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聚焦西安 | 图片新闻 | 便民服务 | 西安日报 | 西安晚报 | 信息集装箱 | 西安房产
  本地要闻 国内新闻 国际新闻 财经新闻 科教新闻 社会新闻 体育新闻 文娱新闻  专题新闻
首页-> 新闻中心-> 体育新闻    

作品最喜欢《白夜》 贾平凹:距离诺贝尔是永远
www.xawb.com 2005-03-29 09:52:51 西安晚报
 
 

贾平凹

  25日18:45,复旦校园的草坪上突然人流如潮,千余名学子从逸夫楼讲堂捅向新逸夫楼报告厅,争先恐后之势俨然是一场“校园冬季越野赛跑”。原来,当晚著名作家贾平凹莅临复旦大学讲演,因主办方低估了贾平凹超高的人气指数,而错用了偏小的礼堂,使得大部分学生被拒之门外。学生们不甘失去与贾平凹当场交流的机会,滞留在讲堂门口,以致逸夫楼被围得水泄不通。事出无奈,主办方不得不临时更换场地,请贾平凹移驾到新逸夫楼。于是,出现了前文所述的一幕……

  19:00刚过,新逸夫楼报告厅座无虚席,连走廊、台阶和主席台前也站满了学生。贾平凹在王安忆、陈思和、张新颖等人陪同下,拨开人流,在如雷的掌声中至主席台就座。当即,学生提问的纸条就像雪片一样飞向主席台。

  父亲对我影响最大

  关于“当作家以前的生活”,贾平凹是这样描述的:“我初中毕业以后就回乡务农了。父亲是教师,被编进了‘训练队’,而我也成了‘可教子女’,被抽到“上层建筑”搞宣传。后来县上推荐我上西北工业大学飞机系,可我只学过‘一元一次方程’,就再也学不下去了,于是改为推荐到西北大学中文系。当时的政策是‘从哪儿来回哪儿去’,所以大学毕业就还得回去务农。这样,我对学习就没兴趣了,开始搞创作。当时,我就像下蛋的鸡一样,一周要写3~4篇小说拿去投稿。但那时候写作水平太差,稿子都被退回来,成堆地堆在宿舍的阳台上。”

  “上大学的时候,我最喜欢的就是考试。”说到这里,贾平凹有些得意,“别人可能擅长唱歌、跳舞,这些我都不会,就是考试考得好。现在想来,我一生最重要的事情就是上大学。否则,务农的话,肯定后来儿女成堆了。就算要创作,也一定会推迟好多年。”贾平凹沉思了许久,说:“一生中影响我最多的人是我父亲,最敬重的也是父亲。父亲从小就对我很严格,善良、宽容这些是父亲教的,但我社交不行,不会说话,这些也是受父亲的影响。”

  与三毛只是互相仰慕

  关于与台湾女作家三毛是什么关系,贾平凹严肃地说:“我们没有见过面,只是读过彼此的作品,有过通信,互相仰慕。有人因为我怀念三毛的文章而臆测我们谈恋爱,这是对我不尊重。对三毛更是不尊重!”贾平凹说他收到三毛的最后一封信,正是她在自杀当天寄出的。收到信以后,他非常伤感,所以才写了那篇文章。

  关注农村转型

  有一个自称为“农民”的学生,向贾平凹提问:“我们应该如何理解农民?农村要往何处去?”贾平凹的语气有些沉重:“这次专程来上海,是为了新作《秦腔》的学术研讨会。《秦腔》写的就是西北农村。农村在转型,我们应该关注的是人的状态。长久以来,‘农民’都是勤劳、辛苦的代名词,现在,农民的生存状态存在着很大的危机。现在农村的年轻劳动力都走了,只留下老弱病残。农村要走城市化的道路,社会要转型,牺牲两代人恐怕在所难免。但这毕竟是一个社会问题,我也无法回答。”

  作家读者如同夫妻

  贾平凹曾经说过,作为一个作家,有责任改造读者,征服他们;又曾说,作家不应该太多顾及别人的想法,而要把该写的都写出来。这一次,被问及对读者的看法,贾平凹坦然地说,他的写作从来不考虑市场,写作时心里并没有装着读者,“我觉得,作家和读者的关系,就好像一个家庭中的男女关系一样,应该彼此独立,而不能依附。越依附,就越不行”。

  贾平凹操着一口浓重的西北乡音,和学生们在交流上产生了一定困难。有学生怀疑他身为一个专写农村题材的作家,是刻意保留了乡音。对此,贾平凹矢口否认:“要知道,刻意是干不好事情的。我说不来普通话是因为我在语言方面很笨。也是因为小时候,父亲总不让我多说话,所以说话的功能就自然退化了。”贾平凹还调侃道:“毛主席不是也说方言吗?普通话那是‘普通人’才说的。”

  最喜欢的作品是《白夜》

  说起《废都》,贾平凹觉得《废都》既给他带来了名声,也给他带来了苦难。在现实生活中,贾平凹是一个胆小、谨慎的人,但写作时就很敢写。“一个人有一个人的命运,一辈人有一辈人的命运。现在的创作条件是好了,但是,作品也不会产生以前那样的轰动效应了。也正因如此,文学也不必负载太多的社会责任了。”

  “我自己最喜欢的作品其实是《白夜》。因为我的作品总是一组一组的,一个阶段一组。《白夜》就出在《废都》后没有多久,被《废都》的声浪湮没了。一个作家最好的作品却没人看,是很遗憾的。”

  复旦学子的最后一个问题是“贾平凹距离诺贝尔还有多远?”贾平凹从容一笑:“我想,是永远。我从来也不想这种东西,只知道把自己的事情干好就可以了。”(干琛艳)

 
 
 
西安日报社声明西安新闻网刊载西安日报、西安晚报文章已经西安日报社独家授权。自2003年10月1日起,其他商业网站(新闻媒体网站除外)未经西安日报社授权,不得转载西安新闻网上刊载的西安日报、西安晚报文章。欢迎新闻媒体网站在平等合作的基础上转载西安日报、西安晚报的新闻,转载务必注明来源"西安新闻网-西安日报"、"西安新闻网-西安晚报"。其他商业网站如有合作意向请与西安新闻网联系。联系电话:029-88266097
我是刘邦的后裔
追寻一段逐渐消失的历史
"3•23"劫案侦破纪实
法国总统与西安学者的友情
让兵马俑走出车马坑
他们从南极测绘归来
爱给了我新生
生命之舟用爱心托起
寻找西安最后的手工粉丝
世界五百强在西安
炽爱,在荒凉的世界燃烧
世界500强,你在西安还好吗?
颜色革命中的女政治家
吉反对派势力及其领袖
吉尔吉斯斯坦总统阿卡耶夫
“儿歌大王”鲁迁的童谣世界
曾荫权 资深公务员晋升代理特首
"千手观音"的人生路(图)
“美女猪司令”---尚亚维
痴迷下矿灭火的教授
西斯塔尼:不参选的关键人物
诗人书法家张珂
尤先科:乌最具魅力的男人
李俊平--都市打工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