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0-李教社先生访谈
发布:2017-05-20 12:09     来源:西安新闻网   编辑:刘旸

1977年11月,全国570万考生走进了中断十一年的高考考场,开始了一场命运的博弈,其中陕西20万考生。时光荏苒,一晃40年。2017年,全国参加高考近940万人,陕西考生32.8万人。

40年来,高考成为个人命运的支点,中国有超过2亿人通过高考改变了命运。高考也是中国的支点,中国重新迎来了尊重知识、尊重人才的春天,中国的命运从此改变。

我们致敬40年间无数拼搏于高考考场的人们。我们祝福2017年参加高考的学子们。

李教社先生访谈视频

高考记忆——1980

我没有传奇的故事,但有考上大学的“秘诀”,你听吗?

人物档案:李教社,1980年考生,现任西安职业技术学院院长。

人物语录:身在农村,我想法却很简单,只是一心想要努力学习,在那种大家你争我赶的氛围下,并没有畅想过考上大学会改变命运的未来,只是觉得不能对不起父母的辛劳和自己的人生,于是埋头耕耘不问收获。

采访时间:2017年4月

 

1980年,带着高考制度恢复的余温,“考大学”在莘莘学子中依旧激荡着令人血脉喷张的豪情,“身在农村,我想法很简单,只是一心想要努力学习,在那种大家你争我赶的氛围下,并没有畅想过考上大学会改变命运的未来,只是觉得不能对不起父母的辛劳和自己的人生,于是埋头耕耘不问收获。然而,走过那段岁月才发现,那种执着,在高考的境遇下,真实的改变了我的人生之路。”李教社动情地说。

“我没有传奇的故事,但有考上大学的秘诀——努力。”然而这个词,从来都不是说说那么简单的。

彻夜秉烛废寝忘食 只为读完借来的参考书

现任西安职业技术学院院长的李教社,是1980年参加高考的考生,并以全年级第一名的成绩考上了曾经的西安医学院医药学系。当他面对镜头,回忆起那段备考的过往岁月,一幕幕曾经涌上心头。

“我是农村的孩子,家里兄弟姐妹六个人,面对贫寒的家境和体弱的父母,我作为长子,便一肩挑起了家庭的所有重活,面朝黄土背朝天并没有磨灭我的意志,相反,我更加珍惜可以安静学习的每一分钟,没有什么宏伟的想法,只希望以好成绩对得起父母对得起自己。”

“那时的我们条件很差,除了快被自己翻烂的课本,根本没什么参考书,记忆最深的是有位同学托家里在西安的亲戚买了一本参考书,全班同学都在白天争着看,我就专门在晚上接了过来,这一看就是一宿,读完了整本书,现在回想起来,当年那种对于知识的渴望、学习的那股劲头,算是真正的没有辜负自己。”

筷子当笔以水为墨 传道受业师恩如山

每一个经历过高考的我们,都是幸运儿,站在历史的里程碑前,回望来路,国家的发展、民族的兴旺,都离不开一代代高考人、教育者的挥汗付出。

“回想起来,那个时候的老师,更像是朋友,他们发自内心的喜欢爱读书的孩子,他们或许难以名状高考的意义,但是他们深知知识一定可以改变命运,那时候的学生都喜欢问问题,你追我赶的,印象最深的是我曾有一次追到饭堂去请教老师,正在吃面的老师歪着头看了眼题,用嘴抿干净筷子头,轻轻蘸着碗里的水,投入的在桌子上写写画画,那道题至今回想起来,都带着饭香味!那时候的老师就是这样的投入,传道授业解惑。”

回忆里,在那个淳朴的年代,老师们喜欢穿着白衬衣黑皮鞋,骑着飞鸽牌的加重28飞驰在校园里,有时后座还会带着路远的学生,“当年的老师,除了负责更多的是那种出自内心的关心,曾经有位教化学的老师,因为我语文、政治的偏科而苦口婆心劝导我应当全面发展,他告诉我说,决定木桶容量的并不是最长的那一根,而是最短的那一根,优势科提高一分不容易,但是劣势科提高二十分都有可能,因此一定要均衡发展。正是因为这一席话,我开始注重起自己的偏科问题,最后以各科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大学。”

老师的一句话,改变了一个学子的命运,这也就是李院长弃医从教的初心,教师作为一个神圣的职业,影响着一代代学生的未来之路,职业崇高而伟岸,责任任重而道远。

白衣飘飘的年代  我的大学我的同学

带着爸妈东拼西凑的60元钱和20斤粮票,18岁的李教社带着未知的向往与喜悦,踏上了人生的第一次征途,在火车站看到了学校的班车,看到了热情接新生的学长学姐,开始了自己的大学生涯。

“大学,曾经在我们心中神圣得就像一个殿堂,生怕自己身上的一点灰尘弄脏了它,现如今却真真切切的坐在大学明亮的教室里,读书、学习、生活,一切都好像梦一样美好,但努力的双手又是那么的真实,那一刻,我意识到了自己的命运将要开始改变了!”

除了学习,大学更多的是同学情,真挚而淳朴的同学情。“我记得有次春游,我们骑着问老师借来的车子奔向翠华山,回来的路上不巧遇到了暴雨,回到学校已是浑身淋透、饥肠辘辘,没想到迎接我们的是班里没去春游的同学熬好的姜汤和稀饭,一碗下去,那是这辈子喝过的最好喝的稀饭,有一种情意叫大学同学!”

“如今的我们依旧会十年、二十年、三十年相聚在一起,会一起唱起那段《二十年后我们再相聚》,每每回忆大学的那段时光,岁月就好像一台时光穿梭机,眨眼我们都回到了那个骑飞鸽自行车、穿回力球鞋的年代,心里有说不出的热乎。”

后记:

高考就像一枚烙印,留下的是痕迹更是每一代人的独家记忆,是奋不顾身的青春和热血激荡的无悔,是无所畏惧的轻狂和跌倒觉醒的每一个大雨滂沱的夜晚,有人中第,有人落榜,稀松平常的像生老病死月缺月圆一般。

走过四十余年的岁月,走过忙碌细碎的生活,当一代代高考人述说着经历过后的那种“劫后余生”的回望,所谓的“过来人”都会明白,无论是考上之后的改变命运,还是落榜之后的另谋出路,岁月终将会带着我们一起步入生活,去经历任何人一生都要面对的一切,此时回望来路,但求问心无愧的努力过,就好了!(文/西安报业传媒集团新媒体中心记者 陈思思 图/视频 西安报业传媒集团新媒体中心记者 刘旸)

(感谢西安真爱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倾情支持)

来源:西安新闻网   编辑:刘旸
分享到:
【西安日报社声明】西安新闻网刊载西安日报、西安晚报文章已经西安日报社独家授权。自2009年1月1日起,其他商业网站(新闻单位主办的网站除外)未经西安日报社授权,不得转载西安新闻网上刊载的西安日报、西安晚报文章。欢迎新闻单位主办的网站在对等合作的基础上转载西安日报、西安晚报的新闻,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西安新闻网-西安日报"、"西安新闻网-西安晚报"。其他商业网站如有合作意向请与西安新闻网联系,网站联系电话:029-882159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