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聚焦西安 | 图片新闻 | 便民服务 | 西安日报 | 西安晚报 | 信息集装箱 | 西安房产
  本地要闻 国内新闻 国际新闻 财经新闻 科教新闻 社会新闻 体育新闻 文娱新闻  专题新闻
首页-> 新闻中心-> 特别报道    

千里智斗擒毒枭
www.xawb.com 2005-06-04 10:37:22 西安晚报
 
 

犯罪嫌疑人花花等被押下列车。

民警在清点缴获的毒品、毒资和贩毒工具。

  文/图记者杨小明通讯员张智泉

  2005年1月8日至5月28日,西安铁路公安处“1·8”特大贩毒案专案组在陕西省公安厅禁毒处的协调和云南楚雄、四川成都两地警方的大力配合下,经过长达5个月的艰苦努力和缜密侦查,六下云南,八赴成都,一举破获了这起我省今年以来最大的贩毒案,贩毒团伙6名成员被一网打尽,警方缴获海洛因1430克、毒资34万余元……

  毒品是帮花花运的

  2005年1月8日凌晨1时许,昆明开往西安的K166次列车运行在宝成线略阳到凤州车站区间,西安铁路公安处西安乘警大队乘警李刚和往常一样,开始在车厢内巡视检查。当他巡查到硬座8号车厢时,发现一男一女两名旅客神色慌张,形迹可疑,遂对他们进行盘查。在女列车员的帮助下,当场从女旅客两侧的裤兜内查获用黄色胶带包裹的毒品海洛因两块,重达170克。李刚等人立即对他们进行了审查。

  经查,男子名叫赵强,今年42岁,宁夏固原县人;女子名叫拥建萍,31岁,云南楚雄市人。在铁的证据面前,两人对运输毒品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随后,此案被移交西安铁路公安处刑警支队缉毒三大队进一步审查。通过深挖,拥建萍交代说,毒品是帮一个叫花花的人运输的,她还检举说,花花长期在云南做毒品“生意”,是一名做得很大的女毒贩。

  案情重大,线索也很有价值。多次在缉毒一线立过战功的大队长杜强决定“经营”这个案件,打掉花花贩毒团伙。

  “1·8”专案组展开侦查

  考虑到案情重大,而且具有侦破价值,刑警支队缉毒三大队迅速将案情上报到西安铁路公安处、公安局和陕西省公安厅。西铁公安处根据上级领导批示,立即成立了“1·8”贩毒案专案组。

  专案组由西安铁路公安局副局长任晓路任组长,公安处副处长白少强为副组长,三大队大队长杜强、教导员张胜为副组长。侦破工作随即展开。缉毒大队组织精兵强将,成立情报信息和查缉接应两个组,迅速开始工作。情报信息组兵发昆明,通过侦查获取更多的信息;查缉接应组在列车上开展查缉,在途中进行堵截接应,从而使昆明至西安这条线路形成严密的查堵网络。

  要“经营”好这个案件,首先要掌握花花一伙的活动动向。中队长冯红带领情报信息组在昆明经过侦查,联系知情人,摸清了花花一伙长期在云南广通做毒品“生意”,往返陕、甘、川、宁贩运。据此分析,身为兰州人的花花,往返兰州至广通间,必经之路是宝鸡。为此,冯红带领侦查员多次登乘昆明至西安的K165/166次列车,查找花花的行踪,但一直没有结果。

  发现花花行踪

  2月29日,冯红同侦查员带着知情人从西安上了K165次列车。凌晨1时许,在15号车厢,他们意外地碰见了从宝鸡上车的花花一伙,共4人。

  正在15号车厢21号上铺的知情人一侧脸,发现了刚上车的花花一伙,吓得一声不吭。等到凌晨3时许,趁人都睡着后,知情人才悄悄告诉冯红,说花花就在车上,穿着红棉衣。

  因为打击毒贩的原则是人赃俱获。虽然侦查员们知道花花一伙是毒贩子,但却不能动手,因为她的身上没有“货”,无法认证犯罪。经过研究,专案组果断决定等待时机成熟再收网。

  同路乘车12个小时后,侦查员们在一个不起眼的小站下车了,但毒贩花花及其同伙的“体貌特征”已定格在侦查员脑海里。

  侦查员们通过知情人和各种信息渠道,始终关注着花花的行动,但她却一直没有出“货”的迹象。

  又一女毒贩列车上落网

  3月6日,中队长冯红带领侦查员郭峰、王磊乘K165次列车前往云南广通继续追踪收集情报,同时在列车上开展查缉,进一步扩大线索。

  3月8日,冯红带领侦查员上了K166次列车,当列车运行到成都至广元区间时,侦查员们查到15号车厢21号卧铺时,发现有一男一女分别坐在车厢边和下铺上,形迹有些古怪。王磊和郭峰遂对其进行检查,冯红在旁边观察。查到男子时,其出示的身份证地址是甘肃东乡县,郭峰脑子一转:东乡县可是毒品重灾区啊!当侦查员问那女子时,她却说没带身份证。侦查员又问他们两人认识不认识,两人都说不认识。

  此时,在一旁细细观察的冯红发现两人脚上穿的一次性拖鞋上面都印有“泛美宾馆”字样,就过去检查两人的车票,两人的票号也是联在一起的。种种迹象表明,这两人绝对认识,但两人却矢口否认,这其中必有“猫腻”。经过进一步检查,侦查员在那女子的包里发现了身份证,地址是云南禄丰县广通镇,这更加引起了侦查员的怀疑。多次同毒贩打交道的侦查员深知,广通是毒品最重要的中转站之一。随后,通过走访调查旅客得知,这两人一块上的车,男子还给女子买吃的。

  为了查出真象,侦查员遂对其车厢行李物品进行逐一固定,但没有出现无人认领的物品。再次对男子进行检查,还是没有发现什么。但侦查员确信,这对男女肯定有问题。在女列车员的帮助下,那女子被带到16号车厢无人处进行检查,撩起白运动衣外套后,只见女子腰间缠有东西,外边用女性收腹带固定,打开收腹带后,里面露出一个自制的红色长布袋。

  为了取证,侦查员又将那女子带到15号车厢,当着旅客的面解开长布袋,从里面取出4包塑料包裹的白色圆柱状毒品可疑物,共131根(后鉴定为毒品海洛因926克),当问她还有无同行人时,她指向坐在一边的男子,侦查员立即上前将男子铐了起来。

  她也认识花花

  经审查,男子名叫马进文,42岁,甘肃东乡县人,女子名叫李海燕,31岁,云南禄丰县人。由于人赃俱获,在事实面前,马李二人对贩运毒品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虽然意外查获的这两名毒贩和花花不是一路的,但他们的被查获还是令侦查员们感到非常高兴。因为李海燕也认识花花,而且以前花花曾要她帮着带“货”。

  据李海燕交代,春节前,花花曾找到她,让她在广通带一批“货”,但李海燕考虑到快过年了,不想担太大风险,便没答应。过年后,李海燕急于发财,好不容易组织了一批“货”,没想到撞到了警方的“枪口”上。令她非常沮丧。

  为了进一步搜集花花的信息情报,冯红不顾连日征战劳累,3月10日又带人挥师南下,奔赴成都、云南。

  和警方展开拉锯战

  李海燕一案又涉及到花花,证明花花在云南活动能量很大,但苦于没有人赃俱获的时机,只能继续寻找战机。

  同时,经省公安厅协调,云南驻陕办和云南楚雄警方开始配合协作专案组侦查,一些侦查手段投入使用。冯红带人再次前往云南收集情报。经调查了解到,花花3月份一直还在活动,基本上每20天活动一次,坐飞机从兰州到西安,再飞到昆明,后转乘汽车到楚雄。

  由此看来,花花是一个很狡猾的毒枭,具有很强的反侦查能力。为了进一步摸清底细,专案组费尽心机,在云南楚雄和广通布了很多情报触角和“线人”,密切注视这个贩毒团伙的一举一动。

  时间进入5月,从“1·8”贩毒案查破至今,已过去了4个多月,专案组在西安至云南、西安至成都间已经往返奔波了六七个来回,但狡猾的毒贩仍在蛰伏等待,案件仍然难以取得实质性进展,警方和贩毒团伙就这样在时间和空间里拉锯较量。

  花花出马准备出“货”

  5月24日,专案组获取情报,说这几天可能有一批“货”出手,目的地成都。

  终于等到了机会,在西安坐镇指挥的大队长杜强急令正在线路上查缉的侦查员速往成都,同时请求成都警方予以协作。

  5月25日早,专案组又获取重要情报,花花将于当日从广通站乘K144次列车前往成都出“货”。

  专案组副组长张胜立即带领中队长冯红提前抵达广通站等候。到了下午,候车室进来一男一女,女的体态丰满,上穿白衣,下着黑裤,脚蹬白凉皮鞋,头戴凉帽,背着红皮包,一副旅游者打扮。男的上穿T恤衫,下着藏蓝色裤。这两人一出现,冯红悄悄对张胜耳语,女的是花花,男的叫马可。因冯红几个月一直同这伙人玩“游戏”,对跟随花花的左膀右臂也略知大概。

  为了进一步确认,冯红戴着墨镜迈着休闲的步子从花花旁边走了过去,张胜侧面发现花花的目光从冯红的脚印一直盯到背影,似有所思。

  说起来,花花的确是个“人物”。1990年9月,她曾因贩毒被银川市法院判刑15年,在银川女子监狱服刑,2001年6月被提前释放后,先在兰州打工,2004年她又干起了老本行。现住在云南省禄丰县广通镇,她也深知贩毒的风险,因此,平时非常小心,从不对别人说实话。就在这一天,她在广通接到远在兰州打工女儿的电话,问她在哪里,她竟说在攀枝花。

  花花同马可上了K144次列车后,张胜带领冯红也上了车。一路上费尽周折,千里跟踪到了成都火车站,下车时已是早7时,张胜他们一看专案人员已经到位,在成都火车站用眼神将继续跟踪的任务又交给了其他侦查员。

  但花花和马可毕竟不是一般的毒贩,而是多次做“大生意”的毒枭,到成都后,他们的行动更加小心翼翼。两人在长途汽车站旁走走停停,回头看看有没有人盯梢,要不干脆坐下来东张西望,行踪反复无常,给跟踪的侦查员带来很大难度,近了怕暴露,远了怕跟丢。然而,到了上午11时许,由于人多和远距离跟踪,侦查员还是把人给跟丢了。

  经多方工作,下午6时许,侦查员们在一个小冷饮店又发现了花花和马可的踪迹。这两个毒枭一直转了14个小时,到了晚上才入住成都东泰酒店。侦查员们在对面房间登记住下,通过“猫眼”对其进行临控。

  花花落入法网

  5月27日,专案组获取重要情报,花花已开始同带“货”人联系,要求在成都九州宾馆见面。得到准确情报,张胜立即组织警力在九州宾馆附近盯梢守候。此时,显得心事重重的花花和马可在此徘徊不前,非常急躁。而且这里地广人杂,跟踪和监视非常困难,稍有不慎,就会暴露。张胜及时请求成都警方采用侦查手段后,令侦查员们撤离现场。

  一直僵持到晚上9时许,两名嫌疑人却突然分头行动,马可向东而行,花花坐一辆三轮车朝西走了,成都警方只好选择跟踪花花。实际上,这是花花玩了个障眼法,就在警方跟踪花花时,马可在东边同一个人接了“货”后,又返身急匆匆赶上三轮车,将“货”交给花花,然后两人拦了一辆出租车上了成灌高速公路。

  专案组经过分析判断,认为“货”有可能已到花花手里,决定出击抓捕。在成都警方的配合下,张胜驾车在成灌高速公路超过花花乘坐的出租车,伏击地点定在都江堰收费站。他们刚到收费站5分钟,后面花花乘坐的出租车已到,侦查员们持枪将车拦停,张胜一个箭步上前拉开车门,将花花一把扯下车,郭峰也将一副手铐铐在马可手腕上。经检查花花的提包,当场查获海洛因1200克,毒资10万元。

  这时,执行抓捕战斗任务的侦查员才发现肚子“叫”了,原来他们连续工作,十几个小时没有吃饭了。泡着方便面,在都江堰刑警队,专案组连夜对花花和马可进行突审。在强大的审讯攻势和确凿的证据面前,两人供述,毒品是一个叫张朝彬的铁路临时押运人员乘坐货车为他们带到成都的,他们现在前往都江堰是准备与都江堰买主马义进行毒品交易,并交代了马义的家庭地址和体貌特征。经过工作,两人愿意配合警方工作。专案组又将马可连夜带往马义家住地进行侦查。因其家住六楼,地形复杂,不易抓捕,返回都江堰一宾馆后,专案组重新研究抓捕马义行动方案。

  5月28日上午9时,警方通过电话让花花同马义联系上,让其带现金取货。马义在电话里说:“我正在农行取钱,一会就去。”得到准确的信息,冯红立即带马可前往马义家胡同处守候。

  那天,天下着小雨,马义哼着小曲从出租车里下来往家走,隔着车窗,再次确认无疑后,冯红等人便尾随马义在巷道里行走。沉浸在发财兴奋中的马义根本没有发现跟踪在后的陌生人。当马义上到三楼时,冯红等一把将其摔倒在地,铐上手铐,从其包里缴获毒资23万元。他们将马义带到六楼家里搜查时,马义一进屋就跪倒在地,口中念念有词:“真主,你宽恕他们吧,他们是有罪的……”当侦查员从其家中搜出毒品海洛因60克时,马义一下子就瘫倒在地,但还不忘狡辩,说那是配中药治病用的一种药。

  时间已是中午12时30分,专案组趁热打铁,安排马义与带“货”人张朝彬联系,电话约定好下午2时在成都九州宾馆碰头见面,一块回云南。下午1时50分,当张朝彬在九州宾馆刚一露面,就被侦查员收进网内,当场从其身上缴获运输毒品好处费1.2万元。

  至此,“1·8”特大贩毒案成功告破,贩毒嫌疑人悉数落网。(注:文中侦查人员和毒贩均系化名)

 
 
 
西安日报社声明西安新闻网刊载西安日报、西安晚报文章已经西安日报社独家授权。自2003年10月1日起,其他商业网站(新闻媒体网站除外)未经西安日报社授权,不得转载西安新闻网上刊载的西安日报、西安晚报文章。欢迎新闻媒体网站在平等合作的基础上转载西安日报、西安晚报的新闻,转载务必注明来源"西安新闻网-西安日报"、"西安新闻网-西安晚报"。其他商业网站如有合作意向请与西安新闻网联系。联系电话:029-88266097
千里智斗擒毒枭
不寻常的毕业歌
一位抗战老兵的远征记忆
有一种伤害叫忽视(图)
明亮的世界真好
探访西安首家“洋”学堂
西安两学子的求职故事
法律视角下的业委会维权
《秦腔》研讨会发言摘要
原省农电特大受贿窝案宣判
珠峰,我们不说再见——记者的珠峰情结
一个“乞儿”的一天经历
记带领失地农民增收的领头雁司三宝
大山里的"老师爷"
擦鞋班长刘光建
刘璐星途灿烂"小百灵"
董志江:自强不息写人生
徐峰10余年钟情收集枕头
阳光女孩何沛
把忠诚大写于天地之间--记西安市地税局长安分局局长郭章献
为了下岗的兄弟姐妹--记全国劳模邓菊梅
秦腔艺苑绽新花和妮娜
阿拉善沙漠中的西北傻狼
洋小伙躺骑单车游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