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灞素浐”说变迁
发布:2017-11-13 11:17     来源:浐灞生态区   编辑:张莹
    进入九、十月份,就到了浐、灞河最美丽的季节,景色如诗如画,堤上、河边路人的脚步都是轻盈的……

    “玄灞素浐”出自西晋潘岳的《西征赋》。他途经浐、灞河赴任长安令时,写到:“南有玄灞素浐,汤井温谷。北有清渭浊泾,兰池周曲。” 就是说,灞河水深且广,水色浑厚;浐河水清且浅,波光澹淡。

    其实,浐河、灞河自古就是一片水草丰茂、令人神往的地方。早在6000年前,半坡遗址的先民们就逐水而居,在浐河岸边筑起了木骨涂泥的“花园洋房”,他们在人面鱼纹陶盆上绘制的神秘微笑穿越了几千年。

    自西周开始,浐河、灞河成为“王畿”的组成部分,更是东出长安的门户。在这里,不知上演过多少惊天动地的历史事件,也不知经历过多少悲戚缠绵的“折柳”送别。“灞浐别离肠已断,江山迢递信仍稀”,“灞浐风烟函谷路,曾经几度别长安”……

    如今只有这些诗句,可以让我们遥想当年在浐、灞河边长揖作别的友人、亲人,遥想那些心中怀着离别伤感,身边是“玄灞素浐”依依垂柳的场景。多亏了这飘逸如练的柳丝,灞上送别才多了一分亮丽的背景,不再仅仅是黯然神伤的离歌。

    根据记载,历史上有许多王公贵族、社会名流在浐、灞河边修建“别墅”,如王昌龄的“灞上闲居”、郭暧的“浐川山池”、长宁公主东庄、太平公主南庄等。唐高宗曾率近臣到太平公主南庄饮宴欢聚。苏颋的《奉和初春幸太平公主南庄应制》诗云:“主第山门起灞川,宸游风景入初年。凤凰楼下交天仗,乌鹊桥头敞御筵。往往花间逢彩石,时时竹里见红泉。今朝扈跸平阳馆,不羡乘槎云汉边。”可见浐、灞河昔日的景致。

    2005年,我到“玄灞素浐”工作,可浐、灞河已经是满目疮痍。

    直到2011年4月28日,“玄灞素浐”终于迎来变迁史上激越而华丽的时刻。在这一天,具有世界影响力的“2011西安世界园艺博览会”在灞水之滨的世博园盛大开幕,浐、灞河终于打破沉寂,重整姿容,靓丽回归。仅用两三年时间,在原来的烂河滩上奇迹般建设起来的世博园,总面积达到418公顷(6270亩),其中水域面积188公顷(2820亩)。

    在当时,这是多么广阔的一片绿洲呀!由此发端,浐、灞河的生态环境治理和基础设施建设一发而不可收,浐、灞河两岸发生了凤凰涅槃般的变化。

    今天,站在世博园新落成的长安塔上,听着塔角叮叮当当的铃声,越过满目的绿色,浐、灞河尽收眼底。两河出秦岭,分别从正南和东南方向流入城区,汇于浐灞半岛后,更加浩浩渺渺的奔向渭河!

    浐河边,已经建成桃花潭公园、广运潭公园、雁鸣湖公园、浐灞国家湿地公园,还有数十公里的生态河堤,依浐、灞河两岸连缀而成绿色的生态廊道。沿河堤一路走去,可见垂的柳、火的枫、黄的银杏、飒飒的竹林……空气是湿润而清新的,负氧离子长期平均在3000/立方厘米以上。这里还是鸟儿的天堂,有资料说浐、灞河岸边“分布鸟类共17目55科200余种”。生态条件改善后,许多原来的“候鸟”变成了“留鸟”。曾有一位入区的企业家在签约仪式上说:“假如让我来介绍浐灞,我会告诉大家,浐灞是一个小鸟都想恋爱、都想安家的地方。”

    浐灞的天空是湛蓝和辽远的,看着碧水相接处的白云蓝天,我总会想起乌兰图雅唱的《天越蓝我就越想你》,细思自己并没有在蓝天下就会想念的“你”,但为什么总是想起这首歌呢?大约,在浐灞的风景里,常常恍若在草原的天空下,看到的是额尔古纳河、额济纳河、锡拉木伦河上空的蓝天……

    但是,这里却实实在在的是“城里”。10月份,又一届欧亚经经济论坛在浐灞半岛的永久会址刚刚举行;领事馆区已经建成入驻,法国、德国、荷兰、瑞士、匈牙利、西班牙等多国签证中心开业;跨灞河两岸,体育中心、会展中心、会议中心已经开建;亚马逊公司、万达集团、华润集团、海鸿集团等500强接踵而来……浐、灞河正走出越来越坚实、自信的脚步。

    且看“玄灞素浐”明日的变迁!(文/愚公)

来源:浐灞生态区   编辑:张莹
分享到:
【西安日报社声明】西安新闻网刊载西安日报、西安晚报文章已经西安日报社独家授权。自2009年1月1日起,其他商业网站(新闻单位主办的网站除外)未经西安日报社授权,不得转载西安新闻网上刊载的西安日报、西安晚报文章。欢迎新闻单位主办的网站在对等合作的基础上转载西安日报、西安晚报的新闻,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西安新闻网-西安日报"、"西安新闻网-西安晚报"。其他商业网站如有合作意向请与西安新闻网联系,网站联系电话:029-882159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