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4-张宝林、刘兰英访谈
发布:2017-05-24 10:12     来源:西安新闻网   编辑:刘婧媛

    

    1977年11月,全国570万考生走进了中断十一年的高考考场,开始了一场命运的博弈,其中陕西20万考生。时光荏苒,一晃40年。2017年,全国参加高考近940万人,陕西考生32.8万人。

    40年来,高考成为个人命运的支点,中国有超过2亿人通过高考改变了命运。高考也是中国的支点,中国重新迎来了尊重知识、尊重人才的春天,中国的命运从此改变。

    我们致敬40年间无数拼搏于高考考场的人们。我们祝福2017年参加高考的学子们。

 

    高考记忆——1984

    那是一次有关青春和理想的“大考”

 

    人物档案:

    张宝林,陕西大荔县人,1984年参加高考。西安电子科技大学情报工程专业毕业,现任陕西斯玛特传动有限公司董事法人。

    刘兰英,陕西大荔县人,1984年参加高考。南开大学历史系毕业,现任长安大学政治与行政学院讲师。

    人物语录:说实话啊,我们80年代的学生,尤其是我们那几届的考生,是有一个家国情怀存在的,这个情怀是什么呢?就是通过大学的学习、深造,更好的报效国家,因为我们这代人,确实是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受到的教育就是这样。

    采访时间:2017年4月

    在进行“支点中国•40年高考纪”专题采访的过程中,1984年份的采访工作推进的异常艰难。首先,采访对象难找,毕竟已经是32年前的往事,有些经历者的记忆已经模糊,也有些当年的考生因为种种原因已经不愿再细谈那次考试。其次,话题难寻,那一年的高考相对平淡,即没有高考恢复、扩招这样的石破天惊,也没有90年代全民关注、全民备考的轰轰烈烈。

    在经历了多次约访失败后,一个周末的上午,经过同事几经辗转介绍,采访小组终于见到了本文的采访对象张宝林先生和刘兰英老师,两位大荔中学毕业的校友,也是1984年高考的经历者。在近两个小时的访谈中,我们与受访者共同回到了那个记录着他们青春与梦想的1984年。随着时间的磨洗,它们对于那个年代的记忆已经变得模糊,但对于高考以及与之相关的很多细节,记忆却异常的清晰。回望那场30多年前的考试,对于他们更多的不是作为命运改变的分野,而是一次经历,这经历一样让人终身难忘,因为他们的青春和理想与这场“大考”紧密相连……

    感念师恩,高考前,老师亲手为我理发

    我们的谈话从两位受访者的高中生活开始,说起他们曾经就读过的大荔中学,两位受访者均是一脸的自豪,尤其是对那些默默奉献,教导、培养了他们的高中老师,更是充满了感恩之情。

    西安新闻网记者(以下简称记者):张先生、刘老师,咱们先从两位的高中经历聊起,听说两位都是咱们陕西大荔人,而且当时还是大荔中学的同学,能跟我们具体聊聊你们的高中时代吗?

    张宝林(以下简称张):是的,我和刘老师当时都是大荔中学的学生,而且是同一级的同学,不过她是学文科的,我是学理科的。说起大荔中学,那当时我们学校可以说是师资力量相当雄厚,当时我们的代课老师,教物理的是北大物理系毕业的,教生物的老师,也是北大北大生物系毕业的,还有教语文的老师是东北师大中文系的,现在看来那都是系出名门的教育资源啊。

    刘兰英(以下简称刘):对,而且我觉得当时的老师真是非常的敬业,真是全身心的投入教学。你比如说晚上补习吧,那个时候的老师大家都是晚上加班的,如果老师叫你去补习,就是觉得你今天的知识点掌握的不好,然后晚上义务给大家补课,补课费更是没有这一说。

    记者:看来两位对于当时老师的教导、培养都是念念难忘的,那有哪些细节让两位印象特别深刻,能跟我们具体说说吗?

    张:我记着,是在高考前一阵吧,有天晚上我们班主任叫我去他办公室,我去了之后他说你不能好长时间没理发啊,然后就在他办公室里边有那种老式的推子(注,老式的理发工具),替我把头发剪了,当时一看(发型)真的挺好。

    刘:印象深刻的话,我觉着应该是老师房间里的灯光。为什么这样说呢,当时他们用的还不是电灯,是那种煤油灯,当时在外面看着特别的温暖,然后到很晚的时候吧,可能到十一二点,一直都在,一直都亮着,老师就在灯光里判作业,我们学生也不断有人过去,问问题啊,听辅导啊,确实觉得很温暖。

    回忆高考,我们那代人都有一种家国情怀

    当聊到1984年的那次高考时,两位受访者的回答和我们的预判出现了很大偏差。回忆起那次“人生大考”,他们记忆最深刻的既不是仅仅4%的残酷录取率,也不是那份超级难答的数学考卷,更不是当时匮乏的备考条件。而是在那场考试前后,关于“青春”、关于“理想”的记忆,用他们自己的话说:那些年,我们这些参加高考的人都有一种家国情怀。

    记者:两位都是在1984年参加高考的吧,当时高上大学是不是真的对人生影响特别大,两位当时压力大吗?

    张:我俩都是1984年参加高考的。要说当时上大学的影响,你要说不大,那肯定是在胡说,我记着我们那会有个形象的比喻叫“上不上大学,就是你以后穿草鞋和穿皮鞋的分水岭”,你们想这影响大不大?但是说实话啊,就是我们80年代的学生呢,尤其是我们那几届的考生,是有一个家国情怀存在的,这个情怀是什么呢?就是通过大学的学习呀、深造呀,更好的报效国家。因为我们这代人呢,那确实是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当时受到的教育就是这样,包括前面说到的老师对我们的教导也是这样。所以你说当时的压力有多大,我觉着也未必,一方面呢,说实话我当时对自己的成绩还是有信心,另一方面呢,确实是觉着主要是要能为国家做贡献,当时不是刚提出建设四个现代化嘛,我们的理想就是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做贡献。所以,当时的想法就是考上了那当然最好,能更好的做贡献,考不上,那做工人或者别的,那也是建设国家。这个,当时确实是很少有功利色彩的。

    刘:确实是这样,就是当时在那个年代,大家高考的时候,考生可能更加有那种建设国家啊、民族崛起啊,这样的抱负。我记着那个时候,就是高考之前,老师还专门给我们讲,就叫“一颗红心、两手准备”,当时还专门写在了黑板上。我们当时的想法也是这样,我只要能为国家做贡献,那就是好样的。现在,我跟自己孩子念叨起这些,他都觉着可笑,就觉着你这是老观念、落伍了,但当时我们的那个年代,我们年轻的时候,这个确实就是主流思想。

    记者:两位老师,来之前我们专门查了一下资料,1984年高考理科数学卷被誉为“高考最难数学卷”,两位当时是考的文科卷还是理科卷,觉着当时的数学考试难吗?

    刘:我当时考的文科,感觉数学还行吧,没有印象特别难。不过,我的朋友有学理科的,他们说当时确实感觉挺难的,分数我记不清了,好像大部分人都不及格。

    张:我考的理科卷,没及格,刘老师说的大概就是我吧(大笑)。具体分数确实记不清了,不过当时考完了也没有特别觉得难啊,或者挫折感啊,就觉着,那可能是国家的标准高吧,我确实还学得不够好,没达到要求。因为前面也说了,我们当时的理想或者目标是为了国家(做贡献)的,所以这里边就没有太多的功利心,也没听说谁就因为这个影响后面(考试)的发挥了。

    填报志愿,国家最需要什么专业我们就报什么

    对于当初是怎么填报的高考志愿,两位受访者给出的答案,在现在看来质朴的甚至令人诧异,那就是:国家最需要什么专业我们就报什么。然而,当你真的深入了解上世纪80年代,了解他们那代人的人生经历时,就会觉得这样的回答又是那么的真实,那么的理所当然。

    记者:说完了考试,咱们再来聊聊填报高考志愿的事,两位还记得当时的情景吗,当时是怎么选择报考志愿和报考专业的?

    张:那肯定记得,不过我们当时填报志愿和现在不一样。我们当时是靠估分的,就是你估摸着自己能考多少分(总分),然后根据这个去填志愿。我记着,当时应该是考完大概两三天吧,大家就一起去学校,然后有老师给大家讲一讲怎么填,然后大家填完一交就结束了。也就一会的时间,大家跟班主任、跟同学商量一下填完就交了。当时,一个是信息比较的闭塞,你也没那么多渠道去了解这个学校好不好,那个专业怎么样。另一个,我们当时就一个想法,国家当时开始搞改革、开始现代化建设,当时是各方面都需要人才,那我们就选国家当时最需要的专业。

    刘:确实是这样,我记着国家当时刚刚开始经济体制改革,我们班就有好多报经济专业的,只要是哪个大学有经济专业的就有人报,就觉着这个对国家有用,也不管是文科理科的,只要能为国家多做贡献我们就报。我当时报的南开历史系,也是觉着学历史对国家有用,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嘛。

    记者:两位都考上了自己报考的大学,还记得接到录取通知书时的情形吗?

    刘:通知书啊,我的是我们三个镇收到的第一份录取通知书,后来听同学讲,南开的通知书是寄的最早的。当时,家里人还是非常激动的,当时的通知书是邮局给寄来的,家里人就给人家煮红鸡蛋,然后村里人也很高兴,因为我是我们村当年考上的第一个女大学生,大家就都来贺喜,我记得鸡蛋我家都收了一整筐。

    张:对对,鸡蛋还有笔记本,当时大家送的最多的就是这两样。你们看当时的人多朴实,现在想一下当时人家送你鸡蛋是因为你考上大学辛苦了,让你补补身体,送笔记本是让你以后继续努力学习,确实是礼轻情意重,当时村里能出一个大学生也确实是全村的大喜事。

    寄语考生:平常心对待放飞理想

    记者:两位都是高考的经历者,也是成功者,对于高考肯定都有很多的感悟和经验,对于2017年即将参加高考的考生们,两位有哪些话想对他们说?

    张:我想说的首先还是要平常心对待,因为毕竟时代变了,现在也不存在一考定终身。现在的社会进入了一个多元化的时代,既有多元化的选择,也有多样化的需求,所以高考或者说上大学对他们是一条路,但不是唯一的路,我还是用原来老师教给我们的话送给这届的考生吧,一颗红心两手准备。

    刘:我觉得还是要有理想,我还是提倡理想主义,面对高考时有理想和没有理想,你付出的努力是不一样的,你填报的志愿选择的专业也都和理想是相关联的,所以我还是希望,我还是觉得,这些孩子应该有理想,为了实现他们的理想,去努力学习,去冲刺高考。最后也祝愿他们高考好运,心想事成吧。(图/文记者马欣实习生刘创 摄像记者史铭斐)

    相信每一个人都有关于高考的独家记忆,在这里我们真诚的向所有市民朋友们发出征集:

    征集内容:无论是关于高考的一张老照片,还是当年高考的准考证,无论是当年的笔记,还是同学们为你填写的同学录,无论是一张小合影,还是一段高考往事,都是难能可贵的回忆,均可以文字、图片的形式发给我们,我们将收集起大家共同的回忆,带你走进那段熟悉的高考岁月。

    征集日期:即日起

    征集方式:点击链接,填写“征集表”即可。

    (感谢西安真爱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倾情支持)

来源:西安新闻网   编辑:刘婧媛
分享到:
【西安日报社声明】西安新闻网刊载西安日报、西安晚报文章已经西安日报社独家授权。自2009年1月1日起,其他商业网站(新闻单位主办的网站除外)未经西安日报社授权,不得转载西安新闻网上刊载的西安日报、西安晚报文章。欢迎新闻单位主办的网站在对等合作的基础上转载西安日报、西安晚报的新闻,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西安新闻网-西安日报"、"西安新闻网-西安晚报"。其他商业网站如有合作意向请与西安新闻网联系,网站联系电话:029-882159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