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季节像一个人

来源:西安晚报 西安报业全媒体编辑:雷莹 2021-05-29 12:43
分享到:

  ◎黄晓平

  他们引出藕断丝连

  种藕人,挖藕人,贩藕人

  卖藕稀饭的人

  他们,是藕在岸上的根

  藕在他们手中,像接力棒

  一棒一棒击退火热水深

  他们引出藕断丝连

  飞针走线,与藕一起缝补

  日子里的隐性漏洞

 

  太阳雨

  好运道的人,一生

  会遇到几场这样的雨

  没有定数的稀罕,鼓动少年

  早早把份额用光

  老来遥望,望得脖子酸

  或许会有一场额外的补偿

  这雨不下中年,也许下了

  只是无暇瞭一眼

  中年本是当空烈日

  偶尔也忙里偷闲,与云彩

  嘀咕一场曳光流彩的雨

  下给自己焦渴的内心

  下给孩子们的喜出望外

  孩子盼望多几场这样的雨

  正中云彩下怀,中年的太阳

  笑眯眯也不推卸,只是

  一时不能确定时间地点

 

  倒影里,那些逃亡者

  水阳江有磁力,把岸上所有

  一个劲地往水里拖

  村庄,每时每刻

  给水丢一个复印件,应付

  或升起炊烟,吓唬

  山憨实,给拖下了水

  拖下水的还有鸟

  还有云。后来云逃出一些

  没逃脱的化身为帆

  鸟也是,逃走的鸟还是鸟

  没逃走的逐渐变种

  成了鸬鹚,鹈鹕,野鸭

  山也想逃,因身子沉

  耳根子也软,经不住涟漪

  轻言软语的挽留

  上半身挣出了水面

  下半身在水下流连

  我克制看倒影的冲动,看多了

  我就成了倒影的一部分

  也会生出一颗逃亡的心

 

  一个季节像一个人

  过了冬至,又过些日子

  落下第一场雪

  落下就化,像一个人

  花甲之年有了白发,赶紧

  去染发店走一遭

  像一个人,悠悠晃晃

  走在一马平川

  身后车龙蜿蜒,喇叭声乱

  在冰点,在暗处

  陷入路况不明

  一个季节像一个人

  冬季是。不只是冬季

 

  雪花晶莹

  这季节只有好样的人

  操剪在手,忙着高处的花事

  好样的花朵自空而降

  抓住眼睛,就抓住了我们

  身体里最晶莹的部分

  剪声忽松忽紧

  高处越升越高

  无论高处怎样的繁花似锦

  只有晶莹,打动晶莹

  也只有晶莹关注晶莹

  送别雪花来去匆匆的一生

  眼睛,又返回沧桑的表情

  像晚钟里惊飞的鸽群

 

  雪的梦想高于我的梦想

  这个冬天最靓的梦想

  是雪的梦想,白羽飘飘

  顺大致的方向落遍苍山大野

  眼前的两羽,羽化成梅

  梅朵之上堆砌着璀璨的红与黄

  雪的梦想成真的时候

  我拎着热水瓶走在山路上

  滚烫的液体在瓶胆里放声歌唱

  那时我已止住自己梦想

  一路猜想,黄梅红梅

  用堆砌的手法,或明或暗

  掩饰着谁的黯然神伤

  猜想,让我在雪野里生出惬意

  就像一加一等于二之间那个加号

  萌生出额外之想

  横竖把等号也一并充当

  这个冬天,我将梦想让给了雪

  雪的梦想高于我的梦想

 

  破壳而出,是个耗神的瓷器活

  嘚嘚,嘚

  胎眼没睁已身处险境

  未见天日,就开始劳作

  嘚嘚,嘚

  为解救自己于混沌

  啄,啄,啄那禁锢的壳

  嘚嘚,嘚

  要么胎死壳中,要么

  将堡垒从内部攻破

  破壳而出时,嘴尖的硬茧脱落

  这神助的金刚钻,鸡雏用它

  做了个耗神的瓷器活

 

  后来

  后来才明白——后来

  是从前的变频

  那个夜行成瘾的人,从前

  喜欢打着口哨作灯笼

  照亮并丈量

  脚下要走的路程

  后来夜行者开车夜奔

  关掉车载音响,手机调成振动

  目视前方道路,仿若醉心

  车轮摩擦地面的声音

  后来,那个上了年纪的汉子

  转身看到从前那根绳

  垂挂在皂荚树的荫凉里

  上面坐着荡秋千的少年人

阅读下一篇:在相枣林等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