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雨

来源:西安晚报 西安报业全媒体编辑:雷莹 2021-05-22 12:45
分享到:

  ◎高一宜

  咫尺

  如果我们是爱人

  即使你是浮尘

  你化作齑粉

  不论怎么讲都不是记忆中的英俊模样

  我依然爱你

  我相信你先走 只是先走

  即使你的命运如此渺小

  即使你如此渺小

  我依然爱你

  我笨拙地收拢你的遗体

  这份爱直到被深埋尘封也不会忘记

  我相信你只不过是被上帝先带走的那棵树

  我思念着的

  仿佛还坐在那里的你

  即使那里空静

  即使你竟随尘土一同远去

  后来的后来

  我依旧爱着你

  抚摸你骨瘦嶙峋的踝骨

 

  守着

  你把光阴全部揉碎了

  粗暴地塞进了旧事里

  留不下一丝缝隙

  也分不出片刻给明天

  未来苍白地来过

  不敢与你一同沉溺过往

  你执着夜色 遗忘了破晓

  远方蒸汽升腾

  黑烟燃尽了梦

  地球开始旋转了

  倒退的大海 终于被罗盘愈抛愈远

  就算天空共海洋都染了血色

  而在远方

  你用要坠不坠的残阳净了手

  坐在炉边听妈妈讲第一千零二个故事

 

  边缘式人格

  这里尘世不下雪

  这里也没有黑夜

  天光模糊开明暗

  悄悄抹去是非的界线

  我不相信极昼存在

  翻转磨旧昨天

  我不敢想如果落幕

  此剧的对错该由谁来判决

  又是谁将大海,泼向了蓝天?

  我原谅你不微笑

  我明白你的秘密隐藏

  是因为不该存在

  这里,人间

  它不残酷

  你不事杀戮

  你吹吹手中的枪口

  告诉我枪膛没有子弹

  如此矛盾

  就好像我不能阻止

  所有阳光扑向冬夜

  或摧毁一个下雨天

  你忘记了干涸土地

  却有那么一天,一颗象牙在被戴时

  狠狠刺向女士高贵的脖颈

 

  东方雨

  空气中一丝凉意洒在脸颊

  一点点,炙烫了冰冷的部分

  天光却正是好

  像是阳光泡湿了墙

  又淋在斑驳的湖面上

  便分不清那倒影

  被谁抹糊

  几只麻雀透过失真的胶片方孔

  轻巧地在啄食

  视路上无物

  记忆中秋千的绳很长

  不知不觉划过晚秋蓄满暖阳的杈梢

 

  旧事

  我扯断了一串手链

  就像休憩时无意靠开一扇门

  麻烦接踵而来

  它们蹦跳着

  在积尘的硬化地面击打拍点

  人们不会因清脆的声音而驻足

  鼓膜却为断珠震动两三秒

  为了使手链变得更松

  我费力拉扯着皮筋

  为了将它更好地套于手臂

  终于,它们不再聚合

  四散开来

  有的珠子滚落壕渠

  有的继续跳跃

  像童话中最有主见的豌豆

  抑或被最终缀于衣袖的某颗纽扣中

  我挣扎两下理智

  由着情感忽视明知集不全的糟糕事实

  匍匐捡拾

  落晖下有略白的珠子

  如鲛人歌声

  散发着聚在一串时没有的泪光

  它们还戴在我的左手,有些紧

  可我不想扯坏它

  美丽的,略紧的黄玉手链

  如同遗落一粒沙而不太合脚的鞋

  和完美的爱情

阅读下一篇:在大雁塔攥紧母亲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