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8-杨燕女士访谈
发布:2017-05-28 12:24     来源:西安新闻网   编辑:雷莹

    1977年11月,全国570万考生走进了中断十一年的高考考场,开始了一场命运的博弈,其中陕西20万考生。时光荏苒,一晃40年。2017年,全国参加高考近940万人,陕西考生32.8万人。

    40年来,高考成为个人命运的支点,中国有超过2亿人通过高考改变了命运。高考也是中国的支点,中国重新迎来了尊重知识、尊重人才的春天,中国的命运从此改变。

    我们致敬40年间无数拼搏于高考考场的人们。我们祝福2017年参加高考的学子们。

杨燕女士访谈视频

    高考记忆——1988

    高考就是一场真人游戏,只要有考试在学习压力就在那里

    人物档案:杨燕,女,1988年保送至陕西师范大学,现西安高新一中国际部语文老师。

    人物语录:那时候我们晚上要熄灯,班里的一个男生,晚上为了学习,骑在了卫生间的墙上,因为只有那个地方有灯光,别的地方没有。我们还要准备蜡烛,因为那个电不一定能够保证,停电了怎么办?你就点蜡烛去学。现在有时候想想,我不觉得有多苦,大家一起在蜡烛底下看书、学习,一点也不亚于今天烛光晚餐的浪漫。

    采访时间:2017年4月

 

    有人说,高考是人生的一个分水岭,代表着一个个体与纯真时代的告别,这种告别,与成绩无关。当又一批年轻人即将告别青涩的岁月,开启崭新的旅程时,总能勾起我们对逝去流年的回望和喟叹,那一刻的心情,那一刻的改变,只有自己能够体会。

    1988年,原国家教委颁发了《普通高等学校招收保送生的暂行规定》。以此为标志,保送生工作从此步入正规化、法制化和制度化轨道。毕业于陕西师范大学中文系的杨燕便是当年保送生中的一员。提起那一年的高考,仍然让她记忆犹新。

    记者:您对当年参加高考还有哪些印象?

    杨燕:高考在当年对人们的影响还是很大的,因为它担负着“为国家选拔人才”的重要任务。不敢说选上的都是人才,但一定是优秀的。我们那个时候还是有预选的,在高考前会有一个预考,通过这个考试的人,才有资格来参加高考。现在只要你愿意考试,愿意报名,你就可以参加高考。但当时是不行的,必须有一个限制。我记得那一年扩招,会比以往要稍微好考一些,录取比例还比较高,十个人里面有两个到三个。但就是这样,预选完以后,还是能感觉到教室里的人变少了。预选前,教室里人满满的,然后预考结束后,自己最大的感受就是教室空了。

    有次我们班主任给我们开班会,举了一个同学复习的例子,那时候我们晚上要熄灯,班里的一个男生,晚上为了学习,骑在了卫生间的墙上,因为只有那个地方有灯光,别的地方没有。我们还要准备蜡烛,因为那个电不一定能够保证,停电了怎么办?你就点蜡烛去学。现在有时候想想,我不觉得有多苦,大家一起在蜡烛底下看书、学习,一点也不亚于今天烛光晚餐的浪漫。

    记者:高考对您意味着什么?

    杨燕:高考对我来说是责任、是使命。高考给我的感觉是,我是在为国学习,我是被国家挑选出来的,我要有一个责任感,一个使命感。我当时有一个特别形象的体会和感受,1987年高考有一个作文题是《五十年前的今天》,老师在给我们88级讲这道题的时候,他说:“1987年往前推50年,1937年七月七日‘卢沟桥事变’,这道题也是在回顾抗日战争爆发,面对家国命运变化,你作为一个中国人,在大事大非面前该何去何从。”所以高考,他通过这样一个国家性的选拔,也传达出这样一个声音 “为民族选材,为国家选材”,再加上我们家是军人家庭,好像这样一个环境的引导,这样的感受特别的强烈。

    记者:在学习过程中老师给了你哪些帮助?

    杨燕:老师更多的是一个指点、一个引导,师生关系很单纯,彼此之间都非常尊重。比如说“早读”,上高一高二时不能出教室,但是高三了,就允许你在校园里进行早读。我高中时的母校是百年老校,有很多绿色花园,我和我的好朋友就找到一处属于自己的“早读”花园,这和在教室里的读书、默写完全不同,这是我们高三生才有的一个特权。老师也很清楚,你们都高三了,有自己的自控能力,也相信你能利用好学校的这一个资源,就给我们这样的一个条件。

    记者:您高中的时候是如何学习、复习的,有哪些有趣的事可以跟我们分享的吗?

    杨燕:那时候我和十几个关系特别好的同学组成了一个学习小组,我们会在一个同学家里或一个地方一起学习。比如互相问问题、讨论,有了这种学习的气氛,学习效果也就更好了。当然也有偷懒的时候,大家聚在一起嬉笑打闹,但更多的时候还是在学习。我记得有个趣事,因为我文理科都算学的比较好的,所以当时分班对于如何选择一直摇摆不定。于是我们十几人就聚在一起,大家抓阄,我抓了三次都是文科,所以我这个文科是抓出来的,是命运的安排。

    记者:您是什么知道您被保送了?之后您都做了些什么呢?

    杨燕:我生日是五月三十号的,我就是那一天接到通知,老师说你保送过了,从那以后,我就是和大家不一样,不是不学习了,也不是不到学校去。老师说,我给你放一周两周的假,你先玩去,玩完了以后你要回来,回来后不许影响同学。但怎么可能不影响,后来老师给我找了一个事,就是给学校校史馆整理资料。到六月底七月初,老师说:“你不用来了。”然后从七月初到九月开学报到前,我就去玩了一圈,到各个想去的地方都转了一下。第一次一个人做火车,买火车票到上海,然后在上海倒火车票去宁波,然后再从上海回西安。上大学之前的这一趟出游,让我觉得也是一个大学预科,一个经历。让我懂得面对困难,当你不害怕、敢于面对时,再大的难题你都能将它解决好。

    记者:在学习生活中,谁对您的影响最大?

    杨燕:肯定是我的父母对我的影响比较大。小时候我妈会叫我们洗碗,她说你们洗完我是要检查的,我洗完,我妈是怎样检查的呢?她会把碗扣过来,看那个碗底,她说, “你看一个人不要看他的表面,要看什么,要看表面后面的事是怎么做的”。在学习上,我父母对我不会过多的要求,他们觉得尽力就好。我上小学的时候,数学的思维不好,一做文字题我肯定错,那个时候的文字题也比较大,两个题就占了满分卷子里的四十分了,我妈当时辅导我数学,她总是一遍遍地教,从来不会对我生气、发脾气,特别有耐心

    记者:作为一名高考的经历者和一线高三老师,您是怎么看高考的?

    杨燕:我认为高考是让你在进入社会之前,培养你做事情的能力。我经常给高三学生讲的是:高考就是一场真人游戏。一级一级打关、通关,就像一次次的模考,积累你的经验值,也有消耗,你的血值也会越来越低,然后你的能力也会慢慢的有变化,越来越强,也可能会越来越弱,这就看你在这个过程中的发展。

    历年的高考改革不好说是不是真的给学生减负起到作用,因为大家都在同一个起跑线上,多考几科、少考几科、哪些学科的分值增加了、哪些又降了,对每一个考生来说都是“一视同仁”的。只要有考试在,学习压力就在那里。

    记者:现在高考将至,您能对今年参加高考的考生给点建议吗?

    杨燕:首先心态很重要。我从事教育行业有20多年了,学习压力大是整体的一个趋势,以前的录取比例是十个里面招两三个,现在扩招了以后,基本上都可以上大学了,但是反过来呢,好大学也越来越难了考。再一个就是鼓励,我对我的学生的教育方式就是,有问题指出来,好的要表扬。我的老师给我的印象就是,你要真诚地对待学生,要对学生负责任,你要有这样的一个责任意识。我给我的学生说,你该哭的时候就要哭,该笑的时候就要笑,你的精神就应该是这样子的,我不希望你硬压着自己,没必要。但是你要知道,你哭不是目的,你哭完了以后怎么做?这才是最关键的。

    (文/新媒体中心记者 孟新媛 视频拍摄/西安新闻网记者 史铭斐)

 

    相信每一个人都有关于高考的独家记忆,在这里我们真诚的向所有市民朋友们发出征集:

    征集内容:无论是关于高考的一张老照片,还是当年高考的准考证,无论是当年的笔记,还是同学们为你填写的同学录,无论是一张小合影,还是一段高考往事,都是难能可贵的回忆,均可以文字、图片的形式发给我们,我们将收集起大家共同的回忆,带你走进那段熟悉的高考岁月。

    征集日期:即日起

    征集方式:点击链接,填写“征集表”即可。

    (感谢西安真爱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倾情支持)

来源:西安新闻网   编辑:雷莹
分享到:
【西安日报社声明】西安新闻网刊载西安日报、西安晚报文章已经西安日报社独家授权。自2009年1月1日起,其他商业网站(新闻单位主办的网站除外)未经西安日报社授权,不得转载西安新闻网上刊载的西安日报、西安晚报文章。欢迎新闻单位主办的网站在对等合作的基础上转载西安日报、西安晚报的新闻,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西安新闻网-西安日报"、"西安新闻网-西安晚报"。其他商业网站如有合作意向请与西安新闻网联系,网站联系电话:029-882159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