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聚焦西安 | 图片新闻 | 便民服务 | 西安日报 | 西安晚报 | 信息集装箱 | 西安房产
  本地要闻 国内新闻 国际新闻 财经新闻 科教新闻 社会新闻 体育新闻 文娱新闻  专题新闻
首页-> 新闻中心-> 特别报道    

不寻常的毕业歌
www.xawb.com 2005-06-01 10:04:26 西安晚报
 
 

到课人数应是百人的教室里空空落落。

   文/图记者王丽 

  “新空巢现象”、“NEET族”、“鸡肋”论文、“问英雄出身”……这是大学校园里,一些即将离校的毕业生们的生活现状,也是大家见怪不怪的现象。让我们聚焦他们的“平常生活”,并采访学生、老师和社会专业人士,大家共同探究这些看似平常背后所蕴含的不平常……

  读书与“新空巢现象”

  严格地说,空巢现象属于社会学的知识范畴,通俗说来就是年轻一代出门工作,家里只剩下老人留守。但在而今的大学校园,一个名为“新空巢现象”的局面正在悄然形成。与社会学的“空巢”不同的是,大学校园的“空巢”意为:学生们忙着打工或者毕业找工作,导致课堂上缺席的人越来越多,宿舍里的空床一个个增多,从而成为名副其实的“空巢”。

  5月17日,我市某大学1号宿舍楼。

  大四生杨阳打开宿舍门,扑面而来的灰尘味道呛得她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从4月底期末考试宣告所有专业课结课以后,因为不是每天都有课和都忙于实习或找工作的原因,同宿舍包括她在内的8个西安女孩,全都回家住宿。近二十天了,宿舍空无一人。8个床位的被褥全都卷了起来,离杨阳最近的一个床上很明显有一层灰尘。打开窗户,一缕阳光射进昏暗的室内在“跳舞”。两个小时后,垂头丧气的杨阳再次回到宿舍,沮丧地打电话给室友,她们8个人被老师取消考试资格了,因为前两次点名都缺席。

  记者了解到,当天下午杨阳所选修的大四公共选修课《交响乐欣赏》上,本来百十人的教室,到课的仅有30多人。据了解,缺席的学生中很多都已不在学校住宿,一位知情同学说,“这个比例大概有20%~30%。”与这种现象并行的则是老师的无奈。体育学院一位老师告诉记者,按规定到课大四学生应为46人,一学期36课时上完,最多时到课40人,绝大多数时间都是5~6人。

  大四下学期是高校应届毕业生找工作的关键时间,学校也就相应不安排科目或者安排尽量少的课时,将大量的时间交给学生自由支配。由此一来,大量学生走向社会,“空巢”应运而生,而这也是很多大四学生对“课堂缺员,宿舍无人”的新“空巢现象”表现漠然的原因。在他们看来,大四就是找工作的时间,不逃课就是神话故事,至于不在宿舍住,要么是因为家在本市,回家舒适,要么是图清静或“提前感受真正社会人的生活”。

  “有时猛然想起还有课要上,才顿然省悟自己尚未毕业。这时候就带着一点回味逝去大学生活的想法回到课堂。”采访中,一位大四女生这样说。

  某高校大四学生李锐说,其实本科教育在很多大学正在“缩水”,基本要变成专科教育了,四年学制充其量也就是三年学习时间吧。我想应该是“就业才是硬道理”的原因,一切都要为就业让路,学校也会悄然做出牺牲。因为对一所高校来说,毕竟上级主管部门和社会对其是否优秀的关键性评价标准之一,就是就业率的高低。

  人生理想与“NEET族”

  大学校园是很多新生词汇和新新人类的发源地。这不,在即将毕业的人中,那些不准备工作也不准备继续接受进一步教育(noeducationandemployment)的新群体被称作了“NEET族”。我省某重点文科院校新闻专业的叶子(化名)就自称是“族内人士”。叶子是西安本市人,父母都是公务员,家庭条件优越。看着班里同学一个个为找工作忙碌的背影,听着某某签了单位,终于把自己“卖掉”的消息,叶子显得很另类——平静的表情,还有些许不屑的眼神,说话也似乎比平时慢了一拍。同学刘瑞这样评价她“每天云淡风清,化上漂亮的时尚妆,穿上好看的衣裳,逛街、睡美容觉,或者看书,就是不操心明天毕业怎么过的问题。”

  其实,叶子也有自己的想法。她告诉记者,今年的研究生自己落榜了,想要继续读书的梦算是暂时落空;做记者是自己的人生理想,但本地媒体招聘时不想进,父母又说京沪穗媒体远、压力大,不放心自己出外闯荡。“5月11日,省内还算不错的一家大报社结束了招聘,班里签了四个。我上半年是没戏了,等吧!”她坦言,现在依靠父母养活,衣食无忧,虽然没有工作但也不必为上班后要遭遇的很多未知困难操心。准备等到9月份新一轮招聘会到来的叶子,用拖着长长尾音的“等”结束了采访。

  “NEET族”在每个大学校园似乎都有成员。叶子说身边的同学有10%左右是同类,而记者从陕师大、外院、政法学院、邮电学院、电子科大等高校了解的情况,也证实了这个“族类”存在的现实。电子科大一位同学说,对生活和未来的定位让自己找工作时很迷惘,和用人单位总是“对不上眼”,那就索性“等”吧。

  每年全省的高校应届本科毕业生有数十万人,这个基数乘以10%的系数,其结果难免让人瞠目结舌。在一张张青春的面孔背后,不准备工作也不准备继续接受教育的“NEET族”正在悄悄涌现。

  此外,据5月15日《北京娱乐信报》关于中国城市青年生活调查的报道显示,对于学业和工作前景,包括西安在内的很多城市青年人满意度最低,这一方面的乐观预期也被排在最末一位,但仍有50.4%人感到非常满意和比较满意,72.9%的人持乐观态度。

  “等”的消极观望态度和50.4%的满意度、72.9%的乐观度向我们昭示了什么呢?

  陕西省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所长石英说,“NEET族”绝对不是主流,但已经存在的他们持这种消极等待的态度,很不可取,它直接反映了大学生就业观存在误区。人生理想不能一蹴而就,“高不成低不就”永远不能实现所谓的理想。现在不存在“一个职业定终生”,在目前就业形势严峻的情况下,大学生应该先就业再择业。从学历到能力,社会要求正在发生转变,如果不尽快融入这样的社会,并根据要求塑造自己,从而实现人生理想,很多机会会在等待中流逝。此外,对于学业和工作前景,50.4%的满意度和72.9%的乐观度是青年人宏观调查的结果,但“NEET族”并非青年人主流,两个数据正好印证了这部分非主流青年人的存在,尽管现状消极,但对自己的未来还是很有信心。但这样的信心需要脚踏实地的实践。

  毕业论文与鸡肋

  问起一个前二十年或者前十年毕业的大学生,他一定会告诉你,自己在上个世纪的大学毕业论文是如何认真准备、精心完成的,言语中肯定还带有一些一丝不苟的凝重;问起一个眼下即将毕业的大学生,他一定会告诉你,自己两个星期或一个月就“搞掂”一篇长达万字的毕业论文,眉目中则是或多或少卸掉包袱的窃喜。

  某重点文科院校应届毕业生小李说,自己最近正在“攻克”毕业论文,估计得用两个星期,也就意味着得牺牲掉本可以和同学一起“happy”的两个周末。他如此安排自己毕业论文撰写:5月17日到22日在图书馆翻书、上网查找和复印需要的资料,22日到26日划出资料中和自己论文选题直接相关的内容,27日到31日集中撰写和修改论文,接着放松几天,6月5日论文答辩。“我算是比较认真的了,有些同学就临时上网拼凑,一个下午就能写好去‘忽悠’老师了。”采访中,小李这样定位毕业论文:“就是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鸡肋啊。”

  相形之下,理工科院校的学生就认为自己的毕业论文相对不能如此轻松“忽悠”老师。建筑科大的魏宏告诉记者,自己的论文完成必须先要测绘,获得一系列一手数据,然后根据数据进行问题探讨和研究。“不过,论文嘛,总是可以找到‘参考’的理由和模式。”他如是说。

  5月23日,有人在西北大学一宿舍楼张贴“论文发表平台”的告示,明确写出可代写各种内容的毕业论文,附有“价格另议”说明。短短半个小时,告示上印有联系方式的小纸条就被人全部撕掉。

  探究起毕业论文沦为“鸡肋”的原因,有人说是学生人心浮躁,有人说是学术腐败的风气,也有人说学校和老师不负责任和姑息养奸……

  西北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副教授,指导本科生毕业论文写作10多年的张羽老师说,本科生毕业论文撰写是本科阶段学习圆满结束的象征,是对既往学习的总结和已学知识的重新组合,它带有一定研究性,“鸡肋”之比是误解。众所周知,学生们一般都从各种学术期刊和网上找资料。指导老师会严格把关,遇到那些语言组织和观点表述明显高于本科水平的文章,就会特别警惕,抄袭者一般不会得逞。经过至少三次改稿,学生才能定稿进入答辩阶段。从我本人指导情况看,大约10%~15%的本科生论文撰写是完全原创,95%的学生都不会“忽悠”老师,有个别不认真的,但也仅是个别。

  “银硕士”与“英雄要问出身”

  “象牙塔”里,不单即将毕业的本科生们在迷惘,连一些应届毕业的研究生也处在半迷惘状态———要戴上硕士帽的他们中,有些人因为用人单位追根问底本科“出身”而尴尬。

  西安交大研三学生张宇(化名)提起这个就直嚷嚷“莫名其妙”。本以为拥有“交大研究生”的牌子找一份满意的工作应该不成问题,但没想到由于本科学校的不太出名和自己“专升本”的“曲折求学路线”,找一份自己满意的工作却一直不太顺利。他告诉记者,每次应聘,无一例外都是要填一张履历表,“太详细了,有些单位竟然要求从小学到研究生的就读学校都要填上。”而到每次面试时,只要主考官问及“本科学习情况”,张宇自言心里就犯怵,马上显得不自信起来。

  本科就读于甘肃某高校的张宇坦言“本科不一样,差距肯定有”。他说,不同层次本科学校师资条件区别很大,自己也是“专升本”后考虑到发展的现实问题后,才全力以赴考研来到交大这样的名校。“他们(交大学生)的条件太好了,几乎每周都有各界精英的讲座,还有很多单位主动找上门来‘请’他们去实习的机会。”这种优越性的结果在他看来,单单毕业生出国率就能反映,“他们出国的人比我们到北京、上海的人还多。”采访中,张宇时不时地说“他们”“我们”这样的词语。

  交大管理学院的大三学生小王毫不讳言“英雄要问出身”的必要性。他说,自己平时也偶尔接触研究生,但只要几句话就能判断出对方是不是交大“嫡系”,“思维方式、言谈举止中流露出的气质”就是判断依据。“本科四年对一个人的塑造绝对比研究生两年或三年影响大,学校的人文环境、风气,老师、同学,甚至所处城市都是影响因素。18岁~22岁的本科阶段是个人性格定型阶段,到研究生时这一切都定型了,很难改变。从人力资源角度讲,考虑员工的性价比,如果我是老总,也会考虑要本科就是名校的研究生。”

  俗话说“金博士”“银硕士”,当遭遇“英雄要问出身”的用人单位时,辛辛苦苦“突围”出考研大军的“银硕士”们又怎能不迷惘呢?

  《中国大学生就业》杂志主编赵月华说,这种“英雄要问出身”现象是不合理的,是一种就业歧视,不可取,也不科学。名校学生不是个个都出色,非名校更不是没有优秀学生,用人单位是在招人才,而不是招学校。就我们历年做的大学生就业策划和统计看,诸如宝洁、微软等世界500强都有自己完整的招聘程序,只要专业符合要求,在公正、平等的原则下,优秀人才自然可以入围。当然,“出身”不同,差距是有的,但这不体现在个人身上,而是学校综合实力的差距。此外,那些通过“专升本”和自学考试最终获得硕士学位的人,更值得赞赏,说明他们有进取精神,很可贵,这也更为一些大企业看重。

 
 
 
西安日报社声明西安新闻网刊载西安日报、西安晚报文章已经西安日报社独家授权。自2003年10月1日起,其他商业网站(新闻媒体网站除外)未经西安日报社授权,不得转载西安新闻网上刊载的西安日报、西安晚报文章。欢迎新闻媒体网站在平等合作的基础上转载西安日报、西安晚报的新闻,转载务必注明来源"西安新闻网-西安日报"、"西安新闻网-西安晚报"。其他商业网站如有合作意向请与西安新闻网联系。联系电话:029-88266097
不寻常的毕业歌
明亮的世界真好
探访西安首家“洋”学堂
西安两学子的求职故事
法律视角下的业委会维权
《秦腔》研讨会发言摘要
原省农电特大受贿窝案宣判
珠峰,我们不说再见——记者的珠峰情结
一个“乞儿”的一天经历
三昼夜“戒网”活动直击
老县城探“蜜”
无臂汉子双脚写人生
大山里的"老师爷"
擦鞋班长刘光建
刘璐星途灿烂"小百灵"
董志江:自强不息写人生
徐峰10余年钟情收集枕头
阳光女孩何沛
把忠诚大写于天地之间--记西安市地税局长安分局局长郭章献
为了下岗的兄弟姐妹--记全国劳模邓菊梅
秦腔艺苑绽新花和妮娜
阿拉善沙漠中的西北傻狼
洋小伙躺骑单车游世界
新闻人物:亲民党主席宋楚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