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聚焦西安 | 图片新闻 | 便民服务 | 西安日报 | 西安晚报 | 信息集装箱 | 西安房产
  友情链接 两会专题 今日要闻 本地要闻 国内新闻 国际新闻 财经新闻 科教新闻  专题新闻
首页-> 新闻中心-> 深度报道    

西安青少年校外活动场所调查
 
www.xawb.com 2006-06-02 09:46:53 西安晚报
 
 

网吧义务监督员抽查网吧,又发现未成年人上网。

海洋馆,小朋友都爱去,但门票让不少家长望而却步。

  文/记者崔晓刚图/记者李安定

  我们生活的这座城市每天都有高楼拔地而起,与此同时,记者听到不少的青少年却在抱怨,课余时间没有地方可去。那么,他们对校外活动都有怎样的期待?“六一”国际儿童节前后,记者对此进行了调查。

  资源整合:前行中困难重重

  未央区大明宫街道三星小学处于城乡接合部,生源主要来自周边3个村子。刘校长告诉记者,全校690名学生中有三分之二是外来流动人口,学校现在按政策取消了下午的托管,两节课后是半小时课外活动。放学后,只有少数学生有条件参加一些兴趣班,大部分学生就待在家里。

  这里很多学生的家长是做生意的,对孩子往往疏于管理,周围的社区和村子里也没有活动场地。孩子们去黑网吧的有,在街上流浪的也有,学校的教师们都很着急。

  刘校长说,自己的要求不高,只要有个地方能踢球,或者有个阅览室、读书室,起码要让孩子们有个阵地才好。

  对此,市文明办主任杨毅波表示,我市农村青少年校外活动场所的绝对数量较少,显得有些薄弱,应该加强。

  他说,西安作为一个文化大市,各种资源十分丰富。文化场所的绝对数量并不少,但涉及单位太多,因体制原因,发挥作用不够,需要有人对资源进行整合。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专家表示,校外活动场所不必拘泥于一个概念,现有的资源,只要能够盘活,对文化资源、教育资源进行整合,让孩子们可以根据自己的兴趣,学校可以根据教育实践的需求,来参与各种各样的活动,只要能够充分利用,让它的效用最大化,都可以成为青少年的校外活动场所。

  今年年初,我市承诺要为未成年人办理10件实事,其中1件是加强未成年人活动场所建设管理,进一步做好公益性文化设施向未成年人免费开放工作,制定颁发《西安市青少年校外活动场所管理办法》,充分发挥各级各类青少年校外活动场所公益性作用。

  市文化局文化市场处透露,今年下半年将联合有关部门进行试点,让校园网吧在课余时间及双休日对青少年开放,力争在城3区、郊3区合理分布;允许一些在硬件、环境等方面符合要求的网吧在特定时间、特定区域,面向青少年开放;积极联系部门国际运营商,在农村乡镇一级开办绿色网吧,对未成年人实行优惠政策。

  早在2004年就有政协委员呼吁,我市应充分发掘校外资源,学校可在双休日、节假日向学生甚至家长开放计算机教室、图书馆阅览室、校园运动场所等,积极开展校园健康网吧活动和文化体育活动,但各方面出于资金投入、安全责任等考虑,一直没有形成规模。据了解,目前我市只有大雁塔小学还在试点。

  另一方面,一些教师告诉记者,市人大常委会近日正在审议的《西安市中小学生伤害事故处理条例(草案)》让学校双休日、节假日开放校内活动场所顾虑重重。

  《条例(草案)》规定:在学校规定的到校、离校时间以外,学生自行滞留学校或者自行到校;节假日或者假期等学校工作时间以外,学生自行滞留学校或者自行到校发生的学生伤害事故,学校有过错,应该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这几位教师表示,学校极有可能会因害怕承担责任而不愿在双休日、节假日开放校内活动场所。

  城市很大 但留给孩子的空间太少

  日前,记者在市内部分区域的游戏厅、台球厅、网吧进行暗访时发现,城中村内比较偏僻的网吧里能见到青少年的身影,游戏厅、台球厅里的青少年为数不少,他们大多是这里的常客,技术老练。

  在市文化局工作的孙先生反映,迪吧、慢摇吧、歌舞厅里经常看到初中生。他还说:“有些孩子放学后确实没地方可去,没事可干。”

  记者随机对我市100名中小学生进行了简单调查,问题涉及“课余时间,你到哪里去玩?”“你喜欢什么样的活动项目?”“现有的活动场所你都去过哪些?”“你对这些场所的建设满意吗?”等。

  结果显示,100名中小学生中,有35人课余时间都在家里,20人回答去过少年宫,主要是参加特长培训。有65人表示,现在可供青少年玩耍的地方越来越少。

  “城市规模越来越大,但留给孩子的空间太少。”市民李先生自认为是个开明的家长,他不要求孩子参加各种培训班,但常常因孩子没有玩的地方而发愁。

  他说,少年宫等场所都成了特长培训基地,社区里能挤出的空间都用来打麻将了。

  一些家长的想法与李先生相同。他们表示,当前的家庭教育和学校教育都侧重于孩子的学习成绩,学生的学业负担和心理压力本来就比较重,再加上许多独生子女成长过程相对孤单,他们需要多参加一些可以释放压力的活动。

  “青少年活动场所学习范围狭窄,一般局限于琴棋书画等文化艺术特长的培养,或是校内课程的补习,至于孩子课外真正感兴趣的内容,往往很少。”家长张先生说,“科普活动、军事训练、素质拓展、电子游戏,孩子提起这些活动积极性很高,但很难找到这样的场所。”

  初二学生孙凯说,想去打羽毛球、乒乓球,但适合自己的场地太少,北郊的体育馆离得实在太远,听说收费也很高,而省体育场对外开放的场地有限,平时又总是被大人们占着。

  今年12岁的小涛告诉记者,想去逛博物馆,但学生票对他来说也显得昂贵,去看电影吧,儿童电影太少,而且票价也令人难以承受。

  一位姓亓的学生告诉记者,以前还能到小寨工人文化宫参加一些活动,但那里现在已经被拆。很多处工人文化宫里,除电影和台球外,就是一些健身、瑜珈训练、美容美体等成年人的活动。

  今年12岁的王萌告诉记者,自己在网上看到,有的城市建有学农基地,可供青少年了解农业知识、亲自体验农业耕作;学工基地可供青少年了解工业生产基本常识、模拟体验生产操作;军事训练基地可供青少年参加军事训练、模拟野战;有的场所设有健身器材、球类、登山、攀岩等活动设施,收费又不高,他希望西安也能有这样的场所。

  就在记者采访快结束时,市民吴小姐向本报新闻热线反映,儿童公园内新建的科技馆还未投入使用,大楼北边的墙壁已经被凿穿,似乎要对外搞开发。

  吴小姐指着公园门口两侧的门面房说,“城里的孩子真可怜,他们本来就没有多少可以玩耍的地方,儿童公园却在缩水。”

  经了解,儿童公园内的免费娱乐项目不是很多,即使有,也已很难引起青少年的兴趣。公园一位负责人表示,儿童公园属于差额拨款单位,加上退休职工共有65名工作人员,但财政每年仅拨款8万元,现在的运营举步维艰。科技馆大楼已经建成,但因资金短缺项目暂时中止,出租门面房也是为了更好地发展。

  据介绍,平时及双休日来这里的青少年并不是很多,这位负责人分析说,有硬件上的原因,孩子们的天性好动,他们喜欢一些参与性、实践性较强的活动,能够在体验中与校内教育实现有效衔接,而公园里这样的活动显得有些少。

  “主阵地”如何保证公益性?

  青少年宫在一般人眼中是孩子们课外活动的主阵地,但这里近年来也因公益性作用发挥不够而屡遭非议。

  “没有场地,缺乏资金,公益性活动得不到保障。”多名负责人表示,主阵地也有自己的难处。

  我市目前有4所青少年宫。市青少年宫的主管上级是团市委,初期规划33亩,现在只拥有11亩,其设备、器材都保持在建成初期,几乎没有添加多少,现有书法、绘画、舞蹈、器乐、图书等18个专用教室和活动场所。

  碑林区、莲湖区、新城区的少年宫分别隶属于各区教育局,其中新城区少年宫建筑面积1100平方米,有8个活动教室;碑林区少年宫建筑面积1046平方米,有教室9间;莲湖区少年宫建筑面积1234平方米,加上租用的建筑,共24间教室。

  来自团市委的一份调研报告指出,这3所少年宫都普遍存在规模小、任务重、硬件设施落后、发展空间有限等难题。“收不抵支,勉强维持,由于经费缺乏,它们的公益性地位得不到保障,不得不以有偿培训等方式弥补资金缺口。”

  而且,我市还有10个区县没有少年宫,场馆分布很不均匀,无法满足孩子们日常的校外活动需求。

  市青少年宫杨清波主任说,要真正发挥校外活动场所的公益性,人员、设备、场地、资金至少都要有保证。目前的情况是,场所有限,根本谈不上儿童剧场、游泳馆、体育馆、网吧、书吧、科技馆、野营地等青少年感兴趣的项目建设。

  在北郊的西安市妇女儿童活动中心,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单位属自收自支,所以要搞一些特长培训,虽然是面向普通工薪阶层,但仍有部分孩子被挡在门外。

  妇女儿童活动中心的工作人员说,这里也经常举办一些公益性活动,6月1日下午,他们就将数百名农民工子女请来,通过表演文艺节目、放映电影等方式让孩子们过节。然而,即便这样不大的活动,活动中心仍感到力不从心,捉襟见肘。

  此外,我市碑林区和新城区也设立了妇女儿童活动中心。但有知情者透露,这两个中心只是在幼儿园里多挂一块牌子,真正没有多大作用。

  这种现象今后可能有所改善。记者从市教育局了解到,从2001年起,我市先后有周至、高陵、蓝田、长安、户县等区县申报了青少年校外活动场所建设项目,并获得批准,灞桥区也于今年申报了项目。

  据了解,这些活动中心都将建有微机室、科技室、音乐室等部室,有的也已渐渐开始发挥作用。

  有市民表示,如何保证配套设施到位,保障资金及人员,防止这些场所变成专门的培训机构,为孩子们创造一个低门槛或无门槛的活动场所,还需要下一番工夫。

  链接

  ■目前,我国平均每7万未成年人拥有一个青少年校外活动场所,大多数活动场所建筑面积不足1500平方米,并主要集中在大中城市和经济发达地区,广大农村地区还十分缺少。相当一部分校外活动场所设施落后、设备陈旧、功能单一,很难满足未成年人的需求。

  ■全国大多数校外活动场所经常性的活动形式是侧重举办各种文艺体育类培训班和学科辅导班,主要为少数有特长、专长的学生服务,没有面向广大未成年人。部分校外活动场所存在着场地出租、开发经营等“自行创收”的现象。多数未成年人校外活动场所都存在白天没有学生的“白日空”现象,学生一般只能在周末和节假日参加活动,场所利用率不高。

  ■不久前,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关于进一步加强和改进未成年人校外活动场所建设和管理工作的意见》中明确指出,要把校外活动列入学校教育教学计划,逐步做到学生平均每周有半天时间参加校外活动,实现校外活动的经常化和制度化。记者崔晓刚整理

能否借鉴北京经验?

  一位从北京归来的教育界朋友说,在没有钱,没有场地的情况下,青少年校外活动同样可以进行得有声有色,关键就是要打破条块分割的体制,他说北京市东城区的例子值得借鉴。

  北京市东城区是面积不过25平方公里的中心城区,分布着133个社区,上百多所中、小学校和幼儿园,这里的学校大多面积不大,空间有限,学生的课外活动受到先天不足的条件制约。

  据北京媒体报道,从2005年6月1日起,北京市东城区启动“蓝天工程”,破除条块分割造成的学生校外活动资源分割的藩篱,对区域内外所有能够给中小学生提供课外活动资源的单位和课外活动师资在信息化平台上进行重新整合,将500多家资源单位纳入一个资源库,并精选了200多家资源单位签订协议,使它们都成为东城区中小学生开展课外活动的场所。

  学生借助“蓝天工程”IC卡,可以完成图书借阅、计算机上机、午餐、购物等一系列校园活动;参观博物馆、名人故居,使用体育设施可以预约;购书可以打折。

  据北京媒体报道,学生使用IC卡进行课外活动时,其活动轨迹会在东城区中小学生课外活动指导服务中心的信息管理平台上留下翔实记录,同时还会生成积分,实时反映出学生参与课外活动的情况。2005年暑假,“一卡通”系统就显示54794人次参与各种课外活动。

  “蓝天工程”为学生创建了一个没有围墙的课堂和无数个流动的活动场所。东城区学生每天参加校外活动的时间比过去增加了1小时以上的有67%。”   

  

 
 
 
西安日报社声明西安新闻网刊载西安日报、西安晚报文章已经西安日报社独家授权。自2003年10月1日起,其他商业网站(新闻媒体网站除外)未经西安日报社授权,不得转载西安新闻网上刊载的西安日报、西安晚报文章。欢迎新闻媒体网站在平等合作的基础上转载西安日报、西安晚报的新闻,转载务必注明来源"西安新闻网-西安日报"、"西安新闻网-西安晚报"。其他商业网站如有合作意向请与西安新闻网联系。联系电话:029-88266097
西安青少年校外活动场所调查
独行天下的大学生
八旬老人病榻整理拳谱
商州陈氏家族的“涉黑”路
孩子的成长你懂不懂?
端午节 国人永远的牵挂
追寻莲湖公园红色记忆
一个国际志愿者的17个春秋
失色的童年
两位学生老板的就业之路
商南四千年前遗址藏谜团
秦岭深处探访金丝猴
长跑神童背后的故事
走旁门左道的书坛大家
为了大地的丰收
请多给我们一些阳光
西安市第十届“十佳少年”简介
石榴树下石榴诗人
与猴结缘的大学生
陈水扁女婿:从小医生到害群驸马
秦岭偶遇冯文真
民间举报禽流感第一人的命运沉浮
快乐的苦行僧赵林祥
“家庭好总理”韩玉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