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来振笔意超然

来源:西安日报 西安报业全媒体编辑:雷莹 2021-03-27 10:31
分享到:

  《圪塔梁是家乡》 (张立 画)

  ○肖云儒

  这个世界上叫张立的真多,五行八作中都有他们闪光的名字。在陕西国画界,我知道的张立就有两位,陕西国画院的张立和陕西日报文艺部的张立。这篇文章说的是后面的一位,即陕西日报的张立,他也是一位正在成长的国画家。

  当下文人画画日见其多。在这些文人习画的群落中,张立走了一条正面强攻因而艰苦备尝的路子。看起来,他想要当的是那种正经八百的专业画家,执着在走一条将文人画的重意趣与专业画的重技趣两相结合的路子。他画华山、秦岭,画汉江田畴、巴山云雾,画陕北沟沟峁峁……竟敢画云霓那样的桃花杏林,整个横断于山腰,让粉色花带与绿色林带形成饶有情趣的纠缠。他画中的陕北高原不再是荒蛮的裸露,而是相伴着沟峁窑洞中的人们生存的温馨……他力图将古意盎然的山水和当下人们的生活有温度结合起来,显示了出新之意。敢用繁复到让你眼花缭乱的墨线来画华山画秦岭终南,真够胆大包天。但我们从中的确感觉到了画家擘画宏大画面和把握群山脉络的某种能力。他大度用墨却吝惜用色、敷彩,画面难得的洁净、透明,若山气清朗,若山月可人,“若言其明,杳杳冥冥;若言其昧,朗照澈明;若言其空,万用在中;若言其有,阆然无容。”这是中国画艺术中之最难以言传的美境的哲理依据。苏东坡赠妙擅长写貌诗曰:“天容玉色谁敢画,老师古寺昼闭房;梦中神授心有得,觉来信手笔已忘。”张立几十年浸泡在文学、戏曲、音乐、书画、雕塑以及民间的各种文化中,并以记者的旁观眼界纵览着各种艺术的高人和顶级作品,有一种凌绝顶和一览众山小的问道,而且各种艺术交汇渗透,论其综合素养,是好多专职画家望尘莫及的。兴来振笔意超然,但见满纸生龙蛇,张立在创作中做了很多向度的尝试,在他的画中能读到赵望云的构图、石鲁的笔意、何海霞的晕染、方济众的造型,还有密体山水等种种蛛丝马迹。他以众家营养自家,在多种笔墨中确立自己的笔墨,在百家的师承中纷呈自家的百彩。从张立的画中,我们看得出他对大自然所蕴含的构图之美、色彩之美、线条水墨之美,已经有了自己的独特感受,有了将这种感受转化为有意味的审美形式的能力。当然还缺了一点熟练和老到,缺了一点儿意味和意趣。不过我想,只要有了对自然美与形式美的独特感受,加上勤奋踏实的研习,一切都是可以期待的吧。

  与张立百无禁忌惯了,此刻正襟危坐来谈他的画作,会时不时冒出来些许惋惜。惋惜那个无比放松、真性蓬勃、喜欢歪打正着的张立,那里有他独一份的才情与眼光,有他文字中跳脱的生命。一位画家如何在刻苦学习法度与保留自己才情天分之间,找到最佳的结合渠道和方法,还大有思考的空间。我觉得张立在绘画上完全应该有、也完全会有比现在更新的创意和面貌。我相信在画家张立逐步走向成熟的时候,不会像别人那样经由成熟而显出世故,或被自身故有的习气所笼罩。张立一定会由中规中矩重返“无法无天”,在穿越成熟之后,他会重新找回那个俏皮而真性的张立,找回那个生命感觉和艺术感觉都极有青春感和创造力的张立。这是我至为希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