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聚焦西安 | 图片新闻 | 便民服务 | 西安日报 | 西安晚报 | 信息集装箱 | 西安房产
  两会专题 今日要闻 本地要闻 国内新闻 国际新闻 财经新闻 科教新闻 社会新闻  专题新闻
首页-> 新闻中心-> 深度报道    

追寻莲湖公园红色记忆
 
www.xawb.com 2006-05-29 11:10:47 西安日报
 
 

   这是一个充满传奇的地方:数以百计遭受国民党特务追捕的同志,通过这里被安全护送到陕北;许多发往中央的电报和从中央来的重要指示,通过这里传递到地下党组织;每一个党的交通员,只要找到“梅掌柜”,就可以顺利解决许多困难。

  这也是一段闪耀光辉的红色记忆,时值中国共产党成立85周年,我们禁不住再一次———

 西安市民对莲湖公园里两处红色遗迹的印象,大多来自一些老同志的红色记忆。如若把这些红色记忆串联到一起,将是一本西安红色历史的教科书。

  莲湖食堂与奇园茶社

  公园里的两处红色遗迹,一是中共西北特别支部的联络站莲湖食堂,二是中共中央社会部(情报部)西安情报处(简称西情处)的交通站奇园茶社。中共西北特支成员、解放后曾任解放军军事学院院务部副部长的童陆生将军,在《回忆蒋自明和莲湖食堂》中称,“莲湖食堂为我党在西安开展抗日救亡运动,推动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工作,同各界党内外同志进行广泛的联系和频繁的接头,提供了外围掩护的好地方。”西情处处长、西安解放后曾任公安局局长的王超北在《奇园茶社和望梅止渴》一文中,对奇园茶社做过这样的评价:“许多党的机密工作都通过这个交通站出色地完成了,数以百计的在白区遭受国民党特务追捕的同志,通过梅永和同志和党取得了联系,被安全护送到陕北;发往中央的电报和从中央来的许多重要指示,也通过梅永和同志传递到地下党的组织;每一个党的交通员,只要到奇园茶社找到‘梅掌柜’,就可以顺利地解决工作中的许多困难。有时有敌人企图谋杀我们共产党人的事件,也常由这个交通站,通过梅永和同志及时传递消息得到避免。”

  莲湖公园里的两个联络站责任重大,贡献重大,因此有关莲湖公园的红色记忆远不止这些,已经出版、刊发的著作和文章有徐彬如的《六十年历史风云纪实》、曹冷泉的《蒋自明烈士二、三事》和田克恭、白浪的《四十里长街———西安街巷话古今》、田克恭、白浪的《四十里长街》,有赵志的《奇园茶社———中共西安情报处莲湖秘密联络站斗争纪实》,有《陕西省西安市地名志》,有《西安通览》,还有《长安史话》(民国分册)和《莲湖文史资料》。这些材料,有的是当事人的回忆,有的是根据当事人的回忆加工整理的;有的是成形的文章,有的是片言只语;有的是专门记述,有的则是偶然涉及。这些或大或小的材料,对宣传这段革命斗争历史,教育和鼓舞人民,都起过很好的作用。但是,由于种种原因,其中有些材料也存在着若断若续串联不起以及总体真实部分凿空等不足。

  追寻真实历史

  党的生日前夕,市地方志办公室王民权先生根据他在曾供职的市档案馆意外查得的民国西安市政处、西安市政府等几个单位的相关档案史料,发现档案记载的莲湖食堂和奇园茶社的情况与现在的有些说法实在相去甚远,甚至里面所反映的一些很重要的史实,前面举到的这些材料竟根本没有涉及。从维护这段珍贵历史的真实性计,王民权认为有必要依据这些档案,对现在流传的有关这两者的某些时间概念和基本史实,进行一番详细地考订和补正,以廓清历史的迷雾,让这段历史清晰可辨地展现在世人面前。

  ■莲湖食堂究竟何时开设

  莲湖食堂到底是啥时候开设的,目前主要有三种说法:一种认为是1932年,一种认为是1935年,还有一种认为是1936年。前一种见于曹冷泉的《忆蒋自明烈士二、三事》,后两种见于童陆生的《回忆蒋自明与莲湖食堂》和徐彬如的《西安事变与西北特别支部》。其说者一个是《西北文化日报》的副刊编辑,自称曾对创办莲湖食堂在精神上和物质上均给过尽力襄助。另两个全是“西北特支”的主要成员,共同商议过创办莲湖食堂并对食堂的创办过程了如指掌,都有相当的发言权。然而据今看来,实际上一、二两说都不准确。

  前一种说法,莲湖食堂是西北特支的联络站,这是大家公认的史实,然而“西北特支”是1935年8月中共发表《八一宣言》之后,谢华、徐彬如、童陆生、李木庵等人遵照中央军委驻沪办事处指示来到西安才成立的,怎么能说1932年就有了它的联络站?

  第一种说法不准确,那么1935年开办的说法呢?王民权查得的《西安园林管理处二十五年(1936年)分租金收入报告表》证明,此说也与实情相去甚远。该表涉及莲湖食堂的内容如下:

  出租地段莲湖公园四面亭子北边地皮承租人姓名蒋自明租款金额2000月份十月

  备注开设莲湖食堂,专卖西餐,每月纳租二十元,由本月一日起租。

  表中载明食堂租用公园地皮,从1936年10月1日起租,当年只交了一个月的租金,与1935年无涉。结合此表,王民权还查阅了两份回忆文章,反复比较之下,他认为徐彬如1936年的说法比较贴近实际。徐在《西安事变与西北特别支部》中回忆道:西救会成立以来,西安地区的抗日救亡运动得到了蓬勃发展,党内外的活动日趋繁忙,地下党的同志需要经常碰头,开会研究指导群众运动,解决运动中出现的问题。过去经常在我们同志家里开会的办法,已不适应革命活动的需要。经大家研究,决定在西安市内建一个饭馆,作为地下党的联络站……

  这就明确地告诉人们,开设食堂是西救会成立以后的事情。那么,西救会又是什么时间成立的呢?徐在《西北特支和西北救国会》中又这样回忆道:

  1936年5月31日,全国各界救国联合会(简称“全救”)在上海成立。童陆生同志从上海带回来“全救”的章程、宣言和传单,这对我们有很大启发。我们打算把西北的各个救国会也联合起来……经和上海联系后,“全救”建议我们以“救联”名义相机公开活动。经过一段时间准备,各救国会于1936年7月联合起来,成立了西北各界救国联合会,简称“西救”。

  这也就是说,西救会是1936年7月成立的。7月到10月,时间比较接近。西救会7月成立,当月就开设食堂,到10月1日还有3个月的试营业时间,8月开设食堂,到10月1日还有两个月的试营业时间,就是9月份食堂开办,也还能试营一个月,入情入理,严丝合缝。

  莲湖食堂开办时间确认之后,王民权又从《西安园林管理处中华民国二十六年份租款收入报告表》和《西安园林管理处中华民国二十七年份租款收入报告表》,查得食堂位置在“莲湖公园东南部办公处旧址”、面积727.72平方米,同时利用档案对食堂关张时间等问题进行了考证,补充了相关红色记忆的空白。

  ■奇园茶社又是何时停业

  和莲湖食堂比较,奇园茶社开张的时间要晚得多,但对其开业时间也有三种说法。王民权根据当年市政部门的招标启事、茶社经理王释奇1945年5月17日给西安市政府的呈文等,确认奇园茶社开张日期为1945年5月16日,并且证明其位置与莲湖食堂不在同一地段,不存在梅永和与蒋自明争相竞标的问题。依据这些珍贵的档案史料,王民权还相继弄清了该茶社名称的来历、茶社的面积、以及续租等情况,澄清了相关史实。

  许多读者关注的奇园茶社何时关张的问题,王民权同样从档案中找到了答案。

  茶社的停业时间,至今也是说法迥异、相持不下。大致有赵志《奇园茶社———中共西安情报处莲湖秘密联络站斗争纪实》、张守宪《奇园茶社》中提出的奇园茶社1947年8月停业说,《陕西省西安市地名志》和田克恭、白浪《四十里长街———西安街巷话古今》中的1949年西安解放说等几种说法。王超北在1961年发表的《奇园茶社和“望梅止渴”》中称:1947年夏,因党设在伪陕西省盐务总局的秘密电台被国民党特务发现破坏,受到株连,梅永和同志不幸被捕,奇园茶社也被敌人查封了。但是,1962年他发表的《古城斗“胡骑”》中又说:至于奇园茶社,在梅永和同志被捕后,仍继续由他的爱人李雪吟同志经营,秘密工作照常进行,直到1949年5月西安解放,始终没有被敌人发现和破坏。同一个人的两种说法亦有出入。

  为此,王民权通过对其掌握的档案资料的研究,证明王释奇被捕、梅永和被迫逃匿之后,奇园茶社(也叫莲湖公园第一茶社),确实不曾立即取消,确曾有人出面撑持,继续经营,但这个人并不是梅永和的妻子、王超北的小姨子李雪吟,而是一个叫何泉水的人。现市档案馆存有1948年3月×日何氏本人为茶社更名给公园管理员魏恭,并请魏转呈市长王友直的申请原件,和1948年3月27日,住在北关自强路79号的符毅吾也向市长王友直提出的承租申请原件,以及市府发于4月24日的文件原件,均对印证奇园茶设停业时间提供了佐证。其中市府文件称:

  三十七年三月二十九日签呈一件(为呈送该园第一茶社经理何泉水呈请更名换权等情鉴核由),呈件均悉。查第一茶社原承租人王释奇未遵规定期限缴纳租金,该段茶社已另由符毅吾承租,仰即转饬何泉水知照。

  档案清楚地告诉我们,从1948年4月3日起,奇园茶社事实上就已经不存在了。

  让红色记忆焕发光彩

  王民权先生对记者说,大家关注的莲湖食堂和奇园茶社,一直说法很多,观点歧出,多少年来解决不了,统一不了,却很少有人想到,民国的政府档案里面会不会有有关的材料,没有想到去档案馆查阅。这当然与档案馆的宣传不够有关,也与档案馆过去长时期的封闭和人为的神秘化、政治化不无关系。但是一些党史研究者档案意识不强,也是一个重要的原因。档案较之其它史料更为可靠,是不言而喻的。改革开放已经20多年了,档案馆也正在由封闭逐渐走向开放,国家花许多资金和人力保存保护的这部分信息资源,亟待有识之士去开发。当下,资源共享已经成为文明社会人们的正当要求和应该享有的基本权利,档案馆应该真诚地张着双臂,热情地欢迎党史工作者光顾。通过对档案的利用,使档案馆发挥更显著的作用,使党史的研究走向新的繁荣。

  ■记者韩勋

 
 
 
西安日报社声明西安新闻网刊载西安日报、西安晚报文章已经西安日报社独家授权。自2003年10月1日起,其他商业网站(新闻媒体网站除外)未经西安日报社授权,不得转载西安新闻网上刊载的西安日报、西安晚报文章。欢迎新闻媒体网站在平等合作的基础上转载西安日报、西安晚报的新闻,转载务必注明来源"西安新闻网-西安日报"、"西安新闻网-西安晚报"。其他商业网站如有合作意向请与西安新闻网联系。联系电话:029-88266097
追寻莲湖公园红色记忆
一个国际志愿者的17个春秋
失色的童年
两位学生老板的就业之路
商南四千年前遗址藏谜团
秦岭深处探访金丝猴
蓝田玉的春天到了吗
西安大学生与美国葛洛特市议员
讨薪之旅背后的艰难曲折
直击西安漂一族
三峡——世界第一坝全线建成
基层民警的处警日记
为了大地的丰收
请多给我们一些阳光
西安市第十届“十佳少年”简介
石榴树下石榴诗人
与猴结缘的大学生
陈水扁女婿:从小医生到害群驸马
秦岭偶遇冯文真
民间举报禽流感第一人的命运沉浮
快乐的苦行僧赵林祥
“家庭好总理”韩玉清
农民巧手慧心泥塑艺术传神
爱心妈妈方雪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