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冬日三帖
2021-01-16 10:14来源:西安晚报 西安报业全媒体编辑:雷莹

  ◎宋小铭

  回乡帖

  日头下滑,阳光越走越近

  岭上人家隐藏了丰富的兵马粮草

  与炊烟对饮。夜行的故人

  一次次敲打着月色

  黑夜已咳出了团团白雪

  梦已靠岸,十二月的故乡开始走向丰盈

  有父亲和母亲的村头,月亮是温暖的

  寒风也是温暖的

  匍匐在地的石头和野草

  随时张开了耳朵,等待

  越接近黑暗,心思越皎洁

  需要一场大雪,或者一次远处的跋涉

  给心灵的微尘一次全新的洗礼

  比如锻烧,比如涅槃,比如反反复复地

  喜欢和抛弃,在回乡的每一天里

  和一个人聊天,散步,诸多无聊的事

  当作珍宝仔细地写在记忆里

 

  冬望帖

  落日归隐

  躬耕的老农 收获着最后一丝暮色

  将山川河流煮成一杯酒

  三两盏

  炉火在纯青中拉开黑夜的裂隙

  听风从屋檐上吹来

  花到荼蘼 临窗少年寂寥着

  数着几片落叶画 几只蝴蝶

  远行的故人

  随手插下的杨柳 已枯瘦成镰月的样子

  只有我案上的白雪 面容清瘦

  不时地

  咳出几声

 

  冬日帖

  应该有一枝蜡梅凛风绽放

  一定要是红梅,红色的花瓣

  比鲜血更红

  比火焰更奔放

  当冬天穿上白色的盛装

  企图掩盖这场无边的黑暗与虚无

  应该有一场大火,燃烧这些腐朽的枯木

  发出霹雳雷霆之声。和我

  应该有一首诗将我掩埋,在这洁白的夜

  用一阕词的婉约

  抵达一切事物表面的平静

  向一粒种子练习缄默,还原生命的本质

  最初的恶和最初的善

  如果我们感觉到汹涌,波澜和壮阔

  那些生命中至美的东西

  请允许我小小的尖锐

  和一粒石子的调皮,那些打开的门

  关不了的窗

  而这些,似乎都微不足道了

  这一场大雪

  势必让我们成为它身体里的一部分

  最坚韧而又最柔软的,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