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7-刘江先生访谈
发布:2017-05-27 10:01     来源:西安新闻网   编辑:刘婧媛

     1977年11月,全国570万考生走进了中断十一年的高考考场,开始了一场命运的博弈,其中陕西20万考生。时光荏苒,一晃40年。2017年,全国参加高考近940万人,陕西考生32.8万人。

    40年来,高考成为个人命运的支点,中国有超过2亿人通过高考改变了命运。高考也是中国的支点,中国重新迎来了尊重知识、尊重人才的春天,中国的命运从此改变。

    我们致敬40年间无数拼搏于高考考场的人们。我们祝福2017年参加高考的学子们。

    

刘江先生访谈视频

    高考记忆——1987

    我们这幸运的一代人

    人物档案:刘江,1987年考生,毕业于上海华东师范大学,现为陕西煤业化工集团公司管理干部。

    人物语录:回忆高考经历,我要感激的是我的父母,我的老师,我的兄姐和我的同学们。有机会回顾当年高考经历,实际上也是自己在工作生活道路过程中的一次反思。正是因为恢复高考政策和改革开放,以及各方面许许多多的帮助和支持,才叫我们这一代人看到了国家的富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可以说,我们这代人是幸运的。

    采访时间:2017年4月

    1987年的中国,在改革开放的东风下,发生了巨大的变革,国民的生活水平赓续的晋升;各类外界的新事物、新思想正在持续的涌入中国。这一年也是恢复高考的第十年,十年来高考录取人数翻了两倍之多,除了广东海南外,其他地区高考统一为全国卷。

    为了更好的追溯还原到当年的情景,记者采访到了1987年参加高考的刘江,用他的话来说,“一晃三十年过去了,感觉自己参加高考还如同发生在昨天。”

    

受访者刘江

    “那个时候,家里面是全力无条件支持我们学习,经济条件再有限,只要是买学习用品,母亲就会给钱,一点儿也不含糊。”

    初见刘江,戴着眼镜,比较文气,中等身材,干净利落,没有一般中年男人的臃肿和发福,从办公室三两步走上前来跟我们问好,没有额外的寒暄,很快安排我们入座,开始采访。这身形、言语、动作举止、办事效率到都有点儿最近大火的《人民的名义》里面李达康书记的影子。

    刘江告诉记者,他出生在国企单位大院,父亲是蒲白矿务局的职工,家中还有三个兄弟姐妹。父亲是参加抗美援朝后转到地方工作的,对家里的四个孩子从小就管教严格,也非常重视教育,每天雷打不动地要听新闻联播。1977那年恢复高考,父亲听到新闻后,就在家里对孩子们说,现在国家恢复高考了,高考的原则是从高分到低分择优录取,你只要比别人多考一分你的希望就比别人大一份,考上大学了自然会有好工作,不用求任何人,靠任何关系。那个时候,家里面是全力无条件支持我们学习,经济条件再有限,只要是买学习用品,母亲就会给钱,一点儿也不含糊。

    

刘江的小学毕业照被访者提供

    初中时期,青春年少的刘江并没有什么宏伟的理想,只想着好好学习,以后到外面的世界去看看。

    刘江回忆着说:“考初中时我们蒲白矿务局中学共招六个班,个别矿上还有一些子弟中学。但是高中就只有四个班,因此竞争还是比较激烈的,升学淘汰率很高,有一大半初中毕业同学上不了高中。另外,当时在高考前还有一次预选,又要刷掉2/3,我们学校200个高三学生,最后只有60人能参加高考,而那时的高考录取率大概只有4%-6%吧,可见竞争之惨烈呀。”

    刘江的学习一直较好,还当过班长。但青春年少的他并没有什么宏伟的理想,只想着好好学习,以后到外面的世界去看看。当时,蒲白局中学的师资力量非常好,有很多来自人大、同济、西北大、陕师大等名校毕业的教师任教。

    刘江回忆说:“那时候的老师非常敬业,把我们这些有希望考上大学的学生留下来单独开小灶,不要一分钱加班给我们讲课,努力营造一切机会,鼓励学生考上大学,给学校争光添彩。我初中的班主任是张俊叶和王汝坤老师,张老师当时教我们语文,每天早读时她就拿上家里的录音机,将提前录好的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播出的范文讲解放给我们听。天气好的时候,就叫同学们在教室外面背诗词、课文。那时候老师对待学生就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不好好学习时也挨过打、罚过站。”

    “我一见你就笑,你那翩翩风采太美妙,跟你在一起,永远没烦恼……”

    那个时候的刘江和其他青春期的男孩子一样也调皮,放学后就跟几个要好的同学相约去操场上玩,直到晚自习的铃声响起才匆匆忙忙往教室跑,路上碰见了女同学就会唱起这首《我一见你就笑》。

    刘江的初中毕业照被访者提供

    “前几天做了个梦,梦见自己参加高考,我在梦里说我都大学毕业了怎么还要高考呢!可见高考给我留下的记忆是多么的深。”

    1987年的高考是7月7、8、9号这三天,蒲白矿务局中学不是考点,高考的前一天下午一点钟蔺文老师带领同学们出发,乘学校统一安排的大巴车到蒲城县城,安排住在招待所,参加完高考后再统一带回来。那时候没有送行仪式,没有誓师大会,也没有撕书扔试卷,甚至连个送考的家长都没有。

    关中的7月,是一年中最燥热的时节,街道上虽然没有车水马龙,但人流依旧熙熙攘攘,自行车的铃铛声叮叮当当,还有小贩的叫卖声一个赛一个,那时候的高考可没有禁鸣,市民们基本上都不关心高考是哪一天。

   

 刘江的准考证,被访者提供

    刘江说:“当时我姐在蒲城工作,为了能不受打扰好好复习、休息,我就住在我姐的单身宿舍,每天步行到考场。考场没有风扇,更没有空调了,就在教室里放了一个脸盆,里面有凉水和毛巾,考试中要是热的不行了,就去洗把脸降降温。条件好的同学就带一把折扇,条件一般的呢就拿一把不能折叠的蒲扇,热了扇一扇。要说紧张呢,我当时也紧张,但是拿到考卷后一门心思答题也就什么都忘了。抓紧时间赶紧答题呀,答完后检查时心里这高考题怎么出的不难?平时不会作的题都能答出来了,但是一擦额头才发现出了一撒的汗,衣服都湿透了。后来高考成绩出来了,我是507分,出乎大家意料,是我们那儿的文科状元。”

    刘江又补充道,“当时呢,觉得自己答的还不错,所以感觉不出来多紧张,但是事后呢,才觉得紧张。前几天我还做了个梦,梦见我参加高考,我在梦里说我都大学毕业了怎么还要高考呀?可见高考给我留下的记忆还是很深刻的”。

    

刘江中学时期与同学合影

    “当时填报志愿您的父母给提建议了吗?”记者问。

    “填志愿的时候父母也没管,就说能考上了就行,赶紧去上学。我当时就想去北京。一则我祖籍是河北的,在北京也有亲戚;再一个是我没去过南方,怕吃的不习惯、生活也不习惯,就想留在北方。当时还受电影影响,我想报司法类专业,报的是中国政法大学,西北政法大学等,并且愿意服从调剂。填志愿时,我怕我的字不好看,就叫我的同学一笔一划工工整整的填写好志愿单,交了上去。

    录取通知书下来的那一天,蔺文老师专门把通知书送到我家里,我激动得赶紧去看,但结果却傻眼了:上海华东师范大学!我没报这个学校啊,我不愿意去南方,而且还是历史系,也不是我想学的司法类。那天开始我就闹情绪,嚷着不想去上大学,我父亲就给我做工作,说去南方看看张张见识,读师范出来工作也好安排。但是我父亲还是怕我溜了不去上学,就派我哥哥押着我,最终送我去华师大报到了。

    

刘江的新生报到证,被访者提供

    刚上西安开往上海的火车,就见旁边有个女学生在跟她父亲道别,哭的稀里哗啦的。我就给她讲,考上大学终于离开家解放了,你还哭什么呀,没人管你了,你该笑啊。但是一个月之后呢,我也开始想家了,开始感觉到孤独了。“轻轻的我将离开你,请将眼角的泪拭去……没有你的日子里,我会更加珍惜自己,没有我的岁月里,你要保重你自己。”这首《大约在冬季》那时候我唱了一遍又一遍”,刘江说。

    

聊起大学生活,刘江笑的很开心

    “回忆高考经历,我要感激的是我的父母、老师、兄姐和同学们。有机会回顾当年高考经历,实际上也是自己在工作生活道路过程中的一次反思。”

    聊起大学生活,刘江一改聊高中时期的语调,身体前倾,面带笑容轻松地回忆起大学往事:“1988年,中国第一条高速公路--沪嘉高速公路建成,我们十几个同学为了去看祖国的高速公路,骑了两个小时多自行车后才亲眼见到了高速路,就在那儿欢呼雀跃。以前我们见过的高速公路都是在美国拍的电影里,特别羡慕。我还记得当时在高速公路边,每个人出五毛钱凑钱买了两笼包子,每个人分了两个包子,吃的那个香啊,特别美好的纯真年代。”

    “毕业后,您就回来工作了吗?”记者接着问。

    刘江说:“我们当时毕业时刚试行双向选择,学校分配为主。毕业后我就被分配到陕西省渭河化肥厂,后来经过改制、重组,组建了陕西煤业化工集团公司,我现在就在陕煤集团主要从事企业管理工作。”

    刘江说:“参加高考那年是1987年我二十岁,一晃三十年过去了,感觉自己参加高考还如同发生在昨天。回忆高考经历,我要感激的是我的父母,我的老师,我的兄姐和我的同学们。父母和兄弟姐妹给了我亲情、生活资助、良好学习氛围,注重教育的精神;我的老师给了我师生情谊、传授知识、日常行为规范、报效祖国的能力;我的同学们给了我同窗之谊、共同学习、美好欢乐时光、形成集体的观念。因此,有机会回顾当年高考经历,实际上也是自己在工作生活道路过程中的一次反思。今天,我们伟大的祖国日益强大,我们个人的经济能力、生活条件等方面与30年前不可同日而语。但是,我不能忘记,正是因为恢复高考政策和改革开放,以及各方面许许多多的帮助和支持,才叫我们这一代人看到了国家的富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可以说,我们这代人是幸运的,只有努力工作才能回报社会、回报企业、回报曾给过自己正能量的每一个人,最终将这些美好的东西不断传承下去,实现国泰民安,幸福安康。”

    一个半小时的采访如白驹过隙,看着几千字的素材笔记记者开始一字一句的整理,完稿前,记者收到了刘江的微信,微信里他说觉得采访时间有限,还有很多情节可以分享,从1987年到2017年,我们又聊了许久。我想,大概真如刘江所言,恢复高考是这一代人的幸运,通过高考更是幸运中得万幸,不然也就没有了以上满满的回忆和故事。(文/西安发布记者李明真视频/西安新闻网记者史铭斐  图/魅西安记者王远之)

 

    相信每一个人都有关于高考的独家记忆,在这里我们真诚的向所有市民朋友们发出征集:

    征集内容:无论是关于高考的一张老照片,还是当年高考的准考证,无论是当年的笔记,还是同学们为你填写的同学录,无论是一张小合影,还是一段高考往事,都是难能可贵的回忆,均可以文字、图片的形式发给我们,我们将收集起大家共同的回忆,带你走进那段熟悉的高考岁月。

    征集日期:即日起

    征集方式:点击链接,填写“征集表”即可。

(感谢西安真爱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倾情支持)

 

来源:西安新闻网   编辑:刘婧媛
分享到:
【西安日报社声明】西安新闻网刊载西安日报、西安晚报文章已经西安日报社独家授权。自2009年1月1日起,其他商业网站(新闻单位主办的网站除外)未经西安日报社授权,不得转载西安新闻网上刊载的西安日报、西安晚报文章。欢迎新闻单位主办的网站在对等合作的基础上转载西安日报、西安晚报的新闻,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西安新闻网-西安日报"、"西安新闻网-西安晚报"。其他商业网站如有合作意向请与西安新闻网联系,网站联系电话:029-882159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