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聚焦西安 | 图片新闻 | 便民服务 | 西安日报 | 西安晚报 | 信息集装箱 | 西安房产
  本地要闻 国内新闻 国际新闻 财经新闻 科教新闻 社会新闻 体育新闻 文娱新闻  专题新闻
首页-> 新闻中心-> 特别报道    

“老刘”落网记
www.xawb.com 2005-05-24 09:48:41 西安晚报
 
 

图/记者高雅

   □文/记者张小乙实习生小刚瑞鹏

  没有地址和照片,更没有联系方法;除了知道有个40多岁、名叫“老刘”的东北人外,再没有任何信息。根据这个举报贩毒的神秘电话,缉毒民警展开了近两个月的艰苦调查和追踪,最终将一个贩卖近3000粒“摇头丸”的贩毒团伙一网打尽,这也是我市近年来破获的最大的新型毒品案。

  神秘电话

  今年1月底,古城市民正沉浸在春节前的忙碌和喜庆之中。市公安局缉毒支队2大队值班室的电话铃声突然响起,“警官你好,我最近发现一个叫‘老刘’的东北人,40多岁,经常在娱乐场所卖摇头丸。”对方是一个略带沙哑的声音。“你有他的联系方式吗?或者他的照片、他的住址?”“没有!但我说的绝对都是真的!”……说完电话里传来了“嘟、嘟、嘟”的挂断音。

  “40多岁、东北人、姓刘……”张文明探长一边在纸上记着,一边努力思索着。随后他立即向大队长张海和支队长雷学忠作了汇报。凭借10多年的缉毒经验,他们断定这是个有价值的线索。

  “立即成立专案组,对我市各大娱乐场所进行摸排,尽快寻找这个‘老刘’!不管线索是否可靠,一定要弄个水落石出!”在2大队召开的紧急会议上,雷支队长掷地有声地说。

  谁是“老刘”

  专案组由张海大队长挂帅,白少侠教导员和胡军副大队长带领民警,身着便衣兵分两路,深入到各个娱乐场所,展开全面摸排。

  根据仅有的线索,民警首先通过听口音、看年龄等寻找“老刘”。看见年龄符合条件的人,便凑过去,“兄弟,借个火。”对方将打火机递过来,不吭声。“哎,你常来这儿吗?”对方点了点头,“今天这儿的人怎么这么多呀!”“这还算多,你没见周末的人……”对方终于开口说话了,是个河南人,民警们马上更换目标。

  就这样,为了寻找“老刘”,专案组民警不知“借”了多少次火,挨了多少次白眼。有一次在西郊一歌厅,便衣民警又发现一个“目标”,可还没来得及“借火”,对方已进了包厢。民警就在外面守着,过了一个多小时对方还没出来,民警上去敲门,“哦,不好意思,走错门了。”民警退出来,“神经病!”对方抱怨道。

  本地口音,不是他!

  艰难追踪

  娱乐场所营业黄金时段一般都是晚上,“老刘”很有可能在晚上出来“活动”。民警们于是将工作重点放在了晚上。

  一天傍晚,办案民警依旧穿梭于各个宾馆酒吧,突然间一群人从身旁经过,“下次再到某夜总会玩,还是我请客!”东北口音,民警心头一颤,目光扫过去,对方是一个40多岁的中年人。“莫非是他?”民警们相互对视了一下,不约而同地跟上去……折腾了一夜,第二天早上,发现对方走进了一家商贸公司,一打听,原来对方是这里的负责人。

  两个月之中,民警们先后排除了4个刘姓东北人。

  目标出现

  夜幕又一次将古城笼罩。身着便衣的民警,在西郊一宾馆扫视着过往的每个人。

  “大哥,您来了!”“大哥好!”“大哥,上次……”“有啥事儿屋里合计!今儿再要个包间,还是我做东!”民警注意到一个西装革履的“瘦高个”,很多人都对他以大哥相称。他是东北人!民警心头一阵高兴。

  “哥们儿,认不认识一个叫‘老刘’的?”民警问身旁的客人。“老刘呀,谁不认识!他可是我们的‘大哥’!”说完他指了指远处的“瘦高个”。

  “老刘”终于出现了。

  专案组民警像立了大功一样,每个人脸上洋溢着兴奋的神情,一个多月来的劳累也被忘到脑后。张海大队长当即作出警力调整,由白少侠教导员带领3名民警负责守候“老刘”的住处,胡军副大队长继续带领民警跟踪。

  “老刘”在我市朱雀门附近租房子住。民警借故几次敲开他在娱乐场所的包厢,看见里面烟雾缭绕,里面的人摇头晃脑,东倒西歪。凭借多年“打毒”经验,胡军判断这些人可能服用了“摇头丸”。

  查看“老刘”的消费账单,每次都是五六千元。据查,“老刘”只在某宾馆工作,再没有其他合法收入来源。他哪来这么多的钱?

  通过进一步“贴近”“老刘”,民警发现他每天都是白天睡觉,下午四五点出门,进入我市几家娱乐场所兜售摇头丸,凌晨2点多方才回到住处。有时候他外出一两天,回来之后就疯狂“卖货”。

  “老刘”果然在兜售毒品。

  放出长线

  有了初步战果,专案组决定先不动手,进一步查清“老刘”的毒品来源,特别注意与“老刘”接触的人,力图查清他的毒品供应上线,放长线钓出大鱼。

  很快发现,“老刘”周围的人都称他为“大哥”,他应该有上线。那上线是谁呢?不久民警注意到,在南郊一宾馆上班的女青年薛睿和“老刘”来往密切。

  3月23日,民警获悉,“老刘”当日订了一张去广州的机票,之后薛睿也跟了过去。4天后二人回到西安。他们难道是去贩毒?莫非“上线”在广州?

  3月底,民警发现,“老刘”以薛睿的名字订了一张飞往广州的机票。又是去广州!刚回来怎么又过去?他们会不会有什么新的打算?

  随后几天都没有薛睿返回的消息。“老刘”的行动却一如既往。一个20岁出头的女青年跑那么远,“老刘”难道就不闻不问,这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一路同行”

  正当专案组感到迷惑时,4月1日,民警忽然接到了来自广州的线索:薛睿随同两个陌生男子登上了广州开往西安的K227次列车。该车将于4月2日晚10时许到达我市。

  这可是天大的好消息!专案组民警马上打起了精神,“‘大鱼’出现了!三个人一起行动,‘货’的数量一定很大!”张海大队长立即召集守候在机场的人员迅速赶往火车站。负责跟踪的民警也更加警惕地观察着“老刘”的一举一动。

  为了确保人赃俱获,专案组决定派民警登上薛睿3人返回西安的列车,来一个里应外合。当天下午,胡军副大队长等民警,开车将郭玉红等两民警送往洛阳,他们从那里搭乘该趟列车,在车上与薛睿等人“一路同行”。

  在火车上,郭玉红等很快找到了“目标”。和薛睿一起的果然有两个陌生男子。民警不动声色地在3人附近的座位上落座。

  火车快到西安车站时,薛睿忽然说:“把东西都给我,你的样子不偷都像贼!”“小声点!你是不是怕人没发现?”“怕啥,没人注意!”和薛睿说话的男子将一个大袋子迅速交给了薛睿。

  “3人身上一定带有大量毒品”,火车上的民警迅速将此信息反馈给专案组。

  人赃俱获

  4月2日当天,“老刘”似乎比较沉稳,和往常一样下午4点出门,在一宾馆呆到晚上8点多,才慢吞吞地来到火车站,9点30分,他买了一张站台票,进了站台。果然有鬼!

  拥挤的站台上,“老刘”神态自若地看着薛睿3人走过来。看见“老刘”,薛睿兴奋地几乎跳了起来,高兴地跑向“刘哥”。就在这时,跟在后面的十几名民警围了上来……

  民警从三人随身携带的包里当场查出“摇头丸”2923粒、冰毒20余克以及K粉100余克。

  劣迹昭彰

  经讯问,“老刘”原名刘辉,吉林省辽源市人,据其交代,他与同乡柳利勾结,在我市各大娱乐场所兜售“摇头丸”。毒品的“货源”均来自广州等地。他们从事贩毒活动已有半年时间。“谁要买就给谁,大家都是熟人。”刘辉交代说。

  今年3月22日,刘辉和柳利二人从广州毒贩“阿权”(在逃)手中以每粒25元的价格,购得“摇头丸”1000粒,窜回我市兜售。后刘辉嫌质量不好,他便与“阿权”联系“换货”。

  3月28日,刘辉指使柳利携1000粒摇头丸去广东“换货”,顺便从广州毒贩史鸿涛手上进了一批“新货”,他们以每粒36元的价格,再次从“阿权”和史鸿涛手中购得“摇头丸”2923粒、冰毒20余克以及K粉100余克。

  由于毒品数量过大,柳利一人难以胜任,刘辉遂将薛睿遣至广州帮忙。回来时为了安全,他们又让史鸿涛送货来西安,他们将毒品分三部分绑缚在腿上。临下火车时,为转移视线,薛睿将柳利身上的“货”全部绑在自己腿上。打算等下火车后再分开绑缚。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早在火车上,他们就已经被民警盯上。

  “没有让这批新型毒品流入我市,这是我们缉毒民警最感到安慰的事了!”张大队长说。

 
 
 
西安日报社声明西安新闻网刊载西安日报、西安晚报文章已经西安日报社独家授权。自2003年10月1日起,其他商业网站(新闻媒体网站除外)未经西安日报社授权,不得转载西安新闻网上刊载的西安日报、西安晚报文章。欢迎新闻媒体网站在平等合作的基础上转载西安日报、西安晚报的新闻,转载务必注明来源"西安新闻网-西安日报"、"西安新闻网-西安晚报"。其他商业网站如有合作意向请与西安新闻网联系。联系电话:029-88266097
“老刘”落网记
拥抱地球 苗军20年的梦
我的一生只有苦涩
聋哑青少年犯罪调查
阿房宫遗址破坏之重
一对孤儿的黑白人生
跨省设置的婚姻陷阱
劳模背后的家庭故事
走进再婚家庭
零距离接触冲顶勇士
关注残疾人
盲人夫妻的心灵独白
擦鞋班长刘光建
刘璐星途灿烂"小百灵"
董志江:自强不息写人生
徐峰10余年钟情收集枕头
阳光女孩何沛
把忠诚大写于天地之间--记西安市地税局长安分局局长郭章献
为了下岗的兄弟姐妹--记全国劳模邓菊梅
秦腔艺苑绽新花和妮娜
阿拉善沙漠中的西北傻狼
洋小伙躺骑单车游世界
新闻人物:亲民党主席宋楚瑜
“右剪左画”写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