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聚焦西安 | 图片新闻 | 便民服务 | 西安日报 | 西安晚报 | 信息集装箱 | 西安房产
  两会专题 今日要闻 本地要闻 国内新闻 国际新闻 财经新闻 科教新闻 社会新闻  专题新闻
首页-> 新闻中心-> 新闻人物    

民间举报禽流感第一人的命运沉浮
 
www.xawb.com 2006-05-18 09:32:31 西安晚报
 
 

4月21日,江苏高邮市法院第一法庭,被告人乔松举。

 

  他是第一个民间禽流感举报人,他自称曾“直接”打电话给农业部兽医局局长举报安徽天长市的禽流感疫情。

  当他再次向农业部反映江苏高邮郭集可能发生了禽流感,他被高邮警方以涉嫌敲诈勒索而拘捕,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4月21日,江苏高邮,一个普通的星期五。远离公众视线近半年时间的第一个民间禽流感举报人乔松举,伴随着呼啸而至的警车映入人们的眼帘。这一次,身穿蓝白相间囚服的他,涉嫌诈骗、敲诈勒索,站在了高邮市法院第一法庭的被告席上。

  举报禽流感之后的被捕

  2005年10月7日,在安徽天长放鹅的江苏高邮养殖户马正朝,发现自家的鹅有些不正常:“刚开始,是几只鹅走路摇晃,眼睛有分泌物。没想到,后来越死越多,最多一天死了100多。”消息辗转传到了老友乔振泉的耳中。乔振泉很快给马正朝打了电话。“不要难过,真是禽流感,国家会给你赔偿的。”随即,乔又给儿子乔松举打了电话。“乔松举在农业部认识很多人,我们家知道他是农业部的信息员,我要他问问农业部,如果是禽流感有没有赔偿。”

  在许多媒体的报道中,乔松举向农业部的举报发生在10月14日,是“直接”打电话给兽医局局长贾幼陵,贾不在,向秘书孙研举报的。“一小时后,农业部的人电话告知乔松举,立即派专家组到天长。”

  10月24日,农业部发布消息,安徽天长发生的疫情确诊为H5N1亚型禽流感。记者开始大批云集天长、高邮,很快,在媒体的深挖之下,乔松举直接向农业部举报禽流感疫情的真相被公之于众。耐人寻味的是,农业部至今也未证实这个消息。但26日,马正朝、乔振泉、乔松举皆被高邮警方带去问话:为什么直接向农业部举报?举报什么目的?马正朝有没有给乔松举钱?……

  24日上午,乔松举再次向农业部反映:江苏高邮一养殖户死了100多只鹅,那里可能发生了禽流感。当夜11点多,他被高邮警方拘捕,凌晨3点多钟,警方再次光临,进行搜家。第二天送达的刑事拘留书上注明:“乔松举涉嫌敲诈勒索。”

  庭审直击

  在庭审中,乔松举举报安徽天长禽流感疫情未被相关各方提起,高邮市检察院的起诉书中也未涉及此内容。起诉书称,2003年7月至2005年2月间,乔松举采用加大发票金额等手段诈骗4起,骗取公私财物48100元。起诉书还称,乔松举以购买的疫苗无批准文号欲上告相威胁等手段,敲诈勒索6起,索取他人财物67300元,其中既遂47100元。

  在10起指控中,除骗取高邮市送桥镇孵禽场谢有明1万多元乔松举供认不讳,确系他“想报复”受害人外,其他所指控他大都不承认。

  记者注意到,检察院的10项指控中,证人、证言及物证多为“吃过乔松举亏”的被举报人或单位出具,和乔松举存有直接利害关系。多位证人都在证词中声称“恨死了”乔松举。

  “民间第一”还是“职业”举报?

  在庭审中,乔松举承认,2003年7月在和江苏省家禽研究所谈判赔偿的过程中,他知道了农业部的举报电话,随即举报该所擅自生产、销售无批号疫苗,致使他父亲养殖的鹅死亡(是否由于该疫苗导致乔家鹅死亡,检察院和乔意见不一,记者注)。“就是这一次举报,我才和农业部建立了联系。”乔松举说。

  “2004年下半年,刚开始我是通过打举报电话向农业部反映,讲兽医市场混乱,农业部的人讲要有证据。我就从山东买了假疫苗到了农业部,是耿玉亭处长接待我的,后来山东家禽所没有查处成功,畜牧兽医所举报成功了。”乔松举说,“这是我举报成功的第一家。后来,农业部贾幼陵局长、徐士清、盛圆贤、孙研等人都跟我熟悉了。”

  2004年12月20日,乔松举举报江苏省农科院畜牧兽医研究所;

  2004年12月21日,举报扬州添益微生物研究所;2005年1月5日,举报上海奉贤区畜牧兽医站;……

  无一例外,乔松举都是直接举报给了农业部,内容大都是违规生产、销售无批号禽用疫苗。

  打假还是牟利?

  乔松举就真的高尚到为了公共利益而全国到处举报?这是高邮检察院指控的逻辑起点。起诉书称……2005年1月、2月间,乔松举向农业部举报福建省农业科学院兽医研究所销售未取得国家批准文号的疫苗,在农业部工作组查处过程中,他避开农业部工作人员,假冒农业部工作组组长的身份,以要求该所支付差旅费等名义骗取人民币14000元,并多报销购买疫苗款人民币5000元。

  ……

  “吃过乔松举亏”的人,提起乔松举更是怒火中烧。因乔松举举报而“被迫”给他两万元钱的尹建萍,在证词中发泄怨气:“我恨死他了!我好心对他,反过来敲诈我的钱,我怎么不恨他!”

  这些“吃过乔松举亏”的单位和个人,在证词中都没有提到乔松举举报的另一面———确实净化了市场秩序。

  “乔松举打假还是做了一些贡献的。”农业部兽医局局长贾幼陵说,“我当时同意他报住宿费、交通费,购买假疫苗及其他费用按实报销,当时他有些白纸发票,我没有同意。”

  相对于被举报单位以罚钱了事,举报者乔松举成了诈骗和敲诈勒索的嫌犯。他的辩护律师孔维钊有些疑惑:“如此一来,以后谁还敢打假,谁还敢举报,王海们还能有生存的空间吗?”

  乔松举不理解的地方在于,当初他和农业部工作组的人合作过多次,“我打假的各种费用,通讯、住宿、餐饮、交通,还有误工费,农业部都给我报销了”,要是有多开发票的行为,被查处单位和农业部的人为什么不当面指出呢?

  农业部的态度

  从乔松举举报安徽天长禽流感,到被逮捕,以至于开庭审判,曾经和他“颇为熟悉”的农业部一直保持沉默。“而农业部的态度对乔松举一案至关重要,如果农业部从一开始就介入的话,他可能就不会站在被告席上了。”孔维钊说。

  “最初认识乔松举是2004年11月,他自己拿了一个疫苗瓶到我办公室,好像举报山东农科院家禽所,在此之前,他也给我打过很多次电话。”贾幼陵说,“但乔松举和农业部是举报与接受举报的关系,我们没有给他任何身份。”

  “在查处山东家禽研究所的案件后,药政处的徐处长回来后告诉我,乔松举有敲诈及多开发票的情况,我当时也打过两次电话给他,他没有承认。但我也因此取消了准备给他的打假奖励,而且从此后,就也没要他举报,但他一直在举报。”

  乔的举报最终体现为农业部的政绩。

  2005年3月,《中国青年报》《农民日报》分别刊登文章,称“农业部严查九家制售假疫苗单位”,记者对比发现,皆为乔松举举报所致!11月,在禽流感假疫苗案风头最劲时,农业部公告查处的13家制售假疫苗单位,公布出名字者,也皆为乔松举所举报!

  庭审过程中,乔直言,正因为举报涉及一部分农业部官员的利益,他遭到了嫉恨。农业部一位官员的证词说:“他多次举报无批文疫苗,我们去查处,他背着我们搞了不好的事情,我们恨死他了!”另一位官员说:“他举报非法生产疫苗是合法的,但触犯了法律他自己负责。”

  案发何处

  乔松举被拘捕不久,江苏警方通过媒体发布逮捕乔松举的缘由。这篇2005年12月7日、署名“沈宫轩”的消息称,“今年10月下旬,江苏公安机关接到有关方面反映,乔松举以举报非法生产疫苗为名,多次敲诈勒索,请求公安机关查明情况。接报后,江苏省公安厅责成扬州市和高邮市公安机关开展调查。”巧合的是,乔举报安徽天长的禽流感发生在2005年10月中下旬,对他的“反映”也在此时接到,纯属巧合还是别有原因?

  庭审结束后,高邮市检察院检察长告诉本刊,乔松举案发是由于农业部有人向公安部门举报,层层批转,最后高邮警方接手负责侦查。这一点,为一位接近高邮警方的人所证实。该人称,在高邮市公安局内部,乔松举一案被当成“大案”,光办案经费就花去几十万元!

  “如果不举报安徽的禽流感一夜成名,或许还不会这么快被抓。你想想,到了后来,农业部都快成他工具了,不进去才怪呢!”一位高邮当地畜牧业的资深人士如此分析。在他看来,乔对于假疫苗行业的熟稔,也是他成为某些部门人眼中钉的原因。

  乔松举其人

  时至今日,单纯以禽流感举报英雄或者以一个涉嫌诈骗、敲诈勒索的嫌犯来看待乔松举,都已略显单薄。高邮市检察院列举的10起指控中,乔松举惟一供认不讳的是他涉嫌诈骗高邮市送桥镇谢有明的钱财。

  2004年8月,乔松举找到在送桥镇经营供销社炕房的谢有明,用编造的供货清单告诉谢,上海方面委托他收购一批鸡蛋。谢有明信以为真,从海安的朋友处拉来3520斤鸡蛋,以每斤3.65元的价格卖给乔松举,价值12800元。

  乔松举称三天后即付款,后拉着鸡蛋,转手卖给临近的天山镇中心超市。天山镇超市以有坏蛋为由扣了他500元,他觉得谢有明欺骗了自己,“便想报复”。为了不还谢的蛋款,乔松举想出了一条妙计:购买405公斤变质的鸡蛋,雇了一辆车,拉至高邮到上海必经之路的靖江,然后自己打电话给靖江卫生质量监督部门,制造谢有明出售的鸡蛋变质被查处的假象。

  “这小子太精明!不但涂改了质量监督处罚书上面的鸡蛋数量,还自编自导鸡蛋被查!”看到乔松举终于被公安机关抓获,谢有明及妻子很开心,但又担心自己的钱是否还能要回来。

  这样的事情,自然让乔松举在乡邻之间没有好的口碑。

  “现在看来,乔松举确实很让人可怜。”高邮市畜牧兽医站站长倪北超的话让人有些惊讶。在他看来,乔松举原本并不是这样,“一切都是穷的缘故”。

  据熟悉乔家的人讲,乔松举的父亲乔振泉常年养鹅为生,其哥哥乔松青也是“从八九岁就天天与鹅打交道”,1975年出生的乔松举尽管成年后不以养鹅为业,但对于家禽养殖一块,耳濡目染了多年,可谓是极其熟悉。但父亲嗜赌,加上近年来各种禽类疾病增多,养殖一年不如一年,一场流感下来,可能会血本无归。所以,乔家无法摆脱生活困窘。

  “或许就是他父亲鹅死引发的几起赔偿,钱来得容易,让他尝到了甜头,才逐渐走上举报这条路。”倪兆朝说,“本来是社会最底层中弱势群体中的一员,却想走捷径改变自己的命运,到头来却栽了跟头。”据《南方人物周刊》

 
 
 
西安日报社声明西安新闻网刊载西安日报、西安晚报文章已经西安日报社独家授权。自2003年10月1日起,其他商业网站(新闻媒体网站除外)未经西安日报社授权,不得转载西安新闻网上刊载的西安日报、西安晚报文章。欢迎新闻媒体网站在平等合作的基础上转载西安日报、西安晚报的新闻,转载务必注明来源"西安新闻网-西安日报"、"西安新闻网-西安晚报"。其他商业网站如有合作意向请与西安新闻网联系。联系电话:029-88266097
美国应用材料公司落户西安(下)
用信心扬起生活风帆
西安市公安局警犬基地探秘
我还能够拥有幸福吗
保护生命河全省大治污
列车上的蹊跷“麻醉抢劫”案
新房想说爱你不容易
陕西商帮一段逝去的经济辉煌
27条假烟牵出的亿元假烟大案
“五一”农家行 你快乐吗
法律空白下的流浪儿童救助
一个失踪病人生命的最后8小时
民间举报禽流感第一人的命运沉浮
快乐的苦行僧赵林祥
“家庭好总理”韩玉清
农民巧手慧心泥塑艺术传神
爱心妈妈方雪娟
人老志坚心更红
伊沙:我是个“好斗”的人
为责任而卧底――对话石野
一个残疾人的艺术追求
勤劳创造精彩人生
一个农民工劳模的胸怀
清水河畔女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