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歌嘹亮冯从吾
2020-09-27 11:22来源:西安新闻网 西安报业全媒体编辑:张雅琴

西安文理学院的冯从吾雕像

  西安新闻网讯 关学传承中有很多优秀人物,他们一生致力于教书育人,用思想和行为影响了一代代后人,冯从吾就是其中最出色的一位。924日,记者采访了西安文理学院历史文化旅游学院院长、教授张天社,请他讲述关学人物冯从吾的生平和思想

  张天社教授一直认为自己和冯从吾“特有缘份。” 他说,西安文理学院书院校区就在关中书院旧址,而他,作为一个历史文化的传承者,经常行走在这个延续了几百年的“学堂”,深深感到院中一砖一瓦、一草一木,都浸着浓浓的古卷书香和关学风骨。冯从吾先生创办关中书院,在这里传道授业解惑,使关学大振,也使关中书院也成为明、清两代陕西的最高学府。自己得天独厚,有幸相守相望于此,只有在琅琅书声,努力传承一代代文化思想的光辉,努力追赶先贤的脚步,以启迪后继者的心扉。

  张天社教授对冯从吾耳熟能详,他敬重他的为人,也仰他在那样一个唯科举是尊的年代,勇于开拓创新,以“学以致用”为宗旨,“敦本尚实,崇真践履”,开创一代新风的勇气。

西安文理学院的书院校区的墙雕

西安文理学院的书院校区冯从吾像

他的身上有着鲜明的秦人标签

进士出身的冯从吾有过几段“本色出演”的仕途岁月。在翰林院,他因德才兼备充任“庶吉士”。负责起草诏书,为皇帝讲解经籍

  之后便相继出任佥都御史、山西御史。在这些职务中,他秦人纯正耿直的性格露无疑。巡视京城,就弹劾朝中奸佞;担任御史,又弹劾皇帝,历数神宗“郊庙不亲、朝讲不御、章奏多留中不发” “每夕必饮,每饮必醉,每醉必怒”,规劝神宗“勿以天变为不足畏,勿以人言为不足恤,勿以目前宴乐为可恃,勿以将来危乱为可忽。”……

  “伴君如伴虎,可他,却总是去摸老虎的屁股!”——张天社教授的讲述绘声绘色,不时动情赞美,敬意在访谈间不自觉流尚。他说,冯从吾差点遭遇明朝最特色的刑罚——廷杖,好在巧逢太后生日,幸免蒙羞。最后被迫辞职回乡。

  三年后,朝廷又起用他为河南道长芦盐政。盐政向来是肥差,但冯从吾不但自己清廉自持,而且还大刀阔斧革除积弊,使盐商与税吏无利可图。这次,他触及了一大帮人的利益,于是,很多人都攻击他,谗言四起。1596年,冯从吾再次被革职回家。这次回到西安,他就创办关中书院。

  25年后,他又被召入京。当时,满族进攻辽东,战事吃紧,朝臣纷纷想方设法携子带妻逃离北京,只有他,毫无惧色,最美逆行。

  国家的生死存亡,唤起了他强烈的使命感,他说:“国家无事,士大夫不知节义,一旦临难,便抱头鼠窜。要唤起他们的良知,非讲学不可。”于是,在京城办学的种子又在冯从吾心中萌发,他与东林党首领之一邹元标在北京设立首善书院,在政务之余,讲述忠君爱国大义。他的这一举动,屡遭权臣魏忠贤阉党弹劾,并冠之以“清议朝政,蛊惑人心”的罪名。冯从吾决定辞官,重回故里。

  此后,朝庭多次授予冯从吾南京右都御史、工部尚书等职,但冯从吾坚辞不就,一心一意致力于讲学。

教育的根本是教育大家做一个好人

西安文理学院石雕

  “冯从吾的‘先生’岁月比他的仕途长很多,细算起来,大概占去了他一生近一半的时光。最早归乡,他在宝庆寺讲学,之后创办关中书院、首善书院,他都是当之无愧的‘首席主’‘执行院长’”。张天社教授这样总结冯从吾的“先生生涯”。他说,冯从吾教授学生,开风气之先,并不一唯主张学生致力功名,而是崇尚真理,讲求实学,身体力行,匡时救世。

  张天社教授向记者讲述了关中书院的来历。他说,冯从吾先生在宝庆寺讲学,听讲的人群不仅仅是学生,经常官员云集,一时场地紧俏,供不应求。1609年,注重教化的陕西布政使汪可受、按察使李天麟等与冯从吾商议,在宝庆寺东侧小悉园拨地,筹建关中书院。建成后,所有事务全权交与冯从吾“听其管理”。

位于书院门的关中书院

  冯从吾的教育理念十分务实。他继承了北宋张载所创立的关学的优良传统,反对坐而论道,空谈理论,主张身体力行,学以致用,要求学生胸怀天下,以匡时救世为己任。

  他的教育理念,就是教育大家做个好人。他说:千讲万讲,不过要大家做好人,存好心,行好事,三句尽之矣。”他曾撰写对联:“做个好人,心正、身安,魂梦稳;行些善事,天知、地鉴,鬼神钦”。他还拟定了做好人的20条《士戒》,提出了不要“妄自尊大”,不要“争强好胜”,不要“哄人詈言”,不要“在稠众中高谭阔论,旁若无人”,不要“借人书籍不还及致损污”,不要“见人贫贱姗笑凌辱,见人富贵叹羡诋毁”等。之后,他还专门著《做人说》《讲学说》《勤俭说》等,论述做人做事的道理。

关中书院内的醒钟亭

  冯从吾提倡学、行、疑、思、恒的治学方法。他要求紧密结合,提倡。他读书讲学从不脱离实际,而是将学风与士风、世风联系起来,要求学生求得真知,躬行实践,亲为表率。

  张天社教授告诉记者,冯从吾在关中书院讲学,周围各省学生纷纷慕名前来学习,最多时达5000余人,使关中书院在明末诸多书院中“涣然成一大观矣。松风明月,鸟语花香,令人有春风舞雩之意。”后人称他“理学大师”“关西夫子”。

  张天社教授认为,冯从吾为一代关学大师,具有古代先贤、君子的优秀品质。他傲霜独立,不坠青云之志;他诲人不倦,文化精神如歌嘹亮。他成就了关中书院,让关中书院享誉全国;他培养了一代学子,并在他们心中埋下身体力行,责任担当的家国情怀,让文脉延续,让风骨留传。

  张天社教授还告诉记者,冯从吾的学识和思想,奠定了关中书院400多年传承发展的基石,也成为关学800余年继往开来的关键。作为一名大学教授,他本人至今还走在研学的路上,冯从吾先生深厚的文化涵养和崇高的精神境界,是他的人生座标和动力,为他如何培养一代新人提供了重要的借鉴和启示。

西安报业全媒体记者  张雅琴    图片由张天社提供 

新闻人物

冯从吾(1556—1627),字仲好,号少墟,明代陕西长安(今西安市长安区)人。明万历十七年(1589)举进士,选为翰林院庶吉士,官至南京右都御史、工部尚书等职,因上书批评万历皇帝,并且不与朝中腐朽势力同流合污,总受排挤,便辞官回到长安,万历三十七年(1609)创建关中书院,被誉为“关西夫子”。著有《冯少墟集》二十二卷,又有《元儒考略》、《冯子节要》及《古文辑选》,均《四库总目》并行于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