法像在冰面上,缓缓滑过

  石面带上掌纹一般的缝隙

  如一片鱼鳞竖立起来前的黎明

  许多石碑仿佛都已完成

  从鱼鳞向刺的转变

  那些刀口滚动出瓦片棱角

  接受雨的追逐

  它们一动不动

  随历史摆动

  有足够的时间

  将墨点从黑夜深处,分拣出来

 

  大唐不夜城

  街头在夜晚,和街尾的光环交换着人群

  到处挤满了喧嚣,挤满了灯

  即使穿戴起雨雪

  攒动的深情都不动声色

  面向大雁塔尖

  捧起冲天的歌声

  无数条穿戴灯火的大街连在一起

  无数人群像运河一样有温度地流淌

  无数喧嚣引来更多底色去寄生

  无数灯闪动

  照亮闪耀着大唐影子的镜子

  所有人都窥探到夜晚关不住的辉煌

  春,无非如此温度。梦境无非如此环境

  大唐盛世无非就是这般光景

  所有人都站在臃肿的大街上,这样去想

  那些璀璨的灯加冕每一个梦想

  春色密匝的梦想,火树银花的梦想

 

  致沣河

  我选择在你的东岸安家

  那里更接近长安古老的城垣

  或许你的东岸是城垣倒影下的一根肋骨

  相信那片城垣尚存

  我发现自己距离镐京遗址更近

  可以在春天,寻找从东吹来的风

  你依旧在流淌

  镐京干涸了。我的眼神自言自语

  水流浪迹了太长时间

  隐隐约约将峥嵘涂抹得模糊

  是模糊的风吹过了我的肋骨

  让我的心试探到春色

  我常常去你身边转转。看看你——

  热烈的曾经,以及这座城市崭新的家

 

  永宁门之夜

  灯火漂泊已久

  在永宁门安歇下来

  我把灯火埋进城墙里

  把歌声融进城楼檐角风铃里

  把五颜六色的色彩,种植在唐朝

  我可以再叫你一声安上门吗?

  你在唐朝的名字仿佛一朵花

  你的夜晚是色彩凝聚起的肉体

  你的精神,熟练、庞大、焕然一新

  你就是安上门送来的新一幅画卷

 

  渭水

  渭水里黄的波光摇动着黄昏

  黄昏充满短暂思虑,然后在夜色中

  悄然远去。我尚且没有记录下

  今天的蜿蜒曲折

  河边村庄黄昏跳舞的炊烟

  和渭水向着同一方向流淌

  空旷的平原,临近夏末

  我在这里遇见渭水之光

  黄土之光

  烤干了的黄土之光,爬满河堤

  河堤收拢,即将到来的夜色

  黄昏闭上眼睛

  聆听渭水的那一片婉约

  它婉约地流过这片黄土地

  流进历史的静脉,流出黄昏

  抚摸它,双手长出黄的纹茧

 

  陕西历史博物馆

  考古、挖掘,然后——不断发现

  毛刷细细擦过生锈的大地

  把可以盛放起来的美

  置于展台之上、玻璃之后、聚光灯下

  一座建筑像一幅地图

  充满心事

  很多残缺的记忆聚在一起

  拼凑出一张画布上剥落的色彩

  神秘、灿烂

  以及无法触及的寂静

  几千年的灯火流淌到落脚之地

  都从失踪已久的大地深处冒出芽来

  博物馆,就是为陈列灯火而生

  安静的声音贯彻了这座建筑全部空间

  博物馆,就是古老大地上的星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