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3-吕刚先生访谈
发布:2017-05-23 09:42     来源:西安新闻网   编辑:刘婧媛

    1977年11月,全国570万考生走进了中断十一年的高考考场,开始了一场命运的博弈,其中陕西20万考生。时光荏苒,一晃40年。2017年,全国参加高考近940万人,陕西考生32.8万人。

    40年来,高考成为个人命运的支点,中国有超过2亿人通过高考改变了命运。高考也是中国的支点,中国重新迎来了尊重知识、尊重人才的春天,中国的命运从此改变。

    我们致敬40年间无数拼搏于高考考场的人们。我们祝福2017年参加高考的学子们。

 

    高考记忆——1983

    如果不是考上大学 我就是一个农民

 

人物档案:吕刚

1965年生,1987年毕业于陕西师范大学中文系。现任教于西安建筑科技大学文学院中文系,主要从事中国现代诗歌的创作与研究工作。

人物语录:虽然父亲在城里工作,但按照当时的政策,我们兄弟几人的户口跟着母亲落在农村,考不出来就只能当农民,当年就一个念想:一定要考上,一定要走出农村。

采访时间:2016年4月

人的一生中,重点的时间节点没有几个。1983,平平常常的一年,平常到或许只有翻开当年的大事记,才知道发生了什么。对许多人来说1983只是一个数字,但对于吕刚,那一年他考上大学,那一年他离开了农村,那一年他摆脱了养猪的命运,那一年他从此吃上“公粮”变成城里人......他的人生轨迹在那一年发生了改变。1983年吕刚同167万考生参加了高考,但像他一样幸运的只有39万人。

吕刚先生讲述自己的高考记忆

 

一战失利 理科转文科再战

今年52岁的吕刚出生于一个典型的工农家庭,父亲是上世纪六十年代的大学生,毕业后留城工作。母亲是农民,带着三个孩子,在长安县农村老家种地。1977年国家恢复高考制度,吕刚那时才刚上初中,对于高考懵懵懂懂。只记得有那么一阵,每当父亲从省城回来,就有村里的大哥哥、大姐姐上门找他辅导功课,尤其是临近高考的时候。

“虽然父亲在城里工作,但按照当时的政策,我们兄弟几人的户口跟着母亲落在农村,考不出来就只能当农民,当年就一个念想:一定要考上,一定要走出农村”。吕刚说,父母也深知只有通过高考,几个孩子才能走出农村,才会有好的命运,所以对吕刚的学习抓得很紧。家里的活,母亲宁肯自己多干,也要保证吕刚有充裕的时间读书、学习。父亲每次从城里回来,包包里掏出的必是新买的书籍和学习资料。

1982年,17岁的吕刚参加了第一次高考,结果离分数线还差五六十分。“意料当中的事,没考上我甚至还有些窃喜。”吕刚笑着说,对于这次考试,他不但缺乏信心,而且少有激情。从小就对文艺感兴趣的吕刚一直以来都是班级里的“范文”写手。“考前分班时,我就想要报考文科,征求父亲的意见,却被毫无争辩地否决了。班主任老师也不赞同我的想法。这也难怪。八十年代,社会上流行一句话,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也不怕!大家都觉得功课学不懂的才会去学文科。”

“犹如一个士兵,被绑上战车,打了一场不情愿的仗。”吕刚以理科生身份参加了第一次高考,结果不如人意。“没考上我心里倒没啥,就是觉得挺对不住家里人,尤其是父亲。”吕刚清晰地记得,在那个当年复习资料还很稀缺的年代父亲给他带回数理化复习资料“黄色封面红色腰封”。

第一次高考败北,让吕刚坚定第二年要报考文科,家里人虽然反对,但最终还是妥协了。“家人担心我从理科转到文科,没有基础,考不上,但我自己很有信心”。当吕刚把借来的数十册历史、地理书往桌上一堆时,“这么多?”母亲担心地问。吕刚笑而未语,似是成竹在胸。

进入补习班,又是二战,比起其他已经有文科基础的同学,吕刚需要付出更多。用他自己的话说,每天除了吃饭睡觉就是在看书,天天晚上在15瓦的电灯泡下奋战,“我的眼睛就是在那个时候搞坏的”,吕刚哈哈大笑,扶了扶眼镜。繁重的学习压力并没有让他感到累,在补习班的日子似乎也过得飞快。“因为是自己喜欢的,我觉得很快乐,每天都过得充实”。

走出考场 满满的沮丧

喜好再加上没日没夜的刻苦学习,补习班的一年时间里,吕刚把十几本政史地书看得滚瓜烂熟,成绩提升至班上前三,他默默给自己定了一个目标——北大。 1983年,高考必考科目英语从满分30分一下子提升到100分,这让大多数从高中才从ABC学起的考生们要炸裂了。但对吕刚来说,这恰恰是个天大的好消息。

由于父母抓得紧,自己也喜欢,吕刚从初一开始就跟一个从部队转业的亲戚学英语,每年暑假,隔壁村有一个老师办英语补习班,吕刚走十几里路也要过去学习。“骑车过去其实也就十几分钟,但每次我都选择走路去,等走过去上一节学的内容也记得差不多了。”

和现在不同的是,当年高考之前还会有预选,一般会淘汰掉30%左右的学生,他们连参加高考的资格都没有,只能选择复读。1983年5月吕刚参加陕西省组织的高考预选,成绩出来很理想,他心底也一下有了底“只要正常发挥,北大肯定没问题”。

1983年7月,吕刚参加第二次高考,相比上一次的没底气,少激情,二战的他踌躇满志。“抱着上北大的心去考试,所以心里没有太大的压力,完全就是轻松赴考”。没想到才考完第一门,吕刚就极度沮丧。 “语文是我的强项,本来计划得90分左右,最后只得了78分。其实前边的基础题答得不错,但后边的作文出了点问题,当时作文是给了一幅漫画,先描述内容然后写一篇议论文,一共45分,出考场我就意识到自己立意有些偏了,应该是考砸了。”语文的失利让吕刚感到深深地绝望,意味着他跟北大无缘了。“第一门没有考好,后边的几科都成了走形式,没啥期待了,北大肯定是无缘了。”语文的失利导致数学没能发挥好,英语也没有达到预期,好在后来的政治、历史、地理还算发挥正常。直到考完最后一科,走出考场吕刚的心里都只是一个想法:明年再战。采访中,记者将找到的当年的语文试题拿给吕刚,他连连惊呼。“这我现在都还记得,杜甫后人称杜工部,真的勇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当年就是因为语文没考好,他表示一定要把这份题留下“我一定要重新再做一遍,但现在怕是还没当年得的分高吧。”吕刚笑着说。

“高加林就是我们”

考完估分,没有很差,也不好,接着填志愿,因为心里有落差,一切就显得很平静,剩下的事情按部就班。在跟老师商量之后,吕刚第一志愿填了西北大学、陕西师范大学。成绩出来,吕刚考了469分,超出重本线50多分。

一个漫长的暑期的下午,吕刚从地里回来,信使送来了大学录取通知书。母亲喜笑颜开,热情招待信使。看着信封上陕西师范大学中文系一排红色的字体,吕刚心里咯噔一下。“说不出的感觉。其实心里还是想再考,有些不甘心,但一想到到家里还有两个弟弟,母亲负担太重,还是决定去吧。好歹有个学上,离开农村是一定的了。”吕刚回忆当时的情景。

那一届,吕刚所在的六七十人的班上考了4个重本,还有一两个考上中专。 1983年秋天,吕刚从一个偏僻的小村子来到省城西安,到陕西师范大学中文系报到,开始了自己的大学生活。 大学生们一进校,第一件事先把校牌戴在胸前。出了校门,个个抬头挺胸。鲜亮的牌子在阳光下一闪,无论是街上的行人,还是商店里的售货员,一见大学生,眼睛都发亮。“那时候大学生是真的稀罕。”吕刚感叹。吕刚记得刚上大学,全班同学看电影《人生》,几乎所有的人都哭了,“高加林就是我们啊,大家几乎都是从农村考了出来,否则就是像高加林一样,即便进了城,后来还是从哪儿来回哪儿去,也正是因为此,那个年代,补习多年的人大有人在,‘七仙女‘’猪八戒’,高考只能是农村孩子离开农村唯一的途径。”

吕刚还记得1988年在西安师专当老师时的情景,下课时候一个女同学忽然叫住他,他还以为只是学生,女同学说明之后他才反应过来,女生是补习班的同学。1988年她才考上。时隔多年吕刚已经是一位高校教授,每每回到老家,看到儿时的同伴在农村劳作,“如果不是考上大学,自己现在跟同伴一样,也是在养猪了吧。文采好,会写诗那又怎么样?但你就是一个农民。”吕刚说。(文 /西安新闻网记者郑晗 图/ 西安新闻网记者薛海龙)

来源:西安新闻网   编辑:刘婧媛

1 2 3 > 尾页

分享到:
【西安日报社声明】西安新闻网刊载西安日报、西安晚报文章已经西安日报社独家授权。自2009年1月1日起,其他商业网站(新闻单位主办的网站除外)未经西安日报社授权,不得转载西安新闻网上刊载的西安日报、西安晚报文章。欢迎新闻单位主办的网站在对等合作的基础上转载西安日报、西安晚报的新闻,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西安新闻网-西安日报"、"西安新闻网-西安晚报"。其他商业网站如有合作意向请与西安新闻网联系,网站联系电话:029-882159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