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便民服务 | 信息提示 | 生活服务 | 旅游 · 美食 | 时尚 · 休闲 | 西安日报| 西安晚报
首页-> 新闻中心-> 新闻人物    

王旭明谢幕:“永远顶我”
 
www.xawb.com 2008-07-20 10:47:11 西安晚报
 
 

 2005年,王旭明在国新办召开的

新年招待会中与记者见面。

  7月18日,王旭明的行程特别忙,

马不停蹄地从一个地方赶往另一个地方。

  ■王旭明简历

  北京人,1976年高中毕业,在京郊农村插队两年;大学毕业后在丰台第七中学从教7年;1991年进入《中国教育报》当记者;1998年从报社总编室主任的位置出来,任职教育部办公厅新闻处处长;2003年3月任教育部办公厅副主任、新闻办公室主任、教育部新闻发言人;2008年7月18日,赴任语文出版社社长。

    新闻眼

  7月18日,王旭明正式承认,他将离开工作5年之久的教育部新闻发言人岗位,赴任语文出版社社长。 任职5年来,他从不避讳发言,经常与一些媒体及评论人唇枪舌剑,并屡屡抛出“中国教育成功论”等颇受争议的言论,往往由新闻发言人变成新闻当事人。公众的关注让他成为新闻发言人中的“明星”。 据悉,接任者是原《高等教育》杂志社副总编辑续梅。

  ■告别演出

  与网友聊天: “永远顶我”

  7月18日,是王旭明在新闻发言人舞台上的“告别演出”。这一天,他的行程安排得满满当当。       

  上午10点,教育部召开关于资助贫困学生政策的中央媒体新闻吹风会,王旭明最后一次以新闻发言人的身份参加。吹风会上,王旭明向认识多年的中央媒体记者一一表示感谢并道别。

  “用这个内容作为结束,这真是个有意思的巧合。”王旭明说,在他担任新闻发言人这几年间,最让他动心、下力最大、动用宣传方式最多的就是对贫困学生资助政策的宣传。即使要离任,他依旧对此颇为挂心。在整理办公室的时候,他还表示,要将“助学政策、助我成才”的宣传牌带到新岗位。       

  开完会,在途中匆忙啃了几口汉堡,王旭明匆匆赶到新浪网直播间,参加下午1点的访谈。这一次,他是为了给自己主持的一档电视节目做宣传。但网友对王旭明本人的兴趣显然更大,致使原计划45分钟的访谈一再延时。最后,王旭明用网络语言结束了节目——“永远顶我!” 下了节目的王旭明很兴奋,他说离任之后自己将有更多的时间,他会成为一名网民,“网络语言真让人叫绝,出了‘范跑跑’后又有了‘杨不管’”。       

  带着兴奋,王旭明赶往歌华开元大酒店,下午2点半国新办在那里举办新闻发言人会议。如果把教育部当做是王旭明的第一个“家”,那国新办就是第二个。当他进入会场时,国新办领导和十多名其他部委的发言人都在关心他职务变动的消息。在这个会议上,他最后一次作为教育部发言人,敲定了奥运期间教育部新闻发布会的相关问题。       

  来不及回一趟办公室,王旭明又接到催促的电话——中国青年报的十多名记者在钱柜给他定了一个包间,为他送行。

  在钱柜之后,他还要去参加白岩松为他举行的一个“特别的送行”——做客晚上10点到10点半新闻频道的《新闻1+1》直播。王旭明对白岩松颇为赞赏,这次突然安排的“送行”也让他觉得惊喜。     

  过了晚上12点,王旭明才能回到家中,可是他还不能立即入睡,他要给记者回短信。由于获悉他要离任的消息,百余条惜别和祝福的短信在一天内拥到了他的手机上,“我一定会每条必回”。       

  王旭明称,这只是他新闻发言人生活中很普通的一天,但是作为他的“告别演出”,很有代表意义。

  ■各方观点

  “大熊猫”惜“大熊猫”

  记者:他具备发言人的素质

  中国青年报副社长谢湘认为,不会拒绝记者、不会讳莫如深的王旭明具备新闻发言人应该具有的亲民、亲切、不耍大牌的素质。他用真诚交到了很多记者朋友。“如果在记者里做个民意调查,他一定能得高票。” 对于他的离任,谢湘乐观地认为,见好就收未必不好。“即使换了岗位,我相信他也不会寂寞,不会淡出大家的视线”。       

  谢湘希望,王旭明的继任者,能是一个懂新闻,并且善待记者的人。一个好的新闻发言人还需要有公信力、有丰富的积累以及对政策的深入了解。她认为政府要相信记者的良知,提供更透明的信息交流渠道。 

  其他发言人:我们是“难兄难弟”

  把新闻发言人比做“大熊猫”的王旭明是三个部委发言人当中首先离岗的。卫生部新闻发言人毛群安平时和王关系很好,称自己和王旭明是“难兄难弟”。“我们干的是一样的工作,平常媒体关于他的报道我都会细看,因为我们可能存在同样的问题。”但毛群安认为自己不便对王旭明和新闻发言人制度做出评价。“最合适的评论者是媒体和公众。我会给他打个电话,表示慰问。”  

  专家:他促进了信息公开化的改革

  中国青年政治学院新闻与传播系主任展江认为,像王旭明这样的新闻发言人,我们应该欢迎。尽管存在争议,但他至少表现了善于和媒体以及观众沟通的技巧,促进了我国政府信息公开化的改革。新闻发言人最应具备的基本品质就是坦诚和开放,王旭明具备了这一点。       

  只会和媒体兜圈子,对社会关注的问题不主动、及时地给予回应,是目前我们新闻发言人制度建设中存在的问题,王旭明至少面对了媒体。

  5年“出位”路卸任“欲哭无泪”

  在王旭明的人生里,很多角色交织而过,老师、记者、官员和将要出任的出版社社长。新闻发言人的经历或许是其中最亮丽的一段旅程。乐于曝光,不怕争议,从新闻发言人变成新闻当事人,王旭明作风另类,争议不断。

  离任感受“欲哭无泪”

  作为国内比较有个性的发言人之一,王旭明在任时曾饱受争议,经常由新闻发言人变成新闻当事人。有评价说:“他能够在这个位置上干5年,已经是奇迹了。”王旭明并不掩饰他对新闻发言人这个舞台的眷恋。对于自己失去的舞台,他只说了四个字:“欲哭无泪。”

  “我在记者岗位上干了7年,我了解记者工作,知道哪些内容是记者想要的,也知道什么样的新闻发布方式能吸引记者的眼光。”王旭明对此一直十分自信。甚至有人曾爆料说,有时王旭明在主持新闻发布会时见记者不能问到“点儿”上,他自己会十分着急,甚至会自己跳出来以网友的身份提问。

  “中国教育成功论”、“教育买衣论”、“媒体无知论”、“名校生养猪论”……几乎每次,只要他出现、说话,都会被媒体、公众抓住尾巴,大肆批判,有人称他是给教育部“添堵”的官员,有媒体甚至曾公开发时评长文,要求王旭明辞职。

  对于王旭明的离任,教育部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官员表示,“王旭明平时表现随便了一些,自己发挥的东西多了一些。”该官员说,作为新闻发言人,对于政策的解读要求一是一,二是二,不让你有个性和任何自由发挥的空间。比如国办和外交部等单位的新闻发言人,每句话都是经过严格考量的,但王旭明在所有新闻发言人中显然是与众不同的。

  诸多观点遭媒体抨击

  王旭明很喜欢在新闻发布会上点评一些媒体对教育工作的报道,有表扬,也有批评。他说自己是性情中人,看到不好的报道,就如鲠在喉,不吐不快;提到媒体对国家教育政策的宣传,他几次提到“媒体表现出可以理解的冷漠”,以至于在2006年9月25日的新闻发布会上,他指出,国家为了让困难学生上大学,已经拿出几百亿元资助这些孩子上大学,建立了包括“奖、减、贷、助、免”的一套资助体系,而最近看到很多媒体还是在炒作个案,呼吁社会各界伸出援助之手,这往浅了说是无知,往深了说是对国家政策的漠视。这段论述后来被称为“媒体无知论”。

  事实上,王旭明有很多诸如此类的观点成为媒体抨击的对象。“我的榜样是国务院新闻办主任赵启正。他给我最大的启示是:立场是国家的,语言是自己的。”“但现在的问题是,很多官员的立场是政府的,语言也是政府的。这就影响了传播的效果。”“我希望做一个活生生的有血有肉、有感情的新闻发言人,我想公众期待看到的也是一个能哭会笑、有着丰富情感的人,哪怕偶尔有一点失态,而不仅仅是政策的传声筒。”

  曾把发布会搬到田间地头

  王旭明认为,自己在担任教育部新闻发言人期间一直在创新新闻发布形式。

  他在此期间实现了教育部新闻发布会通过中国教育电视台直播,并最早开展网络直播的部委新闻发布会。      

  在有关领导提议下,他把新闻发布会现场搬到田间地头。

  在主持新闻发布会期间,王旭明有时会向坐在台上的官员提出刁钻问题。他说,自己做过记者,也了解政策,有时候会发现一些提问或回答总没有抓住关键,所以就会发问。

  王旭明本人曾在《中国青年报》上说,擅长同媒体打交道是官员的基本功。他还建议,应该把与媒体打交道的能力作为官员提拔升迁的一个标准,这就能迫使官员与媒体和社会公众打交道。

  从不使用“无可奉告”

  在王旭明从事新闻发言人的5年间,各种场合中记者尖锐的提问他都面对过,但他从来没有使用过“无可奉告”这个词。“我以前当记者时有过被搪塞和推托的经历,因此我做新闻官时要尽可能不去搪塞和推托。”

  汶川大地震发生后,抛下学生一个人先逃生的教师范美忠成为社会舆论关注的焦点,而他在凤凰卫视节目中的自我辩白更是成为众人抨击的对象。

  在不久前中央电视台的一次节目中,主持人白岩松和他谈及范美忠的话题。对此早有准备的王旭明说了以下一段话:“一个人宁可不崇高,也不能无耻。”白岩松补充说:“更不能给无耻提供无耻的场所。”这是王旭明在电视镜头面前又一次“口无遮拦”地直抒胸臆。

  “在中国做一个和国际接轨的新闻发言人太难了!”王旭明由衷地感慨。2005年,他随团到美国访问,在和联合国前秘书长的新闻发言人对话时,提了一个问题:“您作为新闻发言人,除遵循一些共同的东西外,如不能讲假话等,您是如何展示自己个性魅力的?”对方的回答是以下的几个字“简洁、幽默感、适当把握分寸”。

  “这些理念已成为我追寻的目标,我在新闻发言人的岗位上坚持到了最后一刻!”王旭明说。

  ■王氏言论

  “【熊猫论】

  我的态度就是与媒体和记者交朋友……希望媒体能像保护大熊猫一样保护我,这也是在保护媒体的朋友,也是在保护媒体自己。”

  【上学买衣论】

  “北大、清华这些优质教育资源是有限的,自然比较贵,不是所有人都消费得起的。就好比逛市场买东西,如果有钱,可以去买1万元一套的衣服;如果没钱,就只能去小店,买100元一套的衣服穿。现在很多人不考虑自己实力如何,都想让孩子往好学校里挤,这是非理性的,也是形成‘上学贵’观念重要来由之一。”

  【名校生养猪论】

  “名校生养猪媒体不必哗然!”

  【媒体无知论】

  “如果媒体不宣传国家助学政策,说浅了是对国家政策的无知,说深了是对国家政策冷漠。”

  “就像着了魔,会上瘾”

  “新闻发言人不讲话,是对这个职业的亵渎。” 如此要求,王旭明自然已经把工作当成了理想。       

  事实上,新闻发言人只是个不能给他任何实际好处的名头。王旭明曾经开玩笑地说:“新闻发言人要经常面对媒体,总得给点服装费、化妆费吧。” 玩笑当然只是玩笑,王旭明自然不会因为少了一套衣服而影响工作。事实上,他把超过三分之二的精力,用在了如何做好一个新闻发言人上。       

  对于自己的工作,王旭明有个巧妙的比喻——政府和媒介的搭桥人。他期望能把这个桥搭得艺术些。       

  王旭明毕业于首都师范大学中文系,当过老师、记者,一直在和文字打交道,有强烈的表达欲。

  成为新闻发言人后,王旭明更加关注语言的表达。“这是个非常有意思的事情,政府官员和媒体的语言体系,完全不同。新闻发言人,就要完成这两种语言体系的转换,要把政府想宣传的,和媒体想要的,统一起来。”王旭明如此阐述他的搭桥艺术。比喻,是他最喜欢的修辞方法。 

  “枯燥的政府公文,用通俗易懂的比喻来讲述,味道立刻就不一样了。”王旭明非常在意形式感,力图在政策传达的形式上不断创新。在他的推动下,2004年,教育部推出32场面向社会召开的新闻发布会,2005年又增加了记者招待会、采访团、专访以及节目制作等信息发布形式,2006年推出定时定点新闻发布会,一直坚持至今。 2007年,又把新闻发布会从教育部大厅搬到了新闻现场,搬到了学校。2008年,他甚至自己当起了策划人和主持人,录制了一档专门宣传教育政策的谈话节目,并在离任前最后一天,以新闻发言人的身份接受访谈,推广他的新节目。

  王旭明形容自己:“就像着了魔,对如何把一个好政策传达给公众,会上瘾。”

  离开时,王旭明从办公室带走最多的,是他喜欢并收藏的报纸,差不多5年,整整9个箱子。王旭明认为,作为一个新闻发言人,要接受政府、媒体、公众的多面考问,要让三方都满意。

  “我给自己打80分”

  京华时报记者(以下简称为记):你常说自己是新闻发言人制度的产物,那你这几年的工作给新闻发言人制度本身带来了什么?       

  王旭明(以下简称为王):我只是一个实践的探索者。在这5年来,我们在新闻发布的形式、手段和内容上有了很多创新。但是做这一切,是因为我站在教育部的平台上,并不是一个人的功劳。       

  记:你对现有的新闻发布会制度有什么建议?

  王:强力推进、保质保量。强力推进是指不是可办可不办,而是作为一项制度必须推行;保质保量是指光有人还不够,光有新闻发布会也还不够,而是要提供给公众和记者需要的信息。可以说,我对新闻发言人为核心的新闻发布制度充满期待。       

  记:你的敢于直言算不算是新闻发言人中间的“另类”?

  王:我就是一个60分的合格者。如果按照自恋的情结的话,我给自己打80分。这个分数是从新闻发言人的角度打的,扣分的因素是发布信息有时不及时,记者想了解的信息并没有全部给予满足等。       

  记:你被称做新闻发言人中的明星,对于新闻发言人成为明星,你是否赞成?       

  王:说我是明星发言人,那是大家对我的赞誉。我认为发言人被关注是好事,但是这和发言人的类型、所代表的部门有关系,比如说公安、武警等发言人也许就不适合成为明星。我之所以选择这样的方式,和我是教育部发言人有很大的关系,也许我代表别的部门,就不会有这样的表达方式了。       

  记:你有一个特色是喜欢用自己的方式去诠释国家的政策,而你所说的话往往成为争论的焦点,为什么要这样做?       

  王:新闻发言人是代表部门发言,但是如果只按照准备好的材料照本宣科,有多少人能听,并听得进去?所以除了这样的方式,我认为还有一个代表部门发言的形态,就是把部门的政策、思想、理念融入大脑,用自己的嘴说出来,这就是我追求的形态。  比如,教育部称大学生就业要转变就业观念。这样的一句话即使多次提起,你也没有特别深的印象。但是我说了“大学生养猪媒体不必哗然”,这样一段形象比喻的概括,就比单纯的政策更能深入人心。      

  记:马上就要离开你熟悉的新闻发言人岗位,是期待更多还是不舍更多? 

  王:离开关系很好的记者朋友,心里会有很多舍不得。同时我又是个向往新鲜感的人,希望新岗位的挑战。       

  记:对继任者有何期待?

  王:一定会比我更好。

  本版稿件综合《中国青年报》《京华时报》《新京报》

 
 
 
西安日报社声明西安新闻网刊载西安日报、西安晚报文章已经西安日报社独家授权。自2003年10月1日起,其他商业网站(新闻媒体网站除外)未经西安日报社授权,不得转载西安新闻网上刊载的西安日报、西安晚报文章。欢迎新闻媒体网站在平等合作的基础上转载西安日报、西安晚报的新闻,转载务必注明来源"西安新闻网-西安日报"、"西安新闻网-西安晚报"。其他商业网站如有合作意向请与西安新闻网联系。联系电话:029-87616747
被唤醒的曲江
白衣天使的爱心
寄宿在远山的孩子
上海交大副教授被指剽窃
古城 文明流动风景线
“空中亭阁”芷阳村
奥运福娃与半坡的不解之缘
一个小村落的垃圾难题
唐城墙遗址公园随想
乡村 吹过文明和谐之风
为了明天的希望
双胞胎少女举报“造星”潜规则
王旭明谢幕:“永远顶我”
从“学徒工”成长为“MBA”
奥运火炬手群英谱
吸毒之痛
少年英雄黄霖:奋不顾身勇救儿童
黑暗世界的“提灯人”
名嘴鲁豫的发威与抱怨
“大眼睛”女孩刘怡雪:我不算英雄
“留守儿童”熊弼呈机智逃生勇敢救人
80后申龙、王佳明带同学救人数十名
裘法祖的一生充满传奇色彩
巾帼有泪不轻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