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聚焦西安 | 图片新闻 | 便民服务 | 西安日报 | 西安晚报 | 信息集装箱 | 西安房产
  两会专题 今日要闻 本地要闻 国内新闻 国际新闻 财经新闻 科教新闻 社会新闻  专题新闻
首页-> 新闻中心-> 新闻人物    

走旁门左道的书坛大家
 
www.xawb.com 2006-05-30 09:20:52 西安晚报
 
 

 

陈泽秦先生刘合心摄

  陈老90岁时以鸡毫笔书

  初夏时节,陈泽秦先生辞世,陕西书坛又缺少了一位德高望重的大家。陈老是在28日凌晨零时10分辞世,听闻这一噩耗,陈老的弟子、生前好友纷纷赶去吊唁,书界内外多少人士为之哀痛。先生灵堂前挂满了层层叠叠的挽联。“书坛推宗师,道德一经传后世;学界失伟人,清风千载养先生。”“立雪三十年,春风润雨宝无价;升华一瞬间,艺品佳德传有年。”层层叠叠的挽联与鲜花相映照,鲜花丛中摆放着陈老生前的照片,老人正冲着众人安详地微笑着,一如往常。

  纸短情长,数尺挽联怎能盛得下人们心中的遗憾与哀伤?几句言辞,更说不尽陈老一生的学问造诣及人品修养。哀痛中,陈老的弟子、好友等人向记者追忆起陈老生前事,道不尽对先生的怀念之情。

  陈老生前传出的趣事还真不少呢,从中充分显现出先生幽默谦和的性格、为人处事的大家风范来。有人称他是“朝秦暮蜀”爱走“旁门左道”的“无齿之徒”,记者不解,一个严谨的学者怎会与“朝秦暮蜀”搭上干系?陈老的弟子赵熊向记者介绍:1980年,陈老与卢君雄先生结百年之好,为照顾对方的习惯,陈老每年都要到成都住上几月,卢君雄先生每年也来西安居住几月,有人就和先生开玩笑说他“朝秦暮楚”,赵熊说应该是“朝秦暮蜀”,先生听后不以为忤,反而大乐。后来赵熊治印“朝秦暮蜀”送先生,先生甚为喜爱,时用于落款,甚至用“朝秦暮蜀”为斋室名。这“朝秦暮蜀”中还流传着一段佳话。陈老与卢君雄自幼青梅竹马,陈老年轻时曾一人从北京跑到重庆探望卢君雄,可为向父亲尽孝,两人最终没能走到一起。多年后陈老的老伴故去,卢君雄先生来看望陈老,多年漫长的等待终于到了晚年才结果,他们都很珍惜这段生活,可为尊重对方的生活习惯,陈老便坚持“朝秦暮蜀”,过起了牛郎织女般的生活。

  陈老生前总是自谦为“旁门左道”。赵熊介绍说:陈老早年习字以颜体为主,后来以行书名世,晚年又专攻隶书,以鸡毫书之似行似隶,反而自成一家。每当有人夸赞,陈老便觉得不自在,后找人刻了一方“旁门左道”印,盖在许多作品上来表明心迹,以示自己这点“旁门左道”不足为奇。陈老晚年嫌麻烦不爱装假牙,更绝的是又命人治印“无齿之徒”来自嘲。

  陈老一生于学问书艺研修不止。1957年先生在反右中因“交心”被发往玉华宫“劳教”,行前还在读《说文解字》,并用蝇头小楷眉批。后此书流失,为画家邹宗绪所见,发现上面的眉批说的是明日就要去“劳教”何日才能再读此书的话,让邹宗绪大为感叹佩服。赵熊说,先生70多岁时还临帖、双钩。1985年盛夏陈老为吸收更多艺术养分,不顾自己71岁高龄,顶着酷暑高温研习《华山碑》,一个夏天把该帖双钩了几遍,其严谨治学的精神可见一斑。

  陈老的人品艺品早为世人称道,陈老的爱好“玩耍”也是书坛有名的,他对竹嬉(麻将)、球赛、京剧等样样都爱,可见陈老是个讲究生活情趣、注重学问修养、至真至纯的性情中人。陈老的弟子、书法家赵熊说:“陈老的离去是一种莫大的遗憾,是种无法弥补的遗憾。”记者职茵

  

痛悼少默老师

 钟明善

  一位九十三岁高龄的老人去世,虽然这是迟早都会发生的悲剧,但噩耗依旧让我痛心、木然。我深感自己又失去了一位可亲、可敬的长辈和恩师,我再一次陷入孤子的痛楚。我深知,他的去世,不仅是我的师友们无法挽回的损失,也是陕西、是全国书坛的巨大损失。他就是享誉海内外的老一辈书法大师陈泽秦(少默)先生。

  此时此刻,许多往事涌上心头。我想到他坎坷的一生,他对中国诗、书艺术的巨大贡献,他笑对人生际遇的精神,他超然淡泊的处世,他真诚坦荡的胸襟,他激励后学诲人不倦的音容笑貌,他挥洒自如迅疾用笔的创作状态,他即兴赋诗的雅兴高韵———一切一切都像在昨天、在眼前。

  我想到十几年前曾答应一家杂志之约,准备写一篇关于他的书法艺术的评介文章。为此我请示先生。先生历来淡薄名利,不愿宣传自己,怕让人关注,怕惹麻烦。他告诉我:你现在别写,等我“蹬腿”之后,你爱怎么写就怎么写。我理解先生的做人态度,尊重先生的情绪与意见,就没有立即动笔去写,只做了一点思想和资料的准备工作。过了几年,看到两家杂志和几张报纸上都有评介先生书法的文章发表。我想我实在太傻了。

  2006年春节,我去给老人家拜年,见到他身体已很虚弱,我心中凄然。有朋友为他编辑出版了很精美的书法作品集。他事先已给我题了款,让他女儿拿给我。我既感动又惭愧。我想为他出书这件事理应是多年受他激励与教诲的我这位不肖学生来做。有心的朋友占了先,是我失职。读着这本作品集,翻阅着先生的诗词题跋集等资料,历时三个月,我终于写成了一篇关于先生的小文。正准备把打印稿扩印放大后送先生审阅时,先生匆匆走了。我心中怅然若失。

  如今,只能将文稿焚化一份,以奠先生。先生九泉有知,当与冥冥之中赐教、斧正。另一份将在报刊公开发表,以践于先生之前约。

  凄凄此心,痛何如哉。因公务外出恐不能赶回长安亲送先生,匆匆草此小文,以痛悼默翁吾师,并志遗憾与浩叹。

  2006年5月28日18时45分

  

 
 
 
西安日报社声明西安新闻网刊载西安日报、西安晚报文章已经西安日报社独家授权。自2003年10月1日起,其他商业网站(新闻媒体网站除外)未经西安日报社授权,不得转载西安新闻网上刊载的西安日报、西安晚报文章。欢迎新闻媒体网站在平等合作的基础上转载西安日报、西安晚报的新闻,转载务必注明来源"西安新闻网-西安日报"、"西安新闻网-西安晚报"。其他商业网站如有合作意向请与西安新闻网联系。联系电话:029-88266097
孩子的成长你懂不懂?
端午节 国人永远的牵挂
追寻莲湖公园红色记忆
一个国际志愿者的17个春秋
失色的童年
两位学生老板的就业之路
商南四千年前遗址藏谜团
秦岭深处探访金丝猴
蓝田玉的春天到了吗
西安大学生与美国葛洛特市议员
讨薪之旅背后的艰难曲折
直击西安漂一族
走旁门左道的书坛大家
为了大地的丰收
请多给我们一些阳光
西安市第十届“十佳少年”简介
石榴树下石榴诗人
与猴结缘的大学生
陈水扁女婿:从小医生到害群驸马
秦岭偶遇冯文真
民间举报禽流感第一人的命运沉浮
快乐的苦行僧赵林祥
“家庭好总理”韩玉清
农民巧手慧心泥塑艺术传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