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聚焦西安 | 图片新闻 | 便民服务 | 西安日报 | 西安晚报 | 信息集装箱 | 西安房产
  本地要闻 国内新闻 国际新闻 财经新闻 科教新闻 社会新闻 体育新闻 文娱新闻  专题新闻
首页-> 新闻中心-> 特别报道    

“特勤勇士”江永木
www.xawb.com 2005-11-16 09:46:45 西安晚报
 
 

“你是我孙子的救命恩人啊!”被救孩子的奶奶拉着小江的手说。

   ■文/图记者李建宁

  特别提示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突兀地看见一具尸体,是一件比较可怕的事。而对27岁的江永木,打捞尸体却是他的另一项特殊任务。8年来,在数十米深的狭小水井或枯井中,他先后与100多具尸体有过“特殊接触”。在战友们的协助下,身材瘦小的他,抑制着各种生理反应,将这些尸体一具具打捞到地面。同时,又在矿井、旱井中救援了10多条鲜活的生命……

  第一次单独下到井底,心口扑扑直跳

  消防日那天,西安是一个晴朗而平安的日子。

  记者在西华门的西安市公安消防支队采访时,年轻的战训科科长刘铭递来一份材料说,现在的消防队不单纯是传统印象中的火灾扑救队,而已与国际接轨,在抢险救灾和社会救援中,消防队员也担负着重要的任务。“这其中,有一个人值得去采访,他就是特勤二中队的士官江永木。他身材比较单薄瘦小,可胆子和勇气一点不小。一个人在几十米深的井中等特殊的环境里,不仅打捞过许多具尸体,协助公安机关破了案,还下井救过许多人的性命!”

  记者在高新区的西安市公安消防支队特勤二中队找到江永木时,他正在二楼电脑房打印一份训练报告。

  他来自四川绵阳,与楼下正训练的其他队员相比,显得有些单薄。“我身高1.65米,体重50多公斤吧。也许是小个子,所以在特勤中队就很适合。因为我们中队不仅担负着常规重大的火灾扑救任务,更多的是全市甚至全省的抢险救援任务。”

  “第一次执行特殊任务,距今已经好几年了,可今天想起来仍有些害怕。”江永木看着电脑上的一些图片淡淡地说。

  那是2000年的一个夏日,刚来特勤中队不到一年的江永木,与队领导及其他战友一起奉命赶往西安市三桥农村的一块野地里。那里有一口枯井,有个小伙子在十多天前被人杀害,丢进了井里。现在案犯被抓获,但需要把尸体打捞上来才能定案。然而那枯井又小又深,如何打捞成了难题。

  “当我们赶到现场时,那里已围了好多人。一到井边,一股来自井下的尸体异味让我差点吐了。这个井有30多米深,但井口却只有水桶般大小。这时中队指导员刘铭在物色下井人选时,把目光落在个头比其他队员瘦小一些的我身上。可这时我的心里却直打鼓。当消防战士几年了,火场上了不少次,也见过死人,但那毕竟是在地面上,空间大,而且还有很多战友在身边,不会有什么恐惧感。而这次,毕竟是第一次执行这样的任务,所带的工具只有一根绳和一只手电筒,要单独下到黑洞洞的深井里,去面对一具死了十多天更不知什么样子的尸体。想到这些情况,我就非常惶恐,双腿不由自主地发抖。刘指导员看出我的心理,悄悄地安慰我说:‘井下的人是被人害死的,捞上来破了案他就瞑目了。所以说你下井是去救他、帮他的,因此即使他做鬼也不会害你的,其他的啥都甭想了!’我一想这话也对,心情平稳了,就穿戴好,被战友们慢慢下吊到黑乎乎的井底。那一年西安刚刚开始流行染发,而这具男尸的头发就有部分被染成了黄色,在黑乎乎的狭小井底中,当一团黄黑相间的乱蓬蓬头发,突然出现在我的手电光下时,我的心一下跳到了嗓子眼儿,浑身条件反射性的剧烈地抖起来。但我无法选择,更无处可逃。只好强忍着转过脸去,心中默默想着是来帮他的,让心情尽量恢复平静,也顿生了一些勇气。我咬着牙,将尸体抱起来,用绳子结实地捆好,在战友的协助下,终于将其打捞出井口。”

  江永木说,那是他的“第一次”,由于生理及心理的强烈反应,从出井后到晚上,他一直想吐,一点东西也吃不进去……

  任务没有危险,但却要有一种特殊的勇气

  江永木在家中排行老小,来西安服役前一直是父母娇宠的“幺娃子”。“说实话,在来消防队之前,我从没见过一回死人,但在井下打捞各种被害的尸体,经常与这些死因比较特殊的尸体近距离的接触,难免时时出现条件反射性的恐惧和恶心。现在虽然见多了,大部分情况下也变得从容和坦然了,但有些还是非常难以忘怀的。”江永木说。

  去年3月31日,在唐延路与科技路十字的一口竖井中,一名歹徒将绑架的小孩投入井中。特勤二中队接到上级下达的打捞指示后,安排江永木再次深入井下实施打捞。在战友的协助下,江永木成功地捞出了已被歹徒杀害的小孩,为公安机关迅速破获杀人案提供了重要证据。

  去年4月1日的那次尸体打捞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这天上午,江永木和战友们又接到上级任务,要求他们迅速带上打捞装备赶往南郊。原来,在西安市三兆路曲江池村附近一个20多米深的废弃水井里,有位30多岁的妇女被人杀害后丢在水井中已20多天,现在急需打捞尸体。

  “穿着救护服刚下到井里后,我差点被吓晕!那个井底虽然稍微大一点,有水。被害妇女的尸体漂浮在水面。那妇女比较胖,加上泡的时间太长,已胀得严重变形。我硬忍着下到泡着腐烂尸体的水中,想给尸体捆上绳子,但那被害妇女的尸体过大,已远远超出了我双臂所能围拢的范围。我只好先将绳子甩到脚背上,然后再抬腿,伸出另外一只手将绳钩过来。最后,我闭着眼终于把尸体捆绑好,在战友们协助下将这具已变形的尸体成功打捞上来。”

  后来,当战友们谈起江永木独自在井下,亲手给这具尸体捆上绳子的特别经历时,无不赞赏他的勇气和胆量。小江对此解释说:不是我的胆量有多大,这是我们的工作。为了协助破案,为了让死者得到安息,这样的事必须有人去做。有时,刚好我的身材适合完成这样的工作,作为一名特勤战士,我别无选择。这些年,每年都要捞十几例。先后算起来,打捞的各种尸体大约有百多例吧!井里的,水库里的,城河里的,全的,散的,有头的,没头的,捞得多,见得多了,反应也就那样了。

  江永木说得很平淡,但令记者感到震撼的是在那种特殊环境,面对的特殊救助对象,这背后需要何等的勇气和毅力?与其说这是消防队社会救援工作之一,不如说是消防队员对社会的另类奉献,这种奉献更让我们肃然起敬!

  怀着赤诚,救出许多条鲜活的生命

  在特勤二中队,记者看到江永木的一个事迹简介说:共产党员江永木,入伍8年来,受“抢险救援尖兵”刘汇海英雄事迹的感召,无数次出生入死,先后参加重大灭火战斗800余次,参加建筑倒塌、毒气泄露、抢险救援、危急险重的社会救援470余次,成功的抢救群众100余人……

  也许抢救和救援次数太多,使坐在记者面前的江永木,回忆曾经参加的救援故事时,都是简单的几句。“再说,救援任务是我们集体完成的,我个人只是井下具体实施者。”他说。

  然而战友们不这样看。和他一起经常出勤执行任务的薛文斌说,小江下井救人,比他打捞尸体更惊险,更感人。

  2002年春天,长安区一4岁男童玩耍时,意外失足落入一个60多米深的水井中,当地村民打捞无效后拨打119报警。特勤二中队的消防干警火速赶到现场。当看着孩子母亲在井边发疯哭喊的焦急心情时,江永木心急如焚,立即请缨希望下井搭救。队长心疼地劝他说:井口小的时候总是你下去,这次井口大就让别人去吧。江永木一边让战友们给他穿戴救护装一边坚持说:“我经验多,还是让我去吧。平常下的井一般都只有二三十米深,而这次不但深度是以往的两三倍,而且井壁全是泥土,凹凸不平随时可能有坍塌危险。”

  说罢,迅速准备就位的江永木,很快被战友们双脚悬空着吊放到井下。随着下放的绳子不断增长,他的身体开始不由自主地打转,到达井底后江永木已觉得头晕目眩。可他顾不得这些,只想尽快把孩子找到。于是,一手扶着井壁,一手拨开水面的垃圾。由于水面大,垃圾多,江永木只能在井下不断地变换位置进行搜寻。时间一分分过去了,突然他感到胸闷,为了不让自己晕厥过去,他不时地掐自己的胳膊以保持清醒。

  “一定要找到孩子,把小生命救上去!这是我当时在井下惟一的念头。后来,终于在井水的垃圾中找到已奄奄一息的孩子,并迅速救出井面脱了险。”

  此事刚过不几天,在蓝田县七九四矿里又发生了一起严重矿难,事故引起了各级政府领导的高度关注。省公安厅紧急调动特勤二中队进行救援,江永木和他的战友们临危受命,火速赶到现场。在井下环境比较复杂,情况不明,前期救援队已有40余人被困井下的情况下,江永木多次下井,在地形生疏、又严重缺氧的环境中,独立作战,连续救援15小时,先后在地下1000米处的矿井中救出7人。由于体力透支过度,在第10次上井后,他突然栽倒在地,昏迷12小时!

  2003年8月2日,长安区郭杜镇街道办南小张村一名18岁女孩与家人怄气轻生,突然跳入30米左右的深井中,不料被卡在直径仅为50厘米的井壁上,上下动弹不得。当时井口围观群众众多,女孩家属情绪已经完全失控,接到报警赶到现场救援的特勤队,救援行动面临着重大考验。

  在这种时刻,江永木又如同往常一样接受了井下救人的任务,被数次吊入井下实施救援。这次救援对象是对生活失去信心的女孩,她暂时被卡在井壁,如救援稍有闪失,将可能导致难以预料的严重后果。因此,江永木作了精神心理救援和物理救援的各种准备。在倒吊着下井靠近并试图拉住她时,女孩见人救她,情绪更加激动,又哭又闹,手抓口咬,拒不配合救援,反而挣扎着要往下沉。为了能救活她,一直在井下处在倒吊状态的江永木,硬忍着大脑充血引起的昏涨,以大哥哥的身份和口气,耐心地与女孩交流沟通,劝说她要珍惜青春和生命,这才使情绪逐渐稳定下来。这时,井口救援的战友们,又紧张的采用了井侧开挖的救援方法,经过20多小时井内外的艰苦工作,女孩终于被说服,其他同志也从井外侧挖洞完成,从而成功地将其救出。这时,江永木由于倒吊时间过长,头痛难忍,被送往医院治疗……

  今年4月17日,发生在唐延路绿化带的救援,使江永木“感觉不错”。

  当时,这名两岁多的小孩,在草地上放风筝时突然掉入一个几十米的深井里,江永木等奉命赶到现场后立即下井进行施救。而在此之前,孩子的家属曾自行进行了抢救,但都失败了。

  经验丰富的江永木下到井中后,发现孩子的头和胳膊被一根木架卡住,井口的直仅为50厘米,勉强能容一人通过,而且营救人员极有可能被卡在井下。

  在地面指挥的中队副队长李小柱决定采取倒吊方法救援。一心想着尽快救出小孩的江永木,也顾不得多想这种倒吊的危险和难受体验,欣然接受了这种方案。井下环境复杂,倒吊下井的江永木左手紧紧抓住孩子的胳膊,为防止发生意外,腾出右手将木棍拉开把孩子紧紧抱在怀里,很快将处在昏迷状态的孩子救了出来。一场几分钟的生死大营救迅速告捷,这令在场的孩子父母和数百名围观群众感慨难忘……

  在特勤二中队队长常恒川办公室,常队长从抽屉拿出一大叠剪报给记者看,上面不少是报道江永木的。“小江是特勤中队的骄傲,他不仅在消防工作中很出色,间接或直接救过许多人,而且打捞尸体之多,在西安也是很少见的。不过他业余最喜欢干的还是摄影和玩电脑,是我们中队的高手!”常恒川说。

  

 
 
 
西安日报社声明西安新闻网刊载西安日报、西安晚报文章已经西安日报社独家授权。自2003年10月1日起,其他商业网站(新闻媒体网站除外)未经西安日报社授权,不得转载西安新闻网上刊载的西安日报、西安晚报文章。欢迎新闻媒体网站在平等合作的基础上转载西安日报、西安晚报的新闻,转载务必注明来源"西安新闻网-西安日报"、"西安新闻网-西安晚报"。其他商业网站如有合作意向请与西安新闻网联系。联系电话:029-88266097
八旬老人的爱心承诺
“特勤勇士”江永木
拯救百年老县城
公证首次介入选村官
文怀沙耄耋仍葆年轻的心
“我咋没见领导来检查呢”(图)
硅橡胶仿真人制作探秘
迷茫的青春
节水 家庭在行动
华裔工程师的中国心
注射隆胸 让我欢喜让我忧
暴力 家庭不能承受之痛
1.2米门童的3个愿望
端履门社区的热心志愿者
刘心武:“红楼漩涡”之外四种身份
矮门童杨哥的三个愿望(图)
周涛 再婚让她从点滴中体味幸福(图)
王明娟三年三道坎儿
十运射击冠军张波逸事
纪政年轻的心永远不老
荣毅仁光辉的一生
老农为秦朝遗址立碑
李小超:用泥土留存一个村庄的记忆
坚韧 留住生命的美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