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弟的春天
2020-08-03 10:58来源:西安新闻网-西安晚报 西安报业全媒体编辑:刘婧媛

  山路弯弯,微风习习。一边是翠绿青山,遍野的杜鹃花正含苞欲放,如簇簇即将燃烧的“火焰”。一边是潺潺碧水,白云悠悠,蜂飞蝶舞,牛羊成群。道路刚一解封,我便约上驾车的朋友,一路听着欢快歌曲,从城区往乡下老家赶。

  说是养殖场,其实不过利用房前屋后年久荒废的一片宅基地围成,不大也不小,差不多两百来平方米的样子。弟弟盘着脚蹲在场内,不断给刚孵出来的小鸡仔放食添水,那副认真的神情就像照顾自己的孩子。母亲也没闲着,在旁边的池塘里打捞浮萍,她说这东西绿色天然,还能省下饲料的钱,鸡鸭鹅很喜欢吃。

  朋友这一趟买了两百多个土鸡蛋,将后备厢的纸盒装得满满的。午饭是地地道道的家常土菜,朋友将满足全写在脸上,感叹从没喝过这么鲜美的汤,下次来顺便叫上几个人,可以多买一些。母亲喜出望外,给朋友多送了几个鸡蛋。弟弟憨笑着应答,多买多送,再来替你打折。

  前些年,弟弟在荒地里种植了一些竹子和桂花树,如今长得郁郁葱葱,正好为鸡儿提供了觅食和活动场所,这样就不需要到山林散养了,也算解决了他腿脚残疾不方便上山的难题。

  父亲去世得早,为了摆脱贫困,双腿残疾的弟弟曾走过不少弯路,学补鞋,修电器,开三轮车跑客,甚至考虑外出务工,可任凭怎么努力,仍没有一样行得通,至今将近四十岁的人仍孑然一身。想起当年我成家的时候,弟弟怕给城里的我添加负担,平日很少打扰我的生活。

  几年前,弟弟和母亲被评定为村里的低保困难户,来来去去的驻村扶贫干部没少帮忙,最后根据实际情况和综合考虑,还是认为养殖比较适合他。经过一番耐心讲解,加之技术培训和专家指导,弟弟又信心满满起来。这不,弟弟给我算账,除去成本,今年净赚两万应该不成问题。

  见我有些狐疑的样子,一旁的母亲解释说,你弟弟可精明着呢,他打算以家粮和杂草喂养,不用买饲料,既生态又健康,母鸡还能孵小鸡,来年就可以扩大养殖规模了。他是想在国家好政策的大力帮扶下,希望通过自己的双手,争取尽早脱贫奔小康呢。

  当时,我被弟弟发家致富的梦想一下子感染到了,除却愧疚便是高兴。更让我意料不到的是,平时看似腼腆寡言的弟弟心中竟然藏着这么多小九九,原来他是担心自己拖了大家的后腿呀。

  转眼春暖花开,疫情渐渐消散,生活又重新恢复如初。前几日,弟弟开着助力车从乡下赶来县城送货,特地给我捎了一百多个鸡蛋和几只土鸡。我正想付钱,他连连摆手,说这是给上学的外甥补充营养的。我试探地问,养殖的行情如何,鸡蛋多不多,土鸡好不好卖?

  末了,没想到弟弟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看你平时码字挣稿费挺辛苦的,实在不行就在城里开个小店吧,专门售卖行情见涨的土鸡蛋和山货,到时不愁不赚钱。

  我听了,竟愣了许久。此时,阳光明媚,照在身上暖暖的。弟弟顾不上擦去额头的汗珠,打着了助力车挥手向我告别,说还有几家要送呢。

  看着他的背影在我视线里渐行渐远,恍惚中自己蓦地觉得他仿佛站起来了,心想,这个春天一定是属于他的,而且再也不会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