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聚焦西安 | 图片新闻 | 便民服务 | 西安日报 | 西安晚报 | 信息集装箱 | 西安房产
  本地要闻 国内新闻 国际新闻 财经新闻 科教新闻 社会新闻 体育新闻 文娱新闻  专题新闻
首页-> 新闻中心-> 特别报道    

矿坑里走出的大学生
www.xawb.com 2005-06-05 10:14:20 西安晚报
 
 

  采访时间:2005年5月25日采访地点:高新区某咖啡馆采访对象:小尹(化名)性别:男年龄:25岁本科在读,即将毕业。

  我能够活到今天,能够上大学,能够和你坐在一起谈话,对我来说都是非常幸运的事情。连我母亲都说我总是“不幸中有万幸”。与同龄人相比,我经历了很多,而且非常坎坷,好几次死里逃生。

  这些年,全国各地有关矿难的报道不少,每当这个时候,我的心情就格外沉重和不安。什么“瓦斯爆炸”、“透水事故”,我能够想像出灾难是在什么样的状况下发生的,我太熟悉太了解了。去年11月28日陕西铜川矿难发生之后,媒体号召捐款捐物,我真的特别想表示一下自己微薄的心意,可我力不从心,没有钱也拿不出物。现在一想起来,心里就特别内疚。

  我马上就要毕业了,学校让我一个星期内凑齐最后的3140元学费,这个数字对我来说就像个天文数字,让我吃不下睡不着,然而还是我经常对自己说的话:路是自己走出来的,只要去努力,没有过不去的坎。

  虽然,我和不少倾诉者在谈话之后成了朋友,但是之前彼此就认识的几乎还没有,小尹是个例外。我在主持其他栏目的时候,他曾经投过稿,并且被采用,我俩没有见过面,也不熟悉,但总算是认识。

  那天,小尹比约定的时间早到了整整一个小时,他说他反正睡不着,就早早来了,经过一个小时的等待,他已经不怎么紧张了。小尹个子不高,身体瘦弱,鼻梁上架了副近视镜,一副典型的文弱书生模样。

  我能够活到今天,能够上大学,能够和你坐在一起谈话,对我来说都是非常幸运的事情。连我母亲都说我总是“不幸中有万幸”。与同龄人相比,我经历了很多,而且非常坎坷,好几次死里逃生。我现在的心绪很乱,一下子都有点不知从何说起了。我就按顺序,挑重要的、最难忘的几件事来说吧!

  我来自农村,父母是普普通通、地地道道的农民。我们家一共五口人,父母、已经出嫁的姐姐、我和正在读博士的弟弟。父亲虽然只有小学二年级文化,但是人非常聪明,我所有发表过的文章,他都能够看懂。父亲特别爱听广播,记得小时候,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晚间的小说连播节目播过路遥的《平凡的世界》,小说里主人公孙少平的家庭和我家的境遇特别相似,父亲听得入了迷,第二天,他还会把前一天晚上听到的内容讲给我和弟弟,然后鼓励我们要像孙少平那样好好学习,努力奋斗,今后也要过上城里人的生活。虽然父亲不停地教育我,期待我,可是,小时候的我特别贪玩,爱好武术,动不动就和人打架,学习成绩一直不怎么样。结果,初中毕业时差了17分,我没有考上省重点———县一中。我不想再复读了,原因很简单,家里太困难,学费对我们来说可不是一个小数目。父亲知道我的想法后什么也没有说,他只是用自行车带着我,骑了40里路来到县城,然后绕着县城转了整整一圈,之后,父亲很认真地对我说:“仔细看看,城里人是怎么生活的,你们以后也要过上这种日子。”从县城回来,我决定复读。可是就在离中考还有3个月的时候,我突然接到远在东北煤矿上工作的姨夫的信,姨夫在信中说,如果我考不上学,他和姨妈就想让我到他们煤矿上工作。

  我动心了,决定立刻接受姨妈和姨夫的邀请,因为即使是煤矿,也是跳出了农门。和父亲一商量,他也同意,因为这也算是“过上了城里人的生活”。

  17岁的我来到东北,却没有如愿进入姨夫他们那家国有大煤矿,而是去了一家私人小矿。我也算是在农村野地里长大的孩子,打架什么的都干过,胆子不算小。可是第一天下井,我还是被吓出了一身冷汗,毕竟还是个孩子,井那么深,简直就没有头,漆黑一片,我的心忐忑不安。第二天,在没有经过任何安全培训的情况下,我就被分配下井开始工作。我是干掘进的,通常是3分钟装好1吨煤,然后跟着绞车把装好煤的矿车从大约35度的坡上运到井上去。本来,按照惯例,矿车上的销子只有在过了安全阀门之后才可以拔掉,可是我什么也不懂,上车没有多长时间就把销子拔了,只见一道火光,装煤的矿车原路就滑了下去。我知道当时底下有6个人正在干活,我吓傻了。等我回过神,连忙冲下去,怎么一点声音都没有?难道6个人都被撞死了?借着一盏矿灯,我看见了缩在角落的、把身体吊在高处的,反正6个人竟然都躲了过去。其实,直到今天,我都不清楚他们是怎么躲过灾难的。反正,地上的铁锨被撞得卷成了筒状,滑下去的矿车变成了“V”字状,要知道那矿车是用最厚实的铁皮制成的。铁家伙如此,如果人被撞了,说得不好听,那就是一个个的人肉饼。后来,其中的两个人上来扇我的脸,记得扇了很长时间,我竟然一点也感觉不到疼,也不知道是我被吓得没了知觉,还是他俩被吓傻了,手上根本就没有力气。事后,矿上的人都说:你小子真是运气好,否则可就是6条人命,你背得起吗?的确,一个17岁的孩子,还没有成年,怎么可能背负起人命?而且一下子就是6条!如今,已经过去六七年了,可是只要一想起这事,我还浑身起鸡皮疙瘩,真是后怕!

  在私人小矿干了一段时间,姨夫他们托人想办法,终于把我招进了那家国有大煤矿,记得进去的时候,一个主管人事的领导看了我的材料后说,这孩子年龄怎么不够呢?姨夫连忙说好话又托人,总算是进去了。由于我的出色表现,很快就被任命为管理100多号人的采煤队长,当时我是我们队上年龄最小的矿工。记得,有天我上夜班,在更衣间换衣服的时候,有人给我送来一封非常厚的挂号信,我打开一看,是已经考上了县一中的弟弟写来的,这是弟弟第一次给我写信,A4的纸足足写了20多页,信上说我寄给他的学费收到了,为了家我受了不少的苦和委屈,还说起父母如何艰辛地养家糊口……我是一个很少很少流泪的人,印象中绝不超过三次,可那天看了信之后,我哭了很长时间。后来休假回家,我曾经把弟弟的这封信带回去,读给母亲听,母亲也是一边听一边抹眼泪。再接着前面说,读过信,心情很不好,我接着就下井了。凌晨3点多,我在井下听到上面有人给我传话:“队长,上面的机器有故障,运行不了了。”我连忙上井,叫上电工就一起过去了。一番检查之后,发现是变压器坏了。矿上用的变压器有小面包车那么大,底下有轮子可以移动。当时,我就站在变压器跟前,眼看着电工打开变压器,开始修理。突然,我感到一股很强的风吹过来,紧接着就什么也不知道了。等第二天早晨醒过来时,我发现自己躺在医院里,右手上挂着吊瓶,左腿上缠着绷带。原来,夜里我被电击中了,先是身体被打到隧道的石墙上,然后又摔到了轨道上,左腿严重骨折。矿上的人来医院看我时说,“过去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怎么让你给赶上了?不过,这么大的事却没有出人命也是奇迹!”矿上派了人来陪护我,那人是新婚,我不好意思多占用人家的时间,就说:“我自己能行,没事,你回去吧。”小伙子走了之后,我想上厕所,本来我住的二楼就有,可我不知道,以为只有一楼有厕所,就一手拄着拐杖,一手举着吊瓶下楼,刚下了一级台阶,左腿一软,我摔倒了,接着从楼梯上滚了下来,吊瓶摔了个粉碎,却没有扎伤我……我重新躺在病床上,刚来接班的大夫检查过我的伤势后,抱怨说:“你的父母太不负责了,把孩子丢在医院里就不管了。”这话给我留下的印象太深,或许大夫以为我还是一个在父母怀里撒娇的孩子,我心里说不上是什么滋味。

  这些年,全国各地有关矿难的报道不少,每当这个时候,我的心情就格外沉重和不安。什么“瓦斯爆炸”、“透水事故”,我能够想像出灾难是在什么样的状况下发生的,我太熟悉太了解了。去年11月28日陕西铜川矿难发生之后,媒体号召捐款捐物,我真的特别想表示一下自己微薄的心意,可我是力不从心,没有钱也拿不出物。现在一想起来,心里就特别内疚。

  言归正传,休工伤的时候,我回家了,弟弟从学校赶回家看我,他问我:“你对现在的工作满意吗?”我说不。弟弟说:“那就重新回学校,我相信你能行。”弟弟的话鼓励了我,让我对自己充满了信心,这样,我告别了生活了3年的煤矿,重回学校学习。第二年,我就考上了重点高中。2001年我参加高考,在报考志愿的时候,因为《平凡的世界》的缘故,我选择了西安。弟弟先我一年考上大学,年收入只有两三千元的家庭一下子要供养两个大学生,困难可想而知。我清楚我不可能、也不好意思靠家里,一切都必须自己去努力。在学校,我曾经一周只吃20元钱,为了节省,我从不吃早饭,养成习惯了,如果吃了早饭,人反倒不舒服。前两年,我比现在要瘦得多。平时吃饭的时候,我一般是独自一人去食堂,我不想让同学看到我吃饭时的寒酸。在学校勤工俭学,在校外做家教、打零工,再加上我在全国各地发表文章的稿费,以及得奖的奖金,4年竟然也就熬过来了,说真的,学校里所受的苦和我在煤矿上的经历相比,简直算不上什么。我学的专业还算是热门,到目前为止,我们专业签订了工作合同的只有20%多一点。去年11月,一个非常偶然的机会,在另外一所学校,而且已经是招聘会的最后一天,我非常幸运地与一家效益很不错的大公司签订了工作合同。有近百人竞争这4个名额,30个人被选中参加笔试,我是第一个被选中的。同学们都很羡慕我,说我幸运,甚至有人问我是不是有什么特殊关系。然而只有我心里清楚为什么,不仅是我优秀的应聘成绩,还有那一篇篇得过奖的文章,当然更是因为有我那段难忘的矿工经历。

  现在最让我操心牵挂的是父母,他们那么大年纪了还要为我们操劳为我们挣钱。父亲50多岁了,现在还在京九铁路上打工,挖埋电缆线的沟,那种沟1米3深,1铁锨宽,地质结构主要是碎石,很不好挖,可是为了一天不到20元的报酬,父亲从早干到晚,中午不能回家,午饭就是干馍和凉水。家里只要有一点点钱,就会寄给我和弟弟中最困难的。为了节省邮寄费,父亲专门骑车子40里到县城,把钱打到我和弟弟的银行卡上。现在又到割麦子的时候了,不由就想到,村里别人家早都用上了农用三轮车拉麦子,惟独只有我们家是年迈的父母用架子车拉。母亲曾经给我说过,村里的路很窄,每次,她和父亲拉着装满麦子的架子车在前面走,因为挡路了,而且走得慢,后面的农用三轮车就使劲按喇叭,她和父亲的心特别难受。每次一想到这些,我的心就酸楚无比。我们村800多人,至今只有3个本科生,我们家就占了两个,而且弟弟已经是博士在读。这一点让父亲和母亲很自豪,尽管如此,我心里很不好受,我都这个年纪了,还要父母的钱。一个学期学费加住宿铁定得4300元,还不算生活费。我再怎么努力地打工挣钱,再怎么节省,还是入不敷出。我马上就要毕业了,学校让我一个星期内要凑齐最后的3140元学费,这个数字对我来说就像是个天文数字,让我吃不下睡不着,然而还是我经常对自己说的话:路是自己走出来的,只要去努力,没有过不去的坎。

  “阳光总在风雨后,请相信有彩虹”,这句话是小尹故事给我的启示,我想把它再送给小尹。他只有二十来岁,人生的路还很长,谁也无法预料前方等待他的是什么,鲜花或者是荆棘,但是,不管是什么,只要心中有这个信念来支撑,经过努力,最终光明总在前方。相信,小尹的故事同样会带给读者朋友不少的启示和触动。插图解诗萌

  ◆漫冰

  走进《热线倾诉》,敞开心扉,展示你生命中———

  一次曲折传奇的经历;一段鲜为人知的隐情;一种刻骨铭心的创痛;

  一份触及灵魂的感悟。专刊部主办主持人:蒋漫冰我们的联系方式:E-MAIL:jiangmanbing@xawb.com

 
 
 
西安日报社声明西安新闻网刊载西安日报、西安晚报文章已经西安日报社独家授权。自2003年10月1日起,其他商业网站(新闻媒体网站除外)未经西安日报社授权,不得转载西安新闻网上刊载的西安日报、西安晚报文章。欢迎新闻媒体网站在平等合作的基础上转载西安日报、西安晚报的新闻,转载务必注明来源"西安新闻网-西安日报"、"西安新闻网-西安晚报"。其他商业网站如有合作意向请与西安新闻网联系。联系电话:029-88266097
矿坑里走出的大学生
千里智斗擒毒枭
不寻常的毕业歌
一位抗战老兵的远征记忆
有一种伤害叫忽视(图)
明亮的世界真好
探访西安首家“洋”学堂
西安两学子的求职故事
法律视角下的业委会维权
《秦腔》研讨会发言摘要
原省农电特大受贿窝案宣判
珠峰,我们不说再见——记者的珠峰情结
记带领失地农民增收的领头雁司三宝
大山里的"老师爷"
擦鞋班长刘光建
刘璐星途灿烂"小百灵"
董志江:自强不息写人生
徐峰10余年钟情收集枕头
阳光女孩何沛
把忠诚大写于天地之间--记西安市地税局长安分局局长郭章献
为了下岗的兄弟姐妹--记全国劳模邓菊梅
秦腔艺苑绽新花和妮娜
阿拉善沙漠中的西北傻狼
洋小伙躺骑单车游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