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0-肖碎田先生访谈
发布:2017-05-30 11:51     来源:西安新闻网   编辑:武可达

 

    【1977年11月,全国570万考生走进了中断十一年的高考考场,开始了一场命运的博弈,其中陕西20万考生。时光荏苒,一晃40年。2017年,全国参加高考近940万人,陕西考生32.8万人。40年来,高考成为个人命运的支点,中国有超过2亿人通过高考改变了命运。高考也是中国的支点,中国重新迎来了尊重知识、尊重人才的春天,中国的命运从此改变。】

    ——我们致敬40年间无数拼搏于高考考场的人们。我们祝福2017年参加高考的学子们。

肖碎田人物访谈

    高考记忆——1990    

    那是一段痛苦的经历 却又会不断想起

    人物档案:肖碎田,1971年生人,1990年开始连续参加了3年高考。现为西安中学教师。

    人物语录:回忆我的高考经历,我会更加珍惜今天的工作和生活。

    采访时间:2017年4月

    2017年是中国恢复高考后的第40个年头,40年里一批批学子走进考场又走向社会,他们构成了改革开放后中国教育质量大举提升的变革线索,每一位学子都有属于自己高考的记忆。

    今年46岁的肖碎田老师,已经教了20年高中了,几乎大半人生都在与教育和高考打交道,他就像是一位中国高考和教育事业发展的见证者,但当记者说到这时,他温和地摇摇头说:“我只是当年无数考生中一位普通的经历者。”

    对于高考 我的记忆并不怎么美好

    对于上世纪90年代的高考生来说,幸福和痛苦都有着惊人的相似。十几年寒窗苦读,希望通过高考改变命运,改变天生的农民身份,是每个人尤其是农村孩子最大的拼搏动力。就是这样改变命运和身份的高考,对我来说却一种痛苦的经历,每逢高考之时,怕回忆,却又会不断想起。

    1990年我在宝鸡市姜城中学上高二,那年文理分科时,我的文科和理科分科考试成绩都是年级第一,虽然我们的年级组长也就是我们的政治老师希望我上文科,但是我还是选了理科。由于我们学校教导处主任的儿子在高二就考上了大学,学校也选了包括我在内的五位学生当年就准备参加高考。

    当时的高考在5月预选,预选过了的学生才能参加7月7、8、9三天的高考。

    就在我全力以赴准备高考的时候,我的大哥由于和别人打架被拘留,后来还判了4年刑期。这时家里一下子乱了套,我家有弟兄三个和一个小妹,二哥在我上高一时去当了兵,本来我们还以军属为自豪。年迈的爷爷是当地很有名的木匠,一下子接收不了大哥的事,大病一场。按照当时分地的原则,由于家里人多,我家有20亩地,几乎都是靠人工耕作,父母两个全天在地里劳作。我心里很矛盾,在6月初收麦子时,我有一周没有去学校,帮助家里干活。小妹也因此退了学,我考虑过到底还上不上学,在亲戚和父母的要求下,我又回到学校匆匆准备高考,当年让大家很失望,比本科线低6分,其余的5位学生都考到二本以上的学校,老师也鼓励我,这只是试一下而已,高三再来,一定会考一个好大学。

    高二折戟沉沙高三势在必得

    我的高三很快就要结束了,虽然这一年里家里负担很重,父母苍老了很多,由于常年的过度劳作,身体也已不如以前。在农村,由于大哥被判刑,经常会遭到大家的白眼,外出时也会有人在后边指指点点的,父母也希望我能考上,为家里争一点气。

    背负着全家的期望,迎来了我的第二次高考。

    1991年7月7日早上7点和同学约好,我从家里骑自行车出发到渭滨中学参加高考。当年的宝鸡市区在渭河有三座桥,其中有一座是宝成铁路桥,一座是解放前修建的老公路桥,由于桥很低,为了防汛,把桥里头先先留着,中间的大部分炸断以后,继续可以通车,但是,7月6号下了一场大雨,河水漫过了桥的中间部分,为了安全,所以不让过人和车。还有一座就是唯一让人和车通行的胜利大桥。

    7:30到胜利桥头时发现桥上全是人和车,堵得严严实实。当时宝鸡的高考考场都设在渭河北边的学校,技校的考试都设在渭河南边的学校,桥上的人想过河去上班或参加考试,都往里边挤,却都堵在了上边。有些胆大的学生手抓着桥的栏杆从桥外边试图过桥,结果,两边的人又一次堵在桥的外边。可怜了送考的家长,更可怜的是学生,大家都希望桥能很快疏通,但是,希望越来越渺茫,看着武警护送着技校的考题从停在桥上的汽车顶上艰难地通过,我知道,短时间疏通桥面已经不可能了。大家都盼望着有奇迹出现,大声地吵着,埋怨着,但是,越来越绝望了。

    听人说好几个子校送考的校车等不及了,已经打算从卧龙寺的桥上绕行了,虽然很远,但开车也许一个小时就可以到考点。眼看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大家都焦急万分,好在我们几个同学堵的地方离桥头不是很远,我们把自行车举在头顶,一步一步往外挪,等完全出来,已经8:30了,眼看着9:00开考的时间一点点接近,我们决定冒险从老公路桥通过。

    骑车来到老桥头,由于前一天的降雨,平时几乎干涸的河水上涨了很多,淹没了在河底的桥面,一条粗绳挡住了我们,还有专人值守着,不让任何人通过。和我们一样要过河去参加考试的学生聚集了有30多个,着急无助的我们,试图说服值守的人,让我们过去,安全自己负责,但是,那人太敬业了,说啥都不行,就是不让通过。突然,有人提议,去铁路桥试试吧,那边可能会让通过。

    我们如潮水一般涌向了铁路桥头,那里也有人值守,看到一下子那么多人过来,有些紧张,我们说明情况必须从这里通过,要去参加高考。值守人很同情我们,允许通过,但是,自行车不能过,我们恳求他,这时已经过了9:00了,能不能可怜可怜这些学生,没有成功。我们把自行车锁上,扔在桥墩旁,以最快的速度跑过铁路桥,奔向考场。

    我们跑到渭滨中学门口时已经9:45了,门口有很多人,最后才知道是市上和区上的领导,领导们早就知道了今天的发生的事情,让迟到的考生都进入考场参加了考试。但是,我们每个人都满头大汗,快虚脱了,有些女生已经哭了起来,虽然我没有哭。哭又有什么用,坚持考吧。后边两天,再没有出现这样的情况,也没有人对那天的事情负责,渭河南边的400多名考生受影响,就不了了之了。

    这年我是以15分之差没有上线。在家人和老师的鼓励下,我选择了在渭滨中学复读。

    第三次高考 已没有任何退路

    这一年,家里的情况更加糟糕,由于繁重的收种和田间操作,让父母和妹妹每天都不得闲。父亲没有时间出去打工,就没有了经济来源,日子过得紧巴巴的,为了少让别人笑话,父母坚持着没有退地,想着大哥和二哥都会回来,我也一定会考上学,我们的日子一定会好起来的。

    这一年里,也有很多事情发生,过年前爷爷突然去世,大哥二哥都没能回来,虽然下葬那天我们也要考试,我请了假为爷爷送葬。过完年,多年为家里田间耕作出了大力的老黄牛莫名其妙的死了,这无疑是雪上加霜,父母在地里干活更辛苦了。一到周末,我都在地里帮忙干活,到现在,所有农村的农活我都会干。

    高考前,正是收麦子的时节,我白天在学校,晚上回家帮忙割麦子,用架子车往回家拉麦子,要是遇到阴雨天,还得连夜把麦子堆成麦垛,以免被雨淋湿,往往一整夜都不能睡觉。

    熬到高考,为了避免意外的发生,我和好多学生一起住到学校宿舍,顺利地通过了1992年的高考。

    虽然估分不错,为了稳妥和减轻家里的负担,我报考离家很近的一所了师范院校,最后被录取。

    工作以后,我带过11届高中毕业生,每到高考时,我都会回想起来自己的高考,所以给学生强调各种注意事项,全力为他们提供帮助,希望他们高考顺利,不再像我那样经历不平凡的的高考。

    现在,我的家庭很幸福,虽然父亲已去世多年,母亲身体还很健康,回忆我的高考经历,我会更加珍惜今天的工作和生活。

    采访后记

    在4月一个阳光温暖的午后,我们坐在肖老师任教的西安中学聊起了20多年前关于高考的记忆,身后的学校明亮宽敞、教学楼整齐一新、不远处的体育场设施齐备甚至比某些大学还要现代化,不少学生在上体育课追逐嬉闹声远出传来,心里升腾起一股滋味,是对过去那个时代的追忆,也是对中国教育环境翻天覆地变化的感慨。记者采访结束后与肖老师闲聊说,肖老师很温和跟我记忆中老师的严厉的形象差别很大,肖老师笑着回答:是啊,现在老师跟学生要亦师亦友,别说打骂责罚,连板着脸都可能会让学生对你没有亲近感。现在的学子背负着更多的期许和压力,高考已经不再是唯一那个必须跃过的龙门,他们不曾见识过严厉的先生和冰冷的戒尺,他们是幸福的,但也是辛苦的。

    (文/西安晚报新媒体中心记者 赵龙 图、视频/西安晚报新媒体中心记者 史铭斐)

    相信每一个人都有关于高考的独家记忆,在这里我们真诚的向所有市民朋友们发出征集:

    征集内容:无论是关于高考的一张老照片,还是当年高考的准考证,无论是当年的笔记,还是同学们为你填写的同学录,无论是一张小合影,还是一段高考往事,都是难能可贵的回忆,均可以文字、图片的形式发给我们,我们将收集起大家共同的回忆,带你走进那段熟悉的高考岁月。

    征集日期:即日起

    征集方式:点击链接,填写“征集表”即可。

    (感谢西安真爱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倾情支持)

来源:西安新闻网   编辑:武可达
分享到:
【西安日报社声明】西安新闻网刊载西安日报、西安晚报文章已经西安日报社独家授权。自2009年1月1日起,其他商业网站(新闻单位主办的网站除外)未经西安日报社授权,不得转载西安新闻网上刊载的西安日报、西安晚报文章。欢迎新闻单位主办的网站在对等合作的基础上转载西安日报、西安晚报的新闻,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西安新闻网-西安日报"、"西安新闻网-西安晚报"。其他商业网站如有合作意向请与西安新闻网联系,网站联系电话:029-882159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