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故事互动读者来稿(持续更新中)
发布:2017-05-24 10:37     来源:西安新闻网   编辑:刘婧媛

    

作者姓名:赵新正

    参加高考年份:1982

    追忆我的高考:高考前后点滴

    又到六月,又到高考了。莘莘学子,在家人的期盼中向着自己的目标做最后的努力。

    看着临战状态的父母为了孩子精心呵护,电视报纸等媒体为了考生们复习考试大力宣传,各界为了考生而全力支持的情形,不由得想起自己82年的那年考试。

    那好像是命悬一线的考试。百分之几的录取率,高考前的预选,录取的筛选,使得那时候的高考有种命悬一线的感觉。由于预选,有一部分同学上了两三年高中,最后连高考的场子都没进去就回家了,这是多么残酷的一件事。那时候别说考大学,考上高中专都是一件非常荣耀的事情。各个学校升学率中,高中专都算一个升学率指标。

    当时的孩子不像现在有许多选择,公办之外,还有民办学校,不想上了可以打工。对广大的农村孩子来说,可以说考学是唯一的出路。考不上学就只好在家里务农。考上了国家会管一切。户口成为居民户口,粮食国家供应。就是习惯说的吃商品粮,成为城市人。所以那时候人们说高考是:“跳农门”用“千军万马过独木桥”来形容毫不为过。所以,那是复读非常普遍,两年、三年很正常,五年都不罕见。我也复读了一年。

    记得我录取通知书送来那天,有个亲戚没问什么学校,只说了一句说:“不管考上什么学校,那怕到城里担大粪也比农民强”。

    煤油灯下的晚自习,考前的复习总是紧张忙碌的。三点一线的白天不用说,晚上同样也要熬夜。不过在普遍贫穷的乡村,晚上家里照明的不是明亮的电灯,而是用墨水瓶做的煤油灯。

    夜晚座在家里狭长的烧炕炕沿或小木板钉的桌子上看书或做题。昏黄的灯光,跳动的火苗和制止响着的灯芯伴着黑黑的煤油味。有时候太困了不小心把灯都打翻了,灯油流到桌子本子上。有时候头离灯太近了,头发都让灯火烧焦。第二天起来,鼻孔里常常是一股煤油味道。

    高考前一天,父亲专门请村里一个当过校长的人来给我说注意情况。那天晚上明月高悬,那校长坐在我家院子里用门板支的床沿上,给我说考试注意事项。可我心里没有听进去,只盼他快点走,好让我去复习课。

    简单又紧张的考试。不像现在兴师动众,当时考试很平常。记得我当时考试就是,学校负责报名,我们填表,交点钱。考试那天,学校雇了一辆大卡车把我们拉倒县城的长安三中考试。学校只去了校长、主任和几个班主任而已。我们进去考试,老师给我们拿着包,在外边等。考完试后,学校用车拉回来,回家去吃饭、休息,第二天再去考试。

    那时候路上车很少,没有什么交警维持秩序,街上也没有什么成群的家长,更没有私家车、出租车之类。

    家里事多,父母很忙。离县城又远,他们着急却也帮不上什么忙。高考那天,母亲特意给我煮了四个鸡蛋,装在书包里,让我中午吃。谁知道自己不小心在车上坐的时候坐到了包上,全压碎了。意想不到的快乐。那年自己考得还是不太好,通知书来的比较晚,记得都到八月下旬。

    那天天气很晴朗,大概是上午十点左右,村里人家正吃上午饭。那天我刚从村外边拉了一架子车土回来,浑身大汗,好像为什么事情和母亲顶了嘴,独自坐在门口外生气。一个邮递员骑着车子拿着一封信,问我父亲的名字,说是有学生录取通知书。路两边吃饭的和说闲话的乡党呼啦围上了一群,争着看。大家和邮递员一块进家门。大家都高兴的议论,父母高兴的合不拢嘴,热情的招待乡亲们。知道的亲戚们随后也陆续来了,真像过年一样。

    而我自己好像竟没说什么话,五味杂陈。

    今年距我高考整整三十五年了,情况已经发生了巨大的改变。考上大学已经不是一件很难的事情。百分之六十多的录取率,可以说想上就可以上。高考已经不像以前那样能完全改变一个人的命运,更多的是提供一个学习、提高的平台。

    现在的孩子们有了更多的选择,更好的条件。可父母的关心,老师的期盼、社会的关心都没有变。只是多了些理性,多了些新的希望。对他们,努力发挥,尽力就行了。以后的路还得靠自己的不懈努力来争取。毕竟,现在的空间比以前要大的多。

    寄语2017高考:期待所有怀揣梦想的学生子们都能梦想成真。

来源:西安新闻网   编辑:刘婧媛
分享到:
【西安日报社声明】西安新闻网刊载西安日报、西安晚报文章已经西安日报社独家授权。自2009年1月1日起,其他商业网站(新闻单位主办的网站除外)未经西安日报社授权,不得转载西安新闻网上刊载的西安日报、西安晚报文章。欢迎新闻单位主办的网站在对等合作的基础上转载西安日报、西安晚报的新闻,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西安新闻网-西安日报"、"西安新闻网-西安晚报"。其他商业网站如有合作意向请与西安新闻网联系,网站联系电话:029-882159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