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满时节忆苦菜

来源:西安日报 西安报业全媒体编辑:雷莹 2021-05-26 09:27
分享到:

  □马小江

  小满是夏天的第二个节气。气温骤然升高。这时,无论是在城市公园绿地,还是野外山坡上、沟坎间,小路边、田地头,只要稍加留神,到处都能见到苦菜动人的身姿。一株株、一坨坨,碧绿茂盛;有的头顶小花,黄、白、紫颜色不一,正笑吟吟地沐浴在骄阳下。

  苦菜碧绿,叶片肥厚,营养正好,适合食用。苦菜是中国人最早食用的野菜之一,在《周书》中就有“小满之日苦菜秀”的记载。而对于那些爱吃“野味”的人来说,这时也正是最解馋的季节。因为此时的苦菜是最新鲜的,也是其食疗价值最高的时候。在他们的眼中,苦菜就是一种清凉败火的佳肴,这是上天对于人们的一种恩赐。

  苦菜,又名荼、苦定菜、天香菜等。有人又叫它败酱草,是地道纯正的野菜,它们自生自灭,伏地而生,个头很矮,扎根很深,其形状如锯齿。为菊科、草本植物,茎叶断裂时会流出白色汁液。国人食用苦菜的历史可谓久远,《诗经·邶风·谷风》有云:“谁谓荼苦?其甘如荠。”意思是说,谁说苦菜味最苦,在我看来甜如荠。说明在先秦时,人们就已经食用苦菜了。苦菜因其含有丰富的蛋白质、维生素B、C以及十余种氨基酸,很早就受到人们的青睐,是天然又营养的野生食品。从中医角度来讲,苦菜是辛苦偏寒的,食用苦菜可以起到清心降火的效果。同时,它还具有清热解毒、凉血等功效,可用于治疗痢疾、黄疸、支气管炎等症状。宋代王之望有《龙华山寺寓居十首》,其中写出了苦菜的鲜美味道。“ 羊乳茎犹嫩,猪牙叶未残。呼童聊小摘,为尔得加餐。仗马卑三品,山雌慕一箪。朝来食指动,苦菜入春盘。”

  在我的家乡渭北农村,人们吃苦菜的方式非常简单。记得小时候,小满过后,母亲每次从地里干活回来时,总会在田间地头采摘一大捧苦苣菜,用竹篮子提回家。先用水清洗干净,再把苦菜放到开水里焯上片刻,捞出来晾凉,用手挤出里面多余的水分,拿刀切碎,放点调和、蒜泥、红辣椒面等,最后用煎油一泼、搅匀,一盘子清爽可口的苦苣菜就算做好了。这样方便省事,也是下饭就馍最好的菜肴。苦菜吃到嘴里,虽然有一点点苦,但那种苦味儿,可以激活人的味蕾,使人的食欲大增。

  要是采摘回家的苦菜多了,母亲也会用苦菜给我们蒸苦菜麦饭。将淘洗干净的苦菜控干水分,切成一指节长的小段,拌上面粉,加点调料,干湿合适。上锅蒸十四、五分钟即可,揭锅后倒进盆里,放上红辣椒面,泼点煎油,砸些大蒜,加点酱醋,蘸着吃,那种感觉,实在是美妙至极。尽管几十年过去了,但那种味道仍记忆犹新。

  时光荏苒,岁月如歌。如今人们生活水平大幅提高,早已吃喝不愁,对保健养生格外重视,食用苦菜又被提到了日常生活上来。就拿城市里许多餐馆来说,把苦菜变换着花样,供消费者品尝。更有一些有发展眼光的商家,把苦菜加工成苦菜酒、苦菜茶等,整个工艺流程保持了野生苦菜特有的精华,满足了广大消费者的需求。

  尽管我们的生活条件今非昔比,但是我想,生活当中,有时候还应适当吃点带“苦”味儿的野菜,尤其是在物质生活极大丰富的今天,对年轻人来说更有意义。吃苦,就是让我们学会忆苦思甜,学会知足。同时,在小满之日吃苦菜,也别有一番意味,通过吃苦菜,懂得“小满即为大得”的人生哲理。

阅读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