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聚焦西安 | 图片新闻 | 便民服务 | 西安日报 | 西安晚报 | 信息集装箱 | 西安房产
  友情链接 两会专题 今日要闻 本地要闻 国内新闻 国际新闻 财经新闻 科教新闻  专题新闻
首页-> 新闻中心-> 深度报道    

未圆的高考梦
 
www.xawb.com 2006-06-06 10:21:24 西安晚报
 
 

郭琦因为不能上学曾跳井自杀。

为记者拍照特意打扮了的郭琦。耳坠是妹妹给她的。

   文/图记者王丽

  3年前,17岁少女郭琦失学自杀未遂,因祸得福重新走进校园;3年后,本该参加高考、向更高一级学府迈进的她,却因患抑郁症险些持刀杀人。3年时间,改变的不仅是她的面容和心态,还有她曾用生命作为赌注的“上学”愿望。

  2006年6月3日上午11点多,表情呆滞僵硬的郭琦淘洗完切好的土豆丝,在蜂窝煤炉上炒好后,还没来得及盛进盘中,就蹲在锅边一口锅盔一口土豆丝地吃起来。

  在本该备战高考的日子里,郭琦的生活里已没有了“上学”的概念。3年前,那个为了上学而和父亲吵闹、抗争以至于跳井自杀的郭琦不见了。

  1.上学

  “我想着能到重点中学上学,梦里都会笑出声来。”

  “当时,在省上领导关心下,郭琦到西安一中上学。”郭琦的父亲回忆起3年前的事情时说。他已经没有了3年前初次在媒体面前开口时的窘迫。

  对当时的郭琦而言,有学上当然是好事。“我想着能到重点中学上学,梦里都会笑出声来。”正在厨房做饭的郭琦回忆起当时的情景,呆呆地说。2003年9月份,郭琦再次背上书包走进梦寐以求的校园。

  据郭庆余回忆,学校当时很照顾郭琦,专车接到学校,校长书记又陪同他们父女吃饭。只是郭琦的表现闷闷的,和谁都不打招呼,让他感到一些担心。但郭庆余仍安慰自己:“没事了,心理咨询师给娃已经治疗过了,娃应该没问题了。”

  他寻思着,聪明的郭琦能够顺顺当当上完三年高中,再考上大学,自己就能和村里那些有大学生儿女的父亲们一样,高声说话,直起腰杆走路。

  在郭琦刚上学的日子里,由于机井营救中被扭伤的腿还有余伤,浮肿和疼痛常常使她从夜半恶梦中醒来,但和上学读书的快乐相比,郭琦说那个时候感觉到“很多很多温暖”。

  腿伤了疼了不能走路,老师会来背着她搀着她去上课;为了照顾她的腿伤,早操、军训全免了;物理和化学基础差、学习吃力,老师会额外为她讲解;中秋节,老师专门送去了月饼和一些衣物……

  “我重新到砖窑赚钱,郭琦自杀住院把给他哥娶媳妇的钱花光了,我还得挣钱给娃盖房娶媳妇。”在郭琦的父亲看来,自杀的阴影该烟消云散了,生活也该重新恢复原来的平静了。

  2.辍学

  “分数不好,在那里丢人,还是领回来好。”

  或许是贫寒家境养成的自卑,或许是童年缺少母爱导致的内向,也或许是投井自杀留下的内心伤痕远没有消弭,重新得到学习机会的郭琦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由于郭琦此前在长安二中读高一时间不长,又辍学在家呆了大半年,基础变得非常薄弱,而“宏志班”里成绩优异的全市各地学生本来入学成绩就不错,加上又都很用功,相形之下,郭琦变得很不突出,学习压力也与日俱增。

  那时,郭琦也开始感到了自己的异常。基础差,她着急;同学用功,她也刻苦学习到半夜,但成绩还是不理想;她又经常头痛,痛得不能看书不能上课。

  当保安的哥哥疼爱她,给她买了很多安神补脑的药,但无济于事,她感到自己记不住东西,晚上睡不着觉,头痛仍一日紧似一日的加剧。只有数学还保持着比较好的成绩。

  郭庆余告诉记者,2004年3月,学校通知他去带郭琦看病,老师告诉他“郭琦是上面指定照顾上学的,上学可以不收钱,但看病还得自理”。

  与此同时,他也听到学校里有人说“学校不是养人的地方,有些人学习不好还要人服侍”、“郭琦485分就进校,比550分的分数线低了很多”的风言风语。对学校一直心存感激的郭父愧疚不已,觉得孩子还没有出啥成绩,却又开始新一轮麻烦。

  4月底,郭琦的父亲和哥哥带她到医院检查,医生说,郭琦得了抑郁症。

  “从学校走的时候,老师说,数学一门成绩好没用,要全部好才行,希望娃把病看好后再去上学。”郭庆余回忆起当时情景,有些激动也有些感慨,“咱心里头明白,学校是分数第一,郭琦分数不好,在那里丢人,还是领回来好。”

  采访中,郭庆余对女儿辍学始终耿耿于怀,认为是自己没本事请医生给女儿及时心理治疗,消除自杀影响,才落了个辍学的后果。

  他说,学校后来通知“上头有红头文件,取消了郭琦的上学资格”。

  3.抑郁症

  “生活美得很,我不死了。”

  辍学后的郭琦在精神病医院住了两个多月,由于无钱继续治病,病情稍微好转后,她就出了院。

  跟随哥哥住了一段时间后,郭琦觉得自己长大该挣钱了,经人介绍到一家饭店作传菜员的工作。但由于服用抗抑郁药物产生副作用,她常睡过时间迟到。同时,精神和心理上的创伤也使她“不活泛”,表情呆滞,不知道招呼客人,老板终于在一次她无意打碎盘子后辞掉了她。

  此后,郭琦的抑郁症很快发展到了精神分裂症,最严重时拿着刀要杀人。

  郭父回忆说,从去年夏初开始,郭琦病情就一直非常严重,搅得自己不能正常到砖窑打工挣钱,家里攒下的一万多块钱也因给她看病花得所剩无几,给儿子攒钱盖房子娶亲的愿望也似乎越来越遥远。

  2005年春节的一天,他生气地对女儿说:“要你还有啥用?还不如死了算了。”他似乎已经忘记,曾经也是类似的话让郭琦选择了自杀的方式。

  当晚,当他恍惚睡着时,郭琦瞪着眼睛拿着一把菜刀走近了自己的父亲。“我下意识一躲,刀砍进了旁边的架子车。”想起当时情景,郭父仍心有余悸,他没想到,女儿竟然敢拿刀砍自己的父亲。

  为了看管住“要拿刀杀人”的女儿,父亲无奈的选择了自己的方式:把女儿长期锁在自家屋内。鉴于郭琦已经成了当地的新闻人物,也由于事件本身的不合法性,当地政府及时制止了郭父。

  2005年这一年,郭琦有大半年在精神病院度过。直到春节前的小年她才回到家,据郭父说,是精神病院在政府资助的钱用完后,派车把他女儿给送回来的。

  回到家的郭琦对很多事情已经没有了记忆,但惟独对于自己2002年中考的成绩,长安一中、二中普通班、重点班的分数线,自己差多少分,需要多少钱能进重点班等事情,她仍然一清二楚。

  郭庆余说,女儿有一天突然对他说:“生活美得很,我不死了。我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4.高考

  “女子现在认命了,高考跟她没关系了。”

  每天晚上看电视到11点,一觉睡到第二天上午10点多,然后给父亲做饭,在家里呆着看电视或者去亲戚家,晚上再看电视到11点……如此往复循环,这就是郭琦生活的常态。

  “不上学了还看书干啥?”郭琦说,自己不再看任何带字的纸片,父亲为了防止她犯病把家里所有的书都卖了破烂。尽管如此,郭琦仍承认“上学就是好”,至于好在哪里,她只是嘴里念念有辞,表情却木然,旁人什么也听不到。

  如果正常学习的话,郭琦应该是今年全国参加高考的数百万考生之一。然而,当年以生命换取上学机会的郭琦已经不可能走上这个考场。这个“不可能”的期限也许就是永远。

  提及高考和大学,郭琦不愿意说什么,只是发呆。郭父倒是无所谓的样子:“女子当年心高为上学自杀,现在认命了,不提上学的事,高考跟她没关系了。”只是在话末,感慨似的叹了长长一口气。

  “郭萌今年高考,忙得很。”说起好朋友郭萌,郭琦开心了很多。在她有病和没病的日子里,郭萌等几个儿时玩伴经常来看她,也从来没有嫌弃过她什么,而她也愿意把心里隐藏的话说给她们听。

  采访结束时,记者希望能给她拍张照片。“姐姐,我能梳下头发不?”由于长期服用抗抑郁药物,郭琦体形臃肿、动作迟缓,但她还是很在意自己的外貌。很快,头发整齐、面容和3年前一样清秀的郭琦再次出现在记者面前,右耳垂上还多了一个灯笼样的耳坠。

  她说,这是妹妹洗澡时捡的,自己看着好看就戴上了。

她曾以死反抗辍学

  2002年,郭琦考上了高中,但开学不久后,就因家里无法付学费而辍学。

  郭琦母亲十几年前因不能忍受家庭的贫困而出走,家中生活一直困难。

  在家辍学半年多后,2003年8月1日,一直希望能重返高中的郭琦再次与父亲商量上学的事情,得到了仍是无奈的拒绝。

  8月2日下午,绝望无助的郭琦在瓢泼的大雨中跳入了村头的一口机井。

  但跳下井后,她被卡在距离水面20米处。下午4点,一位村民在地里劳动时,听到了郭琦喊“救命”的声音,立即赶回村里拨打“110”报警。

  经过20个小时艰难的营救,郭琦终于被从生命的边缘拉了回来。

  郭琦自杀被救后,先是其母校长安二中伸出了橄榄枝,欢迎她免费入学就读。后来,省文明办联系了西安市第一中学“宏志班”,郭琦继而到该校就读,并被免除了学杂费。

 
 
 
西安日报社声明西安新闻网刊载西安日报、西安晚报文章已经西安日报社独家授权。自2003年10月1日起,其他商业网站(新闻媒体网站除外)未经西安日报社授权,不得转载西安新闻网上刊载的西安日报、西安晚报文章。欢迎新闻媒体网站在平等合作的基础上转载西安日报、西安晚报的新闻,转载务必注明来源"西安新闻网-西安日报"、"西安新闻网-西安晚报"。其他商业网站如有合作意向请与西安新闻网联系。联系电话:029-88266097
未圆的高考梦
家庭教育亟待“合力”
离婚与复婚的困惑
谁来救助重病大学生
西安青少年校外活动场所调查
独行天下的大学生
八旬老人病榻整理拳谱
商州陈氏家族的“涉黑”路
孩子的成长你懂不懂?
端午节 国人永远的牵挂
追寻莲湖公园红色记忆
一个国际志愿者的17个春秋
记治安调解员杨春联二三事
长跑神童背后的故事
走旁门左道的书坛大家
为了大地的丰收
请多给我们一些阳光
西安市第十届“十佳少年”简介
石榴树下石榴诗人
与猴结缘的大学生
陈水扁女婿:从小医生到害群驸马
秦岭偶遇冯文真
民间举报禽流感第一人的命运沉浮
快乐的苦行僧赵林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