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建军节,让我们以和平的名义,致敬老兵!
发布:2017-08-01 12:28     来源:西安新闻网   编辑:左海茹

 

91岁的老兵齐正成

    我用一支枪俘虏了10个敌人

    打胜仗,靠的啥?那一仗,我用一支枪俘虏了10个敌人,靠的不是装备,而是宁死也要求胜利的精气神。

    我是1941年入伍的老兵。1951年1月,我所在的11军31师编入12军建制,连队从四川梁山移防到辽宁丹东。当时,抗美援朝战争激战正酣。敌机不时从我们头顶飞过,还投弹炸死炸伤很多群众。看到敌人的暴行,我们的气不打一处来。大家都写请战书,有的同志还写血书请求参战,我跟战友都也写好遗书。

    3月,我们接到赴朝参战的命令。当晚,部队准备开拔渡过鸭绿江。兄弟单位的老乡告诉我:“大桥被敌军炸得没法过了。”到江边以后,我们发现桥面毁损严重,果然过不去了。后来团里传来命令,指派我们连寻找水浅的江面,铺设简易道路渡江。

    我当时已经25岁,在连队算是老同志,指导员让我带领两名战士寻找渡江地点。受领命令后,我心想,这是组织的信任。

    那天下小雪,江边的泥土又硬又滑。天色黑暗,我们3个人摔倒好几次。经过半个小时寻找,终于找到一处水浅的地方。我们赶紧向连长、指导员报告情况。气温零下十几度,我和指导员率先脱掉棉裤和鞋袜,赤脚走进水中填土修路。刚进去的时候,整个人冻得直哆嗦。当时铁锹不够,还没有麻袋,大家就用手刨出来泥土和石头,装在棉衣里往前运送。后来,指导员冻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我也好不到哪里去,冻得几乎快要晕过去。就这样,我们铺设一条简易的小路。

    过江以后,全连人隐蔽在山林中。在铺路和过江时,大部分人的衣服都湿了。为了保暖,我们好几个人挤在一起,抱成一团,腿靠腿、背靠背,再搭伙盖上棉衣,才能勉强抵御风寒。有的棉裤被冻成冰块,有的袖子被冻成冰块,还有的人耳朵上也结了冰块,一动就咯吱咯吱响……不管天气多冷,我们都不怕,因为每个人心里都有一团火——只要能够保家卫国,啥样的苦,都不怕。

    1952年10月,我们刚刚取得五圣山战役胜利,又踏上了上甘岭战役阵地。这一仗,我们打退敌人的十余次进攻,但敌人不断地发起疯狂进攻,源源不断地冲上来。

    这一仗,我们前前后后打了40多天。最后,我们坚守两天两夜,子弹都差不多打完了,连长负重伤,排长也牺牲。指导员鼓励我们说:“敌人冲得越猛,说明我们的阵地越重要。” 当时,我心里只有一个想法:“既然上了战场,就要豁出命打,决不能给国家丢人。”

    一天晚上10点多,在敌人发动进攻的间隙,我们从敌人尸体上解下还没有使用的手雷和子弹,为后续战斗储备弹药。半个小时后,敌人又发动进攻。为了节省弹药,指导员命令我们等敌人走近再打。敌人很快冲到30米处,指导员大喊一声“打”,我们所有武器一齐开火,敌人倒下去八九个。战斗到最后,我们没有弹药了,眼看敌人又一次冲上来,我们都上了刺刀。

    一个敌人冲到我面前,我双手握枪、刺刀相对,我死死盯着他的眼睛,紧紧抓着枪。他用刺刀扎向我,我也用刺刀挑他。几个回合后,我看准时机,用尽全身力气刺出去,刺刀捅进他的胸口,他“哇”的一声就倒在地上。

    我刚拔出刺刀,又一个敌人蹿上来,对方用刺刀挑我的刺刀,我赶紧抬高刺刀……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苦战,敌人被赶出阵地。那时,我有些担心:“现在弹尽粮绝,要是敌人再发起一次进攻,阵地就很难守住了。”万幸的是,运输队的同志送来了急需的弹药和食品,我感觉一下有底气了。

    敌人打红了眼,飞机、大炮全上,我们的阵地被炮弹掀个底朝天。很多战友的耳朵被震坏,相互说话全靠吼。

来源:西安新闻网   编辑:左海茹
分享到:
【西安日报社声明】西安新闻网刊载西安日报、西安晚报文章已经西安日报社独家授权。自2009年1月1日起,其他商业网站(新闻单位主办的网站除外)未经西安日报社授权,不得转载西安新闻网上刊载的西安日报、西安晚报文章。欢迎新闻单位主办的网站在对等合作的基础上转载西安日报、西安晚报的新闻,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西安新闻网-西安日报"、"西安新闻网-西安晚报"。其他商业网站如有合作意向请与西安新闻网联系,网站联系电话:029-882159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