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宗商品价格何时降温

来源:经济日报 西安报业全媒体编辑:张雅琴 2021-06-13 09:09
分享到:

今年以来,受国际市场传导等多重因素影响,部分大宗商品价格持续上涨,一些品种价格连创新高。5月26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要求“多措并举帮助小微企业、个体工商户应对上游原材料涨价影响。”这已是大宗商品价格连续三周被国务院常务会议点题。

为遏制大宗商品价格不合理上涨,近期有关部门积极加强监管联动,突出重点综合施策,为“高烧”的市场降温。市场普遍关注,大宗商品价格拐点何时能至?中下游企业成本承压如何破解?记者就此采访了有关专家学者。

综合施策为市场降温

“今年以来,大宗商品价格涨势迅猛,不仅上涨速度快、幅度大,而且波及范围广。”中国物流信息中心总经济师陈中涛表示,全球范围内黑色金属、有色金属、能源及化工产品、水泥玻璃等建材产品、粮食及农副产品价格均普遍上涨,铁矿石、铜镍价格不断创出新高。专家指出,这主要是受到阶段性供求错配、流动性宽松、市场预期以及投机炒作行为等多种因素叠加影响。

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引起决策层和监管部门高度重视。3月25日,李克强总理主持召开的经济形势部分地方政府主要负责人视频座谈会指出,“当前国际环境依然复杂,带来多方面影响特别是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快”;4月8日召开的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第五十次会议提出,“要保持物价基本稳定,特别是关注大宗商品价格走势”;5月12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要求,要跟踪分析国内外形势和市场变化,做好市场调节,应对大宗商品价格过快上涨及其连带影响;5月19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做好大宗商品保供稳价工作,保持经济平稳运行。

政策“组合拳”接连打出。国家发展改革委近日发布的《关于“十四五”时期深化价格机制改革行动方案的通知》要求,“做好铁矿石、铜、玉米等大宗商品价格异动应对”。5月23日,国家发展改革委等五部门联合约谈铁矿石、钢材、铜、铝等行业具有较强市场影响力的重点企业,要求“不得相互串通操纵市场价格、捏造散播涨价信息,不得囤积居奇、哄抬价格”,并强调将加强大宗商品期货和现货市场联动监管,对违法行为“零容忍”。此前,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发布公告,自2021年5月1日起,调整部分钢铁产品关税;财政部、税务总局发布公告,取消部分钢铁产品出口退税。有关行业协会也积极表态,要维护好市场价格秩序,“炒作机构勿低估调控决心”。

“高层重视,部门联手,突出重点综合施策,近期政策效果已经开始显现,部分大宗商品价格已经开始回落。”陈中涛说。

有望逐步回归基本面

对我国而言,国外通胀走高的输入性影响主要体现在工业品价格上。数据显示,5月份PPI同比上涨9.0%,涨幅比上月扩大2.2个百分点。

5月19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指出,要按照精准调控要求,针对市场变化,突出重点综合施策,保障大宗商品供给,遏制其价格不合理上涨,努力防止向居民消费价格传导。

“从制造业整体情况看,上游向下游传导相对缓慢。”陈中涛表示,与制造业整体相比,消费品行业购进价格指数、出厂价格指数均低于制造业整体水平。

国家发展改革委新闻发言人金贤东表示,受国际大宗商品价格传导效应以及去年同期低基数等因素影响,近几个月PPI涨幅还可能进一步扩大,二季度PPI同比涨幅可能继续走高。随着价格信号对原材料生产流通的引导作用持续释放,大宗商品价格将逐步回归基本面。预计全年PPI同比涨幅呈“两头低、中间高”的走势,下半年同比涨幅将有所回落。

陈中涛认为,持续多月的价格上涨对下游行业发展和市场需求产生抑制作用。需求回落,加之供给端在价格上涨刺激下持续放大,市场自我调节功能将使大宗商品供需失衡状况加快改变。

人民银行报告认为,我国作为大型经济体,若无内需趋热相叠加,仅国际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并不容易引发明显的输入性通胀。综合研判,全球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可能阶段性推升我国PPI,但输入性通胀的风险总体可控。

中国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表示,近期大宗商品价格涨势放缓,螺纹钢等价格出现明显回落。预计大宗商品价格上涨或接近尾声,对PPI的传导也将有所减弱。

多措并举应对成本压力

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对我国的影响有利有弊,一方面有利于提升上游原材料企业盈利能力、降低债务风险;另一方面也会导致中下游制造业经营成本上升,影响行业效益。

2021年5月份制造业PMI显示,企业对原材料价格上升感受强烈,反映原材料成本高的企业比重较上月上升3个百分点至64.8%,创历史新高。

“有些下游企业成本大幅提升,特别是一些中小微企业、外贸订单较多的企业受冲击较大,需引起高度重视。”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总经济师张永军表示,要保持货币政策稳定性和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避免汇率过度变化对出口型中小微企业成本造成“两头挤压”。运用好价格调控手段,防止囤积居奇、哄抬价格。此外,要合理利用国家物资储备机制。对企业而言,应做好风险防控,合理调整产品结构,通过加强管理来抵消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带来的影响。

专家指出,要多措并举帮助小微企业、个体工商户应对上游原材料涨价影响。落实好对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减免税、对先进制造业企业按月全额退还增值税增量留抵税额政策,精简享受税费优惠政策的办理手续。实施好直达货币政策工具,加大再贷款再贴现支持普惠金融力度,落实好小微企业融资担保降费奖补等政策,引导银行扩大信用贷款。

从长期看,如何提升我国对重要大宗商品的价格影响力?张永军表示,我国还处在工业化进程中,需求旺盛,大宗商品进口来源地较为集中,我国处于议价能力偏弱的地位,改变这种局面需要付出长期努力。从根本上讲,要通过产业结构调整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来实现。

“目前,我国缺乏‘三强’大宗商品供应链服务企业,即上游资源整合能力强、供应链上中下游企业服务能力强、金融操作能力强的企业。这是我们在大宗商品领域没有话语权、屡屡受制于人的根源所在。”在陈中涛看来,亟需重视大宗商品供应链管理,加快培育壮大我国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大宗商品供应链服务企业。(记者 熊丽 冯其予)

阅读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