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便民服务 | 信息提示 | 生活服务 | 旅游 · 美食 | 时尚 · 休闲 | 西安日报| 西安晚报
首页-> 新闻中心-> 深度报道    

“明星局长”打黑打中自己
 
www.xawb.com 2008-08-27 09:12:20 西安晚报
 
 

  新闻眼

  7年前,他打黑获取荣誉无数;7年后,他锒铛入狱。原来,所谓“明星公安局长”、“严打先进个人”、“打黑英雄”等等荣誉称号,却是一张张画皮。执法者与黑社会组织相勾结,为非作歹,这真的就让人无处伸冤了。还好,上级主管部门秉公办案,揭下了“明星局长”的画皮。不过,当地的监管部门呢?

  猫鼠同上被告席

  与一般的审判不同,2008年7月28日,肖强等人案件的开庭是在衡阳某监狱进行的。此案共有32名被告,起诉书长达80多页,涉及的罪名包括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杀人罪、聚众斗殴罪、行贿罪、非法采矿罪、非法制造买卖枪支罪等23项。

  案发前任湖南省耒阳市公安局局长,获得“任长霞式公安局长”、“全国优秀人民警察”荣誉称号的肖强,在此次庭审中被指控犯有徇私枉法罪、贪污受贿罪及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身披25号囚衣。

  与肖强同庭而立的还有谢文生、谢冬根等32名涉黑犯罪嫌疑人。后两人涉嫌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犯罪团伙。

  当主审法官问完话后,肖强坐了下来,他没有跟其他人一样交头接耳或东张西望,而是认真翻阅起诉书。这曾是他的职业,不同的是,今天的这份起诉书,案犯是他自己。

  被抓之前,他是衡阳市最大的县级市——耒阳市公安局的局长。再往前7年,他是打黑英雄,坐在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审判庭的旁听席上,亲眼看着他预审的犯罪嫌疑人被审判,并获得了中国警察的最高荣誉。

  成名始于“打黑”

  肖强出生于湖南省衡山县一个苦寒之家。靠着全家7口人的省吃俭用,他考入了湖南公安高等专科学校侦查专业。

  1992年,肖强毕业分到了衡阳市公安局收审所。两年后,调入预审科,1998年8月,升任衡阳市公安局刑侦支队预审大队大队长。  

  1997年1月以来,在湖南省第二大城市衡阳,一个以“张飞、幺七”为头目的黑社会性质团伙日益壮大,有组织地进行杀人、伤害、贩毒、聚众斗殴、非法拘禁等犯罪活动,并以其严密的组织分工、血腥的暴力行为迅速奠定了衡阳黑道“老大”地位,并多次对抗警方的执法。   

  据当地媒体报道,1998年后,市委、市政府领导对此高度重视,多次批示衡阳市公安局彻底查办,扫除毒瘤。2000年7月,一场席卷恶势力、代号为“狂飙”的打黑行动拉开战幕。当年9月,衡阳“张飞”、“幺七”等主要团伙成员被抓获归案。至2001年8月,在衡阳警方的严厉打击下,该团伙被摧毁,67名主要成员中有54人被批捕、起诉。

  该案预审工作当仁不让地由预审大队大队长肖强主持。事后,有湖南省内媒体爆出,有人以百万重金希望与肖强融通关系。被拒绝后,有人扬言要花30万元买肖强的人头。

  2002年6月25日,张鸿飞(张飞)、袁启明(幺七)等10名主犯经最高人民法院核准执行死刑,其惩处力度之大,为新中国成立以来衡阳市之最。肖强荣立公安部一等功,并被评为“雁城严打十佳勇士”和“湖南省严打先进个人”。  

  此后,肖强被破格提拔为耒阳市公安局局长。  

  打黑风暴战果赫赫

  2005年年底,肖强发动了一场打黑攻势。对于这场令其本人也身陷囹圄的专案行动,很多猜测认为他是迫于形势。

  此次他拟定的打黑目标是一条“草鱼”——耒阳最大的一个黑社会性质团伙,其首领叫严小军。“草鱼”是其外号。

  据当地人士告知,早在1997年,严小军还只是混迹街头的一个小把式。几年后就发展成成员逾百人的黑恶网络。他通过开设赌场、贩毒、放高利贷、入股矿山等,积累了巨额的非法资产。有人称,严小军还垄断了耒阳市的毒品市场,对他的举报一直不断。起诉书指控说,该组织长期在耒阳称霸一方,共实施有组织犯罪27起,造成1人死亡、5人重伤、6人轻伤,多名受害人遭受巨大经济损失。

  为逃避打击,该组织利用、拉拢、收买国家工作人员,为其实施违法犯罪活动充当“保护伞”。此案曾被列入公安部挂牌督办案件。

  耒阳市委领导曾就此案找到肖强谈话,促使肖强不得不认真对待此事。在向省公安厅汇报方案获准后,2005年12月27日,肖强回到耒阳开始打黑。  

  2006年年初,专案组成立,肖强亲自任组长,两个小组长分别由蔡子池派出所所长资建忠和灶市派出所所长王岳俊担任。严小军案的侦破一直是秘密进行的,即使在公安局党组会议上,肖强也从未向副手们透露过任何信息。

  资建忠、王岳俊都是肖强在湖南公安高等专科学校92届的校友,其中,资建忠是肖的同班同学。2003年,肖强到耒阳一年后,将在厦塘派出所刑警中队任中队长的资建忠调入公安局行财股,掌管财政;又将王岳俊提拔为预审大队大队长。随后,肖强将两名老同学送到担负着耒阳市城区治安重任的蔡子池和灶市派出所任所长。由于岗位重要,之前这两个派出所所长均由副局长兼任。

  不久,肖强再次来到湖南省公安厅汇报。在他的陈述中,严小军一案俨然已成了三湘打黑第一大案。涉及贩毒、杀人、伤害、抢劫、寻衅滋事以及涉枪、涉赌等多种严重犯罪,成员达200余人。

  湖南省公安厅立即派员协助,省公安厅刑侦总队总队长孙湘隆分管专案组,从全省各市局抽调警力增援耒阳,专案组成员达到100多人。

  2006年5月1日,“草鱼”严小军在广东珠海被抓获,其他骨干成员纷纷落网。2006年6月,严小军特大涉黑涉恶团伙案宣告破获。

  2006年7月2日,湖南省公安厅和衡阳市公安局在衡阳发布消息,衡阳市和耒阳市公安机关投入上百警力,于6月底成功摧毁了以严小军为首的特大涉黑涉恶团伙。

  意想不到的结局

  虽然这次打黑与4年前一样,被誉为“三湘打黑第一案”,但不同的是,这些给肖强带来了意想不到的结局。  

  严小军率先告发谢氏兄弟,而后者是肖强的软肋。肖强人生的轨迹,也正是因为结识了谢氏兄弟而发生转折。  

  2002年,肖强担任耒阳市公安局局长后,通过他的校友、时任刑侦大队副大队长资建忠的介绍,认识了耒阳市有名的私营煤矿老板谢文生、谢冬根兄弟两人。谢氏兄弟是耒阳最大的私企老板,2005年谢文生出任湖南润东煤业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又相继将大义乡东资煤矿、观山坳煤矿、红田煤矿、衡阳市江头煤矿等揽入麾下。仅润东煤业有限责任公司就有职工2360人,总资产3.02亿元。  

  谢氏兄弟与耒阳市政界也颇有关系,两兄弟一个是市人大代表,一个是市政协委员。  

  起诉书称,肖强自担任耒阳市公安局局长以来,单独或通过其妻子收受谢冬根、谢文生贿赂7.5万元,港币15万元。  

  2006年3月上旬的一天,资建忠根据肖强的授意,打电话给谢冬根,让他送30万元给肖强拉关系用。谢马上筹集了30万元现金给资,资以自己的名义将钱存入银行并交给肖强。肖强持此卡在长沙、益阳、温州、北京等地消费5万余元。后来他得知湖南省公安厅要抓捕谢氏兄弟,慌忙让资建忠将消费的钱补足,然后退给谢冬根。  

  同年4月,谢冬根得知肖强为升职还需要钱去拉关系,马上赶到肖强的办公室,送给肖10万元港币。这笔钱也是在肖强得知省公安厅要抓谢氏兄弟后退给了谢冬根。 

  起诉书指控,2003年12月,谢冬根的手下曾孝武、周义等人在谢冬根、周曙光等人的授意下,纠集13人在耒阳大义乡一家酒店砍死一人,重伤一人。曾孝武、周义两人被抓获。之后,头目周曙光也被抓住。谢文生找到耒阳市一名副局长打招呼,要求把周曙光放掉,遭到拒绝。

  谢又找到耒阳市当时主管政法的市委副书记和市公安局局长肖强打招呼,要求释放周曙光。   

  肖强答应了这一请求。他开始要求耒阳市公安局主管副局长和刑侦大队大队长释放周曙光,遭到拒绝。随后他给该局预审大队大队长王岳俊打招呼,王要手下民警刘初成在材料上做手脚,并诱使疑犯翻供,随后提出解除周曙光的刑拘措施。肖强在解除刑拘报告书上签字同意放人,导致周曙光于2004年8月30日被释放。

  2003年7月,本案被告、涉嫌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犯罪团伙的头目谢冬根在衡阳市一家宾馆吸食“摇头丸”、“K粉”等毒品时被衡阳市公安局禁毒支队抓获。肖强受人所托,赶到衡阳市戒毒所为谢冬根求情,最后戒毒所对谢作罚款处理解除了强制戒毒。

  2006年7月,严小军在受审中第一个便供出,该案还有主犯——谢文生、谢冬根兄弟,并供述出曾给谢冬根买过一把枪。负责此次审讯的是资建忠,他警告严小军,“只交代自己的案情,不要谈其他人和事。”并叫一起参与审讯的侦查人员不要记录。这些信息很快传到肖强的耳朵里,他对专案组的负责人说,严小军案已经办成了铁案,没有深挖的余地。

  资建忠第二天赶到长沙与谢冬根见面,告诉他有关案情,谢随后安排人将枪支毁损。

  不巧的是,肖强正是谢氏兄弟的保护伞。严小军率先告发谢氏兄弟,是肖强没有想到的。案子的走向,已经超出了他的控制范围。  

  肖强开始指使资建忠转移证据,派人到专案组打听情况,偷材料,对专案组成员实施反跟踪。谢氏兄弟被抓后,肖强、资建忠多次与谢冬根交往甚密的商人吕某商量,安排吕找人探听专案组办案地点,了解案情,收买服务员偷取材料或在审讯地点安放录音设备,后因种种原因吕某没有实施。

  很快,他的反常举动被反馈到省公安厅领导那里。  

  2006年9月12日,一个设在严小军案专案组中的专案组秘密成立。各地市的骨干警官,陆续调往耒阳。公安厅刑侦总队总队长孙湘隆也坐镇耒阳。

  在抓捕“两谢”前一天,资建忠把谢冬根约出来,向他透露了专案组的行动。次日,谢冬根带着两个骨干准备从长沙黄花机场飞往大连。在安检口,他们被尾随而来的警察抓获。2007年1月12日,肖强被逮捕。

  两谢的落网在耒阳当地掀起了另一场风暴。谢在当地政商两界行走数年,根基深远,影响力远不止其麾下掌控的20多家煤矿和庞大的涉黑团伙。

  两谢事发后引发连串地震,耒阳的公检法甚至政法委、市政府都有领导先后被查出涉案,逾百人接受调查。

  庭审的末期,法官曾问,对于所辩称的用数十万元公款办事究竟送向何方?肖沉默良许,答道:时间已久,不记得了。   

  一位知情律师告诉记者,这句话让当时紧张的空气顿时轻松下来,许多人暗自长出了一口气。

  据《中国青年报》

 
 
 
西安日报社声明西安新闻网刊载西安日报、西安晚报文章已经西安日报社独家授权。自2003年10月1日起,其他商业网站(新闻媒体网站除外)未经西安日报社授权,不得转载西安新闻网上刊载的西安日报、西安晚报文章。欢迎新闻媒体网站在平等合作的基础上转载西安日报、西安晚报的新闻,转载务必注明来源"西安新闻网-西安日报"、"西安新闻网-西安晚报"。其他商业网站如有合作意向请与西安新闻网联系。联系电话:029-87616747
“明星局长”打黑打中自己
劲吹和谐暖风
冰箱空调 转眼变成草袋子
夯实和谐基石
受贿30万倒贴40万封口费
踏上创业高速路
揭秘奥运赛场背景音乐玄机
从拍DV到拍电影 路有多遥远
家庭托管想说爱你不容易
女老板被“绑架”牵出罕见诈骗案
马腾空村里唱碎戏
秸秆气化让政府和农民双赢
记雁塔区西勘社区党支部书记王倩卓
好莱坞明星也有奥运缘
寻访深山客家人
父亲的光辉激励着我
李金龙和他的老战士乐队
王旭明谢幕:“永远顶我”
从“学徒工”成长为“MBA”
奥运火炬手群英谱
吸毒之痛
少年英雄黄霖:奋不顾身勇救儿童
黑暗世界的“提灯人”
名嘴鲁豫的发威与抱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