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聚焦西安 | 图片新闻 | 便民服务 | 西安日报 | 西安晚报 | 信息集装箱 | 西安房产
  本地要闻 国内新闻 国际新闻 财经新闻 科教新闻 社会新闻 体育新闻 文娱新闻  专题新闻
首页-> 新闻中心-> 深度报道    

韩城两周古墓大抢救
 
www.xawb.com 2006-06-21 10:15:27 西安晚报
 
 

戒备森严的发掘现场。

直径30厘米的“洛阳铲”。

盗洞留下的巨大塌陷。

  ■文/图记者吴飞

  特别提示

  2005年12月,考古人员正式宣布,在陕西韩城市梁代村北发现了两周时期的三座大墓,发掘了大量珍贵文物。此古墓群被认为是1974年以来发现的惟一没有被盗掘的两周时期高等级贵族墓葬群,作为2005年全国十大考古发现之一,前不久,梁代村古墓群已列入国务院公布的第六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名单。

  然而,谁能想到,在此前的一年零八个月里,围绕着“梁代村两周大墓”,20余个盗墓团伙,在现场附近“踩点”、蠢蠢欲动的不少于500人的“寻机者”,与韩城当地文物稽查人员、公安干警和当地群众,展开了一场保护与盗掘的惊心动魄的大搏斗———

  五十米内七处盗洞

  梁代村,韩城市东北方向,位于黄河西岸的一个人口千余的小村子。

  自2004年4月起,夜晚时常出现的隆隆爆破声打破了小村的平静,淳朴的村民们隐隐感到一丝不安和恐惧。

  不久,这里就成了人们关注的焦点:国家文物局局长单霁翔、陕西省各级领导以及来自西安的考古专家先后出现在村北的田间地头。

  2005年12月,考古人员正式宣布,在梁代村北发现了两周时期的三座大墓,发掘取得重大收获,大量珍贵文物在此连续出土,其精美的造型和极高的价值令世人深感惊异。

  此古墓群被认为是1974年以来发现的惟一没有被盗掘的两周时期高等级贵族墓葬群,该发掘引起国家高度关注,并入选2005年全国十大考古发现之一。前不久,梁代村古墓群列入国务院公布的第六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名单。

  2006年6月16日,梁代村古墓群发掘现场。

  三座发掘中的大墓及一座车马坑由东至西依次排列,墓室上方分布的监视器一刻不停地履行着职责。现场四周戒备森严,筑起了一人高的铁丝网,“考古重地谢绝参观”的醒目提示牌竖立在烈日下。由一名营长亲自带队,13名武警和两条体格健硕的军犬在此已驻守了半年。

  与井然有序的发掘现场相比,现场西侧一段南北长50米的狭长地域内,错落显现出7处地面塌陷,最大一处塌陷面积近20平方米。据韩城市文物稽查大队队长卜建荣介绍,塌陷是由盗挖古墓留下的盗洞引起的,从近20平方米的塌陷面积可以判断,被盗的墓室规模和等级都不低。与大面积塌陷处仅10米之遥的地方,一孔直径1.5米的盗洞出现在地面上,深达10米以上。考古人员曾由此下到墓室中,里面的文物已荡然无存。

  顺着卜建荣手指的方向,记者看到一座高约10米的简易望台矗立在发掘现场中心。卜建荣告诉记者,这是为了防范盗墓者,在一年多前专门搭建的。许多人并不知道,两年多的时间里,文物保护部门和当地村民与猖獗的盗墓者之间一直进行着一场惊心动魄的文物保护“拉锯战”。

  现场查获炸药63公斤

  据昝村派出所副所长岳海生回忆,2005年4月6日清晨,巡护人员根据在地面上散落的炸药发现了盗掘现场。从盗洞里已装填好的炸药和预埋完毕的雷管引信判断,盗墓者会在当晚对墓室进行盗掘。当晚的守候中,巡护人员现场抓获两名嫌疑人,并查获63公斤的炸药。逃脱的其他7人也于次日在龙门大桥被截获。按照嫌疑人的供述,公安部门远到山西河津,将幕后“老板”抓获,身体高位截瘫的幕后“老板”交代,他们所盗挖的古墓面积在4米×6米以上。

  将这一情况上报后,考古人员开始介入发掘,并在14天后获得重大突破。2005年4月20日,考古人员在梁代村北一片耕地里探掘出7座车马坑,以此推断附近肯定存着两周时期的贵族大墓葬。陕西省考古研究所韩城考古队队长孙秉君说:“梁代村古墓群的前期保护人员与盗墓者斗勇斗志,动用了刑侦、技侦等手段。考古人员最终确定,该墓地总面积为33万平方米。共发现两周墓葬895座、车马坑64座,其中大型墓葬7座。”

  “小村地道战”

  韩城市文物旅游局副局长王仲林将梁代村古墓群保护梳理为三个阶段:2004年10月当地文物保护部门介入;次年4月省考古研究所介入;2005年12月,文物发掘出现重大进展,武警、公安全面介入。而就在考古队介入之后,盗墓团伙更为猖獗,“文物拉锯战”进入白热化。当考古人员从地面有条不紊地进行仔细发掘时,盗墓贼竟选择从距离墓室50米开外的鸿沟中挖掘地道实施盗掘。

  紧邻大墓东北方向,是一条深达四五十米的鸿沟。据当地村民讲,沟中多有带有纹饰的陶片,仔细察看,沟壁上土层有棺木炭化痕迹。原来沟渠之处应为平地或者深度较浅,经水多年的冲击,沟壁有所坍塌,周边墓葬得以显现。盗墓者最早发现此地有古墓,可能就源于此。

  2005年8月19日,盗墓嫌疑人范茂元被抓获。他供述,当时有盗墓团伙正在大墓发掘现场附近实施盗掘,但具体位置不详。巡护人员进行数次有针对性的排查巡逻也无功而返。

  韩城市公安部门寻求渭南市公安局技侦部门协助后,投入40名警力,根据范茂元提供的手机号码,对盗墓者进行定位。9月3日,公安部门会同文物稽查人员在距离发掘现场50米远的鸿沟里将9名涉嫌盗墓者抓获。嫌疑人以茂密的林木为掩护,利用雨水冲刷出的一条缝隙开掘地道,径直通向考古人员正在发掘的大墓墓室。

  9名嫌疑人中,除3名来自大荔县外,其余全是熟悉当地地形的韩城人。现场除发现作案工具外,抓捕人员从地下还挖出大量榨菜和两箱矿泉水,单是干粮就有整整两麻袋。

  嫌疑人轮流挖掘,用两头系有绳索的麻袋运送土方,已掘进出30余米的地道,距离墓室仅20余米,剩余距离的挖掘只需两个晚上便可完成。

  而此时,从地表垂直发掘的考古人员,距离墓室还有4米左右的距离。按照正常发掘速度,至少需要两个月。

  闻讯后的考古队员惊出了一身冷汗,巡护人员将破获此次案件形象地叫做“小村地道战”。

  被盗墓者用地道险些盗掘的墓葬,后被命名为M27,为目前发现的最大一座墓葬。墓中存留的大量金、玉器皆是墓主的佩饰,根据其葬制和装饰及随葬品的丰富程度,反映墓主确为一代诸侯国国君。从中出土的金剑鞘、青铜于、三角形两面刃有銎戈、铁刃铜削分别为三个“全国之最”和一个“陕西之最”,从而奠定了梁代村古墓群的价值地位。

  早已打响的“拉锯战”

  关于盗墓最早开始出现的时间,当地有着数种说法。

  梁代村村民梁普会说,2004年4月以来,村民夜间经常感到有震动,原误为是地震。七八月间,盗墓的炮声更为频繁,当年冬灌时,耕地受水浸泡盗洞显露出来后,村民才知道震动的原因。

  另一种说法来自官方。2004年11月前后,昝村派出所接到群众报案,辖区梁代村周边有盗墓现象,灌溉的管道被炸毁,派出所随即将这一情况反馈给韩城市文物局。

  韩城市文物稽查队队长卜建荣清楚地记得,正在司马迁庙检查安全工作的他接到通知立即赶往文物局,“当时电话里并没有说什么事情。赶到局里时,文物科的其他同事已坐在发动的车里等我。”梁代村出了大事,那里盗挖古墓十分猖獗。到达现场一看,梁代村以北的一片耕地里出现数片塌陷,依据多年的经验判断,这是盗墓贼先前盗掘墓葬时留下的盗洞。

  由于文物遗址分为国家级、省级、市级三个级别,而梁代村当时并没有被确定保护级别。根据当时存在的盗洞判断,那里的确存在古墓,最大的盗洞造成的地面塌陷面积有半个房间之巨。

  管还是放弃?两个选择直接摆在了面前。按照规定,这块未设定级别的地域是可以排除在管理范围外的。如果管,文物保护部门则直接面临着投入资金和大量人力的困难。

  查看完现场的当晚,文物稽查队抽调韩城市原古建公司经理杨尚仁等两名人员对该地域实施看护。

  进入11月后期,两名看护人员身着配备的大衣,手持棍棒等简单的工具每晚在看护区域巡视。由于前期盗墓贼的得手,此时,闻讯而来的盗墓人员数量急剧增加,两人的看护力量显然不够。后来从梁代村雇来6名村民,组成8人的巡逻队进行看护。

  即使投入8名人员,仍然不能遏制住盗墓团伙的嚣张气焰。盗墓团伙并非是单独出现的,“高峰期”一晚可以有四个到五个团伙同时出现,每个团伙至少有5个人组成。

  从事盗墓的人员几乎都是亡命徒,无论从人数和装备上看,都是有备而来的。由村民组成的防护队从器械和经验上都略逊一筹。文物稽查部门从7名人员编制中抽出4名人员,再次补充到看护现场。

  面对一旦盗掘成功则可能带来的巨大利益,盗墓贼的行为几乎达到了疯狂的程度。虽然看护人员力量有所增加,但仍不能对盗墓行为起到震慑。

  12月底,文物局将这一情况向韩城市领导通报,主管政法的市委副书记获悉后立即找来公安部门与文物局进行协调,并指派当地派出所,除继续担任外围侦查打击工作外,抽调人员参与到现场巡护工作中。

  “发令枪”的戏称

  “拉锯战”持续了前后一年半多的时间,当地派出所、文物稽查队以及考古队和梁代村村民都参与其中。

  “一般情况下,盗墓人员老远看到巡护人员后会四散逃开。”文物稽查队副队长申云海向记者讲述,2005年3月,6名巡逻队员在现场与9名涉嫌盗墓人员“短兵相接”,对方误以为巡护队员是另一伙“同行”而没有离开。当时,盗墓人员手中持有金属质的探杆,探杆头部锋利。巡护人员手中则只有以农具为主的防护器械。跟随巡逻的干警也只带了一支用于抓捕的网枪,干警在现场果断扣动扳机的同时,大声“命令”根本不存在的“巡警队和刑警队从左右两侧包抄”,这才吓退了对方。直到给巡护队配备了两支手枪后,这才扼制住了盗墓者的气焰。

  由于盗墓团伙频繁出现,配备的枪支只能起到威慑作用。枪一响,盗墓者便四散逃窜。巡护队员只好自嘲掌控的枪支是“发令枪”。

  两个小时洗劫墓室

  “如果不是亲眼看到出土的众多珍贵文物,谁都不会想到梁代村古墓群会如此重要。”据昝村派出所统计,他们共破获盗墓案件8起,抓获涉案人员37人。

  初期实施看护时,看护面积在30亩左右。而根据文物稽查人员的经验判断,一座挖好盗洞的墓葬有可能在两个小时左右就被洗劫一空。盗墓者一般只挖掘墓葬上方距离地表1.5米的土层,1.5米之下土方的挖掘则开始使用炸药。在爆破之前,他们需要在初步判定的地域范围内使用洛阳铲实施探掘。

  专业盗墓者的经验几乎可以和一般的考古专家相当。他们能够借助微弱的手电光,根据采掘出土样的手感迅速判断出是否触及到墓葬。一旦判定出墓葬的存在,便以两米的间距继续进行探掘,由此寻找出墓葬的边缘,进而判断其是否有进一步盗掘的价值。

  在昝村派出所,记者见到收缴的盗墓工具中,最大的“洛阳铲”直径达到30厘米。使用这种工具,两个小时时间里便可挖掘13米左右的深度。

  盗掘一个埋藏在地下10米深的墓葬,盗墓者所挖掘的盗洞深度则在15米以上。距离地面1.5米以下的盗洞是使用炸药开掘的,盗墓者将挖掘出的少量土方从只能容纳一人上下洞口运出地面,直至到达距离地面15米深处。挖掘墓室产生的土方则不再运出地面,直接堆放到多挖掘的5米深的盗洞里。

  白天停止盗掘时,盗墓者将直径50厘米左右的盗洞口铺上木板,上面覆盖上夹杂农作物土壤,隐蔽得相当周全。

  挖掘墓室过程中,盗墓者用探针判断土方中是否存在文物,清理土方的速度惊人。

  所使用的盗掘工具都是自制,并体现出盗墓者的“处心积虑”。从昝村派出所收缴的工具可以看到,盗墓者所使用的绳索并非麻质,而是用5厘米宽的条装棉布一层层叠加缝制而成,这样从盗洞中提升重物时不硌手,收作团装也不占空间,便于藏匿。

  多达五百人“踩点”

  4月21日至今,梁代村发掘现场共出土包括30件青铜礼器,600余件青铜鱼,大量的青铜车马器,大量罕见的金器、乐器、玉器以及6000余颗玛瑙、1300多枚海贝……

  与众多的精美文物相比,盗墓团伙的数量也十分庞大。仅稽查大队能够确定的、曾参与的盗墓团伙在20个左右,而先后出现在现场附近进行“踩点”、蠢蠢欲动的人员数量不少于500人。

  这些团伙主要来自河南的洛阳、三门峡,山西的洪洞县、乡宁县以及陕西的华阴市、华县等地区,韩城当地一些不法分子也闻讯参与进来,现场抓获的37人只是涉嫌盗墓人员的冰山一角。

  根据目前的判断,文物一旦被盗掘,会通过山西流往郑州地区。或者通过我省的大荔、华阴分别流向西安、河南等地,再以大城市为中转站运往南方地区。

  省上领导日前在视察梁代村古墓葬群遗址发掘现场时作出表示,尽力保护好文物的同时,给参与保护的相关人员给予重奖,并尽快建立起博物馆。

   链接

莫动掘祖坟的念头

  ■诺思

  发生在韩城的保护与盗掘东、西周大墓的事件,用记者的话叫“惊心动魄”。当我们为巡护人员坚韧顽强的精神感动又钦佩的同时,也不由得为盗墓者的无耻猖狂而汗颜愤怒。

  盗墓者的出现,是从人类实行土葬后便产生的。但也一直是伴随着谴责、唾骂和惩罚而“成长”的。在国人传统的观念中,挖先人坟无疑是最令人不齿的罪孽之一。在倡建新道德观、法制观的今日尤是。遗憾的是,随着中国经济发展,科技进步,“道”“魔”并高,盗墓技术和盗墓势力也日渐活跃,在遏制与打击声浪中依然暗流潮涌。

  毫无疑问,金钱冲动是根本。

  爱钱应该是一种正当欲望,但君子得“取之有道”。而盗掘祖先坟墓、将先人的坟中物在我看来,盗墓之财是最无耻、最无能的获益之一,更是法律无法容忍的。早在《唐律疏议》中便有对“发冢”者处刑的明确规定:“诸发冢者,加役流;已开棺椁者,绞;发而未彻者,徒三年。”而我国现行的《文物保护法》第六十四条明确规定“盗掘古文化遗址、古墓葬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随着法制的进一步完善,盗墓还将受到更为严厉的惩罚。挖坟因此也是风险最高的取财渠道之一。我们因此而奉劝“盗墓”之贼———要脸,要命,就不要动掘祖坟的念头。

 
 
 
西安日报社声明西安新闻网刊载西安日报、西安晚报文章已经西安日报社独家授权。自2003年10月1日起,其他商业网站(新闻媒体网站除外)未经西安日报社授权,不得转载西安新闻网上刊载的西安日报、西安晚报文章。欢迎新闻媒体网站在平等合作的基础上转载西安日报、西安晚报的新闻,转载务必注明来源"西安新闻网-西安日报"、"西安新闻网-西安晚报"。其他商业网站如有合作意向请与西安新闻网联系。联系电话:029-88266097
韩城两周古墓大抢救
“6•18”重大交通肇事逃逸案侦破纪实
名校 想说爱你不容易
狙击“轻生”
靠书生活的啃书族
“杏”福的娲氏村
把童年的快乐还给孩子
首届中国文人书画邀请展侧记
城中村拆改的阵痛与对策
他让风筝有了生命
凤凰镇从远古走来
西安节能在行动
外来妹的人生追求
新农村建设的带头人
与庞加莱猜想"封顶"者朱熹平面对面
用放大镜审视命运的女孩
领袖名人的少年生活
记治安调解员杨春联二三事
长跑神童背后的故事
走旁门左道的书坛大家
为了大地的丰收
请多给我们一些阳光
西安市第十届“十佳少年”简介
石榴树下石榴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