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讲述 : 闫恒星
宝鸡市关学文化促进会党支部书记、主席
<
  • 1

      北宋真宗天禧四年(1020年),张载出生在长安(今陕西省西安市)一个普通人家。后来,因为父亲工作调动,他们全家就迁到了四川居住。

      张载15岁那年,他的父亲张迪在涪州令的任上不幸病故了。于是,张载与母亲携带年幼的弟弟,护送着父亲的灵柩离开四川,想要回到家乡。

      他们从斜谷道进入秦地,在进入郿县(今宝鸡眉县)东行一段路程后,发现所带的盘缠严重不足,加之当时前路上还时有战乱发生,所以就将亡父改葬于横渠镇南八公里外的大振谷迷狐岭上。

      从此,张载便在郿县安了家,还进入当地的崇寿院读书。

  • 2

      宋仁宗景祐元年(公元1034年),张载携弟弟张戬在护送父亲灵柩回老家的途中,路过勉县武侯祠时决定稍作停留,参拜瞻仰。

      诸葛孔明的一生如电影在张载心头回放,他的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精神,他的知人善任、运筹帷幄的智慧在15岁少年张载的心头再次掀起波澜,于是他提笔写下被后人称为“六有”的题言: “言有教,动有法,昼有为,宵有得,息有养,瞬有存。”意思是:说话应有教养,行动应有规矩。白天要有所作为,晚上应当静思自己的心得。休息时必须保养身体与气质,在瞬息之间也不能放心外驰,而要有收获存养。

      “六有”被后人推崇为张载教育思想精髓之一,广为流传。

  • 3

      仁宗庆历元年(公元1041年),二十一岁的张载写了一篇《边议九条》,亲自呈送给当时任陕西经略安抚副使、主持西北防务的范仲淹。他在与范仲淹的对话中,大胆陈述见解,并请求给他机会,让他上战场,杀敌寇,平边关。张载的言谈让范仲淹十分喜欢,他预见,这位年轻人,若致力于学问,将来必成大器。于是便劝告他放弃从武的打算,潜心研学,用思想引领更多的中国人。

      张载听从了范仲淹的劝告,回家后一心一意做起了学问,为大儒之路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 4

      回到家乡的张载,听从了范仲淹的劝告,开始了苦读儒家经典的研学之路。读《中庸》时,深感困惑多多,于是博览群书,佛学、道家、天文、医学都一一精心研习,经过十多年的苦读,他终于悟出一个道理:儒、释、道是互通互补的。他着力研究《周易》,并以此为根据,逐渐建立起自己的学说体系。

      在横渠,流传着很多关于张载废寝忘食的苦读故事,其中一则是,他在书房的廊柱两侧写了一幅楹联“夜眠人静后,早起鸟啼先”,告诫自已要抓紧时间,刻苦读书。

  • 5

      张载爱一切人,爱一切物。思想如此,行动也是这样。 仁宗皇佑五年(公元1053年)二月,岐州(岐山县)发生旱灾,庄稼颗粒无收。据记载,当时路上到处都是饿死的饥民,有些地方,人们实在撑不下去了,甚至出现人吃人的现象。消息传到张载耳中后,他每次吃饭,对着饭菜都难以下咽。他说:“我们有同胞因为饥饿而死啊,我怎么能吃得下去呢?”他还写下文章,希望官员们广开救济之路,像爱护自己和对待亲友一样,关心黎民民姓和世间生灵。

  • 6

      仁宗嘉祐二年(公元1057年),这是一个应该被中国文人欢呼的年份。这一年,38岁的张载进京赶考,和被世人熟知的苏轼、苏辙两兄弟同登进士榜。

      候诏待命的那段日子,张载应邀在开封相国寺讲授《易经》,据记载,登门求教者络绎不绝。张载由此结识了表侄程颢、程颐,三人一起谈论《易经》。第二天,他当即撤去自己的讲习专座,向前来求教的人表示:“易学之道,(吾)不如二程”。”请大家向二程求教。于是,二程名声京城大震。

      张载此举被传为美谈,他的谦谨求实,也被世人深深钦佩,后来,宰相文彦博聘请他为长安学宫教授。

  • 7

      张载除了当“京官”,一生还在三个地方做过官,一处是祁州(今河北安国),任司法参军;一处是丹州云岩(今陕西宜川境内),任县令,一处是渭州(今甘肃平凉),任军事判官等职。

      张载为官期间,不仅政令严明,而且积极推行德政,提倡尊老爱幼的社会风尚,深受当地百姓爱戴。

      在任云岩县令时,每逢月初,他都会设宴邀请四乡长老到衙门聚会,从中了解民间疾苦,用实际行动来践行儒家“仁者爱人”的核心理念。张载当政期间,县衙每出规定和告示都要召集乡老,反复叮嘱到会人等,使之转告境内乡民。据说,张载所发教告,言语亲和简洁,即使是不识字的白丁、妇孺,别人一读,也马上明白告示所说的是什么事。

  • 8

      英宗平治四年(公元1067年),48岁的张载在渭州协助环庆路经略使蔡挺筹划边防事务,因为他勤勉敬业,又足智多谋,深受蔡挺倚重,军府之中无论大事小事,蔡挺都要向他咨询。

      张载把这份信任用得“十分妥当”,他多次推行利国利民的政策。他曾说服蔡挺在霜旱之年动用军费救济灾民;他曾创立“兵将法”,推广边防军民联合训练作战;他曾提出罢除戍兵(中央军)换防,招募当地人取代等建议。

      在身体力行的同时,他还不忘撰写策论,具体有《经原路经略司论边事状》和《经略司边事划一》等。

  • 9

      神宗熙宁二年(公元1069年),御史中丞吕公著郑重向神宗皇帝推荐了张载。张载应召面见神宗,对于神宗提出的各类治国为政问题,对答如流,神宗非常满意,想让他到二府(中书省枢密院)任职。张载认为自己刚调入京都,对朝中事务还需要进一步熟悉,最后被任命为崇文院校书。

      当时正值王安石主持“熙宁变法”。王安石就变法询问张载的意见,期望得到他的支持。张载主张以循序渐进的方式来推行各项新政措施,不能操之过急。王安石的原话是:“朝廷要实行新法,恐怕会有障碍,你能助我吗?”张载的回答是:“如果您能与人为善,那么天下之士谁不顺从呢?如果您教玉人琢玉,强人随已,恐怕就会有人反对了。”

  • 10

      熙宁二年(公元1069年),张载出任崇文院校书之后,朝庭派遣张载远赴浙东明州(今浙江宁波)审理忠正军节度副使苗振贪赃一案。临行前,神宗皇帝召见张载,反复叮嘱,苗振案影响很坏,希望张载能够客观公正,排除干扰,对此案认真审理,做出判决。

      为了彻底查清苗振案的真相,张载事前做了充分的准备工作。到达浙东之后,张载多方走访,调取证据,认真梳理案情,最后查实苗振并没有贪污事实,只是挪用官镌,于是,坚守事实,将苗振由死刑改判为撤职。

  • 11

      神宗熙宁三年(公元1070年),皇帝任命王安石为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大权在握的王安石开始大张旗鼓地推行新政。此后,朝庭上,天天都在上演“变法”与“反变法”的各种斗争和较量。

      张载的弟弟张戬就因变法一事与王安石意见相左,并发生激烈冲突。结果,当年四月,张戬即由监察御使里行被贬为公安(今湖北江陵)县令,外放出京。

      弟弟被贩,张载的日子自然也不好过,于是,张载决定急流勇退。他以病情为由再次奏请辞官。不久后,便如愿回归故乡横渠镇,继续他的学术研究和教授学生之路。

  • 12

      张载辞官回到横渠后,依靠家中薄田度日,过着粗茶淡饭、布衣麻鞋的俭朴生活。他开始创办横崐书院,招收学生,正式步入后半生的“教书匠”生涯。

      在之后的漫长岁月里,张载日以继夜地研究学问,讲授经义。闲居讲学期间,张载写下了大量著作,对自己一生的学术成就进行总结。

      张载在教学中,学与行并重,他亲自带领学生进行恢复古礼和躬行井田制的实践,都取得一定成就和社会影响。时至今日,横渠镇崖下村、扶风午井镇、长安子午镇一带仍旧保存着相关遗迹。

  • 13

      张载将儒学发扬广大,并逐渐创立自己的思想体系(即关学),关学创立之初,关中学子纷纷追随,其中以蓝田吕氏兄弟吕大钧、吕大忠、吕大临最为著名。他们虽然已有相当身份,但仍然向张载“执弟子礼”。他们不仅虚心学习,还积极实践,留下了享誉一时的《吕氏乡约》。

      关学在三秦的传播为关学发展奠定了政治、经济基础,使关学与二程的“洛学”、周敦颐的“濓学”、朱熹的“闽学”以及王安石“新学”形成鼎立之势,共同构成了宋代儒学的主流。

  • 14

      张载在讲学中,善于总结归纳,且笔耕不辍。他的一生留下了很多著作,传世的有《正蒙书》《横渠易说》《经学理窟》《横渠中庸解》《礼乐说》《论语说》《祭礼》《孟子说》等,他的言语也被弟子们仿效《论语》录著为《张子语录》一书。

      张载在熙宁九年完成的《正蒙》,堪称重量级,对后世政治哲学的发展产生了巨大影响。

  • 15

      张载一生大部分的精力都用在了著书立说和教书育人。 “经世致用”是他坚守始终的治学旨宗。他重视对现实问题的研究和探索,认为教育的目的是使人变化气质而成为圣贤,从而通济天下,利济众生。他反对“空知不行”“学而不用”等一切“闭门造车”“纸上谈兵”式的死读书、读死书。

      张载重视《周礼》,他在钻研学问的同时,从来没有停止对社会改革的探索。他从北宋现实问题入手,力图探求根本的解决方法。

  • 16

      张载少年丧父,一生历尽艰辛,民生疾苦和社会矛盾也深深忧虑着他的生活。海纳百川的宽阔胸襟和生民为本的忧患意识是张载生命的主导,他以天下兴亡为己任,心怀“天下一体”的理想主张,认为人生在世,要尊顺天意,立天、立地、立人,做到诚意、正心、格物、致知、明理、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努力达到圣贤境界。

      张载的学术宗旨,被当代哲学家冯友兰概括为“横渠四句”——“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此“四为句”成为历代读书人追求的终极目标,传颂不衰。

  • 17

      “学高为师,身正为范”用在张载身上是熨贴的。张载的一生,做人做事都恪守规范,对自身、家人、弟子的要求都十分严格。

      为了训诫学生,张载将《正蒙•乾称篇》中的精选内容摘录于学堂双牖的左右侧,题为《砭愚》《订顽》,后来,程颐将《订顽》改称为《西铭》,《砭愚》改称为《东铭》),即现在大家熟知的《东铭》《西铭》。

      教育家人,他规定有“十戒”:戒逐淫朋队伍;戒好鲜衣美食;戒驰马试剑斗鸡走狗;戒滥饮狂歌;戒早眠晏起;戒依父兄势轻动打骂;戒喜行尖戳事;戒近暱婢子;戒气质高傲不循足让;戒多谗言习市语。

  • 18

      神宗熙宁十年(公元1077年),张载再度受到举荐。当神宗皇帝要求张载回京任职的召书到达时,张载正患有严重的肺病,但他还是决定应召回京。他的政治理想和学术主张需要一个实施的平台,他不愿意错过这个机会。

      神宗聘请张载担任同知太常职务(礼部副职)。张载一上任,就开始积极推行复古婚冠丧祭的礼仪,但没想到,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他受到打击。

      张载再次辞官西归。返家途中,他夜宿于临潼,深感体力不支,当晚沐浴就寝,没想到,次日清晨便与世长辞,终年五十八岁。这位名震中华的大儒,就这样走完了自己的一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