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聚焦西安 | 图片新闻 | 便民服务 | 西安日报 | 西安晚报 | 信息集装箱 | 西安房产
  本地要闻 国内新闻 国际新闻 财经新闻 科教新闻 社会新闻 体育新闻 文娱新闻  专题新闻
首页-> 新闻中心-> 深度报道    

孩子让妈妈再爱你一次
 
www.xawb.com 2006-06-12 11:04:38 西安晚报
 
 

  记者陈静 

  一个年轻的母亲因欠债无力抚养自己的孩子,欲将刚满一岁的儿子送养他人……一石激起千层浪,本报自8日刊登了这则消息后,热线电话里每天都有近百位读者在热议:爱孩子,是该紧紧守护着他,还是远远守望着他;爱孩子,是与他再苦也不分离,还是送他远走享福。无论是怎样一种声音,此刻,连责备也变得温暖。因为无数人的关心、帮助,一个曾经走投无路的母亲面前,现在已渐次展开了无数条的路--而她仍然拥有她的孩子:“比我不幸的人太多了,但我却是这世界上最幸运的人,馅饼真的掉到了我的头上。”

  缘起:“谁能收养我的孩子”

  李红(化名),一个34岁的母亲,就在几日前做了一个令世人惊诧的举动:她打电话求助本报,哭着说:“谁能收养我的儿子,我真的走投无路了……”

  未婚生子;为支持男友创业,欠下亲戚朋友十余万元债务;事后男友(孩子父亲)抛下他们母子杳无音讯;现独立抚养孩子,毫无收入来源。这些简短的句子,就大约成了李红现状的注解。

  李红说:“我已经没有时间了,把孩子送给别人抚养,也许是对他最好的选择。”李红说,他们现在的房租只能维持到这个月底。而她不能再拖累亲友了,欠的债必须还上。

  在李红看来,这么可爱的儿子应该拥有健全的家庭,健全的爱,像很多孩子一样接受正常的教育。但这些,她这个背负了10余万元欠债、几乎朝不保夕的母亲,统统给不起。

  “其实能不能守在孩子身边并不是最重要的,只要知道我的孩子是好的就可以了……”她始终坚持这样认为。

  记者从西安市民政局获悉,有特殊困难无力抚养子女的父母可以将孩子送给他人抚养,但必须是因患病或其它原因而丧失劳动能力或没有生活来源以致无力抚养子女的;但如果虽有困难却仍有能力抚养,则生父母不能将子女送给他人抚养。此外,送养孩子必须经过父母双方的同意,一方不能单独送养子女。据此,李红不能将子女送给他人收养。

  李红将孩子送给他人抚养的想法,民政部门已经给了否定的答案,但一切并未因此而终结。读者们对于一个母亲送走自己孩子的举动是否太不负责、太不道德的争执和他们濒临绝境的生活究竟该怎么继续的讨论,才刚刚开始……

  声音:难以认同的送养之举

  “没妈的孩子像根草”

  王先生现在已经是一个8岁孩子的父亲,他在电话里几乎是厉声喝斥李红要送养孩子的做法是太不负责任。他说,没妈的孩子真的像根草,那种苦楚,他亲身经历过,对孩子伤害太大了。王先生还在上小学的时候父母就离异了,后来他一直跟着亲戚生活。没有亲生父母在身边的缺憾,让原本活泼开朗的他一下子变得孤僻、寡言,甚至一度出现过留级和补考的情况。王先生说,这种负面的影响几乎伴随着他步入社会。直到后来,靠着刻意听一些心理倾诉的广播节目、看心理书籍等调适,他才逐渐变得开朗并愿意与人沟通。

  王先生说,对于一个孩子,没有什么比守在母亲身边更幸福的。李红认为自己的做法是为孩子好,认为暂时的困难可能会让孩子跟着吃苦,但吃点苦对孩子未尝不是好事,关键是看这个母亲如何去教育自己的孩子,引导孩子如何以积极的心态去面对生活。他说,十几万元的欠款与孩子相比,真的微不足道。钱可以慢慢还,但送走了孩子会成为一个母亲终生的遗憾。

  王先生说,难道生长在贫困农村的父母都可以以为孩子好为由便把孩子送人,放弃对孩子抚养和监护的义务吗?

  “思念孩子比清贫更可怕”

  8日中午,一位姓沙的女士从南宁刚刚飞抵西安咸阳国际机场,就迫不及待地给本报打来了电话。沙女士说,她是在飞机上看到本报报道的一个母亲因为巨额欠债要送养自己孩子的消息,她不明白一个母亲为什么会选择将自己的孩子送给别人抚养?

  沙女士说,她与李红有过相似的经历。当年,儿子刚刚出生她就与丈夫离婚了。为了独立抚养孩子,她抱着出生仅两个月大的儿子挨着高校推销明信片,卖出100张,才能挣到1角多钱。但就是这样,她从来也没想过要放弃抚养自己的儿子,更没有觉得孩子是自己的负担。相反,孩子成了她生活和事业的全部动力。沙女士说,自己的儿子现在20岁,已经拥有了自己的电脑公司,可谓事业有成。自己曾经与儿子共同经历的困苦生活并没有影响到儿子的前程。因此,她劝李红,决不要轻易放弃对孩子的抚养。

  “远离孩子的思念会比物质上的清贫来得更可怕!”在热线中,不断有如沙女士一样的王女士、宋女士等妈妈们托记者转达对李红的鼓励:“我与李红有过相似的经历,但从未想过让孩子离开自己,我愿意用自己的经历去开导她。”

  指路:生活可以这样继续

  读者们语气有别,角度各异,但却在最短的时间内,帮助一个母亲认明了她与自己孩子的未来之路。

  选择一:再组家庭

  8日下午,一位70岁的老太太急匆匆地走进本报编辑部,一见记者就说:“我有办法帮那个年轻的母亲,一定能解除她的后顾之忧……”

  老人说,她有个儿子已经35岁,离异多年,从事保险工作,他7岁的女儿由前妻抚养,现在单身。一直以来,儿子都希望能与一个受过高等教育并且有爱心的女人共组家庭,她觉得本报报道的李红可能就是这样的人选。老人焦急地说,希望能尽快帮她联系到李红,因为,她已买好机票准备本周日去珠海探望女儿,希望在此之前能见到李红。

  她说,一旦有了家庭,自己可以明正言顺地以奶奶的身份帮李红照看孩子,而李红也能抽身出去工作,这对李红母子是最好的选择。热线中,建议李红另组家庭的远不止这一位上了年纪的老母亲。

  抉择:

  见李红第一面时,当记者对她送养孩子的想法表示不解时,她就提到曾经也想过带着儿子丁丁嫁人,这样至少儿子能有一个完整的家。但是她在最短的时间内便打消了这个念头。为了解一时之难仓促选择婚姻,对任何一方都太不负责任,更何况她是在背负着养育儿子、还债的前提下做出这样的决定,这样的婚姻无法平等,她会不可避免地以一种仰视的态度去与另一半相处。如果,从小在这样的氛围中成长,孩子也很难形成健全的人格。

  选择二:接受资助

  在众多热线中,有数位读者表示愿意资助李红母子,至少在李红已经面临难以支付房租的情况下,这能对她们母子有所帮助。

  李师傅(卡车司机):我想给李红捐些钱,人生三大不幸中便有“丧子之痛”,现在一个母亲却主动选择送走自己的孩子,我相信这个母亲如果不是因为生活所迫,或者走投无路,决不会做出这么惊人的举动。我是一个10岁孩子的父亲,帮不了太大的忙,我也没有太多的钱,我想……(难以开口地)给她捐200元,解燃眉之急。

  身为公务员的陈先生最初的想法是收养小丁丁,虽然他已有了一个7岁的女儿。当记者提及因为丁丁的母亲不具备送养人资格,可能无法达成他收养小丁丁的愿望时,陈先生几乎是在最短的时间内又一次给记者打来电话:“我想在经济上帮助这对母子,毫无条件地每个月资助她们500元,直到她可以靠着自己的力量独自抚养自己的孩子。”

  抉择:

  李红曾经也富有过,200元、500元,这些曾经也许不值一提的钱,现在,对她而言,竟是如此大的财富,这些来自陌生人的情谊,重得几乎让她无法承受。昨天上午,李红来到报社,亲自向几位欲对她进行资助的读者表示感谢。李红说眼前经济上的困难很快就能挺过去,她请这些好心人放心。而电话那一头,资助者仍然鼓励她:“以后有困难,可以随时像朋友一样,我和我的家人很乐意帮助你。”

  选择三:寄养孩子

  “那位母亲可以带着她的儿子一起住进我们家!”从本报得知,李红因为无力支付房租,将不得不送养儿子后,8日,一位姓何的女士给本报打来电话。她告诉记者,她的家是三室一厅,通常只有她和母亲及3岁多的儿子在家,房子很宽敞,李红母子住进去没问题。丈夫工作忙加上经常出差,通常两三个月才回家一次。怕李红有顾虑,何女士笑着说,自己的儿子比小丁丁稍大些,两个小家伙在一起也有个伴,这样李红也可以放心地出去找工作。

  “如果收养了那个小男孩,对她的母亲而言,太残忍!”在高新技术开发区工作的左先生坦言道,“她可以把孩子寄养在我们这里,真的,时间上没有问题,她可以随时来看,随时把孩子接走。”左先生宽容得令记者惊讶。“如果哪天那个母亲突然要把孩子接走,那对已经和孩子建立了深厚感情的你们而言,不是也有些残忍吗?”对此,左先生淡然一笑说:“没关系,只要对这对母子是好的,我们怎样都没关系。而且能与这个孩子相处本身也是一种缘分。想念小家伙时,我们可以随时去看他。”

  抉择:

  让自己的孩子寄养在别人家里,李红说,这样的想法,她之前不是没有想过,但一转念就放弃了——“这种想法太理想化,形同天方夜谭。”她不相信会有人愿意无偿地、不计酬劳地去替别人代养孩子。但眼下,这不但是真的,而且不只是一家或是两家人提出了这样盛情的邀请,宽容地接纳她的孩子,让她可以去安心工作。对她而言,还有什么比这更好的选择呢?

  选择四:尽快工作

  张女士打来电话说,自己的祖父已经80岁高龄了,一个人居住在唐都医院的两居室内,很需要人照料。李红需要照料孩子,也需要份工作。如果愿意,可以让她住过去,一边照顾老人,一边照顾孩子。她和家人愿意每月支付几百元。等丁丁再大些,她还可以帮李红在周围给孩子联系幼儿园。

  一家物业公司的于女士打来电话说,知道李红有幼子要抚养的难处,如果她愿意,公司允许李红带着孩子一起工作,工作时间比较固定,在孩子离不了母亲的这段时间,李红可以选择这份工作作个过渡。

  晁先生听说李红曾受过高等教育,他说,他的公司从事中介服务,工作时间比较宽松,一般只要上午在公司坐班,下午员工通常可以视自己的情况自行安排业务。这对于要抚养照料孩子的李红可能比较适合,建议李红可以先去看看公司环境再做定夺。

  抉择:

  愿意为李红提供或介绍工作的读者有10多位。看到这些留言记录,李红有些激动。她说,谢谢这些好心人的帮助。无论做什么,她希望自己对工作单位而言,也能同样是有用的。否则,仅仅靠同情强留在某个岗位上,也很难长久。急需工作的她认真地记下了提供岗位的每个好心人的电话,她表示,她会认真地在最短时间内从中选择自己最能胜任的工作,在最短的时间承担起抚养孩子的责任。

  在越来越多人的关注中,李红母子未来该走的路,已经变得越来越明晰了。暂时寄养孩子,自己找一份工作———但这条路只能帮她暂时度过困境。毕竟,再难的事,还得靠自己去扛;再难的路,她得为着孩子走下去。因为,抚养儿子,那是她身为母亲不容推卸的责任。

  记者感言

  一个有些陌生的母亲

  媒体上经常会有这样的新闻,母亲愿意捐肾救助自己垂危的孩子;高空坠落,生死一线间,母亲用手托起孩子重生的起点……这是我们最熟悉的母亲们。

  因此,在热线记录中,当记者看到一个母亲要送养自己孩子的消息时,对此震惊、不解、疑惑……一个母亲在困境面前如此出人意料的举动,使得几日以来,读者们对此条新闻的关注度一直高居本报热线各类新闻反馈的榜首。

  在李红租住的屋里,记者试图寻出蛛丝马迹来印证之前对“一个不负责任的母亲”的假设。采访进行中,小丁丁在母亲腿上撒娇玩闹,蹬腿伸腰时小脑袋不慎磕碰到一旁床角上,突然哇哇大哭起来,记者在一旁也担心这下孩子碰得不轻。李红心疼地揉了揉孩子的脑袋,然后突然轻轻托起哇哇大哭的孩子的头,将嘴凑近孩子的耳朵,轻轻耳语了一番,孩子的哭声戛然而止。记者禁不住好奇地问:你跟他说了什么?“其实没说什么。孩子如果啼哭不止,只要凑近他的耳朵说说悄悄话,努力想听清楚的好奇心会立刻分散孩子的注意力,哭声就止住了。”她笑着说,这对孩子们都管用。

  一个细节,一个用心思教养孩子的瞬间,突然让我愿意从善念和体谅的心出发,去体谅这个母亲的无奈,去体会她在做出送养决定之前所做的所有挣扎。

  也许她的举动也让您觉得陌生过、惊讶过,但此刻,绝境不再,路途渐明,我们希望这个母亲以后能与她的儿子,以通常我们最熟悉的母子形象生活——相依相偎,相互支撑。

  

 
 
 
西安日报社声明西安新闻网刊载西安日报、西安晚报文章已经西安日报社独家授权。自2003年10月1日起,其他商业网站(新闻媒体网站除外)未经西安日报社授权,不得转载西安新闻网上刊载的西安日报、西安晚报文章。欢迎新闻媒体网站在平等合作的基础上转载西安日报、西安晚报的新闻,转载务必注明来源"西安新闻网-西安日报"、"西安新闻网-西安晚报"。其他商业网站如有合作意向请与西安新闻网联系。联系电话:029-88266097
孩子让妈妈再爱你一次
西安节水型社会轮廓初现
边缘职业者:网游代练
西安古城能否成为世界最大博物馆
一个西安汉子的助学长征
2006作家采风暨新闻媒体采访考察活动追记
未圆的高考梦
家庭教育亟待“合力”
离婚与复婚的困惑
谁来救助重病大学生
西安青少年校外活动场所调查
独行天下的大学生
外来妹的人生追求
新农村建设的带头人
与庞加莱猜想"封顶"者朱熹平面对面
用放大镜审视命运的女孩
领袖名人的少年生活
记治安调解员杨春联二三事
长跑神童背后的故事
走旁门左道的书坛大家
为了大地的丰收
请多给我们一些阳光
西安市第十届“十佳少年”简介
石榴树下石榴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