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聚焦西安 | 图片新闻 | 便民服务 | 西安日报 | 西安晚报 | 信息集装箱 | 西安房产
  本地要闻 国内新闻 国际新闻 财经新闻 科教新闻 社会新闻 体育新闻 文娱新闻  专题新闻
首页-> 新闻中心-> 特别报道    

我的一生只有苦涩
www.xawb.com 2005-05-22 10:06:09 西安晚报
 
 

插图/谢诗萌

  ◇漫冰

  采访时间:

  2005年5月13日 

  采访地点:环城公园

  采访对象:汪女士(化名)

  性别:女

  年龄:50多岁高中文化,退休工人。

  

  家庭和周围环境让我从小就养成了懦弱、忍让的性格,和他夫妻十几年,我从没有得到过真正意义上夫妻之间的呵护、体贴和爱抚。回想起来,我仅仅只是他的保姆、出气筒和发泄性欲的工具。但是,那个时代的女人“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不可能提出离婚,去和命运抗争。

  孩子是我全部的生命和希望,我可以一辈子不结婚,但是我决不可能抛弃我的儿子,不能再让他受一丁点儿的委屈。

  老头子的确有恩于我们母子,可是真的要用我后半辈子的幸福来偿还吗?给你说句心里话,我太想离开那老头子了,他简直就是个脾气古怪、行为暴虐的变态狂,可是我又害怕背上“忘恩负义”、“过河拆桥”的骂名,想来想去,恐怕只有这样忍下去了。

  

  那天早上出门时由于太匆忙,没有发现天气突然转冷,所以我只穿了一件很薄的衣服,看见我,汪女士就拉住我的胳膊,担心地说:“姑娘,穿太少了,小心着凉,要不把我的外套穿上。”说着她就要脱下自己的衣服,我连忙阻止。望着她那充满爱意和关切的眼神,我一下子就想到了自己慈祥的母亲,她们真像!

  我今年50多岁,生命的一大半都过去了,回想风风雨雨的几十年,心里充满了苦涩和惆怅。我大概就属于别人说的命不好的那种人吧!小时候家庭出身不好,土改时父母被揪斗。我生下来时间不长,父亲就去世了,母亲从此一病不起。我和姐姐在受苦受难受歧视中长大,迫于生计,23岁那年,我嫁给了一个根红苗正的工人,婚后一直没有孩子,直到快30岁时才终于有了一个男孩。我丈夫没有什么文化,人很粗鲁,而且在我面前有一种优越感,觉得我出身不好,在家里也应该老老实实,听他的话,好好伺候他。再加上婚后好多年没有孩子,我常常挨他的骂,偶尔喝醉酒,他还动手打我。家庭和周围环境让我从小就养成了懦弱、忍让的性格,和他夫妻十几年,我从没有得到过真正意义上夫妻之间的呵护、体贴和爱抚。回想起来,我仅仅只是他的保姆、出气筒和发泄性欲的工具。但是,那个时代的女人“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不可能提出离婚,去和命运抗争。

  孩子7岁时,一场意外事故夺去了我丈夫的生命,虽然他对我不是很好,但毕竟是我的男人,也是家里的支柱和重要经济来源,他这一去,丢下我们孤儿寡母,今后的日子怎么过?我不吃不喝不睡,就那么痛哭了几天。恍恍惚惚中,我突然看见缩在墙角、还不十分懂事的儿子,当时他正用一种孤独、无助、可怜的眼光看着我,我一下子清醒了,现在我是儿子惟一的亲人,为了他,不管多么难受,多么艰难,我都得扛下去!从此,我在家里扮演双重角色,既是孩子的母亲,又是这个家庭中的男人,我没有兄弟,所以买煤买粮这些体力活都是我自己去干,能承受也罢,不能承受也罢,都必须强迫自己承受。周围有好心的男同事看我一个人实在可怜,想帮助我干点儿活,可是我不敢接受,因为弄不好就是闲话,生活的艰难已经让我喘不过气了,再无端地加入精神上的负担折磨,那我就彻底垮了。

  一段时间之后,有亲朋好友劝我重新组织家庭,一开始我有些顾虑,害怕再婚后孩子受委屈,因为我觉得孩子已经够可怜了,早早地失去了父爱,如果继父再对他不好,那他心灵上的伤害就更大了。可是人们一再劝我说,生活中还是不乏好人,更何况年龄一天天增大,一个女人还能撑多久?我觉得人们说的有道理,终于答应考虑再婚的事,但是我没有想到,一共介绍了三个都没有成,确切地说他们虽然看上我了,但是嫌弃我的儿子。我印象很深,其中有一个还是文化人,各方面条件都不错,而且一直没有表现出不接受我儿子的意思。但是没有想到,就在我们准备结婚时,他突然对我说:“我想和你商量一下,你儿子不小了,快十一岁了,婚后,能不能让他单独住在我单位的宿舍里?反正离得也不远。”这话明显表现出他没有接纳我儿子,你想,孩子是我全部的生命和希望,我可以一辈子不结婚,但是我决不可能抛弃儿子,不能再让他受一丁点儿的委屈。这之后,我下决心不再考虑婚姻的事。

  这样,我和儿子的日子就过得很艰难,但是却很安静和睦,也很温暖。这样一晃就是几年,随着国家经济的变革,我们厂越来越不景气,一个月只有二三百元的工资,而且还不能按时发,儿子已经上高中二年级了,学习还可以,我一心是要供他读大学的,可是,从高中二年级到大学毕业将近6年的时间,得需要多少钱?我已经40多岁,又没有多少文化和技能,实在是没有什么挣钱的本事了。如果没有钱供儿子读书怎么办?那些日子,我愁得吃不下睡不着,好多人说我一下子老了几岁,亲友纷纷给我想办法,最后一致认为再婚是惟一的出路。这时的我一丁点儿的优势都没有了,人老珠黄、收入微薄,而且还拖着一个正在花钱的儿子。如果有喜欢我的人,我对对方惟一的要求和条件是:供我儿子上大学。条件不算很苛刻,但是这样的人却很难找。三四个月过去了,终于有一个60多岁的老头愿意这门婚事。他比我大将近二十岁,身体不好,三天两头上医院,对这些我一点也不在乎,因为他答应供我儿子上大学,仅这一点就足够了。对这次婚姻,我做好了充分的思想准备,受苦受累伺候他,寄人篱下受人白眼决不抱怨。

  事实上,的确如我所料,婚后的生活就是忍受,我忍受一切能够忍受的,同时也忍受难以忍受的。今天我来找你,我不想抱怨,只是想吐出心中的苦水,人能痛快点儿。我这个丈夫性格怪异,总是有一些奇怪的想法和做法,我都不好意思说出口,他60多岁了,身体又不好,可心里装着很多花花肠子,变着法子折磨我,我说不出口,我琢磨着他实际上恐怕就是电视上常讲的性变态。我俩的关系根本不像夫妻,完全是一种买卖雇佣关系,对于他的一些过分举动和言语,我稍微表示出一点不满,他立刻就会说:“咋了?你该我的,你欠我的。想反抗?不满意?那你和你儿子马上给我滚出去。”我真想立刻结束这种非人的日子,可是,我和儿子今后怎么办?再说,已经忍了这些日子了,如果一走了之,那么,以前的苦和罪不是就白受了?更何况,我这一生对幸福呀、夫妻间的恩爱呀,本来就没有什么奢望,所以最终我还是全忍了。

  他怎么对我,我能够忍,而且也无所谓了,可我不想让可怜的儿子受一点儿委屈。我曾经不止一次地对他说:“有什么火有什么气有什么不满都冲我来,千万别为难我的儿子。”我甚至乞求他可怜可怜我们娘儿俩,可他根本就不把我的请求当回事。有时,儿子心疼我,看不惯他的一些做法,实在忍无可忍,儿子会和他争辩,他则举起手中的拐杖打儿子,一边打还一边骂:“小兔崽子,吃我的喝我的,老子供你上学,你还敢跟老子顶嘴!”儿子气得趴在自己的床上大哭,一个大小伙子能“呜呜呜”地哭出声,我做妈的心疼,我没有保护好儿子,我让儿子受委屈了。前天,他又把我关在房里折磨我,那天我感冒了,身体本来就不舒服,所以忍不住就喊出了声,外屋的儿子听见之后,就赶过来敲门,老头子不开,儿子就拼命地砸门,老头子被气坏了,左手拉开门,右手顺势拿起桌上的杯子朝儿子砸过去,杯子从儿子的头顶飞过去,头皮被擦出了血。我不顾一切地抱住儿子的头,一边用手捂住儿子的伤口,一边放声大哭,儿子简直快要气疯了,嚷嚷着一定要和他拼命,最后硬是让我给拉住了。唉,这样揪心的事太多了……

  别人都是在过日子,好一点儿的是在享受生活,而我简直就是在熬日子,好在儿子马上就要大学毕业了,孩子不止一次对我说,等他工作能够自食其力了,一定带我离开那老头,让我过上幸福的晚年生活。我何尝不想在有生之年过上宁静、幸福的生活,可是我能吗?这些日子,老头子不止一次对我说:“你欠我的,这辈子你都还不清。”老头子的确有恩于我们母子,可是真的要用我后半辈子的幸福来偿还吗?给你说句心里话,我太想离开那老头子了,他简直是个脾气古怪、行为暴虐的变态狂,可是我又害怕背上“忘恩负义”、“过河拆桥”的骂名,想来想去,恐怕只有这样忍下去了。

  第一次婚姻的失败,致使汪女士害怕再婚,直到后来实在无力生活了,她才嫁给一个愿意供养她孩子上学的人。可是没有料到,这个年长她许多的丈夫并不老迈,而且性格暴戾,行为变态,在供养汪女士母子的同时,也让她的身心遭受了旷日持久的折磨。汪女士为孩子牺牲奉献的精神让人敬佩,我们对她熬受的屈辱和艰辛也深表同情。细细想来,汪女士再婚后之所以不幸,主要原因还在于她的再婚约定上。我们说,真正意义上的婚姻必须以感情为基础,双方在精神和人格上是平等的,而且相互信任相互尊重相互包容。如果没有了这个感情基础,而是把婚姻当成某种利益的交换,那么双方的关系就很可能衍变成主与仆、占有与被奴役的畸形关系。言归正传,如今,儿子已经大了,汪女士再次面临两难的选择,离开还是继续忍受?而对于另一个当事人来说,这些年,如此这般地生活,他也未必就是幸福的。所以,我们认为双方应该坐下来,平心静气地谈一谈,好好协商,细细沟通,不管最终结局是聚是散,我们都希望双方能够生活得有点儿尊严,找到属于自己的舒心和谐的日子。

 
 
 
西安日报社声明西安新闻网刊载西安日报、西安晚报文章已经西安日报社独家授权。自2003年10月1日起,其他商业网站(新闻媒体网站除外)未经西安日报社授权,不得转载西安新闻网上刊载的西安日报、西安晚报文章。欢迎新闻媒体网站在平等合作的基础上转载西安日报、西安晚报的新闻,转载务必注明来源"西安新闻网-西安日报"、"西安新闻网-西安晚报"。其他商业网站如有合作意向请与西安新闻网联系。联系电话:029-88266097
我的一生只有苦涩
聋哑青少年犯罪调查
阿房宫遗址破坏之重
一对孤儿的黑白人生
跨省设置的婚姻陷阱
劳模背后的家庭故事
走进再婚家庭
零距离接触冲顶勇士
关注残疾人
盲人夫妻的心灵独白
心理咨询市场调查
聚焦人民陪审员
擦鞋班长刘光建
刘璐星途灿烂"小百灵"
董志江:自强不息写人生
徐峰10余年钟情收集枕头
阳光女孩何沛
把忠诚大写于天地之间--记西安市地税局长安分局局长郭章献
为了下岗的兄弟姐妹--记全国劳模邓菊梅
秦腔艺苑绽新花和妮娜
阿拉善沙漠中的西北傻狼
洋小伙躺骑单车游世界
新闻人物:亲民党主席宋楚瑜
“右剪左画”写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