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从大雁塔到长安塔:一个现代性西安城的诞生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发布时间:2012-08-07 10:47

  在中国,或许再没有哪一个城市基于现代性的发展尝试,像西安这样会被人不断地用历史性的眼光来审视,甚至是审判。

  这是一座古都现代化进程中的“宿命”。尤其是在北京、南京等历史文化名城此前进行现代化改造中,传统建筑和历史街区遭遇大面积破坏,以至于面目全非的背景下,人们对包括西安在内的古都城市所进行的任何一次建筑创新,都已经习惯抱以苛刻的态度。

  在此背景下,作为西安世园会最具标志性的建筑,立于西安灞河岸边、小终南山上的天人长安塔,从一亮相就引来广泛关注。

  这座出自著名建筑师张锦秋之手的长安塔,设计上借鉴了隋唐木塔的外形,但完全是用现代的技术和材料建成,是张锦秋用现代技术和材料对中国传统建筑进行诠释的又一次尝试。

  这次,与张锦秋的另一作品大唐芙蓉园一度引发很大争议不同,长安塔作为“不一样的西安”新形象的典型代表,不但赢得了西安官方的认可,而且也赢得了建筑学界以及参观世园会的国内外公众的广泛认可。

  长安塔成功了。这也成为中国传统建筑风格与现代建筑技术和材料成功结合的典范,并再次燃起了始自于梁思成先生的中国建筑师对传统建筑如何现代化的命题的思考热情。

  背后,对于西安这座城市而言,除了城市传统建筑的传承与创新之外,还要深入思考的是,一个古都将怎样找回当年的盛唐气象,并完成新的历史时期城市发展的现代城市精神的重塑,进而实现城市的复兴。尽管这个城市或许将永远不可能成为中国的都城了。

  而正在经历新崛起的中国需要思考的是,在与西方文明和文化进行对话的过程中,作为重要对话场所的古都西安的角色扮演是什么?今天的中国应该从其最辉煌的盛唐时期吸纳怎样的国家治理情怀和现代文明发展的基因?

  一个现代性西安城的诞生,不仅是一个古都现代化的问题,也是新的历史时期中国如何与世界相处的问题。

  1. 从大雁塔到长安塔

  当记者站在世园会13层99米的长安塔顶层的时,忍不住将目光投向了东南老城方向,试图在蒙蒙雾气中,寻找到那座始建于公元652年的大雁塔。这座佛塔外形敦实、简朴,它屹立于城南大慈恩寺内一千多年,见证长安城自唐以后由胜而衰的全部历史。

  据记载,玄奘法师为供奉从印度取经带来的佛像、舍利和梵文经典,在大慈恩寺亲自设计修建了5层的砖塔,后在武则天时期整修为现在的7层砖塔。就塔的形状而言,明显是借鉴了印度佛大的样式。

  张锦秋在其《天人长安塔创作札记》称,长安塔的结构造型来源自隋唐木塔,方形塔体,稳健的逐层收分以及深远的出檐。

  这使得塔体有深深的“长安”烙印,让人一下子就联想到大雁塔和小雁塔。然而它又不是大、小雁塔,它是由唐代方形木塔演绎而来,塔的外观造型具有唐代木塔的结构特点。

  在建筑技术上,长安塔充分运用了斗拱这一中国传统建筑中的承重和艺术构件,使塔各层挑檐之下形成一个外围走廊,便于人们凭栏远眺,观赏风光。不过,这个斗拱又不是传统木结构建筑的斗拱,而是将弧形斗拱直接取直,且材质上采用金属构件,显得简捷、轻盈、美观,从而使长安塔既有唐风唐韵,又具现代美感。

  西安市规划委员会总规划师韩骥说,塔是长安城的图腾,大小雁塔和长安塔是祖孙的关系,就好比老祖宗是达官贵人,而长安塔也是哈佛毕业的,但他是个中国人。

  长安城发展的历史显示,自从大雁塔产生以后,这座城市的发展总是被这座塔若隐若现的影响着:从城市空间格局来看,尽管现在的朱雀大街被认为是西安老城区的中轴线,但这个城市的心理轴线却是穿越含元殿和大雁塔的这条南北轴线,而后者被多位权威的研究者认为,这才是隋唐长安城真正的中轴线,并自此深刻的影响着这座城市的空间布局。

  直到今天,西安市的城市规划都依然将大雁塔城市当作景观规划中的那个“锚”,是西安城市空间格局规划的天然坐标之一。

  韩骥告诉记者,在西安的城市规划中,一度主要是围绕大雁塔做文章。

  事实上,中国的城市与塔之间的关系,并非从长安城的大雁塔开始。隋唐之后,塔就是城市最重要的一个建筑类型,除原来的钟鼓楼、城墙、城楼之外,高大建筑就是塔。由于塔的出现使得中国城市景观更美丽了,塔从一出现就具有标志性意义,“可以说是一座城市的图腾”。

  长安城与塔之间的关系,无疑是更加密切的。除了大小雁塔之外,历史上,长安城西南还有两座高塔,就是专为平衡扩建后的长安城东西地势不平衡所建。

  上世纪80年代,在西安的市徽评选中,中间带有大雁塔的标志最终胜出,足见大雁塔在西安民众当中独特的地位。所以,作为本次世园会建筑群中最具代表性的一个建筑,张锦秋用“塔”这一建筑样式作为表征现代西安城市精神的符号,除了在城市风水上的“宝塔镇河妖”的说法外,也充分表达了对长安城市历史和建筑传统的尊重。

  “长安塔是个现代的东西,一点都不古老不陈旧,但是确实又是中国的东西,这就是我们在西安多年来一直追求的一种韵味。”韩骥说,“一个城市因为现代化的进程,不可能要求每一座建筑都有传统,这是不现实的,但城市的标志性建筑如果能做到既现代又传统,那这个城市的风格就能确立了。”

  2. 建筑之外的城市传统继承

  当然,张锦秋在西安的建筑作品,并非每一件都像长安塔这样赢得社会普遍的认可,更多的时候,带来是争议,包括目前已经成为现代西安标志性城市建筑之一的大唐芙蓉园。

  位于大雁塔之侧的大唐芙蓉园,占地1000亩,其中水面300亩,园内唐式古建筑在建筑规模上全国第一,是世界上最大的建筑群,集中了唐时期的所有建筑形式,被誉为是一本完整的唐代建筑教科书。

  总设计师张锦秋曾师从梁思成学习中国古建筑,大唐芙蓉园是按照她研究的唐代建筑,建造出的现代人“想象”中的唐城。在设计原则上,大唐芙蓉园遵循古建筑应是延年益寿,不是返老还童的原则。建筑材料设计均采用砖瓦混凝结构与木材结构相结合,既保存了唐代建筑的原貌,又能使古建筑长久不受损害。

  纵然是这样,对于通过如此形式来实现对古代建筑的追忆,还是被很多包括建筑界的学者认为是在建设“假古董”,刻意追求形式上的仿唐,并非是中国传统建筑求新的成功典范。

  此外,张锦秋的另外两个作品陕西省历史博物馆和陕西省图书馆,亦被列为新唐风的代表作品。但是,因为古典建筑就是单层或两层,体量很小,为了体现威严必须用高台和广场,而现代城市中很难采用,这就使得陕西历史博物馆虽然通过设计一个院落,用院落围起一个可控的空间,“感觉是找回来了,但依然无法完全展现古典建筑的神韵”。

  是不是所有对传统建筑的尝试都是徒劳了呢?

  从世界的建筑发展来看,这个世界太多样了,欧洲文艺复兴之后的建筑都经过提炼、改造了,比如现在看到的巴黎不是古代的,150年前经过大的改建,保留了很多古代巴黎的建筑符号,但是建筑都是现代的,像香榭丽舍大街两边建筑六七层的,不是古代的。

  “中国没有经过文艺复兴的阶段,所以要用就得用古代的,其实中国应该经过这样一个阶段,出现五六层的、有大屋顶的、民族形式的建筑,再过二三百年,这样也许中国就有比较成熟的中国民族建筑形式。”韩骥说。

  而考虑到真正在一个现代的城市建筑中简单用古典的方法是很难的,韩骥曾经的一个预测是,中国的风水学很多很好的理念,如果能和中国现代的建筑结合起来,就叫风水建筑,建筑从形象、材料、结构上看非常现代,但是在空间感觉上是中国式的,该有对景、背景的地方都有,左邻右舍都有照应”。

  这或许可以成为更隐蔽的对中国传统城市建筑规划的继承模式。而且,日本曾经有一些建筑师想搞这样的建筑,只是由于他们在风水上素养不够,而未能有所成就。

  此外,秦代开始,中国城市规划就有大视野的特色,其宏观把握完全超越我们日常的一些习俗。比如汉长安城的中轴线南到汉中北到内蒙就是一条直线,而且为了保持这个直线逢山开路遇水搭桥,从实用主义很难解释。

  “这就是伟大民族和伟大国家的气势。如果很好地研究中国历史城市的规划手法和理念,就能真正感觉到汉唐时代真是气势宏伟。”韩骥说。

  3. 恢复山川形胜的复兴

  如果说张锦秋和韩骥在努力通过对中国传统建筑的创新或者是传统城市规划的坚持,来完成西安城市现代性的塑造的话。那么王军则是选择了通过治水进而实现山川形胜的恢复,来使西安重新找到盛世长安的气象。

  “祓禊祓禊,杨柳依依,沐之灞水,风乎东隅。坐看终南紫云起,咏而归情自怡。

  祓禊祓禊,流觞水曲,惠风和畅,把酒索句。走笔龙蛇醉烟絮,咏而归乐而居。

  祓禊祓禊,霓裳羽衣,春城飞花,踏歌青堤。长安水边多佳丽,咏而归长相忆。”

  在世园会的开幕式上,时任西安市委常委、宣传部长、西安世园会执委会副主任王军作词的《祓禊谣》赢得了广泛好评。这首短歌,很有画面感的将灞水之滨的浪漫人文气质展示了出来,而背后则是对浐灞地区历史山川地貌在文化层面的还原和再现。

  王军告诉记者,浐灞的生态治理就是希望通过对山川地貌的恢复,实现对盛唐气象的追忆,“山川形胜恢复了,这城市怎能不是唐代长安呢?”

  2004年,西安市浐灞河综合治理开发建设管理委员会挂牌成立。与其它城市新区不同的是,这个管委会在成立之初,唯一的工作就是治理浐河和灞河。一直参与浐灞区的规划设计工作的上海同济大学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总工程师李毅说:“当初我们做规划的唯一目标,就是生态。”

  但经过7年的时间,西安世园会在浐灞正式开幕的时候,从长安塔俯瞰整个浐灞地区,这里除了大片的湿地公园以外,灞河的一侧,商用和居住建筑已经完成很多,而在此之前,这一地区也被陕西省和西安市确定为承载打造区域性金融中心的重要功能区。

  已经没有人可以否认,这里已经是一个初具规模的浐灞新城了。

  而浐灞地区通过生态治理启动城市发展的模式,也被认为对西安其它城市板块的发展具有示范意义。

  截至目前,西安在新旧分治的大原则之下,经过多年开发区带动发展战略的实践,老城周边已经形成八个颇具规模各具特色的新区,环城而居。对这些相对独立的区域,大致被分为三类:一类是老城区,一类是产业驱动的工业化城区,可以称为准城区,另一类就是浐灞这样通过生态治理来形成的新城。

  “西安有很多新区,但忽视了整体的城市结构,虽然各个区建设得比较好,但会损失长久的竞争力。在这历史的关头,西安造了很多珍珠,现在要考虑怎么建成一个珍珠链,而浐灞已经在考虑怎么对接整个城市,融入到整个城市的结构中去。”浐灞生态区管委会副主任丁学俊说。

  “浐灞对西安的意义,是下一步西安还有一些新城要建设,这些新城的起步,浐灞有示范作用。”韩骥告诉记者。

  而事实上,围绕西安市的水环境治理已经在多个区域纷纷展开。南部,拥有西安曲江水厂、西安南郊水厂等重要水源地的曲江新区开展了芙蓉湖、兴庆湖、南湖和护城河的建设和治理,西部的西咸新区则由西安和咸阳两市分别开始了泾河和沣河的治理,而在西安城北,声势浩大的渭河治理工程也已拉开了帷幕。

  而王军也向记者强调,浐灞通过生态治理回归城市本位的发展模式,不仅具有城市发展的经济理性,也具有西安复兴的文化理性,“山川地貌的修葺必然让这城市披上的历史外衣更具备内在的气质,而浸润着历史感觉的现代生活,也必然会逐渐生长出自己的新传统来”。



编辑: 刘婧媛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西安日报社声明】西安新闻网刊载西安日报、西安晚报文章已经西安日报社独家授权。自2009年1月1日起,其他商业网站(新闻单位主办的网站除外)未经西安日报社授权,不得转载西安新闻网上刊载的西安日报、西安晚报文章。欢迎新闻单位主办的网站在对等合作的基础上转载西安日报、西安晚报的新闻,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西安新闻网-西安日报"、"西安新闻网-西安晚报"。其他商业网站如有合作意向请与西安新闻网联系。联系电话:029-87300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