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2-马国库先生访谈
发布:2017-06-01 12:28     来源:西安新闻网   编辑:刘婧媛

    【1977年11月,全国570万考生走进了中断十一年的高考考场,开始了一场命运的博弈,其中陕西20万考生。时光荏苒,一晃40年。2017年,全国参加高考近940万人,陕西考生32.8万人。40年来,高考成为个人命运的支点,中国有超过2亿人通过高考改变了命运。高考也是中国的支点,中国重新迎来了尊重知识、尊重人才的春天,中国的命运从此改变。】

    ——我们致敬40年间无数拼搏于高考考场的人们。我们祝福2017年参加高考的学子们。

马国库先生访谈视频

高考记忆——1992

高考:初恋一般难忘的人生经历

人物:马国库 毕业于西北建筑工程学院(现长安大学),现就职于西安建筑勘察设计院有限公司,总建筑师,高级工程师。参与设计的“德宜国际中心大楼”、“曲江国际大厦”、“杨凌海伦国际幼儿园”等项目获得了陕西省优秀设计奖。

1992年7月7日,马国库和303万考生一起参加了全国统一高考。这是他第二次走进高考的考场,幸运的是,这一次,他成功了,成为75万名大学新生之一。从此,他的人生也发生了变化。25年后,当他坐在属于自己的工作室回忆高考时,“人生一次难忘的经历”这句话重复了三遍!

记者:马老师,您那时候的高三生活是什么样的?也是铺天盖地的卷子,没完没了的辅导班吗?

马国库:我是1991年的高中毕业生,到现在我都记得清清楚楚,那一年高考分数线是485分,我考了473分,没过线。其实从上了高三,我就知道自己是考不上大学的。县里的中学学习条件有限,应届生几乎没有人能考上大学。 9月份又回到学校复读。我们班有110个人,教室里一排放5张桌子,坐11个人,塞得满满的,最后一排的人从门都进不去教室,要跳窗户。上课主要是学数、理、化、英语和生物,政治、语文这样的课目几乎不上,自己去校园的小林子里拿着书背就行了,也没有侧重点。县里老师多是中专或是老三届的学生,眼界并不是很宽,教学水平有限。偶尔学校会从西安八十四中、八十五中、西电附中请一些老师来讲课。现在有五大名校,那时候没有听说过。老师请来了,就在操场上做讲座,一千多人坐着听,也就讲一两个小时。老师讲的对我们有提升,但一两个小时也学不到太多,主要还是靠自己学,没有系统的指导。如果能有人指导,知道高考要考什么,学习也就有方向了,可那个时候什么都不知道。

记者:1992年的高考制度和现在有什么不一样吗?

马国库:高考之前要预考,在每年4月,差不多要淘汰一半的人。预考虽然是省上要求的,但预考的分数线由各学校自己定。除了应届高中生,社会上的人,只要是想参加高考的,都可以报名参加预考,对学籍要求不像现在这样严格。预考之后会在学校大门贴红榜,列出每个人的分数。我感觉预考比高考还重要,预考过不了,就没有当年考大学的资格了,只能等来年再考或者干脆就回家了。预考结束后,正好是柳絮飞舞、油菜花开的季节,通过考试的“种子选手”重新回到学校开始真正的高考备战。从这个时候起,就开始强化学习了,每天一份卷子又一份卷子的做。

记者:您那时给自己定了什么样的大学目标?马国库:现在想起来,那时候没有目标,就是学习,学习,学习,只知道要好好学习。很茫然,不知道自己以后想干什么,能干什么。一门心思要考大学,因为大家都说大学好。小时候在农村,村里要是谁家孩子考上大学了,那真的是惊天动地的。在那个年代,高考是年轻人,尤其是农民子弟改变人生的一个阶梯。平时没事就自己算分,以自己的能力,如果这门考多少分、那门考多少分,加起来就能有多少分,这分数就可以报西工大或交大了。西工大、交大具体是学什么的,根本不知道。算分,也算是自我解压的一种精神胜利法吧!

记者:对于那个年代的人来说,高考可以说是改变人生的阶梯,面对高考,您是不是觉得压力特大?

马国库:没有,真的,没什么压力,心态特别平和。那时的高考要比现在公平的多,大家贫富差距不大,接受的教育资源也都差不多,能考上大学的人特别少,大部分都考不上,所以考不上是很平常的事,谁都没什么太多压力。父母也没有给压力,更没有特别关注吃、穿、住什么的,包括考试那几天也都是很平常的。即便考不上,也没有人要死要活,考不上就回家种地呗。家长心态也平和,能考就考,考不上就回家。记者:现在的父母可是对参加高考的孩子特别关注的,您那时候参加高考父母有陪考吗?马国库:我们都是自己去考试的。7月6号看完考场回来也紧张,毕竟是人生头一次经历一件大事,睡不着。7月7号早上,自己骑着自行车到县城考点考试,考完,中午骑回来吃饭,吃完再骑20分钟的自行车去考下一门。父母也不多过问考得咋样,都和平常一个样。我还记得考物理的时候完全把我打倒了,那时候我觉得自己肯定是考不上了。预考的时候,物理我考了满分100,学得很不错的。高考时有个多选题, 24分,选对一个答案得一分,多选一个得0分。当时可能是太紧张了,我每个题都多选了,结果那道题一分没得。高考啊,每一分都非常重要的! 考完觉得这次是不行了。

记者:1992年高考录取率是25%,真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报志愿一定特别慎重吧?

马国库:92年的大学没有一本二本之分,只有普通和重点。我们全校一千多人考上100多个,大多考上的是省里的一些普通学校,应该就是现在的二本或三本学校。考上清华、北大这样重点学校的凤毛麟角。报志愿也都是蒙着报,不了解。也没有任何渠道去了解要报考的学校、专业,只有一份《陕西招生报》,上面列了学校名字、专业、招几个人,但并没有详细的介绍。学校、家长对这些也都不了解,给不了任何指导。那时候报机械设计与制造专业的人最多,就是因为都觉得学了这个出来就是工程师。我当时报的专业,自己并不清楚到底是学什么的,到了学校才了解,心都凉了,不喜欢啊!后来,又重新选择了专业学习,过程挺痛苦的。

记者:拿到录取通知书什么心情?

马国库:看到录取通知书并不激动,家里也没什么特别的表示。92年,县城里电话并不普及,高考分数线是听广播知道的。县学校的人到西安,到省招办领回自己学校学生的考试成绩,然后在超过分数线的人的名字后面打个勾,自己去学校看分。也没有什么“高考状元”,连自己学校谁是状元都不知道。也不贴红榜。只是等新学年开学,考上大学的都走了,学校会贴出来谁都上了什么大学,主要是为了激励新生吧。

记者:当年上大学是包分配的,您觉得包分配好吗?

马国库:考上大学之后是要转户口、转粮油关系的,每个人都有派遣证,各单位会来学校挑人,分配的单位至少是地市一级。当时我认为政策不会变,从来没想过会有双向选择。想着只要考上大学,不管分配到哪儿,终归是有工作了。现在,我觉得还是双向选择更好。我的同学还在第一次分配单位工作的,多是事业单位,别的都跳槽了。2001年我也从原单位辞职了,想获得更大的发展,学习更多的东西。现在的孩子很幸福,生活条件、学习条件都非常好,全社会又那么关注高考,可选择的学校、专业也多。进了大学,条件也好,工作是双向选择,能选到自己合适又喜欢的工作,这很重要。

记者:您和孩子分享过您的高考吗?等他高考的时候,会给他什么样的建议?

马国库:从来没和孩子说过我的高考,他听不懂、不理解。等他高考的时候,也没办法和他分享自己的高考经历了。社会、政策等等都发生了变化,变化太快了,那些经历、经验对现在的孩子来说“过时”了。

记者:您有没有想过如果考不上大学,会是什么样?如果时光倒流,您又会怎样对待高考?

马国库:从来没想过考不上大学,我是报定一定要考大学的信心的,一年考不上,再考;考不上,再考。和范进中举差不多,就是要考,总会考的上。如果能重新选择,一定会好好对待高考,因为它能让你选择受教育的环境,决定以后人生的平台,那是完全不一样的。

记者:您觉得高考对您意味着什么?您对即将参加高考的学生有什么想说的?

马国库:高考对我来说是一次难忘的经历。人生那个年龄有这么一段经历,和初恋一样,难忘。现在做梦还会梦到高考。高考给我提供了另外一种环境和平台,对我的人生影响比较大。通过高考,我上了大学,学到了一门技术,成为了一名技术人员,也为找到自己真正合适、喜欢的职业奠定了基础,提供了平台。希望现在的孩子们不要过多去考虑物质,更多去考虑精神的追求,学自己喜欢的。如果自己的能力能上一所好的大学,一定要上。人生只有一次,精彩点最好。只有经历过高考,才能认识到高考的意义。

    相信每一个人都有关于高考的独家记忆,在这里我们真诚的向所有市民朋友们发出征集:

    征集内容:无论是关于高考的一张老照片,还是当年高考的准考证,无论是当年的笔记,还是同学们为你填写的同学录,无论是一张小合影,还是一段高考往事,都是难能可贵的回忆,均可以文字、图片的形式发给我们,我们将收集起大家共同的回忆,带你走进那段熟悉的高考岁月。

    征集日期:即日起

    征集方式:点击链接,填写“征集表”即可。

  

  (感谢西安真爱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倾情支持)

来源:西安新闻网   编辑:刘婧媛
分享到:
【西安日报社声明】西安新闻网刊载西安日报、西安晚报文章已经西安日报社独家授权。自2009年1月1日起,其他商业网站(新闻单位主办的网站除外)未经西安日报社授权,不得转载西安新闻网上刊载的西安日报、西安晚报文章。欢迎新闻单位主办的网站在对等合作的基础上转载西安日报、西安晚报的新闻,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西安新闻网-西安日报"、"西安新闻网-西安晚报"。其他商业网站如有合作意向请与西安新闻网联系,网站联系电话:029-882159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