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聚焦西安 | 图片新闻 | 便民服务 | 西安日报 | 西安晚报 | 信息集装箱 | 西安房产
  本地要闻 国内新闻 国际新闻 财经新闻 科教新闻 社会新闻 体育新闻 文娱新闻  专题新闻
首页-> 新闻中心-> 特别报道    

跨省设置的婚姻陷阱
www.xawb.com 2005-05-18 10:02:00 西安晚报
 
 

配图/左可

  编者按

  这是两个近似之处颇多的故事:男主人公身世近似,他们都是家境贫寒的大龄男子;他们的“相亲”经历也近似,都是经人介绍,孤身前往异地寻觅姻缘;他们的遭遇更是相似,把自己所攒、向人所借的血汗钱给女方送了“彩礼”后,结果却是人财两空。所幸的是,通过法律他们的权益得到保护。

  为什么类似的案件屡屡发生?似乎不能归责于贫穷,因为贫寒的世界里从来不缺娇艳的爱情之花;似乎也不能归责于他们的疏乎,他们并非没有戒备之心,也做了必要的防范。但他们却忘了,彩礼从来不能带来真正的爱情,金钱永远换不到美满的婚姻。也许正因此,他们才落入了陷阱。

  

  朴实的临潼农村小伙刘红军,因为家里穷,一直找不到媳妇,父母为此焦急万分。这时,一段“美妙的奇缘”从天而降,给刘红军带来无比的兴奋与喜悦。虽然“女朋友”屡次索要彩礼,可刘家人仍咬着牙东借西借,可在给了近万元彩礼后,等待他们的却是.....

  天降“良缘”

  对于27岁的刘红军来说,相亲早就不新鲜了。但是从西安远赴河南相亲,刘红军还是头一遭。刘红军的婚姻问题已经成了全家人的头等大事。其实,27岁对于男性来说,根本算不上大龄,但在位于临潼区交口镇的这个偏远乡村,到这个岁数还没娶上媳妇,那可实在是件没面子的事儿。

  按说刘红军条件也不差,模样端正,人又本分老实,还是庄稼地里的一把好手,可是因为他穷,不少姑娘打了退堂鼓。眼看着亲邻好友纷纷踏进婚姻殿堂,依然是孤家寡人的刘红军感到了深深的孤独和焦虑。因此,当同村的吴婶喜滋滋地问他愿不愿意找个河南姑娘时,刘红军一点儿都没犹豫。

  吴婶的这根红线是从河南三门峡市的白某处牵起的。她和白某在一次闲聊中偶然相识。白某无意中说,老家有个朋友托他在西安说个女婿,女孩是河南灵宝市某乡人,26岁,条件不错,吴婶马上想到正为娶媳妇发愁的刘红军。刘红军为此兴奋不已,红着脸表示愿意见见女方。老实本分的刘红军也让白某颇为满意,但对方提出,见面地点最好在河南。刘红军觉得在理,总不能叫一个姑娘家来回折腾吧。此时,正是2004年腊月。

  跨省相亲

  女孩长得好看吗?温柔吗?贤惠勤快吗?能看上自己吗?送走吴婶和白某,刘红军心里依然打着鼓,他一遍又一遍地猜测着姑娘的模样,期望这一次自己的爱情鸟真能翩然飞来。

  刘红军的父母一听儿子要去河南相亲,更是笑逐颜开。家里养这么大个光棍儿汉,两位老人也觉得在村里挺抬不起头。父母对吴婶千恩万谢,又一再叮咛刘红军,女方只要人品好,不嫌弃家里穷就成,差不多就赶快应下这桩亲事。

  相亲的日子终于盼来了。临行前,母亲塞给刘红军2000元钱,“见了人家姑娘千万别小气,该花的就花……”刘红军小心地把钱装进内衣口袋,踏上了开往河南灵宝市的列车。

  车快到站了,白某给女方打了电话,询问见面的具体时间和地点。女方很客气,表示他们大老远跑来已经很辛苦了,不用再奔波,就在火车站附近找个简单一点的地方就行。虽然还没见面,但是姑娘的体贴和懂事已经给他留下了良好的第一印象。

  说实话,看到对方的第一眼,刘红军微微有些失望,她长得不算好看,高个子、圆脸、肤色略黑,脸上淡淡地涂着一层劣质脂粉。和女孩一起来的,还有一个30来岁的男人,也是农家人模样。刘红军礼貌地冲他们笑了笑,女孩挺大方,灿烂地回了一个笑容。从白某的介绍中,刘红军得知女孩叫李海燕,随同而来的是她的哥哥。

  索要彩礼

  一番寒暄后,屋子里只留下了刘红军和李海燕两个人。活泼开朗的李海燕很快就没了刚见面时的羞涩和拘谨,两人说说笑笑相谈甚欢。李海燕告诉刘红军,自己非常喜欢西安,很希望将来能生活在那里,她的婚姻标准不高,“只要为人诚实、踏实肯干就行!”这一天,两人聊了很多,刘红军惊讶地发现,眼前这个姑娘竟和自己有着那么多的共同点。她也似乎越来越漂亮,越来越可爱,刘红军深深体会到了心动的感觉。

  临别时,白某悄悄问刘红军意见如何,刘红军喜滋滋地点点头,又紧张地询问白某姑娘的态度,白某笑着说:“人家挺看上你的!”刘红军大喜。白某又说:“既然都觉得可以,咱就给人家一点见面礼,这是礼数。”

  相亲还要见面礼?刘红军有些疑惑,可转念一想,这“礼数”不就是“彩礼”吗?既收了礼,结婚的事大约也八字有一撇了。于是他二话不说,当即从口袋里摸出装钱的信封,点了8张百元大钞递给李海燕。李海燕急忙推让。刘红军见状,更加肯定了李海燕的人品,他不容分说地把钱塞到她手中,说“你一定得收下,咱得守礼嘛!”李海燕款款望了他一眼,甜甜一笑,半推半就地接了。这深情的一眼,顿时让刘红军心花怒放,他又豪爽地抽出400元钱放到李海燕手心里:“去买件衣服……”

  “未婚妻”来了

  刘红军虽然老实,却没有被天降的幸福冲昏头脑,他很想去李海燕家里看一看,又不好意思开口,思量再三,觉得还是去白某家更为妥当。他小心翼翼地对白某说:“我也不认识你们,要不咱去你家坐坐?”白某答应得十分痛快:“成,现在就走。”

  到了白某在灵宝市郊外的家,刘红军心里踏实多了。一路行来,他一直都紧紧牵着李海燕的手,这给了他极大的幸福感,此时,李海燕的哥哥也表示,希望能尽快见一见刘红军家里人。次日一大早,他们一行5人就踏上了开往西安临潼的长途客车。

  刘红军的父母做梦也没有想到,这次相亲居然如此成功。打量着健康、高挑、文静的李海燕,老两口心里乐开了花,这天,刘红军贫寒的家里像过年一样充满喜气。

  当晚,李海燕住在了刘红军家。她的哥哥和白某则被安排在附近宾馆休息。天转眼间就亮了。李海燕和哥哥要返回河南了。中午,刘红军全家又在附近挑了家不错的馆子招呼大伙儿吃了中午饭。为了给兄妹俩饯行,也算是对媒人进行正式答谢,饭桌上,刘红军的父母将见面礼——一只封了200元钱的红包当众递给了未来儿媳。

  几巡酒后,李海燕的哥哥表示,说他妹妹年龄也不小了,这门亲事如果能成,就尽快把彩礼定下,最好赶在今年春节前把喜事办了。此言正中刘红军父母下怀。老两口连忙赶回家四处筹借,终于在李氏兄妹临走前四拼八凑地凑够了4000元彩礼钱。

  离别的时刻到了,刘红军依依不舍地送李海燕上了火车,又塞给了李海燕400元路费。

  再索彩礼

  看着火车渐行渐远,刘红军这才想起,这些天自己只顾着欢喜,竟忘了留下“未婚妻”的联系方式,他不免有些担心,他们会骗自己吗?可只要一想起“未婚妻”含情脉脉的双眼,幸福的感觉就会在瞬间浸满他的每个细胞。她那么纯真,那么深情,怎么可能是骗子呢?刘红军相信自己的选择。

  两天两夜的等待,对于这时的刘红军来说显得那么漫长。第三天下午,刘红军终于盼来了李海燕的回音。是白某带来的口信儿,他说李海燕的哥哥来电话了,称他们家里人都挺赞同这门亲事,对刘家也很满意,就是彩礼有些少……刘红军一时没了主意,心里乱乱的。白某连忙又补充道:“人家说,他们当地的彩礼一般都在1万元左右,可咱才给了4000元,他们脸上实在搁不住。”

  刘红军心有不安地看着父亲,他知道,家里已经没有钱了。老人为难地对白某说:“1万元我们实在出不起啊,再说这后头还得办婚事,要不再加2000元成吗?”白某随即拿出手机与李海燕的哥哥一番通话,而后喜悦地表示可以。老两口于是冒着寒风,在深夜里求东家,拜西家,说尽好话,终于借到了2000元。他们用冻得通红的双手,把这份饱含期望的彩礼郑重地交给了白某。

  沉浸在幸福回忆中的刘红军没有想到,善良纯朴的老人和红娘吴婶也没想到,这一次留给他们的,竟然是无边的等待。

  骗子落网

  一个星期,一个月,两个月……

  李海燕仿佛失踪了一般,从此杳无音信。刘红军都快急疯了,他思念心中的姑娘,更多的则是对受骗上当的恐惧。为了他的婚事,家里已经前前后后花去了上万元,这笔钱对于他们家来说,意味着好几年不吃不喝的收入,意味着全家的生计啊!

  面对如此局面,红娘吴婶同样忧心忡忡。她最后带着刘红军找到了河南灵宝白某的家里。然而,白某也联系不上李氏兄妹了,对方留给他的电话始终无法打通。

  刘红军如五雷轰顶,失魂落魄地回到家,两位老人憔悴不堪。尽管如此,刘红军仍然抱着渺茫的希望,他反复为李海燕的行为寻找着各种解释,或许她家里有什么急事?或许她把手机丢了?或许她忙着筹备嫁妆?或许……

  2005年春节过去了,商定的婚期也过去了,李海燕依然音讯全无。刘红军不得不相信,自己的确被骗了。他走进了公安临潼分局雨金派出所。

  这起跨省婚姻诈骗案立即引起公安临潼分局领导高度重视,他们迅速指示刑侦大队和雨金派出所联合侦破。今年3月10日,雨金派出所副所长吴松带领民警奔赴河南省灵宝市展开缜密侦查。经过连续紧张地工作,当晚11时许,民警在距灵宝市100余公里的一个小山城里,抓获了涉嫌婚姻诈骗的“李海燕兄妹”。

  夫妻设陷阱

  原来“李海燕兄妹”根本不是兄妹,而是一对夫妻,他们已经有了两个孩子。

  民警经过仔细盘问,得知今年26岁的李海燕真名李燕娜,是河南省洛阳市滦川县人。假扮她哥哥的丈夫名叫周向林,32岁,河南卢氏县人。几年前,两人经人介绍结了婚。虽然只能靠务农赚钱,但两口子精打细算,小日子起初倒也挺滋润。

  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厌倦了这种“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日子、辛辛苦苦换来的只是捉襟见肘的生活。特别是随着两个孩子的相继出生,日常开销陡然加大,两人心里的失衡感愈加强烈,他们终于决定,放弃耕田,进县城打工。

  走进县城,两人才真正感受到了生活的艰难。没有一技之长,又不愿干下苦力的活儿,面对不断催促租金的房东,周向林竟想到了婚姻诈骗。可是女方由谁扮演呢?找外人显然不合适,不仅不安全,还要分“利”,仔细思考后,周向林想到了自己的妻子。

  李燕娜起初坚决反对,一来觉得这事儿太荒诞,二来气愤丈夫居然让自己去当“诱饵”。求财心切的周向林于是一劝再劝,反复向妻子保证绝不会出一丁点“差错”,然后又绘声绘色地描绘了赚到钱以后的美好生活,李燕娜的心动了……

  随后,周向林通过认识的白某,以要给“妹妹”在西安找对象为饵,轻松地“钓”到了刘红军这条“鱼”,并一而再,再而三地索要“彩礼”,先后骗得现金近一万元。

  诈骗成功后,周向林立即决定“撤退”。他换了手机号码,又从暂住的灵宝市连夜转回老家卢氏县,因为不敢在家住,他们便在县城租了一间民房欲躲避风声,而后伺机再次“活动”。但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警察这么快就来了。4月19日,周向林及其妻子李燕娜被检察机关批准逮捕。

  (文中除犯罪嫌疑人外,其他人均用化名。)通讯员张倩记者张小乙实习生杨小刚李云龙

"婚托"被擒记

  □记者李建宁

  公交车上 两男突然厮打

  5月16日上午9时许,一辆5路公共汽车停靠在雁塔路一车站上,42岁的户县残疾农民李瑞念也随着其他乘客朝后门移动。突然,他的眼睛一亮:车后门的一个座位上,坐着一位50来岁的小个子男人,尽管这男人和印象中的人相比换了“行头”,剪短了头发,但那双眼睛却让他记忆深刻。

  正在此刻,那男子也发现了他,立即起身欲下车。李瑞念分开人群扑过去,将其死死按倒在车里,口中不停说着:“我终于找见你了,是老天有眼啊!”那人也不示弱,抓住李瑞念便在车内厮打起来,乘客们被这突然的情景惊得莫名其妙,个个面面相觑,目瞪口呆。这时李瑞念才转身大喊:“快打110报警啊!这是诈骗我的人,现在终于被我逮住了。”

  片刻之后,西安市公交分局三大队民警接警赶到现场,将李瑞念和那个小个子男子一起带回,后被送到负责5路公交车治安的公交分局五大队调查。

  残疾人李瑞念为何在公交车上要拼命扑打那个中年人?那个中年人为何又要躲避他?随着警方调查的深入,谜底慢慢揭开。

  为讨媳妇 认识外地“婚托”

  家住户县庞光乡孙姑村的农民李瑞念,幼时患小儿麻痹,右腿落下残疾。后因其他原因,直到40多岁了还没有找到媳妇。今年元旦过后的一天,李经邻村人黄某介绍,认识了50多岁的蓝田金山乡农民石任发。得知李急着找媳妇的事后,石便对李承诺说,他可以在陕南石泉县给他寻个媳妇,但需要给中介人一定数额的介绍费。急于讨媳妇的李承诺:只要找个好媳妇,一切都好说。

  几天后,石果然给他领来一个30多岁的石泉女子陈某。“我一见那女人,就感觉是个在社会上到处混的,不像个过日子的女人,因此就没有答应。但石不高兴,硬要让我给这女的600元见面费。石又说,让我和他们一起去石泉,再给我好好找一位。没想到,到了石泉,我感觉像掉进了无底洞。他们一路好几个人,从西安去安康坐车、吃饭、住店、红包甚至打电话的费用都让我来掏。我是残疾人,在农村本来就比较贫困,为了找媳妇,我没有办法只好从亲戚家东借西凑带了2700多元。不到20天,这些钱便被石任发和他们同行的人连花带要弄完了。”李瑞念这样回忆当时的情景。

  口允婚约 索要5000费用

  在石泉,石任发又给李介绍认识了当地另一位名叫邱义林的“婚姻中介人”。邱给他领来一个郭姓的30多岁女人,李对郭倒是比较中意。随后,李随石、邱、郭及他们带的另外两个石泉女人一行6人返回西安,在户县庞光乡看过李瑞念的家后,郭姓女人也应承了这门“亲事”,并答应回去办了户口等迁移手续后来户县结婚。这时,郭姓女人突然向李瑞念提出因家里欠了8000元的债,现在要结婚,先把债得还清,再办户口手续。

  李开始觉得蹊跷,担心上当,但又不愿得罪她。随后便向亲戚借了8000元存入银行卡内,一同赶往安康石泉。在石泉一个山区里,被石、郭等带着看了自称是郭的那个门房紧锁的“娘家”后,李信以为真,便将卡上的5000元取出由石任发转交郭姓女人作为“订婚礼”。后经公安机关审理查证,这5000元中,石任发以中介人名义分得其中的2000元,邱及郭各得其余部分。

  在给出5000元“订婚礼”后,他们一行又来到石泉县关中旅社,李瑞念准备此日乘车返回西安。当晚,石任发和郭姓女人在外面嘀嘀咕咕一阵后,进屋后石对李瑞念说:“你们的事已经成了,以后我就不管了。现在你给我写个以后所有事与我石任发无关的字据。”此刻,那个郭姓女人,也在一旁帮石敲着边鼓劝李说:“叫你写就写吧,反正咱们的事就这样定了,以后也不要找老石了。”

  “当时,我就感觉有点不对劲,任他们俩说什么我就是不写。我认为你老石既然给我介绍媳妇,现在我把钱花了一大堆,但媳妇还没有娶回家呢,这字据怎么写?”

  5月17日的晚上,在公交分局五大队做笔录的李瑞念对记者这样说。

  久候无讯 三赴石泉寻人

  李瑞念回忆说,在此之前,他们一行所有的行程费用仍让他掏,这又花去不少钱。此日,石任发仅对李瑞念说:“你现在回家等吧,春节前她把手续办完就来户县结婚。”并让李留下电话,说事好后就通知他来石泉接人。

  然而,当李瑞念怀着兴奋的心情回到户县后,对方根本就没有给他打任何电话,甚至连石任发也没有了音信。春节过后的正月初十,整天在家“静候佳音”的李瑞念实在等不及了,只好乘车又赶到石泉,希望找到“介绍人”石任发和邱某。在人生地不熟的石泉县,李瑞念颠簸着一条腿,去石任发和邱某经常活动的旅社和郭“娘家”的山村,可怎么也找不到他们的踪影。

  李瑞念说自己是个“认死理的人,不找着石任发就不罢休”。于是,他每天背着几个馍,在大街小巷和山村一圈圈地转,这样差不多寻了近一个月。一天夜里,疲惫饥饿的李瑞念,终于在一家旅馆意外找到行踪神秘的石任发。

  石任发根本没有想到,在这么偏僻的石泉县小旅馆里,突然又见到自己不想再见到的李瑞念。“我算服了你了!”石任发冷冷地说着。最后,在李瑞念坚持要求下,给他很不情愿地找来了当初一起做“婚姻介绍人”的邱某,这才又联系上郭姓女人。这次,李瑞念也记下了石任发的身份证号码和家在蓝田的具体地址。

  见面后的郭姓女人对李瑞念没有表示丝毫的歉意,却说了一大堆没办成手续的理由。当晚他们达成了一份“协议”,约定两个月内把事情了结。李和石、邱及郭姓女人各人一份,李无奈只带着这份协议回到了户县。

  李瑞念回到家又静静等了两个月,没有任何结果。无奈,今年五一期间,他又颠簸着乘车到石泉县,希望寻找石要个最后说法。这次,他又在老地方到处找,找了十多天,也没有见到石和郭的踪影。

  5月11日中午,正处在极度失望中的李瑞念,却在石泉县西城门意外发现了邱某,便当即向当地警方报了案,很快将其抓获。石泉县警方在受理了李瑞念的报案后,怀疑这是一起以介绍婚姻为由实施诈骗的团伙案,因此告诉他必须将另一嫌疑人石任发等一起抓获,案件真相才能查清。

  为找到石任发,李瑞念在石泉又寻找了几天,没有一点音信。5月15日,李瑞念只好拖着疲惫的身子,从石泉县返回西安住在南郊的妹妹家,打算16日再去蓝田寻找石任发。16日上午,他坐上5路车后不久,就发生了本文前述的那一幕。

  当天下午,记者闻讯赶到公交分局采访时,已戴着手铐的石任发一脸沮丧地蹲在墙角。调查此案件的警官杨文告诉记者,这极有可能是一个团伙诈骗案,他们以给比较贫困的农村人介绍婚姻为名,到处流窜,骗取钱财,而石任发只是其中的一个。他特别提醒农村一些大龄未婚男子,要注意这类以各种理由、提前向当事人索要“订婚礼”等种费用的“婚托”,当心上当受骗。  

 
 
 
西安日报社声明西安新闻网刊载西安日报、西安晚报文章已经西安日报社独家授权。自2003年10月1日起,其他商业网站(新闻媒体网站除外)未经西安日报社授权,不得转载西安新闻网上刊载的西安日报、西安晚报文章。欢迎新闻媒体网站在平等合作的基础上转载西安日报、西安晚报的新闻,转载务必注明来源"西安新闻网-西安日报"、"西安新闻网-西安晚报"。其他商业网站如有合作意向请与西安新闻网联系。联系电话:029-88266097
跨省设置的婚姻陷阱
劳模背后的家庭故事
走进再婚家庭
零距离接触冲顶勇士
关注残疾人
盲人夫妻的心灵独白
心理咨询市场调查
聚焦人民陪审员
触摸“危险”的天使
女教师强奸抢劫案侦破始末
轮椅上的华尔兹
"春风行动"温暖多少农民工
董志江:自强不息写人生
徐峰10余年钟情收集枕头
阳光女孩何沛
把忠诚大写于天地之间--记西安市地税局长安分局局长郭章献
为了下岗的兄弟姐妹--记全国劳模邓菊梅
秦腔艺苑绽新花和妮娜
阿拉善沙漠中的西北傻狼
洋小伙躺骑单车游世界
新闻人物:亲民党主席宋楚瑜
“右剪左画”写人生
居民称赞的女片警杨鲜梅
爱大象胜过爱孩子:记市劳模李金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