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沓嘴

来源:西安晚报 西安报业全媒体编辑:雷莹 2021-07-03 09:19
分享到:

◎李元岁

当地人把几个人聚一起扯闲篇、拉家常、闲聊天,叫作打沓嘴;若按现下时髦的手机术语来讲,即可称作是群聊。

——题解

电动三轮车“嗤——”的一声刹住,停在了刘高高的院门口。此时的刘高高还在睡回笼觉呢。

桂元元从三轮车上下来,手里提溜的塑料袋里装着四根油条,走进院子,想起落在三轮车上的半瓶二锅头,又返回去取。取了二锅头,桂元元推门进了屋,刘高高正打着很香很响的呼噜。 桂元元嚷:嗨,起哇,阳婆照屁股眼儿啦!刘高高打了个激灵,转脸一看是桂元元,便骂:大清早的,给我倒夜壶来啦?刘高高边骂边起床。桂元元见刘高高连裤头都不穿,便说:你个老鬼会舒服,脱个精光,连裤头都脱了。刘高高说:裤头我压根儿就不穿!一只大黄猫从被窝里钻了出来,朝着桂元元“喵儿”了两声。刘高高从被子旁提起了夜壶递给了桂元元。桂元元接了夜壶,起身准备出去倒。刘高高说:搁那儿,搁那儿我一会儿倒。桂元元还是出门倒去了。桂元元倒完,又把夜壶提溜了回来。刘高高嚷:你又把它提溜回来干甚?!桂元元又出去把夜壶搁在了墙角下。

刘高高穿好了衣服,下地打开电热壶烧上了水,电热壶立马就发出“嗤嗤”的声响。桂元元进门问:奶茶粉有没啦?没有的话我去买些回来。刘高高说:有。你怕我家缺甚?在碗柜里搁着呢!

桂元元开了碗柜,取出了两袋奶茶粉,又取两个碗,随手又拿出半盘咸菜。电热壶已经“咕嘟咕嘟”响开了。桂元元沏好两碗奶茶,又找来一个酒杯,倒好了一杯酒,边倒边问:要么你也少来点?刘高高摇头。见刘高高摇头,桂元元说:你不喝,那我一个人喝,你喝奶茶吃油条吧。油条刚从二憨蛋那儿买的,现炸的,还热乎着哩!刘高高看一眼墙上挂着的石英钟说:这还不到九点钟你就喝上了,先少喝点,待会儿我打手机唤几个人过来陪你喝,好不好?桂元元说:好,好,不多喝不多喝,就一杯。刘高高从衣柜里取出一包中华烟。桂元元说:嗬,大中华,平素见你只抽十几块一包的……是女婿子孝敬的吧?刘高高说:大中华咱是抽不惯,太硬,呛人,要不然——不是夸海口——咱也抽得起!桂元元:你不夸海口,抽得起,抽得起!桂元元拆开烟,燃着一支,一口咸菜,一口油条,一口烟,再把酒杯吸得“滋滋响”,有滋有味地吃喝开了。那只大黄猫蹲在地下又朝着桂元元“喵喵”地叫。桂元元撕了一截油条扔在了地上。大黄猫慢条斯理地朝那截油条走过去,用鼻子嗅了几下,再摇几下脑袋,又朝桂元元“喵喵”地叫。桂元元骂:你这家伙吃白肚皮啦,连炸油条都不吃,还想吃甚?我看全是高哥把你给惯坏了!

刘高高找着遥控器摁开了电视机。一连换了好几个台,最后停在了县电视插转台上:年轻人一时火性起,不懂得轻重惹是非;你夫妻一时吵几句,不该将父王的江山提……电视正在播著名晋剧演员孙红丽演唱的《打金枝·劝宫》。桂元元喝下一口酒,瞟一眼电视,说:嗨,高哥,你听说没有?刘高高问:听说甚?桂元元说:听说朝号村要唱戏哩!刘高高说:我耳朵可比你灵,早就听说了。桂元元说:听说在七月十五就唱呀。刘高高说:可不,原来是说下在七月十五唱哩,可唱的地方忒多,排不下,就挪到八月十五啦。桂元元说:狗日的,朝号村有钱!听说唱一场就两三万哩,唱四天,八场戏,那得多少钱?能唱得起吗?!刘高高说:你知道个屁!朝号村倒是比咱们村略强些,可也强不到哪里去,关键是人家村里有人!桂元元说:什么有人?有什么人?刘高高说:这钱又不是由村里出,是由张发发一个人出——张发发你听说没?认识不认识?桂元元摇了两下头,又说:好像听说过,不认识。刘高高说:人家这个张发发比我孙子也大不了几岁,也就是四十几岁,可人家现在是什么什么公司的老总、董事长,人家一张嘴就答应了赞助50万,还愁唱不起个戏?你是咸吃萝卜淡操心!桂元元张开嘴巴,半天,长出一口气才合上。

劝罢男来再劝女,不肖的蠢材你听明白,假如你父皇寿诞期,驸马他不来你依不依……电视里沈后在唱。桂元元说:嗨,高哥,跟你说个正事。刘高高说:什么正事,你说。桂元元说:你女婿子不是在市里当官儿的嘛,听说还是个管文化的官儿,是吧?刘高高说:是,是又咋样?桂元元说:有权不用,过期作废!你跟你女婿子说一下,让他把咱们市晋剧团的戏请来,让他们也文化下乡一下,听说文化下乡的一分钱都不用花,就能白唱几天……管文化的官,那还不是一句话的事儿!刘高高说:你倒想得挺周全!桂元元说:不是周全,是真的,一点都不骗你高哥,真是一句话的事儿!刘高高说:得了吧,女婿子是在文联,晋剧团不属于文联管;再说了,他已经退休了,不在其位,还揽什么朝事?桂元元“那……那……”了半天,想说什么又没说出来。一杯酒喝完了,桂元元还要倒。刘高高从桂元元手里夺下酒瓶子,看看石英钟说:你先别喝,快十点了,我这就打手机,叫他们几个人过来跟你喝!桂元元点头:行,行,你打吧!

刘高高拿起手机,拨通了霍套栓的电话,摁开了免提。

喂,高哥。

嗯,套栓,你在哪呢?

我去县里领了几个老年钱,正往回返哩,快进村了。有甚事?

没甚事,过我这儿喝酒来哇,元元等你哩。

好嘞!

你等等,省得我出去了,我在家里张罗,你路过超市买点馒头和下酒菜,回来我给你报销。

报什么销。家里有酒嘛,用不用再买两瓶?

酒甭买,家里有的是。

挂了霍套栓的电话,刘高高又问桂元元:你看还叫谁?桂元元说:把赖毛眼叫来。

刘高高又拨打赖毛眼的电话。赖毛眼在电话里说,你不打我也正准备过去呢!

刘高高搁下手机,就揭开冰柜,从里面取出一块猪肉,还有冻豆腐,酸菜蛋儿。 桂元元问:准备吃甚呀?刘高高说:懒得炒了,烩酸菜吃,省事。桂元元说:这做饭就是个愁事,过去是没东西吃愁,现在有东西也愁,不知该吃甚是好。刘高高说:你光棍一条,一个人吃饱了全家不饿,还愁甚愁?桂元元说:正因为光棍一条才愁哩!哪像你,儿孙满堂,这个呼大大(爸爸),那个唤爷爷,做饭累点,也乐得偷笑哩!

屋西边就是刘高高的玉米地。玉米长得有一人半高了,黑绿黑绿的,已经出了穗,结上了棒棒。一股清风吹来,将玉米清香味儿刮进了屋。

赖毛眼的摩托车“嗤——”的一声刚停下,随后,霍套栓的三轮车也“嗤——”的一声停了下来。

赖毛眼一进门就嚷:高哥,你这玉米是咋侍弄的,长这么好,叶子墨绿墨绿的,像涂了绿色素;又像是用泥抹子抹过了,平展展的一般高。我那可差你多着哩。

刘高高说:种地那得下进工夫,舍得资本哩。我不说锄耧耙磨,光化肥、浇水,打药,一亩地就快上二百块了,你呢?没我多吧?

赖毛眼说:我差你的呢。

刘高高说:那你还说甚了说,怪谁了怪;你哄地皮,地皮哄你的肚皮!

霍套栓已经把几个下酒菜摆上了炕。刘高高从酒柜里取出一瓶蒙古王。桂元元说:三人出门苦小小,我今年75,你们仨都是80多岁的人啦,数我年轻,我给你们烩酸菜去。霍套栓说:说喝酒你行,论做饭,我可凭不来;还是你和毛眼让高哥陪着先喝酒吧,饭我来做。说着就进了厨房。霍套栓当过厨子,饭做得好,村里有红白喜事都请他来做。

桂元元拧开了蒙古王,给赖毛眼倒满一杯,再给自己倒上一杯。给刘高高倒时,说:高哥,你来半杯咋样?刘高高说:我只是陪你们,半杯足够了。三个人先喝开了。

赖毛眼问:高哥,高嫂到城里闺女那儿看病走了有多少天啦,咋还不回来?刘高高说:上个月初八走的,今儿个是初五,走了快一个月了吧。前天闺女打来电话说过两三天要回来。赖毛眼说:高嫂的病没甚大不了的吧?刘高高说:没甚大不了的,多年的胆结石又发作了。这回实在是扛不住了,做手术了。赖毛眼说:是哩,有病就得及早看。刘高高说:是哩,有病就得及早看。你老伴儿当年若是搁现在,有钱,及时看,也不至于因个脑膜炎就白白送了一条命啊!赖毛眼说:来,来,喝酒,别提过往那些伤心事啦!可桂元元还是问:现在做个胆结石手术得花多少钱?赖毛眼:现在做个胆结石算是小手术,听说是打个眼儿捅进去把石头粉碎了就排出去了,用不着挨刀,打了麻药,一点都不疼。刘高高:钱嘛,估计有个五六千也挡住了。不过,咱们都有农村合作医疗保险,花个五六千,自个儿掏个一千出头也够了。赖毛眼:就按花五千,国家能给报销80%算,五八得四千,有一千块足够了;现在的一千块还算个钱,谁还在乎。高哥你在乎吗?刘高高:不在乎,不在乎!

酒拌话,话拌酒。桂元元又给赖毛眼和自己倒满酒后,话题又扯到了玉米上。刘高高说:去年我那玉米卖早了,卖亏了,少收入上万哩。今年打死我也不早卖了!桂元元说:那可不是,一开始收的时候,每斤八毛六,过了不到一个月就涨到了九毛八,没多久又升到了一块一,待到春节后,成一块半啦!高哥你那两万多斤玉米,要是待到年后卖,除却流失水分减少的分量,那少则也得多卖一万老几!赖毛眼说:话可不能那么说,后路是黑的,早知三天事,富贵一千年哩!假若不早卖,到后来要是跌价了呢,那又咋说?老话说得好,一辈子都学不会个庄户人!咱做庄户人都快一辈子了,难道连这道理都不懂?霍套栓已经烩好了酸菜,从厨房进来接了话说:毛眼老哥说得对,后路是黑的,世上没有后悔药,卖已经卖了,就别后悔了。再说了,对于高哥来说,还在乎那万儿八千嘛!你说呢,高哥?刘高高没吱声。桂元元说:咱高哥他不好意思张口,我替他说吧,不在乎,不在乎,根本不在乎!霍套栓说:咱别拉呱玉米了,翻个片子吧!桂元元说:翻片子也行,不过你烩酸菜耽误了,得先自摸两杯再说!霍套栓拿起桂元元的杯,一口干了,又倒满一杯,一仰脖子,来个底朝天。刘高高急着说:慢点,慢点,就上点菜。

换片子了。话题又扯到了低保、老年钱上。刘高高问霍套栓:刚上县里领了多少低保、老年钱?霍套栓说:我过完年刚满80周岁,老年钱又涨了几十块;连我的带老伴儿的,连低保带老年钱,半年的,总共领了五千多。刘高高说:那你、我两家差不多,我和你嫂子加起来,一个月领不到点一千块。桂元元说:我可差你们的哩,我一个人每月能拿400多块。赖毛眼说:行啦,行啦,管可以啦,知足吧!刘高高说:知足啦,知足啦,现在的政策就是好,坐家里就把钱打卡里了。历朝历代哪有个给庄户人发工资的?没有,共产党是头一家!再说,现在的庄户人有多舒服,整天东阴凉地倒西阴凉地……来,咱们共同端起酒杯,为共产党给咱们庄户人发工资,给咱们舒服的日子过干一杯!四个老汉举杯一碰,干了!酒已喝下半瓶去了。桂元元又给赖毛眼、霍套栓和他自个儿倒满一杯。给刘高高倒时,问:高哥,你再来半杯?刘高高说:今儿个激动,倒满吧!

那只大黄猫不知从哪儿逮住一只尖嘴小耗子,嘴里叼着显能卖乖似的跑进了屋。大黄猫趴在地上,松开了嘴,尖嘴小耗子想逃跑,大黄猫迅速伸出前爪,一爪将它逮了回来。就这样左右前爪互用,一松一逮反复多次,尖嘴小耗子终于动弹不得了。大黄猫趴在那里瞅那尖嘴小耗子有两分钟,而后伸个懒腰,怏怏地离开了。看这情景,赖毛眼不禁感叹道:你们看,你们看,看看现在这社会,真是变了,连猫都不稀罕吃耗子啦!

说到耗子,刘高高接了话说:你们听说过耗子上吊吗?桂元元摇头。霍套栓说:好像有这码子事儿。赖毛眼说:不仅有,而且还是元元你大亲历的呢!元元你不知道吧?桂元元又摇头。刘高高说:毛眼说得对,就是元元他大亲历的。要么说“人少三,古莫谈”,元元你比我们小七八岁呢,那时候你还没出世哩。那年遭了年馑,秋日里,你大提溜了炉锥扛了铁锹到黍子地里扎耗子窖。在几个耗子洞周围,你大把炉锥插进去,左摇右摇,终于有了手感,听到了异样的声响。你大拔出炉锥,用铁锹开始挖掘。突然跑出一只耗子,你大眼疾手快,一铁锹下去,将那只耗子拍成了肉饼……那天,你大收获了半斗黍子,回家跟你妈吃了一顿黍子面糕(黍子不去皮蒸的糕)。第二天,你大又去黍子地里拾漏补遗,结果,看到一只耗子吊在一株苍耳枝杈上……你大没有再扎耗子窖,将那只上吊的耗子取下,埋了,跪在地上,双手合十,念念有词……

闻到了一股煳味儿,霍套栓嚷:只顾听高哥闲扯,烩酸菜都煳锅了!

霍套栓将烩酸菜每人盛一碗。刘高高说:别只顾听我闲扯,你们再倒上喝!桂元元再给每人倒满一杯,一瓶蒙古王只剩个瓶底儿了。刘高高说:酒咱有的是,通着缸房哩,只管喝!说着,又提溜出一瓶。

第二瓶蒙古王也快喝下一半拉。赖毛眼有些喝高了,僵着舌头说:我那死鬼……死鬼老婆,跟了我……跟了我没享福,没过一天好日子,当时若……换成现在,说不准现在……现在还活着哩……

霍套栓说:走了都三四十年啦,打打闹闹了半辈子,老哥现在你还挂记她?

赖毛眼抹了一把眼角说:哪能不挂记呢,毕竟一日夫妻百日恩嘛!

突然,夏祥林推门进屋了。夏祥林一进屋就嚷开了:高哥你就差我一双筷子吗?为甚喝酒不叫我?

刘高高说:叫来着,找你的电话,不知怎么弄没了,找不着。来,上炕,现在喝也不晚嘛!

夏祥林上炕后,让罚酒三杯。搁下酒杯,就说:我给你们发布个新闻——朝号村要在八月十五唱戏哩!

刘高高说:旧闻啦,全村人都知道了,你还新闻呢!

夏祥林又说:都知道啦?那我再给你们说个新闻——村委会到届了,要换届,估计这回狗日的二垃坉当不成了;到时候咱们就选高哥当村长,咋样?你们说行不行?!

桂元元,霍套栓,赖毛眼齐声说:行!

刘高高哈哈一笑说:行,行,怎么不行!只是年龄不饶人喽,我若年轻个三四十岁,那当个村长算甚,以为我领料不了嘛?!

传来了汽车刹车声和喇叭声。

赖毛眼说:是不是高嫂回来啦?

几个人转脸从窗户往外瞅。高嫂被闺女凤凤搀扶着,女婿提溜着大包小包的已经走进了院子。

赖毛眼说:真正的主人回来了,咱们撤摊儿吧。

夏祥林说:我还没焐热屁股哩,就撤摊儿?

刘高高:她回来让她回来呗,咱们唠咱们的,影响她什么啦?甭管甭管,元元,倒酒!

高嫂一进门就笑着说:你们几个老鬼又凑一块儿了,我一不在,你们就想反天啦?!

赖毛眼说:老嫂子息怒,你们家那么多好烟好酒,我们来吃喝是看得起你和高哥哩,换别人家,请我们还都不去呢!

高嫂说:你们看得起你高哥和我,那你们就海开了吃喝,吃撑喝趴下你们!

桂元元说:侄女儿,和你女婿坐下一起吃吧。

女婿说:我们已经在县里吃过了,你们吃,你们吃。

夏祥林说:和叔叔们喝几杯。

女婿说:实在对不起,一会儿还得回去呢,要开车,实在是不能喝。

第二瓶酒也所剩无几了。

桂元元大概也有些喝高了,嚷:女婿子,你过来,坐下,叔问你个事儿?

女婿子:叔,您讲。

桂元元:听你老丈人说,你是市里管文化的官儿……

女婿子:哪里哪里……

桂元元:是就是嘛,甭谦虚。既然女婿子你是管文化的官儿,那你肯定认识唱红和唱青衣的那两个主角吧?

女婿子:认识,认识。

桂元元:认识那就好。你回去跟你们晋剧团联系一下,把这俩主角请来,来给咱们村唱几场戏。

女婿子:这个,这个……

桂元元:你别这个那个的,先听叔说。你老丈人爱看戏,爱了一辈子,八十三四的人啦,周村三五十里地有唱戏的,都骑了电动车去看……再说说你老丈母娘。你老丈母娘做闺女的时候就唱过戏,嫁到咱们村时还登台装(扮演)过秦香莲哩!

女婿子:是,是。那……那我回去联系联系,看……

桂元元:看?别看,一定得闹成。闹成了是你女婿子的功劳,是你老丈人的荣耀。知道不?!

女婿子:好,好,我试试。

霍套栓说:元元,行了行了,你喝多了,女婿子已经答应了,你就别一个劲儿地啰嗦了。

赖毛眼说:高嫂刚做过手术,又坐了一路车,估计乏了,困了,让上炕休息一会儿吧。咱们也都喝好了,就杯中酒,一起干掉,收摊儿!

高嫂说:你们喝你们的,我不乏不困,就在沙发上坐一会儿好了。

五个老汉一起举杯,干掉后,都又来个底朝天的动作。

刘高高将他们四个送出院门,一再吩咐:不能骑车就先搁这儿,明天再来骑。桂元元和霍套栓还有赖毛眼都说没事。夏祥林步行回家,走路都有些感觉地不平的样子了……刘高高也有些晕晕乎乎了,坐在树荫下,缓了好一阵子才回家。

凤凤已将酒摊收拾了,在厨房洗锅刷碗。女婿躺在沙发上玩手机。老伴儿躺在炕上睡着了。刘高高也上了炕躺了下来。一会儿工夫,就打起了呼噜。

刘高高是被凤凤推醒的。凤凤说:大,我们要走了。看我妈睡得正香,就不惊扰她了。

刘高高将凤凤和女婿送出院门。站下来问凤凤:你妈真的像你前几日电话里说的那样吗?凤凤说:真的,谁还哄你?是大夫复查后说的,不但没转移扩散,而且得到了有效控制,标志物检测指标下降,临床症状减轻;大夫还说,可能要出现奇迹喽!

刘高高说:那就好!那就好!

凤凤上车后,又探出头说:大,好好照顾好我妈。

刘高高摆手再见,并说:慢点开!

回到家,刘高高盯着熟睡的老伴儿,瞅了好久好久。

阅读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