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杨涛先生访谈
发布:2017-06-13 11:31     来源:西安新闻网   编辑:刘婧媛

    

    

     【1977年11月,全国570万考生走进了中断十一年的高考考场,开始了一场命运的博弈,其中陕西20万考生。时光荏苒,一晃40年。2017年,全国参加高考近940万人,陕西考生32.8万人。40年来,高考成为个人命运的支点,中国有超过2亿人通过高考改变了命运。高考也是中国的支点,中国重新迎来了尊重知识、尊重人才的春天,中国的命运从此改变。】

    ——我们致敬40年间无数拼搏于高考考场的人们。我们祝福2017年参加高考的学子们。

    

杨涛先生访谈视频

    高考记忆——2004年

    高分滑档 填报志愿也是“第二场高考”

    【人物档案】杨涛:男,1985年出生,陕西省西安市周至县人。曾经就读于周至县第六中学,2004年参加高考,本科毕业于合肥工业大学资源勘查工程专业,后在长安大学取得硕士学位,现于西安地质矿产研究所任职。

    【采访时间】 2017年5月25日晚间

    

杨涛生活照

    树十年高木,育百年英才。不知不觉中,高考自1977年恢复以来,已经走过了整整40个春秋。从上世纪80年代的“定向招生、定向分配”,到上世纪90年代的并轨、扩招政策出台,再到进入新世纪后的自主招生、统一考试、分省命题……高考制度几乎每年都在变改。新世纪以后的高考学子们又有着怎样的经历和感悟?让我们一起走近2004级考生杨涛,来听听他的高考往事吧!

    高三生活:潜心复习 安心备考

    杨涛,高中毕业于周至县第六中学。2001年秋天,杨涛以优异的中考成绩被周至县第六中学所录取,并顺利进入“尖子班学员”的培养名单之中。整个高中时期,杨涛的成绩自始至终稳定地保持在班级第一梯队内——让老师满意,让家长放心。

    高二那年,杨涛和他的同学们很快走到了高中求学生涯的第一个岔路口。由于将要应对的2004年陕西高考是“3+X(文综/理综)”模式,于是当届考生们面临着一个重大抉择——文理分科。文理分科关乎以后的职业走向,到底是学文科还是学理科?包括杨涛在内的绝大多数同学最终都选择了学理科。在杨涛看来,其实自己并不偏科,“虽然我平时就爱好文史,但理科成绩却更好一些,再考虑到文理分科的选择与未来的就业方向息息相关,就毫不犹豫地选择了理科。”

    

周至县第六中学校园场景

    2003年夏秋之际,周至县第六中学的高三学子们正式迈入了高考备战期。对于已经过去了十三年的高三复习生活,杨涛依然记得书桌上堆着厚厚的课本;记得每星期进行的模拟考试;记得黑板上越来越近的高考倒计时……

    “备考确实很累,但也并没有传说中那么恐怖。很多时候,充实的忙碌可以使人摆脱过多的焦虑。只要摆正心态,没有什么坎儿是过不去的。”杨涛的高三生活按部就班地在教室-食堂-宿舍的三点一线中度过,“那时候每天早上六点半左右,天还蒙蒙亮的时候闹钟就响了,起床后迅速洗漱一下,就来到教学楼的楼梯口或者过道自行晨读;七点钟左右,食堂开始供应早餐,热腾腾的稀饭、豆浆、油条、蒸馍从后厨端出,有时候匆匆在餐厅吃完,有时候拎去教室。七点半学校正式组织早读,任课老师会来跟班带读;早上八点整开始上课,由于学习强度大,一到中午下课的当口,大家就会抱着抽屉里的饭盒杯筷如饿虎扑食一般冲向食堂,争取打饭排长队时能靠近前排,尽早安抚下自己那饥肠辘辘的肚子。”

    “高三阶段的晚自习从七点开始到十点钟结束。每个人都埋在书堆里,头也不抬地争分夺秒。在这期间各课老师也特别敬业地每天都会来教室里巡视,学霸们通常会选择在这个时候逮住老师多问几个问题。”据杨涛回忆,高三生活紧张而又忙碌,学校里几乎每个月都有一次大的模拟考试,每个礼拜也都有各门课程的小测验,但每到模考刚结束的“假日”里,在校留宿的学生都会三五成群地约上要好的同学舍友,聚集在一起举行会餐:“那时参加会餐的同学每人都要在学校食堂的菜谱里挑选一样不与他人重复的菜品,然后围在树荫下或花台前一一摆开。由于那会儿食堂正在改建,缺桌少椅,大家也就索性就地而蹲,‘你吃我家饭,我尝你家菜’其乐融融,结果每次聚餐的圈子都会越围越大,终成校园一景……”

    高三那一年,杨涛长期在校寄宿,回家探亲的次数屈指可数。说到父母,他无不感激地说:“父母都是务农的庄稼人,虽然不懂得学业辅导或心理排压那一类高端玩意儿,但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竭尽全力地提供了充分的后勤支持,让我可以没有后顾之忧地专心学习,安心备考。”他说,高三住校那阵子,父母每个月都会托亲朋好友或者邻里同乡来镇上的中学给他送一次生活费,有时还会捎带一些换季衣物和特产时蔬。当然,杨涛最惦记的还是自家果园里采摘下来的苹果……

    首迎高考:初生牛犊不怕虎

    时光匆匆,2004年5月底,随着周至六中教室黑板上“距高考还有××天”的倒计时一天天翻过,应届考生们的高三生活逐渐接近尾声。学校也按照历年的惯例举行了考前动员会。

    6月7至8日,陕西全省29万名高三学子走上了高考的考场。而杨涛当年参加考试的考点就在就在周至县城里,考前由学校老师出面联络,统筹安排学生食宿。杨涛现在还能记得当时考试期间住的是周至县粮食局招待所,“住处离考点很近,是标准的两人间,房间布置得简洁素净,有几样比较实用的家具和书桌,招待所还提供了电扇蚊香,避免了溽暑之下的蚊虫叮咬之苦。”

    在杨涛的印象里,临考前的小县城一切如常,既没有浩浩荡荡的迎考大军,也没有志愿助考的社会公益团队在街头值守,“每年6月正值小麦收割时节,很多考生的父母都猫在田里干活呢,那会儿也不流行送考陪考,都是跟着带队老师,全班同学集体行动,方便相互照应。”就在开考的前一天,杨涛和几个同学还相约下馆子,吃了一顿回味无穷的鸡蛋炒面。

    6月7日早上,杨涛走上考场,迎来了首场数学考试,“临场发挥,说一点都不紧张是假的。因为开卷拔钢笔时,我不慎将几滴墨水溅到了机读答题卡上,心里多少有点小波动,但考虑到自己平时成绩还不错,心里有底气,所以也并没有太过慌张,尤其是进入答题状态后,就浑然忘我了。”而让他记忆犹新的是,同场答题的同窗好友在考试前因为打篮球摔伤了手腕,最后只能打着石膏,顽强地应付完了全部的考试。

    填报志愿:高分落榜 无书可读

    在高考结束之后,经过短暂的休整,考生们即刻面临着另一项非常重要的任务,这就是预测分数以及填报志愿。

    据了解,2004年高考陕西实行的填报志愿方式颇具挑战性——考生先参加高考,再估算分数,预测自己可能在全省的排名位置以此来填报志愿(本科有三档,每档可以填报三个学校),然后官方放榜公布考生成绩,教育部门将根据当届的实际考情来划分各批次的录取分数线,而各大高校也将依照当届考生整体成绩的分布情况来划定本校提档线。当官方录取分数线出来的一刹那,当事人能不能考上便也随之决定。

    填报高考志愿,是考场之外另一个“斗智斗勇”的过程。但以往的事实表明,在每年的录取过程中由于信息条件及现实体制的原因,总会出现部分考生高分滑档的情况——即考生以优异的成绩填报了几所院校,最终却并没有被所填报院校中的任何一所提档招收,考生只有进入到下个批次的征集志愿中再次参与投档、录取。这种风险就是投档风险,导致这一风险出现的重要原因就是考生对所选择填报院校往年录取分数把握不准造成的。2003年,由于当届的考试题目太难,全国高考成绩普遍下滑;而到了2004年,考试题目的难度有所降低,但全国各大院校的提档分数线却也随之水涨船高。考生和家长们往往始料不及。

    由于2003年周至县的高考状元以581分的优异成绩被西北工业大学所录取,所以2004年杨涛以590多分的预估分数,信心满满地在一本院校的三个平行志愿上分别填报了大连理工大学、武汉大学以及西北工业大学的化工类专业。6月25日全省高考分数放榜,杨涛通过“高考查分热线”获知自己的总成绩是594分,比陕西省理工类一本线(562分)高出将近30分,然而却离所报考的武汉大学(理工类645分)、大连理工大学(理工类626分)及西北工业大学(理工类610分)在录取提档线差了一小截的分数段而导致高分滑档。原本,杨涛还有一次机会在二本院校中被西安理工大学(理工类558分)录取,但却因为不愿意在院校及专业的选择上“服从调剂”,最后不得不面临高分落榜,无书可读的窘境。

    据了解,这种高分滑档的情况在当时并非个案。杨涛所在的周至县第六中学理科一班2004年高考整体成绩冠绝全校——全班一本上线率90%,但同班一本线上高分滑档的应届考生却不少。那一年周至六中的理科状元以657分的优异成绩报考北京大学国防类专业,但跟北大录取线669分尚有距离,最终不得不“高分低就”,被西安邮电学院所录取。而该班包括杨涛在内的4名考生考试成绩远超过当年的一本线,却戏剧性地被挤入滑档落榜的尴尬境地。

    谈到2004年高考高分滑档的事情,杨涛认为,一方面是大家对于所报考院校和专业的具体情况及它们之间的实力对比缺乏足够的了解,对填报志愿的某些规则认知不够,正是由于不懂得游戏规则,所以才没能有效化解高分滑档的巨大风险;另一方面当时那种高考填报志愿的方式也确实存在着诸多缺陷。虽然有的地区实行了平行志愿,但考生还是只能拿到一张录取通知书。考生在报考志愿时存在很大的博弈成分,很难在学校和专业之间两全其美。

    “命运跟我开了一个玩笑,但我不想就此放弃,也不甘心让自己屈从于这么个高分落榜的结局。”于是,杨涛就此下定决心,来年复读重考。

    “高四”复读:十年寒窗,终成正果

    实际上,因为“名校情节”或“追求理想专业”而复读重考的现象已经存在多年,“大学独木桥”变成了“名校独木桥”,很多人为了圆一个求学梦,不惜再复读一年。复读,对于每一位考生来说,都是一次前途未卜的重大挑战。尽管如此,每年还是有大批学子带着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断然与悲壮走进了复读的课堂。

    最初得知高分落榜的消息时,杨涛的心情是失落难安的。对于这些,父母看在眼里,心里难过,却也不忍多加苛责,只能悄悄地等待儿子自我平复。杨涛修整了一个暑假,跟同班高分滑档的其他三位失意落榜生一起调整好心态,重新回到周至六中,开启了复读考生的“高四生涯”。

    程式化的生活很枯燥,海量的学习任务则更加考验人的毅力。而此次以复读生的身份跟着应届班备考,杨涛在高四一年的心态与高三时已经大为不同:“当年高三那会儿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如今,只有经历过高考落榜的逆境遭遇,才能切身体会到人生的挫折感。但身处挫折之中,又不能为不良情绪所奴役,所以只能用意志力控制自己向积极的方向努力。其实,人生有很多条出路,重要的不是选择哪一条路走,而是你走这条路的时候是否用尽全力地一直坚持下去,不放弃。”另外,在这次的复读过程中,杨涛也不再有一年前“非某校不上”的心态,“毕竟,参加高考的大军年复一年地增多,复读的压力前所未有的巨大,没有人可以保证下一次高考一定就能‘多收三五斗’……”

    2005年夏天,杨涛以597分的分数超出一本线567分整整30分,这一回他填报志愿时理智了许多,勾选了“服从院校及专业调剂”,并最终考取了第一志愿——合肥工业大学的“地质资源勘查”专业。

    谈到大学母校,杨涛不禁感慨万千:“说来有趣,也是这地方跟我有缘吧,往日每每在央视天气预报中看到‘合肥’二字,便觉得有物泽丰美之象,容易心生好感。加之自己从小生在陕西长在陕西,在一个地方窝了将近20年,也想走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这次机会难得,恰好被合肥工业大学顺利录取,也有一种十年寒窗终成正果的释然感。”

    

合肥工业大学校园场景

    杨涛至今还记得,那年夏天高考成绩放榜后,自己接到六中老师的电话通知,回到学校领取高考取录通知书,他蹬着自行车走在乡间小路上,内心无比的激动。当喜报传至家中时,父母正在田间劳作,给地里的玉米施化肥。听闻消息,老两口激动地把瓶瓶罐罐往地里一撂,连农具也顾不得收拾,就一路小跑地赶回家中,兴高采烈地与人分享儿子金榜题名的喜悦心情。虽然这个时候大学毕业已经不再包分配,但对农村孩子来说,考学进修依然不失为一个改变命运的机会。用村上老人的话说,就是“不用一辈子面朝黄土背朝天了!”

    拿到录取通知书,杨涛及其家人便为迎接即将到来的大学生活进行了一番物质准备。据统计,自从“教育产业化”之后,全国高校生的人均学费已经从1995年800元左右上涨到了2005年的5000元至10000元不等;住宿费从1995年的270元左右上涨到了2005年的1000元~1200元;再加上吃饭、穿衣等,平均每个大学生每年费用至少都在万元以上,四年大学生活需要4万元以上的开销。而在2004-2005年间,我国农民年平均纯收入2936元,以此计算,供养一个大学生,需要一个农民13.6年纯收入。

    关于高校学费年年见涨带来的经济压力,杨涛作为当事人有着切身的感受:“本校地质资源勘查专业每年的学费在5000块左右,住宿费大致是1000块的样子,对于我们务农家庭出身的人来说这无疑是一笔巨大的开销。记得在新生开学前的一个月里,父母拿出压箱底的家当,并找亲朋好友七七八八地凑了点钱,再加上方方面面的各种资助,最后让我带了8000多块的盘缠上路。我当时唯一的想法就是,入学之后一定要摆正心态,专心学业。绝不能有从众攀比的虚荣消费心理,要合理安排好自己的学习和生活,体谅父母平时省吃俭用、挣钱供养自己读书的艰辛不易,不能辜负了他们对我的付出和期望。”

    2005年秋天,各大高校迎来了盛大的开学季,大一新生们开始陆陆续续地离家报到。杨涛启程的那天,家人将他送至西安火车站,在月台上再三叮属一定要好好求学,在外保重。最后,在火车的汽笛声中,杨涛满怀憧憬地踏上了旅程,欣喜万分地拥抱即将开始的大学新生活。

    后记

    直至今日,回忆起过往,对于期间耽搁了一年的复读生涯,杨涛并不感到后悔,他觉得那是自己人生路途中的一个重大拐点,“一开始注定会很纠结,因为落榜的噩耗来得毫无防备;后来又一度变得很迷茫,因为无法预知抉择之后的命运……但不管怎样,十年寒窗,终成正果。曾经的过往都是青春,是镌刻在心里一辈子的记忆。”他说,“如果要以一个‘过来人’的身份,对今年参加高考的学子给予什么建议的话,那就是——读书求学须趁早,莫等老来空嗟叹!另外,填报志愿也堪称是‘第二次高考’,考生不仅要考得好,更要报得好才行。说到底,生活就是一个不断选择取舍的过程,而我们一旦做出抉择,就要义无反顾地担负起相应的责任。”(文/新媒体中心记者雷莹 视频影像/新媒体中心记者史铭斐 照片由杨涛本人提供)

 

    相信每一个人都有关于高考的独家记忆,在这里我们真诚的向所有市民朋友们发出征集:

    征集内容:无论是关于高考的一张老照片,还是当年高考的准考证,无论是当年的笔记,还是同学们为你填写的同学录,无论是一张小合影,还是一段高考往事,都是难能可贵的回忆,均可以文字、图片的形式发给我们,我们将收集起大家共同的回忆,带你走进那段熟悉的高考岁月。

    征集日期:即日起

    征集方式:点击链接,填写“征集表”即可。

    (感谢西安真爱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倾情支持)

来源:西安新闻网   编辑:刘婧媛
分享到:
【西安日报社声明】西安新闻网刊载西安日报、西安晚报文章已经西安日报社独家授权。自2009年1月1日起,其他商业网站(新闻单位主办的网站除外)未经西安日报社授权,不得转载西安新闻网上刊载的西安日报、西安晚报文章。欢迎新闻单位主办的网站在对等合作的基础上转载西安日报、西安晚报的新闻,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西安新闻网-西安日报"、"西安新闻网-西安晚报"。其他商业网站如有合作意向请与西安新闻网联系,网站联系电话:029-882159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