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百年人生

来源:西安新闻网 西安报业全媒体编辑:雷莹 2021-07-22 11:27
分享到:

马老太太全家福

时间过得真快,母亲离开我们已经快一个月了,但我总是不能接受她离去的事实。一睁眼,101岁的母亲仿佛还在客厅看电视,还在教重孙女唱儿歌;一转身,母亲似乎还在灯下缝衣服,并且语重心长地叮嘱我们:要珍惜现在的幸福生活,要努力工作,报效国家……

母亲马翠,生前身体硬朗、思维清晰,是一个非常简单善良的人。1920年,她出生于凤翔县农村一个困苦的农民家庭,一生经历了太多的艰辛与磨难,可始终没有让困苦所压倒,她常常给我们讲这样一句话:“过去受的那些苦不算啥,老了能过上这么好的日子才是真正有福。”

在母亲七岁那年,家乡发生大旱,泉水枯竭、水井干涸,人人饥肠辘辘,不计其数的饥民们,在田野上搜寻草根、树皮充饥。我外婆在家里墙角砖缝挖出一些发芽、发霉的豆子,为求腹中不再空荡便煮了吃,谁知吃了发霉的豆子后我母亲就上吐下泻,不省人事,一躺就是多半年。后来,村子来了一位郎中,说我母亲是因为吃了硬米瘥,就是不好的食物造成了伤害,给她开了一副中药,母亲吃了这药才慢慢恢复了过来,但她从此再与豆类食品无缘。旱灾过后,紧接着又是瘟疫蔓延,苦日子就这样一天天熬着。

解放前夕,母亲和父亲在西安居住,父亲是名职员,由于连年战乱时局不稳,拖家带口,日子一直过得很恓惶。某日,外婆托人捎来话说,家乡有人给我小舅说了门亲事,让我母亲无论如何想办法捎些钱回去。当时,家里也是天天等米下锅,哪有钱啊。情急之下,母亲就把结婚时父亲买的一块手表典当了出去,换成金元券捎回家乡。可谁知,等把钱捎回家,一大把金元券已经贬值得像一堆废纸。外婆因为这件事一病不起,小舅的婚事也没有办成,这事也成了母亲一块心病。

解放后,生活慢慢稳定了下来,日子一天天有了起色。父母亲供着我们兄弟姐妹陆续把学业完成,大姐毕业于西北大学,大哥毕业于陕西师范大学,二哥毕业于铁路运输学院,三哥毕业了西安医科大学。后来,我们都有了稳定的工作,生活安定,不再为吃喝发愁。哥哥姐姐毕业后,服从祖国需要,都去了边远地区,建设边疆。母亲一直和我生活在西安,我们目睹了这些年西安的发展变化。

说起西安的变化,感触最深的就是居住条件和环境的改善。

我家原址在王家巷,1957年道路拓宽后更名为现在的莲湖路。当年,我家就在拆迁后留下的一点地儿上重新搭建了房子。小时候,一家人挤在这不足十平米的房子里,除了床几乎没有立足的空间。家里一来亲戚,我们几个弟兄就要打地铺。母亲最担心的是阴雨绵绵,外面下大雨、屋里下小雨,父亲今天补东面、明天补西边,出门一身灰、进门一身泥。1977年拆迁改造,我们搬进了楼房,再也不会因房屋漏雨而担惊受怕。当亲戚再次来到我家,母亲拉着她们的手悄悄说:“以前半夜上厕所,从屋里出来冷风吹得直打颤,现在住进楼房,太方便了,又不用怕冷,还是共产党的领导好!”

在党的改革开放政策召唤下,我们夫妇下海创业,努力工作,享受改革的春风。上世纪九十年代,装修还是很稀罕的事,我们便把原来居住的房子进行了改造装修,铺地板、装吊顶、做橱柜,安装淋浴器、洗脸盆、坐便器。街坊四邻都来参观并投来羡慕的眼神,我母亲感到很骄傲。

随着改革不断深入,我们的住房条件也不断提升。数次搬家,房子由原来的几十平米换到现在的上百平米。母亲生前一直和我们居住,有单独的房间和独立卫生间。为了老人洗涤方便,坐便器上还配有智能马桶盖。

今年过年,全家几十口人相聚在一起给母亲拜年,大哥大嫂也是八十多岁的老人了,在老母面前依然像小孩子一般磕头拜年领红包,全家老小其乐融融。老母亲高兴地哼起她儿时的歌谣:“吃美咧,浪美咧,我跟皇上一样咧。”逗得大家哈哈大笑。幸亏当时留下视频,让我们时常怀念母亲。

改革开放带来的实惠,不仅仅是物质财富的增加,更重要的是精神财富的满足。

我们兄弟姐妹于是做出了一个大胆的提议:决定在老娘有生之年带着她到祖国各地转转,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当消息在家庭群里发出来之后,得到了晚辈们的积极响应和参与。远在美国的孙女、在国外读博的重孙,以及在清华就读的重孙看到消息后,都希望老太母能来他们学习和工作的地方走一走、看一看,让同事同学们羡慕一回,我们有一百多岁的先辈在佑护着!

老母亲的大孙女现在西工大机电学院教书育人,她参编了三部高校教材,科研项目获得航空科技进步三等奖,还先后五次荣获陕西省教育成果奖,一直勤勤恳恳为祖国的飞行制造业培育新人。

二孙女和女婿去国外攻读博士后学成归来,在西安成立了“雅博生物科技”,当新冠病毒来袭时,孙女和女婿废寝忘食、连续奋战,源源不断地将核酸检测试剂发往全国各地。今年过年期间,老母亲带领我们全家一起到生产现场慰问和鼓励孩子们,员工们夹道欢迎,老母亲甚是自豪!

很遗憾,带母亲环游世界的愿望还未来得及实现,她就离开了我们。

“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 这是母亲生前时常哼唱的一首歌。101岁的母亲从艰苦岁月中走来,她的人生经历、优良品质是我们家最宝贵的精神财富。

文/苟延寿

阅读下一篇:没有了...