漆水河的传说
发布:2017-09-12 15:18     来源:铜川日报   编辑:胡静

  很久以前,同官县一带连遭大旱,庄稼颗粒无收,河水、井水都干涸了。人们吃不上饭,喝不上水,经受不住痛苦的折磨,纷纷倒下。
  阿漆和阿水的妈妈也这样被活活地折磨死了。弟兄俩失去了亲人,哭肿了眼睛,流干了眼泪,可光哭有什么用呢?他们暗暗下了决心,一定要找到水源,救活乡亲们。
  第二天一大早,兄弟俩背上连夜赶做的草鞋和仅有的一点干粮准备出发。乡亲们闻讯,流着泪为他俩送行。一位老大爷拄着拐棍,用沙哑颤抖的声音说:“好心的孩子,听上辈人说,在天的最西端有一座山,山上有一位白眉道人很有本领。你们去求他想想办法吧。”兄弟俩谢过老人,告别乡亲,向西边走去。
  他们翻过九十九座山,越过九十九个坳,渡过九十九条河,走过九十九道川,直走得鞋被磨穿,脚底生泡,才在一座百丈高的山脚下停住了脚步。
  两人抬头一看,这高山好似顶天的一根柱子,高大威严,险峻无比,没有通向山顶的路,只有陡立的峭壁。他俩稍歇了一会,便向山上爬去。
  这悬崖峭壁直上直下,像刀切一样齐,难于攀登。那些岩石,风吹雨淋,早巳风化,用手一抓,唰唰直掉,攀援中稍不留意,便会坠入岩下,粉身碎骨。可阿漆和阿水,想起千里之外的家乡亲人,没有水喝,没有饭吃,正在饱受煎熬;想起那些被活活渴死、饿死的叔伯婶娘、兄弟姐妹,还有惨死的母亲,早把生死置之度外。手磨破了,十指连心,可他们感觉不到疼痛;膝盖磨破了,淌着鲜血,一滴滴渗在岩石间,他们毫不在乎。他们强忍着饥饿和干渴,步履艰难地向上攀登。
  在快爬到山顶上的时候,忽然从上面传来一声尖叫:“送命来了!送命来了!”兄弟俩仰头一看,只见上面一根石柱上站着一个水牛般大小的乌鸦,伸着脖子,凸出两只黄眼,正死死地盯住他俩。阿漆和阿水毫无惧色,猛爬几步,上到山顶,与乌鸦展开搏斗。正在这时,身后突然响起了一阵爽朗的笑声,那大乌鸦顿时变成了一只美丽的金凤凰,快乐地鸣叫着飞去。他们转身一看,笑者是一位鹤发童颜的老道人,赶忙上前拱身作揖。老道人手捋银须说:“你们的来意我早已知道,我就是你们要找的白眉道人。既然你们历尽千辛万苦来到这里,那就住这儿享福吧。”
  阿漆和阿水听了,摇摇头说:“不行呀,乡亲们还在受罪啊!”并恳求道:“老爷爷,您就告诉我们哪里有水吧!”道人见他们这样真诚,沉思了一会儿说:“办法是有的,只怕你们两个不肯牺牲自己。”兄弟俩异口同声地说:“只要能救活乡亲们,大家过上好日子,我们就是死了也心甘情愿。”
  白眉道人看他们意志坚决,就从袖子里倒出两个红果子递给他们说:“吃了这两个如意果,你们就能实现自己的愿望。”兄弟俩接过来吃了下去。霎时,兄弟俩变成两条大河向前流去。流呀流呀,最后汇到一起向他们的家乡奔去。从此,这一带的人们有了水,过上了幸福美满的生活。人们为了纪念兄弟俩的功德,就给这条河取名“漆水河”。
  如今,漆水河还在昼夜不停地向前流着,滋润着两岸的土地,也滋润着两岸人民的心田。古老而悲壮的传说也一代一代地流传下来。

来源:铜川日报   编辑:胡静
分享到:
【西安日报社声明】西安新闻网刊载西安日报、西安晚报文章已经西安日报社独家授权。自2009年1月1日起,其他商业网站(新闻单位主办的网站除外)未经西安日报社授权,不得转载西安新闻网上刊载的西安日报、西安晚报文章。欢迎新闻单位主办的网站在对等合作的基础上转载西安日报、西安晚报的新闻,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西安新闻网-西安日报"、"西安新闻网-西安晚报"。其他商业网站如有合作意向请与西安新闻网联系,网站联系电话:029-882159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