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聚焦西安 | 图片新闻 | 便民服务 | 西安日报 | 西安晚报 | 信息集装箱 | 西安房产
  本地要闻 国内新闻 国际新闻 财经新闻 科教新闻 社会新闻 体育新闻 文娱新闻  专题新闻
首页-> 新闻中心-> 特别报道    

老县城探“蜜”
www.xawb.com 2005-05-27 09:46:10 西安晚报
 
 

蜂罩收到的蜂。

  秦岭深处的周至县厚畛子镇老县城村的土蜂蜜享有很高的知名度,望着房前屋后用原木制作的古老蜂桶,就知道背后有许多神奇的故事。

  

  ■文/图记者金石

  近日记者特意进入老县城住了两天,探访村民养殖土蜜蜂的秘密,发现这些蜂桶背后的故事意味深长。

  野就野吧

  听说记者要了解老县城养殖土蜜蜂的情况,村民张永壮说:“今天有人告诉我,我家在山上放的蜂桶收上蜂了,我正准备傍晚去背回来。”

  人们常用“捅了马蜂窝”来形容惹了祸,记者饶有兴趣地去看他怎样把一窝蜜蜂背回来。

  路上张永壮告诉记者:“我们养的蜂正式名字叫中华蜜蜂,是中国的一种优良蜂种。相对从外国引进的‘洋’蜂种,俗称它土蜂。可有人说我们养的是野蜂,野就野吧。”张永壮语气中带有不屑一顾的意味,显然他对有人认为他们的养蜂技术落后不满。

  张永壮接着说,土蜂相对“洋”蜂蜜浓度稠,营养丰富,价值高。它可以清毒、祛火,治咳嗽、感冒等病,是老县城群众治病的常用药。听着一个个用法简单、疗效好的土蜂蜜偏方,记者为自己的孤陋寡闻叹息:“早知道这些偏方少花多少冤枉钱。”

  张永壮说,你们是文明人,吃西药,哪需要用这种土办法。

  大概就是因为许多人以偏远地区某一方面的缺失、落后,就否定那里的一切,把当地民间千百年来积累的文化也戴上“野”的帽子,使这些药方不能广为推广。

  不能让勤劳的“人”吃亏

  张永壮告诉记者,白天勤劳的蜜蜂出去采蜜,如果这时候把蜂桶背走,出去采蜜的蜂就无家可归了,咱不能让勤劳的“人”吃亏么。

  村民们清楚,全仗勤劳的“人”酿蜜,丢掉了勤劳的“人”,就意味着丢掉了财富。

  当走到张永壮放蜂桶的山崖下,天已黄昏。张永壮观察了一下说,果然收了一窝蜂,不过不是他的,是已分家另过的祖父的。

  为了避免背蜂桶过程中蜜蜂飞出来,张永壮用纸卷将蜂桶的进出口塞住。他轻手轻脚背起蜂桶,行走过程中始终保持身体平稳。他解释,蜜蜂肯定在桶内做了巢脾,容易脱落。

  张永壮把蜂桶背到祖父的蜂桶架上,祖父高兴地收下,并要再给山崖送一个空蜂桶,在那块宝地上继续收蜂。次日晚,张永壮帮祖父放好蜂桶回来说,有一群蜂卧在祖父蜂桶旁边的一个蜂桶上,大概是头天到远处采蜜当天没有赶回来的蜜蜂。

  记者心里“咯噔”一声,这群蜂为了集体,风餐露宿出去采蜜,家却不翼而飞,心里该多么忧伤。尽管人们都在照顾勤劳的“人”,可你勤劳得超出普通人能想到的程度,难免吃亏。

  看到记者为蜜蜂忧虑,张永壮说,他次日晚上用蜂罩把这些残蜂收起来,然后放到蜂桶进口处,它们闻到自己蜂群的气味,就会回到蜂桶里。

  记者次日上午离开了老县城,不知张永壮是否去收了那群蜂,如果他因为忙而没有去,那群蜂只有死路一条。

  土蜂萧条之谜

  记者从张永壮父亲张正荣处得知,老县城养土蜂有上百年历史。蜂桶用的是木质松软、重量轻的杨木,将胸径三四十厘米粗的杨木锯成1米长短,中间劈开,掏空,再用圆头的铲子修光,留一直径约1厘米的孔,劈开的两块合在一起,就是一个非常适合土蜂安家的蜂桶。一个蜂桶可用二三十年。

  土法养土蜂基本不用投资,木头是从周围山上伐的,不占耕地,平时不用照管,到七八月收蜜就行了,用工少,收益却很大。一般一桶可收一二十公斤蜂蜜,多的可达30公斤。因此老县城人喜欢养殖土蜂,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养得最多。目前,1公斤土蜂蜜可卖20元,不用出门就被游客买走。尽管80%的人家养蜂,平均每家有30个左右的蜂桶,最多的有七八十个蜂桶,但养的蜂不多,原因是蜂不兴旺。

  蜂能否兴旺,受气候影响,旱了不行,雨水多了也不行,总是两年旺,两年衰。但从上世纪80年代以来,老县城的土蜂逐渐衰落。张永壮认为是因过去群众种油菜、荞麦多,蜜蜂有花可采,现在人们不种了。张正荣则认为是现在群众使用农药和化肥,对蜜蜂有影响。

  记者没有弄清楚其原因,但在这样一个“世外桃源”,也用农药和化肥,深感遗憾。

  不讲原则的“送亲”

  到老县城的第二天,刚吃过早饭,张永壮急匆匆地告诉记者,他祖父的一窝蜂要分蜂了。记者急忙跟着他到他家南面靠城墙的蜂架前。看到一蜂桶进出口旁,密密麻麻爬了碗口大一片蜜蜂。进出口处蜜蜂们忙碌地进进出出,还有一些蜂围着蜂桶在空中盘旋。

  张永壮告诉记者,土蜂每年4月底到5月底约一个月时间分蜂。分蜂时,蜜蜂先聚集在进出口旁,当达到一定量时,蜂王才出来。蜂王出来后,围绕蜂群转一两圈,爬在蜂桶上的蜜蜂轰的一声起飞,奔向新家。整个过程所用时间约20分钟。蜂群数量大,十几分钟就能完成。如果蜂群数量小,则需要三四十分钟。当看到蜂桶外的蜂很多,估计蜂王就要出来时,村民就要用一个蜂桶上半扇,放在蜂群的上方,吸引蜂群进入桶内,等蜂王也进去,就将蜂桶合上。

  张永壮说,当分家的蜂走后,蜂桶上留下一片“送亲”的蜂,等五六分钟,看不到那群蜂的身影,才回到蜂桶内。

  张正荣解释,都是蜂王为了“个人”的地位和利益要分家。“群众”讲的是情义,昔日朝夕相处的亲朋好友突然要永别,自然难分难舍,它们全然不顾什么划清界限、原则、蜂王的脸色,“送亲”送到蜂桶外。

  “优胜劣汰”法则被淘汰

  正在记者观察张永壮祖父的那桶蜂分家时,张永壮的邻居牛民勤提了一桶水跑到记者身后,用水瓢向空中洒水。

  张永壮告诉记者,蜜蜂分家时,如果没有及时收到蜂桶里,蜜蜂就会飞到山里,找一棵有洞的树安家。牛民勤没有把分家的蜂收到蜂桶里,怕蜂飞远了,往空中蜂群“人工降雨”。因为水洒到蜜蜂身上,蜜蜂会错以为天下雨了,急忙降落,找地方暂时躲雨,这样就容易捕获。

  果然,牛民勤家的那群蜂,很快落到附近树丛中一石头下。牛民勤把蜂罩轻轻放到蜂群上,蜜蜂纷纷从冰凉的石头上转移到蜂罩里。牛民勤用树枝将其他停留在石头上的蜜蜂轻轻扫到蜂罩里,请张永壮帮她送到蜂桶里。

  这时,张永壮的父亲张正荣也忙着收落到路边的一群蜂。这群蜂最早是张永壮发现的,他正准备用蜂桶去收,牛民勤喊他帮忙。当张永壮给牛民勤帮忙时,父亲张正荣发现了这群蜂,把自己的蜂桶放在这群蜂的上方。

  张永壮告诉记者,如果蜂群太小,分蜂也可能失败,准备分家的蜜蜂又返回桶内。张永壮祖父的那桶要分家的蜂,就在半个小时后又回到桶内。

  记者问:“这样一个窝里有两个蜂王了,怎么办?”张永壮回答:“主人会掐死一个蜂王。”“这有可能留下的不是强壮的蜂王。”

  “没有办法,不然两个蜂王打架,肯定两败俱伤,影响产蜜。”

  在经济利益的驱动下,被淘汰的还有“优胜劣汰”的自然法则。

  人算不如天算

  蜂箱中的蜂脾记者见得多了,很想看看蜂桶中的蜂窝是什么样子。张永壮正好要查看几桶蜂不旺盛的原因。记者问,动蜂窝蜜蜂不蜇人吗?张永壮说,如果气温低,蜜蜂容易发躁,就会蜇人。一般在中午暖和的时候,蜜蜂不会蜇人。

  记者紧张地看他揭开一窝蜂,果然蜜蜂没有发躁蜇人。巢脾一片片挂在蜂桶上半扇上,像挂了几张锅盔。巢脾上有蜘蛛网。张永壮说:“怪不得这桶蜂不旺了。”

  张永壮告诉记者,蜜蜂对蜂桶要求很高,必须把桶打扫得干干净净,要刷、洗,甚至用火烤,不能有异味,也不能有蜘蛛、蚂蚁等。否则,即使把蜂收进去也留不住。人还要经常检查,防止胡蜂来抢蜜。张永壮打开一个看不到蜜蜂进出的蜂桶,发现巢脾上长了个胡蜂的巢。张永壮说,胡蜂竟然将窝建在蜜蜂的巢脾上,蜜蜂当然被赶走了。

  张永壮原打算今年多养些蜂,去年留了12窝种蜂,可不承想冻死了6窝,让虫害毁了3窝,现在仅剩下3桶蜂。早知如此,他去年不如少留几桶蜂,还能多收些蜜。

  “劳动人民”当家做主

  张永壮说,蜂王身边有卫兵,它到哪里,身边的卫兵就到哪里,其他的蜂只是随大流走。如果没有了蜂王,其他蜂就会离去。

  在记者心目中,工蜂地位最低,只会出苦力,采蜜、守门、打扫卫生、养育后代,也就相当于搬运工、保姆、门卫、环卫工,而蜂王可以和人类的皇帝相比,处于至高无上的地位,走到哪里都是前呼后拥,工蜂们保护蜂王比保护蜂窝还要认真,所以根本没有敢奢望得到蜂王的“接见”。

  牛民勤在收蜂时,有一只蜂爬在石头下不肯进蜂罩,她用手将其捏住,问张永壮是否是蜂王。张永壮看了说就是的。记者看此蜂和其他蜂粗细差不多,只是比其他蜂长三分之一。牛民勤害怕蜂王飞跑了,失去这窝蜂,让张永壮帮她把蜂王的翅膀揪了。记者奇怪,为什么蜂王没有进蜂罩,其他蜂却丢下它进了蜂罩。当蜂王被人绑架,它们竟安静地呆在蜂罩里纹丝不动,没有任何蜂来救驾。

  后来张永壮清理有问题的一个蜂桶时,记者看到一个蜂王孤零零地东躲西藏,没有发现它身边有随从,工蜂们在一边忙自己的事,跟没有看见一样。

  蜂王在蜂群里的地位值得怀疑,很有可能它受工蜂们的挟持,只是蜂群中传宗接代的机器。蜂群中的雄蜂生存环境就很惨,它只会做爱,没有其他任何劳动技能。工蜂需要它繁衍后代时,就会将它奉为敢于为爱情献身的爱神的化身,给它好吃好喝,哄着它舍生忘死地和蜂王做爱,而当不用它时,工蜂立即将它视作好吃懒做的花花公子赶出家门,蜂王看着自己情深意浓的情郎活活饿死,只有无奈。

  看来在土蜂的世界里,“劳动人民”当家做主。

  太懒和太勤均易惹火烧身

  每年的8月,田野没有了花,蜂桶里蜜量为一年最多的时候,是主人收获的季节。农民们采土蜂蜜很特殊,放在晚上,黑灯瞎火地进行。

  张正荣告诉记者,要取蜂蜜,首先要把蜜蜂赶离巢脾。方法有两种,一是用棍子敲打蜂桶有巢脾的一头,逼蜜蜂向没有巢脾的一侧移动;一是用烟熏,迫使蜜蜂离开巢脾。因蜜蜂患有严重的夜盲症,晚上无论怎么折腾它,都不会飞。但它们中有的誓死保卫自己的家,钻到巢孔里,任人敲打、烟熏甚至用扫把扫,都不肯离开,直到被活活烧死在熬蜂蜜的锅里。

  离开蜂窝的蜜蜂也没有活路。农民们认为,它们失去了蜂窝,没有了“口粮”,留着它们,饿急了自然要去偷食其他蜂窝的蜜,造成混乱,威胁其他蜂的生存,所以必须让它们死。当把巢脾铲掉后,人们就把爬满蜜蜂的蜂桶端到火堆上,猛地一抖,使蜜蜂葬身火海。

  记者问:“你们留蜂桶中蜜多的蜂做蜂种吗?”

  张永壮回答:“蜜多的取蜜合算,所以都采了蜜。蜜少的,过不了冬,反正要死,不如采了蜜。留作蜂种的是蜂桶中蜜量刚够蜂过冬吃的。”

  “人”太懒了和太勤快了,都容易遭殃。

  许多人到了老县城,认为这里的土蜂养殖方法太落后,产量太低,应当改变。实践证明,充满功利思想的人介入自然界越深,对自然法则的破坏程度越严重。

 
 
 
西安日报社声明西安新闻网刊载西安日报、西安晚报文章已经西安日报社独家授权。自2003年10月1日起,其他商业网站(新闻媒体网站除外)未经西安日报社授权,不得转载西安新闻网上刊载的西安日报、西安晚报文章。欢迎新闻媒体网站在平等合作的基础上转载西安日报、西安晚报的新闻,转载务必注明来源"西安新闻网-西安日报"、"西安新闻网-西安晚报"。其他商业网站如有合作意向请与西安新闻网联系。联系电话:029-88266097
三昼夜“戒网”活动直击
老县城探“蜜”
无臂汉子双脚写人生
一个女人的招夫标准
人生终点的美容师
爱在烽火连天的岁月
“老刘”落网记
拥抱地球 苗军20年的梦
我的一生只有苦涩
聋哑青少年犯罪调查
阿房宫遗址破坏之重
一对孤儿的黑白人生
擦鞋班长刘光建
刘璐星途灿烂"小百灵"
董志江:自强不息写人生
徐峰10余年钟情收集枕头
阳光女孩何沛
把忠诚大写于天地之间--记西安市地税局长安分局局长郭章献
为了下岗的兄弟姐妹--记全国劳模邓菊梅
秦腔艺苑绽新花和妮娜
阿拉善沙漠中的西北傻狼
洋小伙躺骑单车游世界
新闻人物:亲民党主席宋楚瑜
“右剪左画”写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