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幅幅生动斑斓的图画 ——访西安音乐学院教授、陕西省散文学会副会长、文艺评论家仵埂
2020-12-07 13:12来源:西安新闻网 西安报业全媒体编辑:李孟谦

仵埂

“这次全国青年散文大赛,收到了这么多作品,关键是其中有这么多好作品,让人鼓舞。在我所看到的获奖作品中,有些留给我强烈深刻的印象,令我难忘。”在《幸福就像花儿一样》作品研讨会上,西安音乐学院教授、陕西省散文学会副会长、文艺评论家仵埂说。

“就作品的主题而言,可以说,是一个主题就是扶贫,帮助贫困人口脱离这样一种状态。但是,尽管是围绕一个主题展开,在不同作者手里,却也写得摇曳多姿。不仅仅是故事多样,内容各异,而且是笔下的人物形象,生动感人。不同作者,从自己的观感和视角,写出了自己的所见所闻,构成一幅幅生动斑斓的图画。散文文体,有它的几个基本要求,一是真实性。就是写自己亲身所历所见,来不得虚构,这样,我们看到的故事和人物,具有了纪实性色彩,我们如同在看真实发生的事情,每个人娓娓道来,讲自己的亲历。这些东西是有力量的,现在我们将这样的文体,也称为非虚构写作。这是散文写作的一大特征。这一特征表现在我们的作品里,让我们看到了这样一批感动人心的帮扶者,可亲可爱的人。他们默默地做的一切,令人难忘。在这样的主题框架内,作者所展示的是生活的另一方面,生活的不易,劳作的艰辛,生存的艰难。另一面是,全身心扑下去的热情帮扶者。这一批散文重在刻画他们的形象,他们是一群肩负特殊使命的人,要用自己的力量去改变那些贫穷者,阻断那些滑向生活低谷的人。 他们是贫困者的改变者,是要将弱者贫者拽向大道之人。”仵埂评价说。

“有的作品,还能出现更富有深刻立意的主题,比如在《谢谢让我遇见你》一文中,作者结尾写道:‘回顾几年的帮扶路,我对这份遇见充满感恩,是我在帮助晴晴吗?答案也许正好相反。这几年因为晴晴,我们一家的生活比以前过得更加温暖,因为晴晴,女儿公主病没有了,她的学习更加自律,成长一路绿灯。我想对晴晴说,谢谢让我遇到你。’这样双向获得,在帮扶他人中自我的境界升华和提高,是令人感怀的。”仵埂说。

仵埂说,在写作手法上可以看到不同视角的切入。既有直面的正向写法,亦有侧写,还有旁视,比如《月季花期》这篇,作者通过自己小时候到外婆家的印象,以及认识的外婆家的邻居小月家,通过写小月家的前后变化,写出了农村的巨变,不管是小月的家居, 周围的环境,都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特别重写了厕所的变化,小月家的贫穷、乱等过去的印象一扫而空。在视角的变化方面,还有文章选择的是被帮扶者的视角,而不是帮扶者的视角,如《一锅馒头》里的孙大爷形象,作者通过这个扶贫户的视角,写出两个帮扶年轻人。这个视角好。不足是作者只写了这两人只是帮孙大爷整理家务,这样写似乎与扶贫这一核心不甚相关,显不出扶贫的本质性作用。但这样的写作视角是新颖的,值得肯定的。参赛散文呈现出的形式是多样的,可以这样分为三类:一类是写人为主,塑造出了鲜明的人物形象,比如像《张冬娃的春天》《待到脱贫日,闲坐忆初心》《弟弟的春天》《258只羊》《谢谢让我遇见你》《黄文秀与贫困户的姐妹情》等;这些人物很形象,很生动。还有一种写法就是写事,如《豆腐出山》《金米村的秋天》《“实心心”事业》等;还有一种是诗化的笔法,如《旱塬上飘来花儿香》等。像《张冬娃的春天》在形象塑造上就比较成功,张冬娃是一个懒人,怕动弹,村里人给起了个绰号,叫“蹲娃”。但在王霄的带领下,硬是将他的懒病扭转过来。写出了帮扶干部的耐心、苦心、韧性和强大的心理力量。

西安报业全媒体记者 张红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