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聚焦西安 | 图片新闻 | 便民服务 | 西安日报 | 西安晚报 | 信息集装箱 | 西安房产
  两会专题 今日要闻 本地要闻 国内新闻 国际新闻 财经新闻 科教新闻 社会新闻  专题新闻
首页-> 新闻中心-> 深度报道    

商州陈氏家族的“涉黑”路
 
www.xawb.com 2006-05-31 09:42:16 西安晚报
 
 

审判中的陈氏兄弟。

  横行商州城区达12年之久的陈氏兄弟涉黑犯罪团伙,采用暴力及其他非法手段,控制着当地的建筑、通讯、娱乐等行业和市场。非法敛财1100多万元,对社会治安、百姓生活构成严重威胁。现在,涉案的10名犯罪嫌疑人,已全部站在了被告席上,正接受庄严的审判。从商南县人民检察院的起诉中,人们看到了这个犯罪团伙大量的犯罪事实,让人震惊中又留下许多沉重思考。

  文/图记者李建宁申震

  2006年5月29日上午,安静祥和的商南县城,突然变得不寻常起来。街头公安、法院、检察等有特殊标志的车辆频繁穿行。在往常人们观看文艺演出的人民会堂周围,到处站着神情严肃的武警。县法院的新公告已告知居民:以商洛市陈浩军、陈浩斌、陈浩年兄弟为首的涉黑案件,将在这里开庭审理。

  “这么大的阵势,我们还是第一回看到!”居民们议论说。“这就是要对犯罪分子造成强大威慑。陈氏兄弟在商洛市商州区曾称霸一方达十多年,影响太坏,让老百姓担惊受怕了。”一位值勤警官说。

  为所欲为肆意横行一方

  在商州城区,提起以陈浩军、陈浩年、陈浩斌兄弟三人为首的有组织犯罪团伙,老百姓无不胆寒。而他们的恶名始发于12年前。1992年11月的一天,排行老二的陈浩军和老大陈浩年、老三陈浩斌、老四陈红军四兄弟及陈浩年的长子陈超5人,因与村民周新元父辈存有积怨,于是便以周新元家的狗将其民工咬伤为借口,一起出动将周拉至商州城老过境路南的“秦岭矿业公司”院内,轮番对周实施殴打。打完之后,陈红军又找来一瓶白酒泼洒在周新元身上,并向城关派出所电话报案,反诬周新元是酗酒闹事,使被打的周新元有口难辩。直到第二天,周新元经商洛医院诊断为左侧三根肋骨骨折,人们才知道他是被诬,但不了了之。事后,陈红军、陈超还不放过周新元,又先后两次在本村对周实施殴打,迫使周新元不敢在家居住,离家出走在外租住长达10年之久。但仍感自己安全保障无望,只得含泪将祖业房产变卖,到外地安家栖身。

  更令商州居民冉栓槽、冉金槽想不到是,他们怎么会与陈家兄弟结上了怨?1995年春节,陈家老四陈红军在冉经营的歌厅消费了200元,却没有付账。在一年后的正月初五,冉家两兄弟在一路口意外遇见陈红军,遂向陈讨要欠账。陈红军恼羞成怒,立即喊来其兄陈浩军、陈浩斌等人,将冉氏兄弟殴打致伤。兄弟两人寻机逃至商洛市医院救治。正当他们在急救室包扎伤口时,陈浩年、陈浩军、陈浩斌又纠集多名打手驾车追至医院,并当着赶来处理的警察面,再次对冉氏兄弟进行殴打。一位医生见状吓得在诊断日志上写下:当着警察的面还打人,这社会治安真叫人担心!

  1997年夏季的一天,商洛市(原商洛地区)消防支队在名人街修建办公楼,工程动工初期,所用的砂石一直由承包商冀某提供。陈浩军得知此事后大为不满,以消防支队办公楼征用的是西关村(陈当时任西关社区主任)的土地为由,要求建楼工程所需砂石、院内地面硬化等工程必须由西关农工贸公司承建。为达到目的,陈浩军指派西关农工贸公司成员张某等10人来到消防支队办公楼工地,采用水泥电杆堵门、围攻等手段向消防支队施压,迫使消防支队领导答应了陈浩军提出的蛮横要求。

  2003年1月21日,陈浩军为了收回原已承包出去的村建砖厂,以原砖厂承包人合同到期为由,将原承包人起诉到商州区法院。正当案件审理调查时,同年2月27日,陈浩军却另外组织村组干部会议,讨论决定收回砖厂。陈浩军要求所有参加村干部会议的人都要去,并发话说去了以后要“残火些”。3月1日,陈浩军指使西关社区村民来到砖厂欲强行收回,遭到原承包人陈某的阻拦。陈浩军闻讯后即喊上其兄陈浩年赶到现场,见陈某仍站在砖厂门前,便亲自驾驶装载机强行向砖厂内闯。砖厂职工王朝英上前阻挡时,陈浩军置前方有人而不顾,仍驾装载机向前直冲,导致王左胸部多发性肋骨骨折。经法医鉴定,构成轻伤。3月31日,西关社区终于将砖厂收回后,从此成为陈氏兄弟谋取私利之地。从2003年11月22日至2005年5月11日,陈浩年先后拖欠用砖款146400元;陈浩斌在一年时间,亦拖欠用砖款90000多元。

  组建公司大肆非法敛财

  1996年,陈浩军担任本村村主任,不久又被选为商州区人大代表后,开始利用手中掌握的权力,组建了以西关村干部及组长为成员的农工贸公司,接着成立了陕西大地有限责任公司;其弟陈浩斌也相继成立了夏阳汽车修理厂及夏阳实业有限责任公司,形成了“三位一体”的组织网络体系。从此以后,陈氏兄弟以各自所办公司为据点,网络党羽,发展骨干成员,暗地从事违法犯罪活动,以欺行霸市、垄断行业、敲诈勒索、强迫交易、行贿受贿等手段,大肆进行非法敛财等违法犯罪活动。

  据起诉书中的指控说,犯罪活动中有5起都是以获取经济利益为目的的,先后非法敛财高达1100多万元。涉及的罪名包括强迫交易罪、行贿罪及敲诈勒索罪等。

  1997年6月至2004年10月,在7年时间内,陈浩军利用其任西关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农工贸公司经理职务之便,组织指派其骨干成员陈忠民、张长录(均为涉黑案10被告之一),对西关村辖区内的机关、单位收取管理费、道路使用补偿费、集资款等共计78起48万余元。2000年5月,陈浩军以农工贸公司名义,采用行贿等手段,承建了商州市文卫路拆迁安置工程,非法所得赃款50余万元,陈将其中的12万余元用于奖励其有关骨干成员。

  2001年8月至2003年3月,陈浩斌以夏阳公司名义承建了商州地区地下通信管道工程。工程竣工后根据国家信息产业部的有关规定,对该工程进行产权置换过程中,在出卖价格谈判两次未果的情况下,陈浩斌给当时商州城建局局长吕宏涛(另案处理)行贿现金10万元。事后,在吕的纵容支持下,将造价为266万元的通信管道工程,欲以695万元的高价出售给商洛市移动、电信、联通三公司。三公司觉得价格太高无法接受,但慑于陈浩斌及城建局局长吕宏涛的压力,在管道降价无望的情况下,迫于无奈遂于2003年3月31日违心签订了695万元的购价合同。随后,商洛电信、联通相继将购买管道全部价款支付给商州区城建局,在2004年5月24日前,城建局分五次将管道价款又转付给夏阳公司。后来,这项工程经陕西正衡司法会计鉴定所鉴定,实际造价仅为266万多元。仅此一项,陈浩斌从中非法敛财达428万余元,使国家蒙受了巨大经济损失。

  2001年11月11日晚,商州区教育局司机景卫刚驾驶的车辆发生交通事故,撞坏陈浩斌夏阳公司门面房的铁栅栏门。当晚,陈浩斌得知后,即授意夏阳汽车修理厂厂长徐应智(陈的堂妹夫,涉黑案10被告之一)将双方肇事车辆堆放在夏阳汽车修理厂内,以其房屋被碰裂为借口,以不给赔房就不给车为要挟,向教育局索要10万元赔偿款。教育局派人多次谈判,最终先后被敲诈68677元。后经西安建筑科技大学建筑物检测鉴定,陈浩斌用以敲诈所指称的门面房房梁等处的裂纹,是由于房屋本身原因所形成,而并非汽车撞击门面房所造成。

  恣意妄为殴打多名干警

  2001年8月17日,商洛市烟草专卖局商州分局副局长王保平,按照上级部署要求,组织带领烟草专卖局稽查人员李涛等对商州区烟草经营市场进行稽查整顿。当日上午11时,查到商州原在过境公路边由陈浩军经营的山城饭店时,发现该饭店内经营出售违规卷烟。稽查人员按照规定对违规卷烟办理了扣押手续。当稽查人员李涛拿着被扣押的卷烟走到饭店门口时,遭遇陈浩军长子陈旭(涉黑案10名被告之一)的无理阻拦,并朝李涛的面部猛击一拳,致李涛手中的卷烟散落一地。此时,视家族利益不可侵犯的陈浩军闻讯赶来,不问情由就破口大骂。王保平见状,即上前出示执法证件,亮明身份。随即进行解释。陈浩军非但不听,反上前夺取王保平手中的执法证,对其进行殴打,致王嘴角流血。王被打后,见事态严重,随即打电话向商洛市公安局商州分局报警。民警王超荣接警后,身着警服和段小鹏赶到现场,在向陈浩军询问情况时,盛怒中的陈浩军又向王超荣面部打了一拳。王超荣为了控制事态,欲将陈浩军带到中队询问,再次遭到陈浩军、陈旭父子的殴打。就在此时,陈浩斌也闻讯赶到现场,即对王保平拳打脚踢。更为恶劣的是,陈浩斌拽住王保平的头发将其压倒在地,指着其二哥陈浩军让王喊“爷”,王不肯,于是一直打致王晕倒在地方才罢手。执法民警王超荣、段小鹏也被拉到饭店内,赶来的陈浩年又对王超荣、段小鹏实施殴打。

  烟草局的王保平被打伤住院,致使烟草稽查工作中断。起诉书指控的陈氏兄弟涉黑案中,类似的妨碍公务犯罪活动有3起,先后殴打多名公安民警和国家职工干部。与此同时,起诉书还指控陈氏涉黑组织犯有多起寻衅滋事,随意伤害他人及盗窃、职务侵占、非法侵入他人住宅等犯罪事实。在这起刑事起诉案中,有受害人还提起了数额达24万余元的民事赔偿诉讼。与此同时,这起涉黑案中,在商洛市先后已有5名曾经为其提供保护伞或受贿的正处级官员,受到法律等制裁。

  否认事实庭审照常推进

  自5月29日上午开始的这次审理,至昨天已进行整整两天。在两天的庭审中,被押进审判庭的10名被告,对检察院起诉的罪名及列举的事实和证据,均翻供否认。这个以陈氏三兄弟为首的涉黑案,由于涉及人员众多,案情比较复杂,涉案时间长,影响大,因此开庭审理前,商南县公、检、法等有关部门已作周密部署,并采取了严格的安全防范措施。陕西省及商洛市有关部门亦派员参加旁听。而对所有参加庭审采访的媒体记者,也有严格限制,所有摄影、摄像设备均不得带入庭内。由于被告对指控的犯罪事实当庭翻供否认,加之被告聘请的14名律师相继辩护,使庭审调查、质证进展比较缓慢。

  在29日上午,被告陈浩军、陈浩斌两名“涉黑主犯”在退庭时大喊“冤枉”。30日中午休庭后,参加旁听的被告家属甚至与有关执法人员发生了一些争吵。尽管如此,庭审仍照常推进。针对被告当庭翻供否认犯罪事实的情况,参加此案专案组的一位刑侦警官昨天下午对记者说,这类违法犯罪嫌疑人,在开庭审理中一般多是这种反应。“但事实胜于狡辩。最终的事实和证据,将会使作恶者受到应有法律审判和惩罚!”在两天的旁听中,记者也听到不少议论:这个涉黑性质的犯罪团伙,为什么能在当地越坐越大?为什么持续时间长达12年?除了个别地方官员的庇护纵容和打击不力外,是否还有其他原因?这些不能不引起全社会的深思。

 
 
 
西安日报社声明西安新闻网刊载西安日报、西安晚报文章已经西安日报社独家授权。自2003年10月1日起,其他商业网站(新闻媒体网站除外)未经西安日报社授权,不得转载西安新闻网上刊载的西安日报、西安晚报文章。欢迎新闻媒体网站在平等合作的基础上转载西安日报、西安晚报的新闻,转载务必注明来源"西安新闻网-西安日报"、"西安新闻网-西安晚报"。其他商业网站如有合作意向请与西安新闻网联系。联系电话:029-88266097
商州陈氏家族的“涉黑”路
孩子的成长你懂不懂?
端午节 国人永远的牵挂
追寻莲湖公园红色记忆
一个国际志愿者的17个春秋
失色的童年
两位学生老板的就业之路
商南四千年前遗址藏谜团
秦岭深处探访金丝猴
蓝田玉的春天到了吗
西安大学生与美国葛洛特市议员
讨薪之旅背后的艰难曲折
走旁门左道的书坛大家
为了大地的丰收
请多给我们一些阳光
西安市第十届“十佳少年”简介
石榴树下石榴诗人
与猴结缘的大学生
陈水扁女婿:从小医生到害群驸马
秦岭偶遇冯文真
民间举报禽流感第一人的命运沉浮
快乐的苦行僧赵林祥
“家庭好总理”韩玉清
农民巧手慧心泥塑艺术传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